历经十年炼狱 内蒙王霞被虐杀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

前言

法轮功学员王霞,女,一九七四年出生,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人。二零零二年八月,王霞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关押在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期间遭到各种酷刑迫害,如电击、吊打、性侮辱虐待、大头针钉入指甲、不明药物摧残以及长达两年的灌食迫害。

在长期的灌食迫害中,狱警把王霞绑到床上用木板固定,使之根本无法运动,灌食管长期插着,一至两个星期才抽出一回。王霞被投入监狱前一百一十多斤,后来仅剩下四十多斤, 骨瘦如柴,身体几乎没有肉,骨盆突出,腹部深陷,大小腿仅剩骨头,脚完全变形,几次出现生命危险。

王霞被迫害的皮包骨头、奄奄一息的照片在明慧网发表之后,震惊世人,让人们想起了被纳粹集中营活着填入焚尸炉的形如骷髅的受害者。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凌晨两点,王霞、付桂苹被当地610人员闯入家中绑架,王霞被折磨成了急性肾衰竭伴随多脏器衰竭。五月十二日第一次肾衰竭病危抢救后,被送回看守所,巴彦淖尔市国保大队贺喜格不准家属保外就医(保外就医手续已办),六月七日第二次王霞再次出现急性肾衰竭及伴随其它内脏器官衰竭、脑部出血、重度昏迷后,六月九日才通知家属探视。

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五日十九点五十分含冤离世。王霞含冤离世,撇下两个年幼的孩子、孤独的丈夫和已哭干泪水的白发苍苍的年迈双亲。

法轮功学员王霞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王霞被迫害致死

年轻鲜活的王霞,年仅三十八岁,在邪党的血腥暴政下,被中共警察活活虐杀,与世长辞。

王霞的逝去给亲朋好友留下了无尽的伤痛,泪水长流,悲情难诉。

王霞用坚韧、宽容对待屠杀她的中共警察;用慈悲、善念对待狱中的犯人;用鲜血、生命捍卫了宇宙大法!

天理昭昭 善恶有报,终有一天冤屈得昭雪。有正义感的善良民众会关注这血淋淋的屠杀案,严惩沾满鲜血的杀人凶手!

以下是十三年来,王霞生前在中共的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所受的暴虐摧残。

腹中有胎儿却被暴力摧残 颠沛流离 几度被抓捕关押

王霞因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数次被绑架关押,一九九九年十一月王霞被送呼和浩特市内蒙女子劳教所劳教,是内蒙古第一位被劳教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据悉,王霞在看守所里绝食抗议时,遭到看守所恶警野蛮的灌食迫害。恶警令多个犯人按住王霞强行灌食,女恶警用高跟鞋踩住王霞的头,进行搓、捻,灌食用的混合物、血水、泪水掺在一起,流满一地。

二零零零年,王霞被关押迫害时已经怀孕了,被迫害了一段时间,王霞才被保外回家生孩子。二零零二年二月王霞再次被绑架,被关在呼和浩特市看守所。二零零二年三月初,王霞开始绝食,绝食二十九天后因其身体状况不好被送回家并派人监视,第三天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王霞翻过院墙被迫离家,摔坏腰、脸,内蒙恶警发通缉令四处堵截抓捕。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一日王霞在包头市被抓,二十三日王霞开始绝食,在包头看守所期间被贩毒犯毒打、谩骂, 被管教灌食虐待。七月二十八日由包头看守所转入呼和浩特市看守所,在看守所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八月王霞被非法庭审,并被非法判刑七年,送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她母亲被投入了呼市女子劳教所。

呼市看守所 胶带封嘴 镣铐手脚

王霞被非法关押在呼市看守所、女子监狱期间,遭受针扎手指、长期双手双脚绑在床上任由犯人打骂、灌尿、高瓦数灯长期照眼睛等迫害。

二零零一年,王霞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呼市)出租房屋被便衣警察绑架,恶警用透明胶带把王霞的嘴封上,双手被铐,强行被带到车上。

在派出所恶警审讯王霞,王霞一句话也没有作答,她被恶警送到呼市看守所。看守所恶警给王霞铐上手铐、脚镣,手铐和脚镣用一个铁链连在一起,生活不能自理。王霞绝食抗议。恶警又换另一个铐法,把她的双手铐到一只脚上,站不起来,躺不下,这种铐法常人最多只能忍七天,而法轮功学员最少要忍十五天。十五天后打开铐子,王霞继续炼功,又被铐了无数次。

一次王霞浑身长疥疮奇痒无比,恶警仍然用这种铐法。王霞喊恶警给松手铐脚镣,她们都不给松,后来他们发现王霞身上的皮肤大面积的脱皮,这才给打开。

呼市看守所恶警队长崔英、张某、刘某,用浓盐水冲的玉米面糊糊给绝食的法轮功学员灌食,先用铁撑子把牙撑住,再用铁器撬牙把鼻子捏住,牙被撬的参差不齐。看守所给一个女法轮功学员被铐上六十公斤的脚镣子,手铐在脚上,手腕上血肉模糊,骨头都能看得见。

包头东河看守所 犯人群殴 抽脸 泼凉水 遭酷刑折磨

在包头东河看守所,恶警李萍(现已调走)大夏天不让监号里的人放风,不给订盒饭,说是因为王霞绝食,恶警以此来挑动号里的犯人仇恨王霞,有个别在押犯人扇王霞耳光,用垫过的卫生纸抽打王霞的脸,用凉水泼浇全身。

看守所所长王要首批示,给王霞戴三件铐,背铐加铁链在脚链上,四十多天的时间里,王霞都是这样被酷刑折磨。

内蒙古女子监狱 被迫害得瘦骨嶙峋 奄奄一息

王霞在内蒙古女子监狱绝食反迫害,恶警怕其他犯人知道她们的野蛮的灌食行为,把王霞关进了不见天日的禁闭室两个多月。王霞不吃饭,恶警队长帝文艳就让陪护姚桂荣把铁嚼子塞到王霞的嘴里;又过了两、三天,犯人姚桂荣把王霞打的鼻口出血,还把吐沫吐到王霞的脸上,用扫床刷打王霞;整个晚上不让王霞睡觉,不让盖被子,用木板把王霞的胳膊绑在床上,脚也绑上,生活不能自理,任由陪护打骂。

转到呼市女子监狱医院住院时,王霞的双手、脚一直用布条紧紧捆在床上,手腕上脚腕上布条深陷肉里,一直都留有伤痕。因王霞长期绝食,体温本身就低,她们还商量好晚上睡觉时,不给王霞盖被子,白天大夫上班查房才给盖被子,包头毒贩李雪梅用针扎王霞的中指、大拇指、食指,用鞋底往里拍。王霞的指甲盖上都是血印,由于四肢朝天被捆绑,大小便不能自理只能躺在床上,陪护用便盆接,她们很生气。王霞一天小便四、五次,李雪梅每接一次尿就扇耳光,有时用手,有时用拖鞋底子抽。她们有三、四天时间,强迫王霞站着捆在门上,夜里也不让睡觉,一次绳子勒得太紧,王霞快要窒息了,她们才把王霞放在床上。白天她们通过鼻饲给灌食,李雪梅有两次给王霞灌尿,说是让王霞死得快点。晚上她们用度数很大的灯直接照王霞的眼睛,持续了一、两个月的时间,导致王霞的视力下降,双目几乎失明。

酷刑演示:在指尖插针

酷刑演示:在指尖插针

王霞在医院不配合邪恶,她们把王霞的手脚用布条绑在床上下鼻饲灌食,王霞没办法阻止,就憋尿,一天一夜不尿,小腹胀满,陪护告诉大夫,就给插导尿管排尿,乘陪护不在王霞就把导尿管拔了;她们嫌王霞拔管,打、骂一顿后,用更紧的方式把手脚膝盖往上都紧紧勒住,绳子陷在肉里都出血了疼得小腿不敢动,好了以后膝盖上还留下了深色的两道疤痕。(从照片可以看得出那勒紧的伤痕)

历经10年炼狱,内蒙古38岁王霞离世。

历经10年炼狱,内蒙古38岁王霞离世。

有病住院的犯人透露说,女子劳教所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在二医院,晚上李雪梅陪护,早晨发现被坐着吊死在卫生间暖气片上。医院谎称这位法轮功学员心脏病发作而死,家属也不知道内情。后来二医院把李雪梅调回监狱服刑,不让当陪护了,这是听当时住院的病犯说出的内情。

李雪梅歹毒邪恶,王霞当初就被她用绳子捆绑,脖子上也用绳子绕住,吊在门上窒息过,发现得早没出意外。

在监狱住院的有一个五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女子监狱不让炼功,高血压犯了,晚上连着好多天不让睡觉,最后高血压引起脑出血而死,送医院也没抢救活。

赤峰袁淑梅是被女子监狱活活致死的第一个法轮功学员。

坚持修炼 死而复生 又被劫持到监狱

王霞被迫害得成了一具活着的骨架,一动不能动,记忆丧失,成了植物人,监狱方面看她活不下去了,就把她扔给了她的父母。王霞通过坚持修炼法轮功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并完全恢复了健康。

受迫害前的王霞

受迫害前的王霞


二零零四年王霞被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迫害得瘦骨嶙峋,奄奄一息。

在内蒙古女子监狱,王霞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长期遭受非人摧残,恶徒在对“转化”王霞失去耐心后,曾叫嚣“把她扔到太平间,直接火化算了”。

王霞以绝食抵制残害,罪犯温玉荣在禁闭室里打王霞。禁闭室在一个约两三平米的小平房,没有窗子,一个昏暗的小灯,没有床,行李放在阴湿的水泥地上,阴暗、潮湿,终年不见阳光,绝食的王霞就被关在那里。监区长帝文艳、乌日宁去看时,就暗示犯人打王霞,并说等她们走了再打,王霞如果告发,你们就说王霞撒谎。 王霞被恶警长期绑到床上无法活动,灌食管长期插着。就这样,王霞绝食了两年,恶警灌食了两年。后来,王霞被送到监狱医院遭受摧残,导致记忆丧失。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王霞被送入呼市二院(劳改医院,院长陆、王、张等人)。由劳改杀人犯、毒犯李雪梅、刘晓杰、顾妩墨(杀人犯)、刘小圆四人人监控,每天商量如何折磨她。医院不管王霞,因为有一次院长在给王霞灌食时被喷了一身奶液,从此更不管王霞。王霞几乎每天挨打,脸上、身上青得一块块,旧伤未退又上新痕,那四人折磨王的方法多种多样。例如将扫把半分开,分别缠上布条,为了打的看不出来,蒙住打。将扫把塞入王霞的下身。一次他们让王霞放风,王霞不从,四人将她的头朝下倒吊着从三楼楼梯上拖下去,到院中又是一顿毒打,把大头针钉入王霞的指甲中,再用火烧。四人打牌,将王霞捆在铁房门的栅条上。王霞瘦的皮包骨,骨头上蒙层皮。王霞被捆住手脚终日平躺在床上。鼻上插着管,一动不能动。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王霞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时,“六一零”头目说:“王霞上过明慧网,不能死在监狱里,让家人赶快接走,死在家里算自杀。”在狱医认定王霞只能活两三天的情况下,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九日,王霞被送回家。在路上,恶警还给王霞输了不明药物,回家几小时后,王霞就出现生命危险,虽经抢救脱险,但常处于重度昏迷之中。王霞被投入监狱前体重一百一十多斤,昔日年轻漂亮的姑娘被抬回时成了一具活着的骨架,仅剩四十多斤,一动不能动,记忆丧失, 王霞回家一个星期后,又顽强地活过来了。当此事件被国际媒体广泛报导后,面对善良人们的关心与谴责,毫无人性的临河“六一零”及当地司法、公安不法人员又一次将她投入内蒙女子监狱迫害,直到非法刑期结束。

几度骨肉分离

王霞有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年仅十几岁,两个孩子几乎是从一出生就失去了母亲,这两个孩子长期没有母亲的关怀爱护,孤苦无依。好不容易盼到二零零八年,王霞从监狱出来回了家,一家人得以团圆,有了正常的生活,可没想到平静的日子没过上几天,王霞又被绑架关押。

王霞的一个孩子在牙牙学语很小的时候,王霞就被绑架了。王霞被送进医院抢救时,身体各器官走向衰竭,双目近乎失明。王霞的两个孩子去医院探视,在房间门口看到躺在床上的母亲,两个孩子“哇”的哭开了,跑过去扑在妈妈的身上哭喊着、诉说着。当时女监二监区的一个贩毒犯叫卢二罕(音)患高血压,在那里住院,看了那悲惨的场面,痛苦之下顿时昏厥过去。

王霞被送往监狱医院前,狱方恶警还找来王霞的父亲、丈夫、小儿,对她施加压力。恶警企图用“亲情”让王霞妥协,诱劝王霞的父亲让王霞放弃信仰。大约在二零零二年底,王霞的父亲从巴盟赶到呼市,当看到变形脱相的王霞,用浓重的西部方言说:“娃,我在家里给你好好照看你的孩子,你听话活着出去……”无奈的父亲跪在地上,在水泥地上“咚咚”的磕头,瞬间鲜血顺着面颊流下。

狱警们是共产党豢养的暴徒跟纳粹一样,是一伙人面兽心、令人发指的恶魔,是他们诱骗王霞的父亲,对王霞施压。她们不但毫无恻隐之心,看着奄奄一息的王霞,有些恶人竟然还能大言不惭的说三道四。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五日下午两点左右,王霞被中共警察从家中绑架,遭恶警何才殴打;恶警抢劫走了家人用的旧电脑、几本大法书籍等物品。王霞被非法关押在杭锦后旗看守所。有知情人从看守所传出消息,说王霞遭到刑讯逼供,有一迟姓警察猛烈打击她的头部,致使王霞头痛不止,脸肿的严重变形。王霞绝食抗议迫害,后来被转移到巴彦淖尔市临河区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在临河公安局非法提审时,恶警牛心宽用脚踩在她脸上;王霞被非法关押在杭锦后旗看守所时,被恶警牛心宽殴打。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凌晨两点,王霞、付桂苹被当地610人员闯入家中绑架,王霞被折磨成了急性肾衰竭伴随多脏器衰竭。五月十二日第一次肾衰竭病危抢救后,被送回看守所,巴彦淖尔市国保大队贺喜格不准家属保外就医(保外就医手续已办),六月七日第二次王霞再次出现急性肾衰竭及伴随其它内脏器官衰竭、脑部出血、重度昏迷后,六月九日才通知家属探视。

白发人送黑发人

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五日十九点五十分含冤离世。王霞含冤离世,撇下两个年幼的孩子、孤独的丈夫和已哭干泪水的白发苍苍的双亲。

历经10年炼狱,内蒙古38岁王霞离世。
历经10年炼狱,内蒙古38岁王霞离世。

这一幅幅形如骷髅的画面,怎能不震惊世人?怎能不令人想起了纳粹集中营的野蛮与罪恶 ?

嗜血成性杀人如麻的纳粹刽子手,屠杀的是以犹太人为主的“劣等民族”,而如今死于共产党刀下的则是信奉“真善忍”的好人。

出狱后,因为王霞继续传播大法真相,两度被非法抓捕。在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凌晨两点被绑架后,被折磨成了急性肾衰竭伴随多脏器衰竭。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五日十九点五十分,在历经十年的非人酷刑折磨下,含冤离世。

这令人心酸悲愤的故事,仅是十三年来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冰山一角,中共及其打手们,不管他们以什么借口执行的迫害政策,还是为了自己眼前的既得利益,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是不可饶恕的罪行,将好端端的家庭拆散,活生生的将骨肉分离,制造大量冤假错案,甚至大量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贩卖。

那些迫害王霞的女警察、女犯们,因为迫害无辜与良善,而变异成了不折不扣的魔鬼。她们的灵魂,早已被红朝谎言与浊世的污秽掩埋,取代的是阴暗、凶残与邪恶;现在面临她们的,将是人间法律的审判与地狱里痛苦、无尽的偿还。

王霞虽然在残酷的迫害中失去了可贵的生命,却是女性的骄傲!她对良知的坚守,和散发出的道德、真理之光,如黑暗中的曙光,照亮着人类的方向;在纸醉金迷的浊世,带给了人类不灭的希望。

那些到目前为止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警察与打手们,如果你的人性未被泯灭,如果你尚存一点良知,请立即停止迫害这些善良的民众,并帮助他们脱离痛苦,以此来弥补罪过,并为能够走入未来作出抉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