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自心生魔”的一点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对丈夫这个人,我一直很信赖,深深的相信他的人格,欣赏他的一切,近似于崇拜和痴迷,这个人在我的心目中,一直比较完美,我就一直生活在自己认为的幸福婚姻之中,我曾经一直深深的相信丈夫的忠诚,相信丈夫永远不会背叛我。

丈夫对我一直很好,九九年十月份,我因去北京上访,被邪恶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于沈阳马三家黑窝,这期间,丈夫不畏路途遥远,多次去看我,难忘的是,他第一次去看我时,天正下着大雪,他因路途偏僻又不熟悉,冒雪步行十多里才辗转找到这个黑窝,恶警还没允许我们见面,他忍饥受冻,只给我留下了一封信和一些钱,又冒雪往回返,可想他的凄凉。

当我从劳教所被放回家时,我因为被开除了工作,生活很困难,二零零五年,为了增加收入,丈夫停薪留职,南下打工,刚开始的时候,总会有个过程,两年后,丈夫的情况开始好了起来,他也似乎看到了希望,转眼到了二零零八年,这一年过年回来,丈夫的言行方方面面就有了很大变化,他比较狂傲,但我也从未多想。

二零零八年中旬,我因散发传单讲真相,不慎又一次被绑架,这一次被非法判三年,被关押于辽宁省女子监狱黑窝。这期间,我知道了丈夫在外面的一切所为,少不了感情的背叛,我内心的震动可想而知,我经历了类似于失恋、无助、自责到对丈夫的恨这种心理上的折磨,这种状态直到我出狱一年后的今天才完全放下,对我来说真是一次狂风暴雨式的洗礼,我想到了“浴火重生”这个词语。

在我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三年中,丈夫每年两次赶在孩子寒暑假带孩子去看我,没说抱怨的话,每次都存钱存物,我毅然提出离婚,当然不是理性,而是出于情和义愤。我对丈夫的人品感到深深的耻辱,心想;一个男人,腰包刚刚鼓了一点点,首先就想到要抛妻弃子,另寻新欢,好象只有这样,才能证明什么,好象这就是证明自己成功的必经之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令我深深的反感和羞耻。

在我出狱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我还是一直在这种感情中挣扎,我们二人都很坚决要离婚,但最终都没离成,其实内心对离婚还是有所顾虑的。

内心的执著不断的被冲击,不断的挣扎,不断的往下放,前一段时间,我突然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中看见丈夫,总是背对着我,丈夫突然对别人说:真昔平(我丈夫名,此处用化名)快回来了,我得走了。我当时一愣,又听到有人对我说;你跟昔平过了这么多年,你还认不出来?于是我仔细打量一下眼前的这个昔平,这才发现他是假的昔平。

醒来后,我也很奇怪这个梦,不明白怎么回事。

最近学法,我突然悟到“自心生魔”的一层法理:“人的身体在各层空间中都有一个物质场存在,在特殊的场当中,宇宙中的一切东西都象影子一样照射到你这个空间场上来,虽然是影子,可也是物质存在的。你空间场上的一切,都听你的大脑意识去支配,也就是说,你用天目去看,不动念静静的看是真实的,只要稍一动念,看到的都是假的,这就是自心生魔,也叫随心而化。”(《转法轮》

我悟到:就象上中学时物理书中学的磁场、磁力线,当没有这个磁场的作用时,小铁钉都是很正常的散乱的呆着,而一到了这个磁场中,小铁钉一下子改变了状态,失去了原来的随意。

我想,在我们身体的某一个空间里,我们的执著心就相当于那个磁场,当执著心不起作用时,一切物质都是真实的,正常的状态,当我们的执著心一起作用,就象那个磁发出的场、磁力线,一切物质就改变了状态,随我们的执著心而改变状态。

我又想起了我的梦,一直以来,我在自己情的作用下,用观念和业力在心中幻化出了一个自己满意的丈夫的形象,然后就小心翼翼的维护这个自己幻化出的形象,其实,多年来,我就一直和自己心中幻化出的形象生活在一起,自娱自乐自烦恼,虽然是幻化的,在另外空间里也是真实的存在。现实中,由于这个观念幻化出的形象不断的被冲撞,所以就出现了梦中那个假的昔平要走了,其实就是我的观念构成的这个人,这个执着被破解了,它也真的得走了,一直以来我对丈夫强大的情的执著终于破解了。

当我悟到了这些,我真的感觉一下从人中走了出来,一下子从人中跑出去了很远,我忽然感觉身边的任何人都与我没有关系,我认识谁呢?我了解谁呢?我谁都不认识。情啊,尤其这个夫妻之情太难放了,四年啊,那种苦,那种累……,真如炼狱一般。还好,现在我终于解脱了出来,整个人象蜕了一层壳一般,焕然一新。

其实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人,又何尝不是呢?又何止一时一事呢?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把标尺,用自己的这个标尺衡量世界,衡量人,符合了就高兴,不符合了就难过,而我们的这个尺子就是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人的观念,它是有形象的,它和我们自己长的一模一样,而我们的这把尺子又哪是哪呢?真正的尺子只有一把,那就是“真、善、忍“宇宙特性。

悟到这一步时,对一切问题的看法都发生了变化,对“离婚不离婚”的问题也觉得很无聊了,我也悟到了“空”的一层理,本来就是一个空的、假的现实,在这个空的、假的现实中还钻什么牛角尖呢?到头来不还是空吗?师父说:“我不重形式,我会利用各种形式暴露你们掩蔽很深的心,去掉它。”(《精進要旨》〈挖根〉)我想,我们作为真修弟子也应该不注重一切形式,但我们会利用一切形式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真是“相由心生”。当我悟到这些,我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有了改观。首先是孩子,当我刚从监狱回来时,由于疏忽学法,法理不清,跟孩子的关系也很紧张,孩子远离我,当我放下对孩子的情,用大法弟子的眼光看世界、看众生时,孩子也马上变化了,愿意接近我,愿意与我交流,也听话,方方面面都好了起来。

“不动念静静的看是真实的”(《转法轮》),我们对任何事都应该做到不动念,真正的随其自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