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走上了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一日】我从小就是“好学生”,真的是那种所谓“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学生,四年级就被邪党利用当少先队大队长;初中二年级首批被发展为邪党共青团员;大学二年级时,中共邪党组织多次找我谈话,要求我所谓“思想上進”加入邪党组织。一位熟识的老师说,你作为一名学业优秀的学生,如果入了“党”,那你今后想留省城就有了保障,我和班上另一位男生,成了唯一的两名学生党员。

大学毕业时,我進入了一家实力很强的国有企业。除了专业和各方面的成绩优秀之外,党员的身份是我進入这家企业的保障。当时正处在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过程中,这家公司控制着全省重要资源的买卖。公司所经营的产品都有两个价格,调拨价和市场价。调拨价低,市场价高。用调拨价还是市场价销售,全由掌握了签字权的部门经理说了算。他们没有不用自己手中的权力捞钱的。开组织生活会的时候我发现这些部门经理,无一例外都是党员,而他们开会时,都是应付一下,嘴上说的一套,都是假大空。而我,一个天真纯洁的学生党员,跟他们在一起真是格格不入。所以尽管业务能力出色,但因没有与这些人同流合污,所以也就从来没有進入过他们的“黑色俱乐部”。尤其是到了公司分房的时候,排名排位,各路人马争先恐后,我看到的都是党员干部占领最大最好的房子,群众都是分到差的房子。而我,虽然业绩在当时公司同部门里最好,但是只分了个离公司最远的,靠马路的楼房的顶楼。

一九九八年秋天,我在一个朋友家中,第一次接触到大法。我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很快就读完了全书。朋友说他就在修炼这个大法,他觉得很好,从一九九五年接触这个法后,他自己就变了个人似的。他说自己以前是为达到目地什么话都会说,什么事都会做,当然不是犯法的事。现在他从不说假话,一切以真善忍为标准要求自己。我觉得在当时这个社会,在私下的谈话中,这位朋友能这么真诚的跟我讲他自己的事,非常难得。这位朋友,是我同事的朋友,我们在一九九八年的春天认识,我只是在他出差见过几面。他个子很矮,但是目光清澈,笑容灿烂,为人真诚,热情周到。做他的女朋友应该是很幸福的,当时我想。但是当时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自己会和他有什么关系。

后来不久,我们就成为了男女朋友,一个月后就商量着结婚。我对他最重要的判断,是他相信大法,相信真善忍。信大法,说明他是个好人,愿意按大法修炼,也就是愿意不断提高自我。而这也是我想追求的。但是在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无神论者。虽然我太婆是个虔诚的基督徒,我奶奶和外公外婆都信佛,但我妈妈是个被邪党欺骗的无神论者,她从小教育我,不要相信上帝,不要相信佛,不要上当受骗,什么东西都得靠自己双手做出来,不要依靠别人,要自力更生。所以结婚以后,虽然我先生坚持炼功,也经常告诉我炼功的好处,但是我就是不开窍。我经常纳闷,他怎么这个讲法的录音听了这么多遍,耳朵还不起茧。他每次炼完,都跟我说,感觉太好了。他想教我,我试了一下,打坐我根本五分钟都坐不住,何况要每天炼,我肯定没法坚持,所以我不想炼功,认为只要自己做个好人就行,何必得每天修炼。所以在女儿出生之前,他都是自己一个人修炼。

一九九九年大法开始受到邪党打压,一位身在中共系统内的朋友提醒,有很多耳目在监控大法学员,千万要小心。当时我公司里开会重复邪党的污蔑宣传,对照自己的老公,我觉得他在各个方面都是好人,是我见过的年轻人里面最纯洁善良的人。而他时时对照大法,提高心性的行为,不是我一个常人能做到的。二零零二年,我辞职了。我的档案被转到了社区,当时还在想组织关系的事情怎么办,后来我看到党章上说,连续几个月不交党费就自动退党。这真是太好了,我早就想退出这个邪党组织了,不想跟一帮虚伪的、只为自己谋福利的人同流合污。从那时起,我便没有参加过任何邪党组织的活动。

后来,邪党迫害升级,由于媒体的宣传,使我非常害怕这个事情。我生怕哪天老公因为炼功被抓走。有时候,我收到一些电子邮件,介绍一些血淋淋的事实,我看后总是马上就删掉了。有时,由于内心的恐惧,没看完就删掉了。甚至在香港街头看到展示大法被迫害的真相,都不敢多看。之前,我一直以为邪党这个组织本身是好的,这个党建立也是为了穷苦百姓,只是里面有些人是坏的,利用手中的职权干坏事,只要我自己不和那些人接触就行了。直到后来,老公让我看了《伪火》和《九评共产党》,才明白这个党,从头至尾,就充满了欺骗和谎言,是一个彻底的邪恶组织,从它出生之日,就预示着它的死亡,它要拉我加入,本身就是个阴谋,因为它总是需要一些优秀的人为它撑门面,以迷惑群众。从我走出学校,踏上社会这么多年的观察所见,凡是邪党党员干部,必定是假话连篇的,他们说的是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台上一套,台下另一套。多少学生被洗脑,多少百姓给蒙骗。凡是大的好处,总是被邪党党员干部捞走,留点小恩小惠给普通群众。而被邪党洗脑的群众,往往把自己应得的利益,看成是邪党的恩惠,动辄感恩戴德。

法轮大法这么好,千百年来才碰到,教人去执着,教人向善,教人忍耐,教人返本归真,却遭受到这样的打击。一件件血腥的事实,使得我更加要学习大法,了解大法。在老公的帮助下,我读了更多大法书籍,经文和诗。女儿从小就跟随爸爸炼功,所以各方面都做得非常出色。爸爸经常跟她说,她是带着使命来的。她也经常对我说,妈妈,你也一起炼吧,炼功很好的。

在二零一零年新年,我终于放下一切顾虑和执着,加入了他们两人的炼功队伍。十二年,整整接触,观察,思考了十二年,我才真正走上了炼功之路!这一天来得太晚,但也不晚,因为此时,我是真正放下了执着,我不是为了要祛病健身,也不是想益寿延年,我是为了返本归真,为了圆满而炼。

开始炼功的前几天,我都能坚持。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我在打坐时,怎么都不能坚持,觉得浑身都痛,怎么都坐不住,一次一次想要放弃。女儿在边上,不停的帮助我,教我“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第九讲〉)。在她的耐心鼓励和帮助下,我终于把一颗狂躁不安的心平静下来,意念集中到炼功上来,此时,疼痛感都消失了。打坐完毕,全身无比舒服。

现在我们家一切都按“真善忍”这个宇宙的标准去做,时时反省自己,互相帮助和督促。虽然期间经受很多考验,但是我们都在不断提高和过关。修炼,使我们家庭幸福美满,我们也在帮助更多的人走出迷惑,走向光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