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老干部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年女大法弟子。修炼大法前,一身的病。尤其是文化大革命时期,由于父亲是当权派(地委干部),我也被牵连挨批挨斗。这巨大的反差,我承受不了了,一下子崩溃了,得了精神病。全国各大医院都看过了,没用。自从学炼了法轮功,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并为我承担了一切,使我无病一身轻,我的命是师父给的,大法是宇宙中最正最好的,所以我要倾尽一切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冲破“情”的羁绊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当天,我看着电视上污蔑法轮功、诋毁师父的栽赃陷害就流泪:“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功法,上哪儿去找?为什么这样黑白颠倒,好坏不分呀?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不行,我得去北京替师父、替大法说句公道话”!在七月二十日,我就和两个同修去车站买了票,这时闺女们、姑爷、儿子都赶来了,这个夺票,那个拦车,又是下跪,又是撞墙,闹的不可开交。我不看他们,不为“情”所动,示意同修再去买票,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冲破儿女们的阻拦,顺利去了北京。可到了北京一看,哪里有大法弟子说话的地方。天安门广场成了恶警打人、抓人的罪恶之场,我和同修刚踏上广场,就被恶警推上车拉到了丰台体育场,那里挤满了全国各地上访的同修,戒备森严,如临大敌,可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和同修被警察赶了出来,平安回家,又溶入正法洪流中。

放下名利的执著

回来后,我静心学法,认清了邪党的丑恶面目,特别是《九评共产党》出来后,我更加认清了邪党的邪恶本质,不再对它们抱有一丝幻想,就是要揭露它,暴露它,唾弃它,退出它,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才能有效的救度众生。

我利用老父亲的关系和自我条件,从此踏上了最艰难、最持久也最有意义的在“上层建筑”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征途。

1、从生活上关心他们

父亲(九十多岁,同修)的同事,一般都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体弱多病,有的儿女不在身边,他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尽量帮他们解决。头几年,老父亲在时,都是我先买着好奶、食品什么的去探望老人们,和他们拉近距离,融洽感情,然后再送些小册子、护身符之类的真相资料,等他们明白基本真相后,再送《九评共产党》,最后由老父亲以现身说法劝他们“三退”,一般都能退。可也真有“顽固”的,但我心中有师有法,不畏艰难,耐心说服救度。

2、不离不弃

他们当中有两个伯伯,想当年是“老三人”,真是叱咤风云人物,他们完全被邪党“洗脑”,言行简直就是邪党的替身,对于他们不能有半点的不尊重,也不能操之过急,要耐心、理智、智慧的去做。就说这个王伯伯。去他们家先是对我的喝斥和批评,我不为所动,最后终于明白了大法真相并对大法深感佩服,做出正确选择。记的一次去他家时,我还没说几句话,他就说了:“素美啊,你从小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你说的我们信,可你不该跟共产党对着干啊!不能参与政治啊!”

好,只要他说话,我就能找到了打开他心结的契机了。伯伯是经过历次运动,被“搞政治’的大帽子给吓坏了。我说;“大伯呀,我们是按照师父所说的‘真、善、忍’做好人的,处处事事严格要求自己,怎么是参与政治呢?当年孙悟空降魔除妖,保护师父西天取经是参与政治吗?古今中外的圣贤们在预言中告诫我们要远离红魔,才能躲过大劫,他们是参与政治吗?再说邪党自建政以来,历次运动害死了八千万无辜同胞,有的就是以‘搞政治’的罪名给整死的,这您比我清楚呀,迫害法轮功是江鬼一手制造的,政治局七个常委六个不同意,人大退休老干部经过几个月的实证调查,最后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您说他们这些老人是搞政治吗?他们不是在明辨是非、惩恶扬善吗 ?”

我又讲了法轮功洪传世界的盛况,讲了善恶有报的例子,他若有所思的说:“让我好好想想,我毕竟跟了它这么多年啊!”我看他也累了,就告辞了。在以后的日子里,我陆续的给他送去小册子《风雨天地行》、《艰难的跨越》、《走出政治,走入修炼》、《九评共产党》等,循序渐進的讲大法真相,不管他喝斥我也好,劝说我也罢,我不动心,就是要把他从邪党的黑泥潭里拉上来。

大姨来电话说伯伯病危,我赶到医院,附在他耳朵上叫了声:“王伯伯,您那个组织问题••••••,我真的是为您好啊!”他吃力的点了点头,我又让大姨从床底下找到一块纸,我郑重的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后叫醒王伯伯,让他清楚的念出了等待多少生多少世的救命口诀,当他念到第三遍时,慢慢平和的闭上了双眼。后来我在梦中看到,他穿着洁白的衣服,悠闲的弹着古琴,一个劲的谢我:“素美啊!素美!我可全信了,原来都是真的!”我都抑制不住哭了起来,“我的好伯伯,您总算明白了,就用您的亲身经历去告诫那些和您有同样经历的看似‘顽固’,却有着善良本性的老人吧!”通过这件事,更坚定了我救度众生、助师正法的锲而不舍的精神,所以父亲的单位基本全退,我单位劝退率也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3、全方位救度

由于这些老干部的特殊身份和地位,他们的孩子大都在法院、银行等政府机关工作,且大多是负责人,影响很大。我不管他们是什么单位,什么职务,就象师父所说的“我全都度”。由于老一辈认可大法,所以他们的子孙也都有善根,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党,他们时常反馈回来说,他们最近去了什么地方,开了什么会,给我通风报信,非常信任我。由于他们对大法的态度,所以他们不但升职,而且孩子也得到了福报:有的考上了大学、研究生;有的進了大城市,進了好单位;有的买房子、买车;有的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暑期是我向他们第三代讲真相好时机。年轻人脑瓜快,消息灵通,“六。四”和法轮功的真相他们都知道,都作出了正确选择。他们自老到幼,都得到了大法的护佑,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不但救度熟人,更要救度有缘的陌生人。坐车买东西,偶遇路人,都是我讲真相的对象。一次路遇一个扫大街的,听她和她女婿谈话得知,她女儿在住院,生活很困难,我赶快到附近买了鲜奶给她送来,并告诉她“三退”保平安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救命口诀。他们感动的不知说什么好。不管是什么人,在什么地方,我时刻牢记师父的教导:“一个人得度,他就代表着他背后的所有生命都将得度,因为在世上的人、今天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在天上的王下世转生成了人。”(《什么是大法弟子》)还有我要知道哪个同学或同事進了哪个敬老院或什么单位,我要带好东西去讲真相,劝“三退”,救度全院的有缘人。

还要救度特殊情况下的有缘人。修炼十几年来,我有四、五次撞车,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每次都有惊无险,并使我和债主的怨缘变成了善缘,使我们因祸得福,我还了债,他们也得了救。

4、时时事事严格要求自己

多年来,除了用我的工资给老干部或有缘人买补品外,我还用一部份做资料。在我的带动下,孙女连压岁钱也拿出来了,并且我们还用热心救度众生,证实大法的美好。我和丈夫(同修)都会做一手好菜,同修过病业关,我们送去一份好菜,等于送去一份鼓励,有同修被绑架了,留下丈夫孩子,我们送去一份热气腾腾的饭菜,等于送去一份关心和安慰。还有我们院里的年轻人,自己老人去世时害怕,有的是嫌脏,就招呼我去跟老人“装殓”。我毫不犹豫的答应。有的老人去世前又是屎又是尿的。我不嫌脏,给他们擦洗干净,然后一套套给他们穿好“送老”的衣服,打发他们满意“上路”,这样,他们的家人能说“大法”不好吗?能说大法弟子不善吗?

师父在新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说:“从大法弟子的来源,一直到大法弟子在历史上建立的威德的过程,都比历史上那些圣人承担的更大,因为这最后时刻才是真正要做的事情”。师父给予了我们一切,我们要倾尽一切救度众生,在这最后的时刻,做真正要做的事情,助师正法,圆满随师还。

层次所限,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