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致死的河北邯郸法轮功学员生前遭遇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河北邯郸、各县、区的大街小巷,甚至到偏僻的农村,处处都能看到法轮功学员炼功的身影,少说也有数万之众,这些法轮功学员中有大学教授、记者、律师、司法及军政系统各级官员……

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二十日以后,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与中共狼狈为奸,劫持整部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中共控制的媒体开足马力诋毁诬蔑法轮功,不断地炮制谎言,如:“天安门自焚”、“1400例”等等,并把这些编入教科书毒害中国人。中共对法轮功的栽赃、抹黑铺天盖地,一时间谎言飘洋过海,各国媒体相互转载,席卷全世界每一个角落,毒害着全人类。

在国内,中共大肆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数以百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投进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已证实的就有三千多人被迫害致死。无数法轮功学员被开除工作,或流离失所,或妻离子散。随着迫害的升级,中共毫无人性,惨绝人寰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做出这个星球上从来没有过的罪恶!

作为京津要地,河北省是迫害最严重的省份之一,邯郸的迫害形势可以说是全省乃至全国的一个缩影。其间,迫害元凶之一,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曾经数次流窜到邯郸,亲自指挥、部署、督促镇压。笔者初步查了一下,十三年来,仅邯郸地区至少有二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近千人次被非法劳教、判刑。无数的学员被抄家、骚扰或送洗脑班关押。其中被致伤、致残、致精神失常者无法一一统计。

曲周清廉干部张清朝被迫害致死

张清朝,河北曲周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开始了全面疯狂迫害。正担任曲周县槐桥乡党委委员。因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到中共恶党迫害,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含冤离开了人世。

张清朝
张清朝

·得法后身心健康 践行“真善忍”的理念

张清朝曾经患有各种顽固性疾病,神经衰弱折磨的他整夜不能入睡,苦不堪言,还有关节炎等毛病。医院、民间偏方妙药病都没治好。即使是这样,张清朝还是喜欢抽烟、饮酒、打麻将,每天浑浑度日,病痛折磨的他苦不堪言。

一九九二年以后,法轮大法洪传于中国,“真、善、忍”的法理唤醒了有着五千年文明根基的炎黄子孙,许多上下求索的仁人志士看到了生命的意义,看到了医治末世堕落的良药,看到了世人得救的希望。张清朝经人介绍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功。得法修炼后,身体得到净化,病痛不治而愈,并且在学法后抽烟、饮酒、打麻将等各种不好的嗜好全部戒掉。终于摆脱了折磨他长达二十三年的疾病痛苦,法轮大法的“真、善、忍”使张清朝从本质上得到了改变和升华,身心健康了,道德高尚。他淡泊名利、清正廉洁,以自己的所能为他人无私奉献。

张清朝严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在家是孝子,在单位任劳任怨。在社会上是好人。有一次他骑摩托回家,在路上看见一包棉花,他知道是碰到的那个三马车掉的包,他调回头赶了三、四里路,撵上了三马车。车主激动的说:我得给你多少钱呀。张清朝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你记住“法轮 大法好”就行了。车主说:现在这社会象你这样的好人不好找呀,我要叫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好”。

张清朝修炼大法后,在单位同样严格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一次一个乡下朴实的老人给孩子办理上大学手续,他说我找了半天没人理我,当找到清朝后,张清朝便说:“老人家你喝口水,在这等着,我帮你把手续办全。”就这样他东跑西跑,忙了好大一会把手续给老人家办完了。老人及孩子都感激并说:我怎样谢谢你呀,张清朝却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大法师父就是这样教俺做好人的,做事要考虑别人,要多为他人着想。”

·讲述法轮功真相,多次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开始了全面疯狂迫害。当时担任曲周县槐桥乡党委委员的张清朝,向人们讲述大法真相,遭迫害被无理免职。在过去的十二年中,张清朝多次遭中共恶党迫害。

二零零二年,张清朝在丘县讲大法被迫害真相时,被丘县梁二庄派出所绑架,警察用铁杠在他小腿上来回碾压、毒打,后将他劫持到丘县看守所。在不认可这种违反宪法的迫害中,张清朝绝食数天,身体极度虚弱,一个多月后才被释放。后丘县公安局、曲周县侯村镇派出所,多次到他家欲再次绑架张清朝,在邻居的正义制止下,都未得逞。

二零零四年夏天,侯村镇派出所到张清朝所在单位槐桥乡政府,强行绑架了张清朝,直接送往邯郸市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张清朝在劳教所遭受了各种摧残及折磨。每天早上6点 起床后洗漱,开始奴役劳动--订 花圈,一直到晚上九点半点名,中午几乎没有休息时间。早上吃两个小馒头一块咸菜一瓢稀粥;中午一瓢白菜汤两个馒头有时菜里还有树叶、虫 子;下午两个馒头一瓢稀粥。在大厅里干活,在大厅里打饭吃,原料味道呛人,法轮功学员在邯郸劳教所根本吃不饱,每次到开饭时间,普犯就抢着跑去,有的抢舀瓢,有的抢馒头。晚一点去的就什么都没有了,法轮功学员只好忍饥挨饿。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三日上午十点左右,张清朝从槐桥乡放假,在回家的路上,被曲周县侯村派出所绑架。身上带着刚发的半年工资6300元 被侯村镇派出所抢去。他们还想到其家搜刮。就到张清朝父母家行骗说:“我们是张清朝单位的,找他回去开会,不知他家搬哪儿了?”忠厚老实的母亲信以为真,就带他们几个到了张清朝家。当时家中没人,派出所把老人家骗走后,就翻墙入室非法抢走了师父法像、大法书籍、自带屏幕DVD一台、及部份现金。张清朝的母亲知道后后悔得不行,这不是把一帮强盗带到儿子家去了吗?后来老母亲去派出所要人时,被恶警赶了出来,并告知已送邯郸劳教了。七、八十岁的老母亲听到这一消息,一下病倒了,强烈的自责使善良的老人倒下了,于十一月15日在无限的悔恨中离开了人世。此前老人家身体很健康了。给老人办丧事时劳教所都不让张清朝回家。张清朝听到母亲离开人世后,整整哭了三天三夜。

·讨回公道未果 含冤离世

从劳教所出狱回家后,张清朝到槐桥乡政府找领导,要求上班并讲明事实真相,结果都被拒绝了。因为一下子没有了经济来源,还要照顾年迈的父亲生活,张清朝的生活陷入困境。尽管如此,他还是无怨无恨,给县有关人写信,希望他们明白大法真相,好给自己及他们家人选择一个好的未来。可是这些中共地方官员已经完全受邪党洗脑,分不清善恶,始终不让张清朝重新工作,连最基本的生活费都不给他。在极大的痛苦及压力下,张清朝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含冤离开了人世。

报社职员张晓茹被活活打死

张晓茹,女 ,五十岁,河北省邯郸市复兴区胜利桥法轮功学员,原在《邯郸市日报》报社工作。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七日张晓茹在河南省濮阳市在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当地恶人举报,在濮阳市公安局非法审问时张晓茹被恶警当场打死。

法轮功学员张晓茹
法轮功学员张晓茹

张晓茹因到北京上访多次遭到邯郸六一零犯罪团伙的迫害,她三次被绑架,两次被关押在邯郸市第二看守所。二零零零年底被非法劳教一年,送石家庄劳教所迫害。二零零一年回来后继续向世人讲真相,被邯郸市六一零犯罪团伙及派出所恶警连续骚扰,并唆使张晓茹的丈夫对她进行毒打。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七日,张晓茹和另外一名法轮功学员到河南省濮阳市赵村散发真相资料时,有恶人告密,被大庆路派出所绑架,被劫持到文华龙区公安分局,后又劫持到市公安局,副队长王海真非法审问张晓茹两人时,遭到抵制,这两位法轮功学员根本不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王海真这一伙中共暴徒恼羞成怒,拳打脚踢,百般折磨,当场将张晓茹活活打死。

任孟军被劳教所迫害致死

任孟军,男 ,五十六岁,河北省沙河市东冯村人。二零零一年元月进京上访被胁持,十月二十九日在邯郸劳教所被毒打残酷迫害致死。

任孟军
任孟军

任孟军于二零零一年元月进京正法,回家后被新城派出所非法拘留,后被送至沙河市看守所,此后又被恶警贾起芳等送至邯郸市劳教所非法劳教,被分在五大队,受到残酷迫害。

二零零一年八月,任孟军与四十名法轮功学员集体声明劳教所强化洗脑作废,抵制无理迫害和关押。当即遭到五大队队长王峰的毒打。恶警王峰不让任孟军睡觉,一打瞌睡就用电棍电,同时用两根木棒往身上打,换用穿着皮鞋的脚踹(木棒为现砍的木棒,直径六、七厘米粗)。在一次五大队集体出工时,王峰故意刁难任孟军,任孟军走到劳教所大门口时,以任孟军东张西望为借口,王峰象疯了一样扑上去把任孟军打倒在地,专门用拳头往头上打,用穿着皮鞋的脚往任孟军的腰眼猛踢,打得任孟军喘不上气来。任孟军脸部肿胀,身体受严重内伤。

二零零一年十月期间,在第五大队出工工地,因任孟军向队长再次声明自己以前被逼所写的“悔过书” 作废,而被五、六名值班队长长时间毒打,从此任孟军拉肚子、发高烧,臀部和大腿黑紫瘀血,内脏严重受伤,上厕所需有人搀扶。没几天,因伤势过重,不能进食,已奄奄一息,劳教所为了推卸责任,匆匆把任孟军送回家。到家后十几日任孟军离开人世。事后劳教所的警察还造谣说该法轮功学员是因病死亡。

陈玉清在看守所被摧残致死

河北省邯郸市法轮功学员,陈玉清,女,六十一岁,家住联纺路。因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到北京上访,被丛台区公安局无故关押在邯郸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致使陈玉清在十月十四日就开始呕血,咳嗽不止。多次报告管教人员无人理睬。在生命垂危时,法轮功学员按警报器都无人理睬,致使陈玉清十月十八日死亡。死后看守所的管教和狱医连看都没看一看,就叫犯人把陈玉清抬出去,恶警还欺瞒法轮功学员,说已经被救活了,回家养病了。

陈玉清被火化时,邯郸市公安局的邪恶之徒连亲属都不准参加,他们在火化的路上布满了警车和警察,一步一岗,戒备森严。严密封锁消息。

翟连生遭看守所恶警毒打不能进食而死

翟连生,男,六十岁,成安四清街人,是成安县早期法轮功学员。翟连生在二零零零年十月份进京上访后,被关进看守所七个月,并遭到恶警毒打,折磨成病,不能进食,后警察向家属索取一千两百元才放人,回家不久离开人世。

翟鹏云遭迫害含冤离世

翟鹏云,男 ,六十三岁,河北省邯郸市粮食局职工,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散发真相资料,被邯郸市渚河路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送邯郸市第二看守所迫害。在狱中身体被折磨得极度虚弱,一个月后保外就医。出来后身体一直不能恢复,于二零零一年元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

张秀玲被迫害精神失常致死

张秀玲,年龄未知,河北省邯郸市邯山区法轮功学员,家住河北省邯郸市邯山区滏东某家属院, 张秀玲曾经多次进京上访,向上级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遭到中共多次被抓捕、关押,因为受到恶警的酷刑折磨,张秀玲被折磨致精神失常,二零零一年七月被迫害致死。

两遭非法劳教 法轮功学员魏勇悲惨离世

魏勇,男 ,年龄未知,河北魏县法轮功学员魏勇,两次被劫持到邯郸劳教所迫害,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五日从劳教所回家后,仍不断受到中共六一零、公安局、派出所等恶警的骚扰迫害,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

魏勇
魏勇

魏勇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修心向善,时时处处做好人,思想境界不断提高,原有的疾病逐渐消失,身体逐渐健壮。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他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无论在家庭、在社会他始终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修心向善,是邻里乡亲都称赞的好人。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好人,因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却经常遭受中共人员骚扰、绑架、关押迫害。

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五日,在魏县六一零头子和公安局长连瑞兴的阴谋策划和直接组织下,国保大队绑架了魏勇,随后将其送往大名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又于二零零一年初送邯郸劳教所迫害。当时魏勇患心脏病,血压高达一百八十九,邯郸劳教所强行收下。恶警队长赵某春对魏勇进行毒打,逼迫奴役劳动,身体素质急速下降和恶化。恶警们对魏勇毒打、恐吓,逼迫他转化魏勇坚定自己的信仰,没有屈服于邪恶的迫害,不写四书,不配合邪恶的一切非法命令和要求,被劫持在邯郸劳教所关押了一年多的时间,被转押到保定劳教所关押迫害,在保定劳教所受尽了各种苦刑摧残。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五日魏勇从劳教所回家以后,中共邪党不法人员并没有放松对他的迫害,经常骚扰迫害不断。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五日在魏县国保大队长高峰、王付忠和广平县政法委兼公安局长张永顺的指使下,魏县派出所恶警赵凯绑架魏勇,将魏勇送魏县看守所关押一个多月,随后又送往邯郸劳教所进行关押迫害。

在邯郸劳教所,队长们不顾及魏勇有高血压心脏病,五十多岁的人,还强迫他做苦力劳动,同时还不断威逼其转化写“四书”、写保证,逼迫转化。在酷暑闷热的夏季,魏勇突发心脏病晕倒、昏迷在地上,队长们都漠不关心,没有及时的叫医生来给诊治,很长时间才让几个劳教人员把魏勇抬到队部吊扇的下面,在地面上躺了几个小时,魏勇才慢慢苏醒过来。醒来后魏勇说:“他们根本就没有把咱当人看!”就这样一直到晚上九点多钟才来了一个医生,测量了一下血压,当时是二百多,留下几粒降压片就走人了。

在非法关押期间,魏勇的血压一直都比较高、心脏病也时常发作。他住的那个房间是和普教在一起的,有些普教人员整夜的不休息,说话吵闹,再加上劳动了一天,夜里还不能休息,他就向大队长提出是否能调换房间的要求,队长不但拖着不给调整房间,还逼他一直带病做奴工。

在邯郸劳教所这样熬煎了一年,魏勇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五日回家,仍不断受到中共邪恶的六一零、公安局、派出所等恶警的骚扰迫害,不能照常炼功,时常生活在恐惧的环境中,时常不得安宁,身体和精神一直承受着极大的打击、压抑和无端的伤害。魏勇于二零一一年十月突发大脑主干出血,住进了医院,昏迷一个多月,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

宋兴国在邯郸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宋兴国,男 ,二十九岁,河北省黄骅市滕庄乡朱里口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十月至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上旬,宋兴国被邯郸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宋兴国照片
宋兴国照片

宋兴国是因病走入大法修炼的。十九岁时他得了严重的肺结核病,常常大口吐血,久治不愈。后来经两年多的治疗,虽病情稳定,但身体很弱,没有半点抵抗力,略有伤风感冒,就会引起旧病复发,不得不长期用药维持。对年轻人来说,真是苦不堪言。一九九八年春夏之交,他喜得大法,感悟了宇宙真理的他全身心投入到大法的修炼之中。缠绕了他七年的病不知不觉好了。本性善良的他更加平和,处处与人为善,无论是在亲友中,还是同事中,人缘都很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他几次被抓进黄骅市看守所被所谓的“帮教”,实际为洗脑。却从未改变过他对大法的坚信。在他第三次进看守所时,他以绝食方式抗议迫害,一个月后被释放。回到家中,他身体很快恢复,便开始上班。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初,正当他开始正常生活时,恶警又从家中把他带走,这次他被非法劳教两年,进了石家庄劳教所。他从进所开始,便以绝食抗议邪恶对他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月,劳教所恶警看到已绝食一年的宋兴国将不久于人世,并没把他送回家,也不通知家人,而是把他送到更为邪恶的邯郸市劳教所。转到邯郸时,宋兴国的左手臂已在石家庄劳教所被恶警使用酷刑打断。十一月上旬,邯郸劳教所恶警在宋兴国奄奄一息的情况下,竟然残忍的采用插胃管这种痛苦的方式给他灌食,十一天后,他离开了人世。宋兴国在邯郸市劳教所被迫害的离开了人世,年仅二十九岁。

卢兆峰长期遭劳教所酷刑摧残致死

卢兆峰,男 ,三十九岁,河北省大名县埝头乡刘庄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农历九月被关押在邯郸劳教所迫害,于二零零二年六月三十日被迫害致死。

卢兆峰照片
卢兆峰照片

卢兆峰于一九九八年四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后深感如此高德大法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曾多次到大名县城洪扬大法,义务教功,还多次组织河北魏县、河南南乐、山东冠县等地法轮功学员召开心得交流会,互相切磋,共同精進。他严格按照“真、善、忍”修心律己。虽然家庭经济条件十分困难,他还是主动拿出有限的资金为学员购买大法书籍,复印大法真相资料,救度众生。下面是他在这三年的正法修炼中证实大法以及邪恶之徒对他实施惨无人道迫害的一些事实: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卢兆峰为了维护大法到北京向中央领导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河北省大名县公安局怕他再去北京上访,把他关押在埝头乡派出所7天,后又把他转送到大名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三天。一九九九年农历十月十一日,大名县公安局政保股及埝头乡派出所以谈话为名,将他从家中骗到大名县公安局。因为不配合恶警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卢兆峰被河南南乐县公安局强行押往南乐县公安局。在公安局里邪恶之徒舒银怀踢他的腿,逼卢兆峰下跪,他义正辞严地说:“我只给我师父下跪,不给任何人跪!”在南乐县看守所卢兆峰被关押达4个月之久。在看守所里,他积极向犯人和管教洪法,讲大法受迫害的真相,使得四、五名同监室的犯人因此而得法,走上了修炼道路。其中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刑事犯在修炼中师父还给他开了天目。二零零零年农历二月初六,卢兆峰被释放时,邪恶之徒向其家属勒索了一千元押金和八百元的生活费。

二零零一年农历八月二十八日上午八九点钟,他正在家中制作大法真相资料,埝头乡派出所高占士、周清文等三名警察闯入家中,发现家里有印制大法资料的设备,就向大名县公安局举报。上午十一点左右,县公安局来了十几辆警车,几十名恶警,将家中的电脑、复印机、电视机、手机、传呼、真相传单及光盘全部抄走,强行将卢兆峰带走。同时带走的还有李海山、黄艳红两名法轮功学员,被分别塞进了三辆警车。在押往公安局的路上,一名胖恶警骑在他身上,直到警车开进大名公安局,才从他身上下来。后来警察把他押回埝头乡政府大院,暂时关押在那里。农历八月二十九日上午,其家属接到通知让送换洗衣服,家属赶来后夫妻二人要求无条件释放,在其妻子为其买饭时(从被抓起他一直没饭吃),埝头乡派出所所长郑章社和乡政法委书记任学贤等恶人将其转移到大名县的一个招待所,关押五天后又将其送到邯郸劳教所。

在邯郸劳教所,在二队队长李海明的授意下,恶警给他戴上头盔,然后酷刑折磨,皮鞋踢,橡胶棒打,不让他睡觉,开批斗会企图动摇他对大法的正信。在批斗会上,他多次证实大法,揭露邪恶的欺骗谎言,使劳教所里一些在高压下写了所谓“转化书”的法轮功学员又重新醒悟,回到正法修炼中来,他的正念正行令邪恶之徒胆寒。卢兆峰被残酷折磨十二天后,又被转送到河北保定高阳劳教所非法关押。高阳劳教所的管教们为了逼他放弃修炼,对他进行了更加惨无人道的迫害毒打,挨冻,恐吓等。但卢兆峰始终“坚修大法紧随师”,证实大法揭露邪恶。有一次恶警恐吓他:“你再不转化,就将你活埋。”他没有被邪恶的叫嚣所吓倒,依然一身正气地用生命维护大法,使劳教所里邪恶之徒一见他就害怕。长期的非法关押、重体力劳动,使原来健康的他身体越来越虚弱,再加上长期毛毯印花色浆毒素吸入肺内,他经常咳嗽、气喘、呼吸困难,三个多月不能正常吃饭,瘦的皮包骨,行走困难,生活基本不能自理。劳教所还是不放人,给他输液,打针(说是每天打一针链霉素)以维持他的生命。最后看他生命垂危了,才给他办了保外就医(查出患心脏病、肺结核等疾病)手续,通知家属于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二日将他接回家中。

回家后,因劳教所长期的酷刑摧残,他双腿胀痛、抽筋、肌肉萎缩、呼吸困难,身体每况愈下。二零零二年六月三十日晚上九点左右,离开了人世。在病危的这段时间,他仍坚持给前来看望的亲朋好友讲真相,揭露恶人对他的迫害。在临终的最后一刻他还在念师父的正法口诀。二零零二年七月一日凌晨五点左右,红光笼罩了大半个天空,他母亲及村里的许多世人都看到了这一奇观。二零零二年七月一日下午六点半左右,在他出殡的那一刻,天上忽降大雨,一直到埋葬完后雨才停。

蒿维民被迫害致死

蒿维民,男 ,年龄未知,二零零二年正月24日,蒿维民(魏县人)被绑架, 五月份蒿维民被送邯郸劳教所遭迫害,二零零二年六月初至二零零二年八月不让睡觉,二零零四年出狱后,于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五日离开人世。

农民段新树含冤离世

段新树,男 ,四十二岁,河北邯郸鸡泽县曹庄乡段庄村法轮功学员。段新树于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五日被邯郸六一零邪恶之徒绑架到洗脑班遭受折磨。由于不法人员长期的迫害,极度虚弱中还被不断骚扰,段新树于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二日含冤离世。

段新树
段新树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遭受疯狂镇压迫害后,在当地六一零指使下,段新树受到乡、村不法人员的监视,不让出门。一九九九年八月,他为了说句公道话,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后押回本地,关押在看守所迫害一个多月,家人被勒索交七百元才放人。

二零零一年新年前,段新树又被鸡泽县政保股股长侯××、陈淑平、黄辰善和曹庄乡派出所的恶警们绑架到县公安局,强迫其放弃修炼。段新树坚持修炼,被不法人员送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个多月之久,又逼家人拿1两百元保证金才放回来。公安政保股,派出所,乡政府不法人员随便到家里骚扰、恐吓,使段新树和家人身心都受到了很大的摧残。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五日,邯郸六一零邪恶之徒又指使县公安、派出所将在家的段新树绑架,强行送到邯郸市洗脑班。段新树在洗脑班又受到非人的折磨。

由于长期的迫害,又不能正常炼功,使段新树精神和身体都支撑不下去了,极度虚弱中还被不法人员不断骚扰。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二日,屡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段新树含冤离世。身后留下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孩子,生活艰难。年老的父亲受不了这沉重的打击,一病不起,不久便也去世了

邯郸市劳教所迫害致死段心悦

段心悦,男,段新树的弟弟,河北省邯郸市鸡泽县人。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原则提高自己的思想道德,被中共多次关押迫害,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

段心悦的哥哥段新树因为修炼法轮功也遭到中共迫害,于二零零四年农历五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兄长去世时段心悦都不能回家看一眼。年老的父亲受不了这沉重的打击,也相继病逝。

段心悦生于一九六六年,邯郸市鸡泽县曹庄乡段庄村人。法轮大法弘传于世,段心悦有幸得法。修炼法轮大法使段心悦身心巨变,一改过去的恶习,变成了处处考虑别人的好人。

在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开始后,段心悦因坚持自己的信仰,多次被中共绑架、关押。二零零一年春,段心悦被非法关押在鸡泽县看守所3个多月。

二零零一年腊月段心悦骑自行车进京上访,三天骑了千里路程,一路上饥寒交迫,只想让人们知道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却再次被非法关进鸡泽县看守所。

此后,段心悦数次被绑架,从公安局跑出来后,被迫流离失所。公安局、派出所恶警仍不断的到他家里骚扰,有时半夜跳墙头闯到家里找他。段心悦因此也失去了正常的生活条件和环境,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七年九月九日,段心悦被鸡泽县公安局绑架后,直接送到邯郸市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日遭狱警左涛在图书室电击。在邯郸市劳教所期间,邪恶的高压迫害和繁重的奴役给段心悦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胃部时常疼痛难忍,在以后的日子里日趋严重,后期多次吐血,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段心悦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

杨希峰被迫害致死

杨希峰,男 ,六十岁,河北省邯郸市大法学员,在修炼大法前,曾经患有脑动脉硬化、十二指肠球部溃疡(曾三次大出血)、糖尿病,尿糖四个加号、引起视力减退,心脏不时难受。一九九五年在熟人介绍下修炼了法轮功,炼功几个月后,身体有了明显变化,饮食上稀的、硬的、凉的、甜的都没事,和没病前一样,正常上班。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遭中共迫害以后,邯郸六一零指使派出所、办事处、单位、居委会不法人员不时的干扰他。杨希峰为了告诉人法轮大法好,二零零一年八月三十日晚上散发真相材料,被丛东派出所非法抓捕。当天晚上九点多,丛台分局安振志和丛东派出所闫俊仁带两辆警车六个人去抄家,强行拿走16盘磁带、所有大法书、真相资料、铜香炉、身份证等等。

杨希峰在派出所遭受迫害了两天后,恶警非法把他送第一看守所,医生检查身体不收,第二天又叫去卫校检查,比看守所检查的还不好,丛东派出所闫俊仁找丛台区公安分局局长签字,第二次送一看,看守所还不收,恶警闫俊仁又找市局局长王军签字:只要有一口气看守所就得收下。

就这样杨希峰被强行送进第一看守所遭受迫害。在那人间地狱不但不能学法炼功,还受着方方面面的迫害,一个月时间,旧病复发,身体明显不好,派出所怕担责任打报告给丛台分局说明病情,并建议放人,丛台分局政保科说必须经过复查。有一天丛台分局政保科通知家人给他们找车去看守所,叫杨希峰去医院复查身体,找了车到看守所后说今天晚了,改天吧。过了两天,杨希峰到中心医院复查,尿糖、血糖都高很多,心脏也不好,但恶警还是不肯不放人。二零零一年九月底恶警让杨的儿子拿五千元取保候审一年。

回家后,杨希峰身体特别虚弱,走路都不稳,丛东派出所还不断叫管片警察、办事处不时干扰,有时晚上十一点多了还叫门,恐怖的环境也休息不好,于二零零二年黄历九月十九含冤去世。

盖新忠收留他人被迫害致死

河北省永年县法轮功学员盖新忠,男,六十五岁,因收留正念走脱的法轮功学员程凤祥,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三日被永年警察绑架,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五日在看守所被暴力灌食而死。

盖新忠
盖新忠

永年县法轮功学员程凤祥,参与沙河、邢台地区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八日晚被县政保股恶警股长陈聚山带人绑架,刑警中队恶警队长杨庆社对程凤祥刑讯逼供,施竹签插指的酷刑。程凤祥后被邢台桥西法院非法判刑十一年,被绑架到邯郸市劳教所。程凤祥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日晚正念走脱。

为了找到程凤祥,政保股恶警陈聚山和一中队队长杨庆社,伙同派出所五十多名恶警于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三日晚出动,绑架了收留程凤祥的法轮功学员盖新忠夫妇,恶警问盖新忠为什么收留程凤祥时,盖新忠说:“看到程凤祥被迫害得身体极度虚弱,我不能见死不救啊。”在看守所期间,盖新忠遭到狱医是宗爱兰的暴力灌食,导致生命出现危险,在送医途中死亡。

程会忠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含冤去世

程会忠,男 ,六十九岁,河北省邯郸市成安县大法学员。程会忠得法前有多种疾病,在一九九九年正月初五开始修炼后,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

程会忠在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一日因参加该县召开的大型法会时被邪恶绑架。由于恶警的迫害,使他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致使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恶警怕承担责任,在对其家人进行经济敲诈后把其放出,出来后身体一直没有恢复,于二零零五年二月九日含冤去世。

王书军在洗脑班遭迫害致死

王书军,男 ,三十六岁,河北省邯郸地区成安县林里堡乡王彭留村的法轮功学员。王书军曾被非法监禁三年,被释放后仍被当地六一零歹徒劫持迫害,于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日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王书军因进京上访,被绑架回来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石家庄第四监狱。石家庄第四监狱是邪恶的黑窝,王书军在那里因不放弃修炼受尽了折磨,于二零零三年十月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四年农历正月初六,成安县公安局闯入王书军家中,强行绑架到县看守所当时王书军从监狱回来不久,身体还很虚弱,被迫害得生命出现危险。家属找到公安局要人,县政保股恶徒连日红故意推脱责任不肯放人。后来在家人的坚决要求下才把人放出,但又敲诈两千元,关押两个多月才把人放回。

可回来不久,王书军于二零零四年四月再次被邯郸六一零曹志霞之流,指使县公安局连日红等恶徒,以王志军不转化为由,再次强行从家里绑架到邯郸市洗脑班。(邯郸劳教所专管队)洗脑班恶徒对他进行惨无人道的摧残,王书军绝食抗议二十多天。长期的监狱折磨,使他年轻而健康的身体已极度虚弱,在洗脑班关押一个多月后,王书军已是奄奄一息,但他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坚决不写保证书。曹志霞之流看他身体实在不行了,怕担责任才放他回家。可长期的迫害使王书军的身体再难恢复,王书军于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日凌晨四点含冤去世。

王改便遭恶警酷刑折磨悲惨离世

王改便,男 ,六十三岁,河北武安市大同镇法轮功学员。王改便因被看守所长期关押迫害,于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八日离开人世。

王改便,河北邯郸地区武安市大同镇同乐村人,二零零二年三月份,因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大同镇派出所劫持,送至武安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恶警强制他一天干十几个小时的活,撕棉丝。有时恶警用皮鞭打他手,还长期罚站,身体已经很虚弱了,恶警也不放人,他被非法劳教。送到邯郸劳教所,因身体被迫害得多处有病,劳教所拒收。又回到武安看守所,恶警把人折磨得已是奄奄一息,才释放回家,同年六月又遭绑架送劳教所。因查身体非常虚弱劳教所拒收,又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这期间被折磨得双腿浮肿,进食困难,奄奄一息。看守所怕担责任,在这种情况下,又勒索家里三千元,才让家人把他接回家。回家后身体一直无法恢复,于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八日离开人世。这是江氏集团对善良人欠下的又一笔血债。

寻瑞林遭酷刑致死

寻瑞林,男 ,四十九岁,河北省邯郸市成安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一日,邯郸市成安县数名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学习法轮功著作时,遭当地警察抓捕,一周后的九月八日,寻瑞林在临漳县被迫害致死。

寻瑞林照片
寻瑞林照片

寻瑞林性格善良,熟悉他的人都称他是位罕见的好人。他炼功前患头痛病多年,四处求医问药,不见疗效,受尽病痛折磨。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顽疾不翼而飞,真是脱胎换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依仗手中权力,不顾事实真相,倒行逆施,公然在全国范围内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

因为信仰“真善忍”,寻瑞林多次被中共非法拘留、罚款。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一日,他参加法轮功学员召开的法会,被恶人举报,公安局局长李志德带全县警察包围了会场,抢走了学员的书、资料、钱、手机等贵重物品。然后气急败坏地亲自动手殴打学员,命令恶警暴打寻瑞林和其他学员。四五个恶警围着寻瑞林打,他的白衬衣变成了紫红色,浑身是血。在城关派出所恶警严刑逼供,用尽了手段,寻瑞林绝食绝水想唤醒人们的良知和善念,不要助纣为虐、迫害大法。三天后临漳公安把他带走继续迫害,强行灌食。

九月八日政保股通知家属接人。家属到临漳医院时寻瑞林已停止呼吸,旁边连一个人也没有,他睁着眼,半握拳,脸向右边歪,左脸耳根有黑紫瘀血,嘴角有白色乳状物。过了一会儿出现几个人装作抢救的样子。恶警不让遗体进家,不让照相,强行就地火化。事后假惺惺地拿出二千三百元钱当安置费,强逼家人签字,说寻瑞林的死与他们无关,不再追究其责任,亲人在过份悲伤和高压威逼下默认了一切。

据知情人透露,寻瑞林的妻子曾到临漳县看望寻瑞林,但警察不让见,后来她在临漳县医院见到寻瑞林时,寻瑞林已被迫害致死。

刘焕青去世前被折磨至不足八十斤

刘焕青,女,五十八岁,河北省邯郸市复兴区法轮功学员。因与丈夫、儿子全家坚定大法修炼,揭露邪恶,向世人讲清真相,曾三次被复兴区公安局胜利桥派出所恶警抓进看守所。二零零零年十月六日,不法警察从家中将刘焕青夫妇绑架,非法关押在邯郸第二看守所长达一年多时间。刘焕青她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被视为“顽固分子”。她被戴上沉重的脚镣、手铐,常被恶警赵xx、崔树敏用电棍击打全身,使她身体和精神受尽了野蛮摧残,体重由原来一百四十斤降到不足八十斤。直到生命垂危奄奄一息时邪恶之徒为了推脱责任才允许家属把她接回家去,不到一个月时间她就离开了人世。

刘焕青
刘焕青

刘焕青的儿子李石头是硕士研究生,在天津大学任教。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抓,曾经两次被非法劳教。在刘焕青生命垂危时警察也不让儿子与妈妈见最后一面。刘的丈夫李刚林也多次被中共拘禁、劳教,一家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周振杰被恶警折磨死亡

周振杰是成安县人,二零零一年八月遭到警察非法搜查,发现老人珍藏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遂将他扣留三个月,肆意折磨,后勒索人民币两千元才放回家,不久这位近七旬老人便去世。

结语

邯郸各个县区被中共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邯郸六人、成安七人、鸡泽二人、武安一人 魏县二人、大名一人、永年一人、曲周一人,外地在邯郸被迫害致死二人。因中共打手掩盖事实真相,事实上死亡的人数远远不止此,仍待搜集。

中共在历次运动中要打倒谁,谁能挺得住三天?可是法轮功却坚持了十三年,十三年过去了,法轮功在中华大地上却依然巍然屹立。在邯郸,法轮功还是法轮功,在你的身边或许就有法轮功修炼者。十三年来,他们一直和平理性的反迫害、讲真相、救度着众生,而且越来越强盛,有力的见证了法轮功的道德感召力!

我们之所以整理这篇纪实文章,就是希望邯郸的父老乡亲能够看到被中共蓄意掩盖了的历史真相,了解这些发生在自己身边的血泪惨案,了解法轮功真相,分清善恶,退出中共的一切邪恶组织,才能在天灭中共的过程中,保住自己的性命和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