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去怕心 修出慈悲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二日】我于九九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得法之前学过乱七八糟的气功,就象师父说的:“他今天学这个功,明天学那个功,把自己的身体搞的乱七八糟,他注定就修不上去了。”(《转法轮》),是师父把我的身体理顺,净化了,使我身体无病一身轻,人显得年轻。

一、去除根本的执着

有一天,我的同学说:他在学法轮功。我早就知道法轮功很好,就让他把书借给我看。看完《转法轮》后,我就决定放弃其它任何一种气功,专修法轮功。可当时对法认识不深,就想既然修炼这种功法能祛病健身,达到无病的状态,那么这种功法就一定有他的高深法理作指导,好,我就修炼这种功了。就是抱着治病的心来的,这是根本的执着。

可是,即使这样,师父对我还是非常慈悲,炼功一个月,师父就把我一身的病都去掉了。在我修大法之前,三天两头生病,子宫肌瘤、胰腺炎、关节炎、乙肝小三阳、肠胃炎、失眠等都在修炼不久后不翼而飞了,无病一身轻,如同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我们法轮大法学员修炼一段时间以后,从表面上看改观很大,皮肤变的细嫩,白里透红”,当时我就是这样的。记得一次同学聚会,一位同学对我说:“你没炼法轮功之前,看上去你比我大十岁,现在倒过来了,现在我比你大十岁了。”确实是这样,所以我修炼后,我的父母、哥哥、妹妹都走入了修炼。那时,走出去弘法,参加法会,听师父各地讲法,参加学员心得交流,真是幸福极了。

然而,《转法轮》还没学两遍,连表面意思都理解不好,江氏集团就开始对法轮功残酷迫害,疯狂打压,电视铺天盖地污蔑法轮功的宣传。这时,我的父母也不敢炼了,走入其它宗教了,哥哥被恶警绑架了,在家人的逼迫下,他写了所谓的“不炼功的保证”,在后来他被旧势力夺走了生命。妹妹也不炼了。这时,我问我自己,还炼吗?回答是肯定的,一定要坚修大法心不动,就算全世界全中国就剩一个人,我也要炼下去。就这样,电视污蔑大法的欺骗宣传,我从来都不看。

当时,由于修炼环境被破坏了,我不知道应该走出去证实法,基本上是在家单独修的。后来到外地同修那里,才知道要发正念,就跟同修学会了师父的正念口诀和手势。回家后,就天天和世界大法弟子同步发正念,同步炼功。

后来,同修又给我送来两套《洪吟二》和一套师父在七二零以后的世界各地讲法。通过认真学习师父在世界各地讲法,明白了邪恶的迫害是怎么回事,是旧势力的干扰迫害。

通过大量学法,提高了对法的认识,对修炼的认识。以前认为多学法多炼功,把身体炼好就行了,现在认识到,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走出去证实法,才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后来,又有同修送来了《明慧周刊》和真相小册子,以及明慧网发表的真相传单,我就把这些真相资料,送到有缘人手里,在这里,非常感谢同修无私地帮助,使我能走出来。

《九评》问世后,我认真学习,明白了劝三退的目地和意义,就开始在我的家人亲朋好友,同学同事中讲真相劝三退,做得还算顺利。现在我家人95%都三退了。

二、发正念,去怕心

我是一个怕心很重的人,从小就非常胆小,小的时候,总害怕父母打骂。所以把事情总是做得很好,但是胆子一直很小,在人多时,不敢讲话,怎么锻炼都锻炼不出来。学大法后,开始时,还是很胆小害怕。记得第一次,我到证券所车库里把真相资料放到自行车筐里,每放一份,心都扑扑的跳,放完资料后,骑着车子不要命的跑,脚直打颤,一直到家心才慢慢平静下来。但是,再怎么胆小也得去做,我知道凡是师父要求的事,一定有他的道理,师父要求做好三件事,必须要做好。

开始用真相币,一次买东西里面只敢夹一两张,就这心还跳个不停,慢慢做得多了,也不那么害怕了,每次不管是发资料,贴不干胶,讲真相,劝三退,发光碟,还是去取资料,去做真相,我都在家里发好正念,然后到师父法像前,请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平平安安出门,平平安安回家,所到之处,邪恶全灭,让有缘人得救,邪恶看不见。然后一路走,一路背着《洪吟》,“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等。

我和同修经常骑车到农村去讲真相,劝三退。由于我怕心重,不爱讲话,很多时候是同修讲,我发正念,有时同修也把机会让给我,锻炼我,除去我的怕心。有时,同修主讲,我在一旁帮腔,慢慢我的胆子也大些了,敢独自一个人去讲真相了。有一次,我在菜市场门口给一个卖萝卜的妇女讲真相,首先问大姐,这萝卜多少钱一斤,她说八角,我说买两斤,我就一边捡萝卜,一边问她,你是哪里的人,入过党、团、队没有?她说,她入过团队。我就给她讲,善恶有报的道理,讲邪党做了那么多的坏事,天要灭他,你入团队时,举手宣誓,要为他奋斗终身时,它就给你打上了兽的印记,退出来才能保平安。接着给她说,“记住法轮大法好,得福报。”法轮大法是受迫害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不要相信等。我说给你取个化名叫某某退了吧。他说我有名字,我叫某某某。于是,我就用真名给她退了团队。这是我第一次对陌生人讲真相,从此后,我就敢给世人面对面讲真相了。

去除怕心,那真是不触及到心灵不算数。有一次,2009年,我们学法小组的一位同修A被绑架,恶警把她的手机抢去,翻到了我的电话号码。我的电话被监控了,可我不知道。一次,同修给我打电话,问我在什么地方?我说在××地方,刚和同修B说了几句关于同修被绑架的一些情况,同修B走后,我就发现有人跟踪我。那时心跳个不停,后来跟踪我的人在打电话,可能讲跟踪的情况,但是没有他们所要的什么所谓把柄,就走了。

另一次,同修B送资料来,说他在某地方。我到那一看,两辆警车刚刚在那里停下来,我感觉不对劲,就骑车到别处,用另一部手机给同修打电话,才平安的接了资料,那心跳的简直没法形容。

经历了这两次,去怕心,真是把怕心去了不少。一天,我在家打电话给同修C,准备给他送资料去。打完电话就下楼去,结果敲同修C的门,他还没回家,我就准备出门。刚走到大门口,一辆黑色轿车里面坐了两个便衣,把车横停在小区大门口,把门堵得严严实实的。我当时还很镇静,从旁边走出去了,一边走一边发着正念,然后到菜市场转了两圈。我再回到停车不远的地方,观看车走了没有,我见那车还横堵在大门口,我又站在远处发了一会儿正念,才看见那车慢慢开走了。

所以邪恶什么都不是,只要我们念正,就有师父和护法神保护,后来才听说,那几天为了抓捕法轮大法弟子,邪党国安人员实行异地交叉,专门监控监听学员的电脑、电话。但是,我们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做的是最正的事,这段时间里,我们学法小组和其他同修都高密度地发正念,多学法,向内找,大法弟子形成整体,邪恶全灭,做好该做的,不留空子给恶人钻。“弟子走正大法路 光照天地恶尽除”(《洪吟三》〈只为这一回〉)。

以前,送《九评》、《风雨天地行》、《神韵》等真相光碟,都放到有缘人的自行车筐里,商店货架上,卖菜人的车筐里,菜篮子里,不敢面对面的送给世人,只有比较信得过的朋友,敢面对面的给。用真相币也只敢在菜市场用,不敢在超市用,怕收银员发现,又有摄像头。经过一次一次的去怕心,把怕心修下去,是师父把不好的物质给拿掉了,没有了怕的物质,就不存在怕的问题。现在,面对面的去讲真相,劝三退。面对面的把真相资料光碟,特别是《神韵》,送给有缘人,不管买菜、买日用品、买其他任何东西、办什么事情,都要送给他们《神韵》光碟,在路上碰到有缘人,还有同事朋友邻居,都送他们《神韵》,还有专门给学校校长老师在教师节或中国新年等,以送礼物的形式,将装有真相资料、光碟的礼品盒,用报纸包起来,上面写上某某校长收,某某老师收,叫门卫转交。

随着怕心的去除,现在到超市购物,基本都用真相币,从开始胆胆突突,到现在能镇定的付给收银员真相币。有一次,超市收银员是个小女孩,发现一张一元的真相币,就说这上面有字(当时的真相币是我用手写的),我就问她,我说我的眼睛不好使,这上面都写得什么字?她就大声地念:“法轮大法好,诚念得福报。”我就说,“哦,好。”就走了。现在不管是菜市场,超市,或其它什么地方购物,我都用真相币。因为这是师父肯定了的救人项目。

我和同修经常到农村去讲真相,有些人明白真相后,对我们非常好,要我们到他们家去玩,甚至有的要留我们在他们家住。有的说,你看现在这么冷的天气,为了我们的平安,还骑车来给我们讲真相,要扯地里的菜来送我们,我们都一一拒绝了。为了讲真相,有时我们也故意说要买他们地里的菜,问他们地里的菜卖不卖,然后借此讲真相,当然真要买别人的菜,也要别人愿意卖,我们往往买的菜比市场的菜还贵。因为不在于菜的价钱,只要能救众生。经常为了讲真相,要给别人搭上话,有时家里不需要的东西也买,有时家里有菜,为了讲真相,又买一些,家里吃不完,就送亲戚朋友邻居。我们一般到农村讲真相,都带有糖,碰到有缘人,首先给两颗糖,拉近与他们的关系,然后随着他们的执着心讲真相,劝三退,一般都能够三退。讲真相的故事太多了,其实都是师父铺垫好了的,我们大法弟子只是动动嘴而已。

三、修好自己,在家庭中实修

一直以来,我从内心里很看不上我的丈夫,觉得他是一个没有道德修养,没有理智,没有自知之明,不讲道理,自私自利的人。出于父母的压力,对他的同情怜悯,才和他结婚,可以说一生都生活在痛苦中。

学大法后,才知道,我和他结婚是我以前欠他的,现在在还账,心里就平衡多了。但是,遇到他随口乱骂的时候,还是守不住心性,虽然没有和他对骂,总是心里堵得慌,心里放不下。

丈夫是邪党某机关的副书记,又是一个写假新闻的吹鼓手,能把死人吹成活人,能把活人说成死人,能把没有的事说成有,把小事吹成大事。就这样一个典型的共产邪党党员,假恶斗的代表人物,他在家里搞得真是鸡犬不宁,经常我和女儿就成了他耍歪耍横的对像。

一次,他在外面吃喝玩乐一天,晚上回家后,刚進家门,就看见我在寝室里读《转法轮》,就说你怎么不看电视?我说你看吧,我还看我的书。没等两分钟,他就开始在客厅里破口大骂,并且还骂师父骂大法。当时我没有多说,就开始发正念,清除他身后的邪恶烂鬼、共产邪灵,在另外空间里的一切邪恶因素,由于自己心不静,结果发正念也不管用。于是我就给他讲道理,我说我炼法轮功,做好人,把一身病都炼没了,你应该感谢师父,感谢大法。他不但不听,骂得更凶,还说要把我送到班房里(劳教所)去,我当时还笑眯眯的给他讲道理,按照师父要求的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个好人。

他还是暴跳如雷,于是我就走出去,在外面转了一圈,后来天下雨了,就回家。去开门,门怎么也打不开了,就敲门,他也不开。没办法,我就到了父母家住了一晚上。没多想,第二天一早,我就到女儿那里去了,但是心里总是放不下,心里堵得慌。在女儿那里,翻来覆去的想,他为什么对我那样呢?我没有做错什么事啊,想不通。

“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魔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魔难。”(《转法轮》)是啊,欠下的业力就得还,同时,也是在提高我的心性。也很后悔,没有过好心性考验这一关。明摆着是他给我消业,我不干。“当然,难、矛盾来之前不会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你还修炼什么?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间出现,才能考验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够守住心性,这才能看的出来,所以矛盾来了不是偶然存在的。”(《转法轮》)我想,我应该回家,面对矛盾,要多想他的好处,站在他的立场上想一想,他回家,我没有陪他,是我的不对。

就这样,我回家了,结果,他对我还很好,通过学法和读大法弟子的交流文章,我受到了很大的启发,觉得前几次师父给我安排的提高心性的机会,我都没有把握好,悟性没有提高上来。

今年二月,有一天晚上,我在学法小组学完法,10点过回家,丈夫就找茬骂我,我心里想,我们炼功人要时时处处为别人着想,站在法上去思考问题,就不象以前那样想:我没有做错,他为什么骂我,而是用大法来归正自己,向内找,我就背“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洪吟三》〈谁是谁非〉)。

我向内找、学法,没有错,但是,抱着一种情,想让妹妹的病赶快好,通过集体学法,好让妹妹赶快提高上来,目地还是为了治病,这不是强烈的执着心没去吗?于是,找到执着心,用法归正自己。我对丈夫说,对不起,我没有做好,没有陪你散步,下次再陪你,后来他就没有说什么了。

通过学法,认识到以前总觉得丈夫不好,总是看到他的缺点,觉得他什么地方都不好,我们修炼人,要多看别人的优点,遇事向内找,时时处处都得为别人着想,做一个好人,对别人,对谁都要好。观念转变后,我丈夫比以前好的多了,也认同大法了,给他讲真相,他也要听了。

现在,我认识到丈夫就是为了提高我心性专门安排的,在修炼过程中,我的心性能够提高上来,还得感谢他呢!

有不正确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