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找回昔日同修过程中也找回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二日】师尊的新讲法发表后我悟到,大法弟子现在应该做的最重要的两件事就是多救人与立刻找回昔日同修和没有走出来的同修。悟到后我就立刻去做。

我来到一个同修家,这时同修说她的女儿现在不太学了,被常人的生活吸引拖下去了。我听后很伤心。我找到同修的女儿,耐心的与她谈自己对新讲法的一些体会。我说:在这二十年来,师尊只有两次的讲法是五月十三日。一个是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师尊开始传法;再就是这次纽约法会讲法。这很说明问题。我们不执着时间,可正法总有结束的时候。时间真的是很有限了,想想自己为了得法曾经付出多少。当然,真实的情况我们现在还在修炼中,还无法知道。如果我们真正知道了我们曾经为了得这个法所经历的漫长艰辛的岁月的亿亿分之一;如果我们真正知道了那些比我们今生的儿女还亲的我们的众生,因为自己没有兑现自己当初对他们的承诺,而被正法淘汰的时候的痛苦的亿亿分之一;如果我们真正知道了无量慈悲的师尊为宇宙众生所承受的无量分之一;如果我们真正知道了师尊因为我们的迷失与不精進,为了给弟子开创重新走回来的机缘分分秒秒承受着那些旧宇宙生命按照它们的标准毁灭我们的巨大魔难时,我们有什么理由不走回来。师尊的等待那是生命无法想象的也永远无法面对的巨大的付出!走回来吧!我昔日的同修。如果在正法结束的时候,我们因为自己迷失而毁掉了那么多庞大的生命,我们能不对这一切承担责任吗!那个时候就不是自己这个生命被毁掉的问题了!那个后果将是非常可怕的!这时同修明白了,走了回来。

我们当地有一个辅导员,一直是被邪悟状态困扰着,开始还看书,后来书也不看了。我与同修去了几次都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这次师尊的新讲法下来,我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与紧迫。我那天来到她家,她不在。我回来的路上,同修告诉我说:她刚回来,快去吧。我立刻去她家。见面时我感受到她背后的因素的阻挡。我没有给邪恶因素留任何空间,开门见山的说:我想找你好好谈谈。我开始从“王、薄”事件讲正法在世间的形势,从“300手印”看正法進程在世人的表现等等。这些都很触动同修。

紧接着我讲到了自己在法上的认识,大法弟子是谁,大法弟子的责任,师尊为了成就大法弟子与等待那些迷失弟子的巨大承受与付出,大法弟子没有走回来自己与众生面临的可怕后果。同修终于明白过来了。我把师尊的《二十年讲法》给了同修。我告诉同修一定要认认真真多看几遍,珍惜这万古不遇的圣缘。同修把我送出门,直到看不见我时才回去。我当时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

我回到另一个同修家中,她告诉我说:刚才她一直为这件事在发正念,因为她知道我去找回同修的事。我很感动,我还以为就自己一个人把同修找回来了。我这时才明白找回昔日同修是整体配合,助师正法,不是哪一个同修自己的事。

从这次找回同修的经历,我体会到不是我们找回同修,是师尊找回弟子。因为我去同修家的门口时我还不知道如何开始我们的谈话。可進屋后,整个谈话的思路立刻出现在大脑中,智慧源源不断的有秩序的涌出来,几乎用什么有什么,打开了同修一个个心结。真是我们只是有一个愿望,一切都是师尊做的,那种有一丝一毫证实自己的想法都是对师尊与大法的不敬!

我以前多次找过这个同修都没有成功,这次就这么痛快。这是正法進程推到这一步,师尊在另外空间已经铺垫好了,我们只要去纯正的做就一定能找回昔日同修。所以我对昔日同修谈到正法進程的体现对同修才有那么大震动。

师尊看到我有这个愿望又给我安排了一次找回昔日同修机会。通过这次经历,我感受到找回同修就是找回自己,感受到师尊对宇宙中一切生命与因素及其历史过程中的一切的珍惜!

一次,我到同修家帮忙她亲戚修改接收新唐人电视信号的数据,同修说她亲属家在农村,她儿子开车带我们去。我立刻悟到师尊安排我找回同修的儿子。因为同修的儿子最近几年不怎么学法,几乎脱离了修炼。我开始试探着同同修儿子谈话,但并没有打动他。到了亲属家,我开始调电视信号,怎么调也不能稳定,一切检查都没有问题,就是信号不稳定。我意识到这是因为我没有和同修的儿子谈透。

我立刻问他:“我刚才跟你说的你没往心里去吧?”他说:是!我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不是用心在唤醒这个生命,是用嘴在做事。我也感到师尊不想落下一个弟子的慈悲。我开始真心的同他交流。这时我感受到了师尊的加持,一股强大的能量把我包裹起来,我的思路清晰透彻,针对这个生命在法中的一个个迷惑去破解,把障碍他走回来的一切变异的因素一层层解体。最后同修的儿子真正明白,发自内心的为自己这几年浪费的时间而后悔!

这时电视信号稳定了。那一刻,我感受到了师尊就在身边,感受到了“佛光普照”,更感受到了师尊对宇宙生命与因素及其历史过程的无比珍惜!那是用慈悲都远远形容不了的!那时,我才发现自己对生命那种不珍惜与蔑视的观念在那一瞬间彻底解体了。我体会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慈悲,是对他所在境界生命与因素至洪至微无所不到的无比珍惜!

这时师尊在《二十年讲法》中一段法出现在大脑中:“我有时在想,作为一个生命来讲,看似很渺小,却都有着自己生命的故事,有的悲壮,有曲折,有欢乐,有痛苦,有慈悲、善良,又都有生命的不同特点,我非常珍惜它们。但是对于宇宙不同层次的王啊、不同层次更大的神来讲,它们对待低层生命是不看重的,那是状态决定的。它们只看重整体标准,对某一个生命或大范围的生命群都不当回事的,因为它太大了。”

此时我对师尊的讲法有了更深的体会,我找回了在法中这一境界的我!我为什么对同修被迫害那么麻木,我为什么对世人的被迫害不动心。根源处是自己在生命深处那种对低层生命蔑视与不珍惜的旧法理中的及其自私与不圆容的因素造成的。正法为什么这么难,是师尊珍惜一切生命与因素及其历史过程才这么难,如果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能达到这样的标准,珍惜你生命中所遇到的与你相关的一切,带着使这一切都能同化大法,走入未来的大法造就的生命的真正慈悲,把你所遇到的一切都看成是珍惜生命,使众生都走入未来的机缘。一切都是师尊珍惜众生使众生走入新宇宙的安排。那旧势力与旧宇宙生命的安排就不存在了。在找回昔日同修的过程中,我也找回自己!

个人现阶段的一点认识,请同修指正与圆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