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6月22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二日】

  • 河北满城县农民李生子遭迫害事实

  • 黑龙江省勃利县刘玉美自述被迫害的经历

  • 辽宁鞍山市韩秀健自述遭受的迫害

  • 四川西昌冉云华、杨开敏夫妇遭迫害经历

  • 江西省法轮功学员詹学炉经受的酷刑迫害

  • 河北满城县农民李生子遭迫害事实

    河北满城县神星镇南魏庄村的李生子,现年五十多岁,是一位老实、善良的农民。李生子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非浅,从此他坚信大法,维护大法。二零零八年,李生子无故遭到当地警察绑架、抄家,并被劫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遭受了一年半的摧残。

    那是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晚上七点左右,也就是李生子的独生儿子结婚第四天,满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刘贵栓、副队长李党等五个警察,突然闯入李生子家。当时李生子正在送串门的客人走到院中,瞬间三、四个警察一拥而上,把李生子推出大门外,推搡着上警车。警察并非法抄家,但什么也没找到。

    警察把李生子劫持到满城县公安局二楼国保大队非法审讯,还伪造了一个清单,单上写有三十份真相资料,逼他在单子上签字、按手印,伪造、编凑证据。深夜一点多,恶警李党等人又把李生子劫持到满城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李生子被狱医贾瑞芹非法搜身,搜走二十元钱。接着他被关小号六天。小号房间很小,没有床,十多个人拥挤在水泥地上,连鞋也不让穿,白天、晚上都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晚上不让睡觉,也没地方躺下。第七天(十一月二十二日),李生子又被转到大号关了五天。二十七日上午,满城县国保大队长刘贵栓和一个三十多岁的胖子对李生子进行刑讯逼供,把他铐在铁椅子上一个多小时不让动。

    之后李生子就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这些人劫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到劳教所体检时,血压高不合格,刘贵栓、李党又把他拉到保定三医院检查,结果还是血压特别高。刘贵栓不顾李生子的生命安危,奸诈的给李党使眼色,又把他劫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不经体检,硬把李生子塞给劳教所,然后立刻开车溜走。

    劳教所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魔窝,非常邪恶,不管法轮功学员年岁大小,有病无病,都强迫“转化”,强迫干活,一天二十四小时除几个小时睡觉外,其余时间都在恐惧与劳累加急催中度过,每天干什么都排队,吃饭、干活、跑操都挨个报数,每天逼跑十几次,每天三顿饭前都强迫唱邪党歌,不干活时就逼看邪党诬蔑大法电视,强迫谈认识。

    有一次,李生子帮助一位同修干活,被恶警李胜希发现,逼李生子编造假话污蔑此同修,以达到对同修的加期迫害,李生子不配合,恶警就罚李生子站半天,第二天又被罚站一小时。还有一次,李生子给别人讲真相,被恶人举报,管教张占强、刘庆勇就把他关小号一星期,不让与别人说话,坐着不让动。

    由于李生子被邪党非法劳教,家人着急,托人找人,请村干部、县公安局警察吃饭、送礼,经济损失达四万多元。

    信仰自由是中国公民的权利。李生子为了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就遭到中共邪党的惨无人道的邪恶迫害,也给其家人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经济受到很大损失。


    黑龙江省勃利县刘玉美自述被迫害的经历

    我是勃利县职业学校教师刘玉美,今年五十岁,我是一九九六年八月喜得大法的。我兢兢业业地干好本职工作,从不计较个人利益得失,受到领导和同事们的好评。可是在这十几年的迫害当中,我由数学老师被安排收发室干杂活,现在担任档案管理。我的身份证被片区扣押,校长栗树清、高地还逼迫我写保证。两次被非法劳教。

    得法之前我一身的病,最重的是胃病。医生都说:这种胃病,国内国外没有特效药。当时的我骨瘦如柴,脸呈黑黄色,很吓人。学大法后不长时间病全好了,一身轻,能吃能喝,高兴的心情无以言表,体重由原来的不足八十斤,现在增到一百二十斤。同时通过学大法我明白了,大法叫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修心、重德、行善,做事考虑别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进京上访为法轮大法鸣冤,好不容易找到了国务院信访办,结果被七台河驻京办接走,后被当地公安接回,非法关押十五天放回。

    同年的十月份,片警警长江小平又到我单位骚扰问炼不炼了?我说炼。又被绑架然后劳教一年,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遭受非人的待遇。劳教所警察用电棍电、用脚踢、野蛮灌食(灌的是盐水)、超长时间强体力劳动(大麻袋的红小豆抬进来,挑选完之后,再分别装成一百斤的小袋扛出去)。

    二零零一年我又进京被非法抓回,非法劳教我三年,关押在哈尔滨戒毒劳教所,每天逼迫法轮功学员唱邪党歌、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学习污蔑大法的书籍(我拒绝,不学不念)。逼迫放弃信仰,摧残着人的心灵和精神,那种煎熬真感到度日如年。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日下午,七台河市六一零的毕树庆、陈举等到我单位绑架了我,非法关在市看守所。看守所女警袁淑清气急败坏的给我灌食,呛的我上不来气,灌进去的全部喷出来,差点背过气去。后又非法劳教两年,到劳教所体检不合格,毕树庆、陈举非法勒索我家人五千元(没有收据)才把我放回。回到单位上班,又受到单位领导栗树清、教育局长赵忠福的迫害,降一级工资现在每月少收入四百多元,又不让我教课了,说是县六一零和市六一零的指示,安排收发室干杂活。赵忠福(已换肝脏)下去以后,陈乃清接任局长,陈乃清和教育局主任科员张亚林威胁我,若不写保证就开除我,而且扣全学校教师的奖励工资。现陈乃清已被判刑入狱。

    在此奉劝那些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快快停止迫害好人,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们为什么盲目的追随江泽民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善待法轮功学员福报连连,迫害法轮功学员恶报连连的例子太多了。盼望你们赶快清醒,一定善待大法、善待法轮功学员,选择光明与美好的未来!


    辽宁鞍山市韩秀健自述遭受的迫害

    我是辽宁省鞍山市大法弟子,名字叫韩秀健。二零零七年因讲真相被邪恶非法抓进鞍山市千山区旧堡派出所迫害。恶警邓志军审问我并做笔录。恶警邓志军和一个高个子恶警抢走了我一百四十元钱,当天下半夜把我非法关进鞍山月明山教养院第一看守所迫害。

    刚到看守所,恶警把我的鞋带走了不让穿。我家人去取衣物时发现藏在鞋垫底下的三百五十元钱也被恶警抢去了。在被迫害期间,我炼功,恶警、恶人不让炼,看着我,我喊“法轮大法好”王姓女恶警和俩个买饭的犯人还有一个男警察还有俩个女犯人往我嘴里塞抹布,把我铐在了地环上五天迫害。

    一个月后又被非法关进辽宁省沈阳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迫害一年半时间。因为当时我心脏病、血压)高(低压一百四十高压二百),恶徒不敢打我,就不让我睡觉,时间长了我承受不住,在高压下写了三书,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大约一个多月后恶警王丹凤让我填表,我说不填。当时恶警王晓峰大队长、恶警石雨大队长、恶警王丹凤小队长把我关进东岗逼我填表,我就不填,而且我把高压下写的三书都声明作废了。

    恶警急了开始迫害我,给我做了什么笔录加期五天。先关在恶警办公室扣在暖气管上,又关进库房里铐在床管上;又关进小号里扣在床上,又被关进大教室里;白天铐在暖气管上、晚上被铐在床上迫害。专人送饭,饭中有毒,记忆力明显减退,闹心。有时候不给送饭,不让上厕所,把窗、门都用布挡上。

    有一次来了七、八个恶警,其中有王晓峰、石雨、王丹凤、关姓恶警等等。石雨过来就打我,我当时大声喊:救命啊!她说谁也听不着,没有外人、都是警察,没人给你作证。我说你们知法犯法,石雨说你去告。就这样经过了一个多月我承受不住,在文字上做游戏写了假转化书,还让我在全队念不去北京上访的几行字。回到西岗后,恶警安一个包夹看着我,不让说话、洗衣服、洗澡、上厕所等等。恶警还经常骂我。

    大约在二零零七年冬天——或在二零零八年春天,劳教所给大法弟子打针,注射不明药物,我不打,恶警王丹凤就骂我。我问恶警石雨打的什么针?她说是治白喉的。在问恶警王丹凤她说是治感冒的,并长时间奴役我们劳动,给我的身心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二零零八年七月七日解除非法劳教后,以前的事大部份没有记忆了,好多人也不认识了。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我与丈夫乘车来到珠海儿子家,恶人又跟到珠海迫害,给我和我的家人造成了极度的痛苦。


    四川西昌冉云华、杨开敏夫妇遭迫害经历

    冉云华、杨开敏夫妇是四川省西昌市西溪乡上乡村一组村民,因修炼法轮功,曾被中共警察绑架、关押、勒索。

    二零零二年八月,冉云华、杨开敏到汉源发法轮功遭迫害真相的传单,汉源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发现,严守火车站、汽车站各路口,要抓人,没抓到。汉源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西昌西溪派出所警察闯到上乡村,在上乡村村长杨国成带领下,绑架冉云华和杨开敏,并非法抄家。

    在西溪派出所,警察强行给他们照像,把他们劫持到西昌市公安局非法提审,后关入西昌市拓荒看守所。三天后,汉源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把冉云华和杨开敏接到汉源,非法关押在公安局内的看守所里,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勒索了他们四千元保证金,逼交伙食费近二百元。


    江西省法轮功学员詹学炉经受的酷刑迫害

    长期在南昌市务工的法轮功学员詹学炉,现年五十岁。从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二年期间,曾先后五次被非法抓捕、三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

    在多次的刑讯逼供过程中,詹学炉受到过各种各样的酷刑折磨:被恶警扇耳光;被刑事犯人围攻殴打;被上“飞机铐”;被用木棍击脚趾头;被用电棍连续电击脑袋达数小时;被悬挂两手、同时只能两脚大姆趾尖着地;被用绳子从脚脖子穿过、用力拉扯、整个人完全被悬空吊挂。

    这些惨无人道的酷刑,使他多次处于神智不清的休克状态,身心受到了极度的摧残与伤害,生命无数次都到了生不如死的死亡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