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陷冤狱七十一天 哥哥在悲愤中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有这样兄妹二人——哥哥王延绥和妹妹王燕欣,因家中父母过世的早,多年来只有他们二人相依为命。王延绥和王燕欣均多才多艺且为人正直善良,是被身边的同事、朋友交口称誉的好人。

现年四十八岁的妹妹王燕欣是一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四月五日被佳木斯市警察无理绑架,后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七十一天,于六月十四日下午五点钟归来。

现年五十四岁的哥哥王延绥是桂林理工大学的教授,去年因突发脑出血回到佳木斯家中休假,在妹妹的精心照料和开导下,他身体恢复的非常快。可是,妹妹突然“被失踪”后又身陷冤狱,王延绥先后十余次去相关部门打听情况,遭到无理拒绝甚至粗暴对待。巨大的精神压力导致王延绥在六月十三日突然发病不省人事,被“120急救车”送往佳木斯市中心医院。佳木斯市公安局漠视生命,在这种情况下也不肯及时放王燕欣回来,王延绥生命垂危之际因无直系亲属签字,医院无法进行有效的抢救措施,最终王延绥在六月十五日凌晨含冤离世。

一、被誉为“黑土地上人民的骄傲”的妹妹

1、从总经理到普通员工,人人交口称誉的好人

王燕欣在佳木斯百货大楼光荣榜上的照片和她所获得的部份荣誉称号

王燕欣现年四十八岁,从小到大一直是班里的优等生。二十三岁那年她到佳木斯百货大楼工作,从一名普通营业员到销售部门主管,她一直非常优秀。修炼法轮功后,她用“真善忍” 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为企业、大楼和顾客的利益着想,连续多年被评为省、市级先进个人、劳动模范标兵、十佳营业员、大商集团总部特模……曾多次在数千人的报告会上做先进事迹报告,是百货大楼从总经理到普通员工,人人有口皆碑的好人。

佳木斯《三江晚报》记者曾对她做过专访报导,称她是“三江平原上的一颗明珠;黑土地上人民的骄傲;百货大楼崛起的希望”。很多顾客因她的诚信服务对百货大楼有了信任感,赞誉地称她“微笑天使”,有的顾客多年来即使不买东西还经常去柜台看望她。

2、自始至终没给家人任何手续的绑架和非法劳教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三日,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霍金平遭绑架,人从此杳无音信。四月五日,霍金平的哥嫂来到佳木斯,看到他们人生地不熟,法轮功学员王燕欣热心陪同前往佳木斯市公安局打听情况,回来的路上被警察跟踪,后遭佳木斯市公安局前进公安分局十几个警察入室绑架。王燕欣因此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警察抓人时没有任何手续,把人劫持到看守所也未给家属任何口头和书面的通知。在王延绥多次拖着非常不便的身体前往相关部门打听消息,才得知妹妹被非法劳教,但是警察拒绝给“劳教通知单”。

直到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四日下午五点多钟,在王延绥生命垂危、无自主呼吸已经二十几个小时后,王燕欣才被放回。

3、曾遭非法劳教迫害 失去“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日下午一点,王燕欣在工作岗位现场被向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警察陈国忠等以“谈话”的名义强行绑架,她的家被警察查抄。

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期间,王燕欣一直绝食抵制迫害,身体非常虚弱,后来在身体检查多项指标不合格的情况下被强行劫持到佳木斯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里她遭受了24小时被插管野蛮灌食,四肢被铐在光板床上冷冻,从早上七点到晚上五点超负荷劳动,吃的经常是捂了的黑面馒头和很咸的菜汤,汤里看不见有油,但却经常有异物,夏天的时候不时的就会发现有苍蝇的尸体,劳教所还不许王燕欣和法轮功学员说话。当年,王燕欣已经被推荐为“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的获得者,最终因这次非法劳教而失去了。

二、为妹妹的遭遇不平 哥哥在悲愤中含冤离世

1、王燕欣修炼法轮功 哥哥身心受益

作为一名大学教授,多年来王延绥在自己的专业和学术领域里苦苦拼搏,换来了无数的鲜花和掌声,但身体却日渐不适。

二零零七年,王延绥从南方回到佳木斯家中,看到妹妹红光满面、精力充沛,十几年来从不用打针、吃药,并聆听妹妹给他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让他触动很大。

由于多年来受共产党无神论的教育,王延绥对妹妹说的这些真相不愿去相信,也不理解,妹妹从劳教所回家后不久,王延绥因害怕共产党再迫害妹妹,还动手打了她。

王燕欣给哥哥看了法轮功真相的视频光盘,如《我们告诉未来》、《风雨天地行》、《九评共产党》、《明慧十方》、《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等,王延绥还拜读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著作《转法轮》。

二零一一年五月九日凌晨,王延绥突发脑出血,昏倒在单身公寓的水泥地上。在没吃没喝昏迷了几个昼夜后,有一天夜里他醒过来了,突然看见屋内白色的墙上出现了一尊发着光的法像,原来是《转法轮》中李洪志先生的法像,他突然感到自己有救了。

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五天后,五月十三日上午,王延绥被人发现,被送到了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医生检查后,多次向家属病危通知书,并要求王燕欣同意签字做开颅手术,否则可能活不过当晚。

在王燕欣的虔诚信念下,并不停的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五月十三日下午,王延绥醒来了。据医生讲这是奇迹,在医生的临床经验中仅此一例。

二十天后,王延绥出院了,王燕欣把他接回佳木斯的家中。后来他已逐渐能大小便自理,能自己吃饭和拄着拐棍下楼蹓跶,能自己出去买馒头,能连续说出六七个字的句子,甚至还能从新拿起心爱的画笔写毛笔字了……

能在家中自由活动了
能在家中自由活动了

能自己把着楼梯下楼了
能自己把着楼梯下楼了

能用左手把着右手写毛笔字了
能用左手把着右手写毛笔字了

所有的人都为王延绥的快速好转而高兴,可是这一切都随着王燕欣的被绑架而发生急剧恶变。

2、多次要人无果 经常偷偷哭泣、忧郁而致病发身亡

王燕欣被绑架之后,王延绥作为王燕欣唯一的至亲(哥哥),没有得到警方的任何口头和书面通知,对于身体尚处于恢复状态中的王延绥来说打击很大。

在王燕欣被非法关押的71天时间里,行动非常不便的王延绥先后去市公安局10次,前进公安分局1次,看守所3次,市检察院2次,从未有一次得到正面答复,也未被给予任何书面手续,更没有一次被允许见王燕欣。面对警察的不断推诿,王延绥每次归来都心情很沉重。

当得知一块被绑架的其他人都回来后,王延绥更惦记妹妹了。5月28日市公安局张宏宇和陈万有等谎称很快就放人,可是6月份以来,王延绥连续找到市公安局,却连续遭到推诿、欺骗、不让进院等,加重了他的心理负担。

当6月13日下午3点50分王延绥被“120急救车”送到中心医院急诊室时,他已经无自主呼吸,医院连续紧急告知命危。这种情况下,市公安局无视生命仍旧拖延不放人。6月14日上午9点30分左右,便衣警察到中心医院急诊室打探消息,当被问知身份时,他们谎称是医院的。直到6月14日下午5点多钟,王燕欣才见到了已经20多个小时无自主呼吸且毫无意识的哥哥,兄妹二人仅仅相聚7个小时,王延绥在6月15日凌晨30分含冤离世。

目前,法轮功学员王燕欣一方面要面对突然失去唯一至亲的痛苦,还要面对佳木斯警察的威胁。在她从看守所出来时,还没走出大门,警察就对她说过“你的事还没完”的话。在把她带回市公安局的时候,威胁她签字、不许和法轮功学员接触、不许请律师、不许将事情曝光。甚至直接就说,如果王燕欣对她哥哥的死因有质疑,公安局有的是“办法”,首先就是把她收回去。

呼吁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都来关注王燕欣的遭遇,呼吁佳木斯市还有良知的各级政府官员立即制止佳木斯市公安的违法行径,将迫害善良兄妹的恶人绳之以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