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吊铐灼烤酷刑 大连林维珠又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年近六十岁的大连市法轮功学员林维珠先生,修炼法轮功十几年,身心受益。因坚持按“真、善、忍”做好人,自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被中共恶党迫害的妻离子散,他多次被大连市公安非法绑架、抄家,三次被非法劳教,在大连教养院曾遭恶警长期吊铐、上“死人床”、灼烤等酷刑迫害,妻子承受不住大连恶警的抄家、长期骚扰等迫害被迫离婚。

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林维珠再次被大连中华路派出所绑架,并非法抄家,现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

在大连劳教院遭受的非人迫害

二零零三年初至二零零五年初,林维珠被大连公安非法劳教两年。大连劳动教养院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转化”迫害,主要采用的手段是:1、长时间吊铐、睡“死人床”;2、不让睡觉,一合眼就拳脚相加;3、恶警利用被强制转化的“犹大”邪悟者,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死缠硬磨式的转化;4、电棍电击等酷刑迫害;5、恐吓加期;6、对以绝食抵制迫害的大法学员灌酒。7、长期的奴役迫害;8、性迫害等。

从二零零三年三月开始,恶警先后指使犹大周凤武等人和劳教犯刘丰良、良长胜等人对新关进来的大连法轮功学员瞿飞、林维珠、张勇等人进行迫害。张勇被吊铐折磨;瞿飞被打得面部变形,吃饭、说话都困难……。

酷刑演示:背吊铐
酷刑演示:背吊铐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七日,林维珠、赵传海、瞿飞三人给大队写信大致内容是: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功学员被抓是非法的,要求恢复大法名誉,释放所有被关押法轮功学员,拒绝劳动,公开炼功。恶警报复性的把三人关入“小号”严管迫害,他们整天被强迫躺在只有几根铁条的床上,没有床板和褥子。两手铐在床两侧,两脚悬空吊铐在床头,即所谓的“死人床”。这种状况,三人中持续最短的也在半个月左右。后来改为白天吊铐在两床之间坐在马扎子上,晚上只让睡4个小时。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据林维珠讲:他在“死人床”上被躺铐了一个月,吃饭、大小便都是躺着,那种痛苦正常人是很难承受的。手腕、脚脖子被铐子勒破,身体被铁条硌得疼痛难忍。他被恶人暴打了一个月,一天都没有停止,天天打他。恶人用木方的棱角、马扎凳在他身上乱劈、乱砍、乱打,不分白天黑夜、不分青红皂白、一天无数次的往死里打他,他被打的遍体鳞伤,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用人类的语言是无法形容的。

大连教养院的恶警为了拿更多的奖金,为了升官,为了政绩“百分之百”虚假的转化率;犯人为了减刑期,为了逃避干奴工,为了巴结讨好警察,他们完全丧失了人性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强制转化期间,长期不让洗脸,刷牙,换衣服,刮胡子,理发,脸上的灰很厚,身体散发着汗臭味,林维珠的胡子长的象头发一样的长,满脸的长毛,象“野人”一样,看上去很吓人的。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日,第三批法轮功学员被转到大连教养院新楼进行强制转化迫害。转押过程中,恶警怕林维珠遭受迫害后的“野人”形象曝光,在二月十日前几天给他刮了胡子,理了发,洗了澡。紧接着大连教养院开始了为期十五天的强制转化迫害,他们采用了长时间不让睡觉,长时间吊铐,毒打等邪恶手段都没能达到目的,又开始第二个十五天周期的强制转化。

在这期间,恶警采用更为卑鄙下流手段,大队长恶警刘忠科多次去新楼叫嚣:“无论用什么办法,也要让他转化。”在他的言论影响下犯人用打火机烤林维珠的手,把手铐完全卡死,他的手脚肿得很厉害,颜色发乌发黑,按下去不是一个坑而是一个洞。犯人潘云龙用拖鞋把林维珠打得满脸是血。

这期间,无论怎么被迫害,林维珠始终心态祥和,面带微笑,向行恶者讲明真相,犯人私下里都佩服他为人坦荡,耻笑警察的恶毒奸诈。在被问到转不转化时,他说“横竖都是死,只要不死,就坚修大法。”

恶警们认为这样的折磨,摧残人,他是根本承受不了的,最多只能顶几天,而林维珠却以对“真、善、忍”坚如磐石的坚定信念坦然面对,瓦解了恶警恶人对他的一次次迫害,他们理解不了,一度打算送他去精神病院。由于林维珠对大法的坚定信念,金刚不动的意志,恶人始终没能达到目的。

二零零四年四月,林维珠、李伟因抵制非法奴役,被关在小号严管迫害,林维珠始终以修炼人慈悲的胸怀、无怨无恨的向警察和看管他的犯人讲真相、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道理,启发他们的良知善念,叫他们弃恶从善,重新做人,做一个好人。其中一个当地黑社会的头子,曾判过重刑,行恶时心狠手辣,他对法轮功学员们为维护大法宁死不屈的精神和法轮功学员身处险境还在慈悲挽救他们的高贵品格所感化,他看清了:恶警在利用他的“狠毒”和“恶”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越狠越凶,警察给他们减刑就越多、给他们考核加分。他们协助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同时,稍有不慎,警察就打他们“耳光”。警察在把他们往地狱里拖,叫他们做警察的“打手”“替死鬼”。他知道法轮功学员才是真正的好人,从此以后,他暗中帮助法轮功学员。

教养院犯人普遍讲“好人到教养院就变成了坏人,坏人到教养院变得更坏,这里警察教唆人犯罪”。一个犯人说“教养院的警察都收犯人的钱,500元加10分,减刑期10天,中队长以上的都够判刑的了。”在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人有的减了一半多的刑期。

林维珠因为拒绝转化,在大连教养院一直在“小号”严管迫害。大连教养院郭鹏、姜重九因为在强制洗脑转化中表现突出,郭鹏由管教大队长提升为院长助理,姜重九由教导员改任为八大队大队长。

在本溪市威宁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七年一月,林维珠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大连教养院关押,后被转到辽宁省本溪市威宁劳教所,非法期限截止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日。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末,元旦前,本溪劳教所管理科恶警郑凯开始检查法轮功学员所背劳教所院规院纪情况。林维珠不背,被郑凯当众辱骂。

恶警郭铁鹰对林维珠经常讽刺、羞辱、谩骂。一次恶警在“上课”时突然走到林维珠面前,用黑板擦敲打着林维珠的脑门说:“你以为你是谁呀”。林维珠站起身,平静的告诉恶警说:“我是法轮功学员”。郭铁鹰一直怀恨在心,经常给林维珠关小号,非法加期。一次林维珠刚从小号里出来,郭铁鹰强迫老林天天擦洗卫生间,并恶狠狠地说:“你要给我擦的干干净净的,如果有一点不干净的地方,要让我发现了,我就给你加期,还让你在小号呆着。”郭铁鹰时常把大便便在池外,然后提上裤子就走。

卫生间里放着一个烧开水的电热桶,法轮功学员喝的饮用水就是用这个电热桶加热的。郭铁鹰在晚上值班时,把洗过的袜子经常放在电热桶的桶盖上烘干,有时还把自己的鞋垫从鞋里掏出来放在电热桶的桶盖上。一直到烘干后,还散发着难闻的脚臭味。

二零零八年,恶警刘绍实、郭铁鹰扬言要给法轮功学员林维珠,张志刚等人加期一个月。八月一日,林维珠因不戴劳教犯胸牌被送进小号迫害,关了二个星期。八月十八日,林维珠拒绝出操再次被送进小号关押两个星期。林维珠前后被加期近一个月的时间,在二零零九年一月才被释放。在被释放的前几天,林又被关进小号,是在小号里被大连当地派出所强行接走送回家的。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九日,林维珠在大连山东路附近讲真相时被邪恶之徒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关押在大连劳动教养院迫害。

大连市不法警察最近频繁行凶

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林维珠在讲清真相的过程中,被不明真相世人恶告,被大连中华路派出所绑架,并非法抄家,现已非法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

最近,大连市公安局频繁绑架法轮功学员,仅明慧网曝光的:六月份,大连普湾新区炮台镇宋长梅、宋淑婵、矫桂珍等五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瓦房店法轮功学员高燕、张怡霞、张美晶、殷红梅等被绑架,金州法轮功学员陈海滨、王喜英等被绑架,大连法轮功学员盛连英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老子有一句话:“善恶之报,如影随形;近报自身,远报子孙”。谁种什么果子都要自己品尝,一定是这样的。重庆市原公安局长王立军,下有亲信爪牙,上有高官庇护,迫害法轮功如狼似虎,恶报来临时连主子都要将其灭口;薄熙来充当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因“唱红黑打”声势显赫,一夜间下台并累及妻儿。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犯下了群体灭绝罪和反人类罪,性质等同于纳粹战犯。届时,不仅是国际特别法庭,就是中国的现行法律就足以把迫害者定罪。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再一次严正告诫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级中共官员:立刻停止犯罪,坦白交代,记录和揭露他人的罪行,争取立功赎罪,是唯一的出路!

中华路派出所电话:0411-86508299所长:刘作臣,教导员:张立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