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退休科长路兴华遭诬陷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二日】山东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中共书记高月敏,多年来由于一次次迫害法轮功学员,使其恶报连连,不仅贪污的大批赃款被查收,而且还遭到管理局的通报处分。使得采油厂的工作极为被动,全厂干部、职工不得不连续不断的进行上产会战,又拿不到多少奖金。干部、职工怨声载道、民怨四起。高月敏的恶行也不断地在国际网站上曝光,所行恶事在整个胜利油田不断传播。高月敏不但不知悔改,不接受教训,反而还在变本加厉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今年四月以来,他为了转移采油厂干部、职工们的视线,发泄长期积压在他心中的个人私愤,他又变着法儿迫害法轮功学员。他首先编造出谎言、制造舆论,捏造事实,诬陷法轮功学员、原采油厂集输科科长路兴华(已退居二线两年之久),说路兴华有经济、作风等问题,搞得全厂、全社区上下纷纷扬扬,并在“仙河吧”的网页上出现了许多诬蔑路兴华的帖子。

尔后他又向东营市河口反贪局诬告路兴华经济受贿。在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的情况下,孤东采油厂勾结东营市河口区反贪局,在四月十一日上午,突然间一帮人闯进路兴华的家中,声称是河口区反贪局的人员,进行非法抄家,抢走了所有的积蓄三十多万元,因当时路兴华正在出外打工回家的路上,刚到家门从车上,就被反贪局一伙人非法抓走,直接关进了河口区看守所,并向他的家属又榨取了一千多块钱的所谓生活费。

在长期的严刑拷问过程中,恶人对路兴华的所有银行账户全部都翻腾了一遍,又去路兴华的老家山东商河、济南等地进行多方调查、查找了有关路兴华的所有银行账户,想寻找其贪污受贿的证据,但都一无所获。他们仍不死心,认为路兴华当官多年,并且还是双职工,只有三十万元的存款,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他们拿自己贪污受贿的心理去对待修炼人,是对不上号的。

而后恶人又对他刚刚买了一年多时间的大众私家车查证,这辆车是他弟弟帮他买的,各种手续齐全,根本谈不上贪污受贿的问题。况且他当时已退居二线一年多了,没有了任何钱财管理的权限,又有谁买个车送给他行贿呢?这不是无稽之谈吗?这帮所谓的反贪人员,折腾了半个多月后没得到任何有力的贪腐证据,又集中大量人力物力到他的老家商河,调查他在老家开饭店的弟弟的经济情况,岂不荒唐嘛?!他们还不死心,又捏造出了一个理由,说路兴华帐户上有一笔三十五万元的存款来路、去向不明。

路兴华从一九九四年修炼法轮大法,一直在技术监督站担任站长,一方面,技术监督站属于后勤服务单位,没有什么较大或重大经济项目,根本没有什么油水;另一方面,他修炼大法后,时刻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根本就不存在贪污的问题。之后被调到采油厂集输科担任科长,大约有两年的时间,就退居二线了,可以说座位还没暖热,两年的时间动用资金的项目都是有厂领导审批签字,路兴华究竟能有多大掌握资金和财物的权力?什么人又能用这么大笔的钱财行贿?况且这笔钱又是谁贿赂他的呢?贿赂的目的何在?反贪局的领导们能给解释一下吗?!

再者说,大家知道,所有查处贪污受贿一类的案件,都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首先要调查贪腐人员的所有贪腐证据:包括证人、证词,物证的实有证物、作案时间和作案动机以及参与作案的人员等等,只有具备这些作案条件、证据,才能作为立案或者抓人的事实和依据。但以贪污受贿罪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路兴华,确是先抓捕关押再定罪,然后再找“证据”,现在已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并未找到任何的可用以定罪的证据,大家看看到底是谁在违法?!

他们知道对路兴华进行长期非法关押是违法行为,在路兴华被非法抓捕半个月之后,当局让他家属到采油厂领取了一张所谓“抓捕令”。二十多天后,高月敏又和法院串通一气,把法轮功学员路兴华交到法院的公诉科。现在他们到了黔驴技穷的程度,又再施展花招,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又恐吓路兴华的家属,向她索要四十五万元的所谓“赃款赔偿金”,否则,就继续严刑拷问。

现在,路兴华已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法庭上连自己的出生年月日都记不清,并患有严重的心脏病,法医测量血压高达240。高月敏一伙并没有丝毫放人的念头,失去人性的高月敏,不仅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反而恶毒的发狂,硬是捏造事实,说路兴华受贿四十五万元巨款,但这笔款项来龙去脉,是何人所为,有何证据,根本说不清。高月敏与反贪局、河口公安分局、河口法院互相勾结,进行所谓的开庭审判,开庭两次都因路兴华昏倒,送医院抢救休庭而告终。大家试想一下,高月敏一伙有多么的邪恶!良知已彻底泯灭。

在此我们紧急呼吁善良的人们,伸出一颗援救之手,站出来说一声“不”,来抵制高月敏一伙对路兴华没有任何根据、没有任何人性的迫害。也恳请了解路兴华人品的人、知道路兴华被迫害内情的人,站出来说出事实的真相,还路兴华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