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犯人的同情看法轮功学员的狱中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三日】应该说犯人是最底层的人了。在有些人的印象里,犯人连最底层的人都说不上,因为他们不但失去了自由,还失去了人应有的尊严和最起码的尊重。他们远比乞丐、流浪者的境况还要悲惨。说这些人去同情他人,难道还有比犯人遭受更大的痛苦的人吗?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四日有篇报道,是哈尔滨市依兰县三道岗镇中学教师左先凤写的。她在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受到了极为残酷的刑罚。她曾遭受罚坐、罚蹲、罚站、电棍电、殴打、上大挂、野蛮灌食等迫害。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二日,她被罚站达十天,从早上六点半左右一直站到晚上八点来钟。有时在零下三十度的恶劣天气里,她也被罚到外边站两个小时。她的胳膊被踢的紫黑,腿肿得象两个棒子。后来她竟被禁止洗漱,连水都不能沾。一队队长王敏说:大法弟子就是用来迫害的。

一个有同情心的普教(普通劳教人员)贺清杰很心疼她,帮她从楼上拿手纸,趁人不注意时往她嘴里塞了一个山丁果,被副队长刘畅知道,把普教的脸踢肿了,眼睛打得紫黑,而且那个月的接见日没让她接见。二队的一个普教王玉华知道了她的遭遇后,顶着巨大的压力给了她一包湿巾,让她擦擦下身。刘畅在监控室看见了,抢走了湿巾,骂负责监管左先凤的其他普教,并在走廊疯狂的骂王玉华:脦瑟什么,显你好呢,她是你妈呀?你心疼她,……辱骂的话让人听了恶心。王玉华四十七岁,而刘畅才三十四岁,她经常这样破口大骂那些五六十岁的老人。

明慧网六月十六日的文章《北京海淀区法轮功学员贾晓玲再次被绑架》有这样的记载,说贾晓玲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二日曾因复印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拘留。在海淀分局拘留所被管教打得无法走路,有犯人哭着跪在于管教面前求其不要再打了。

同一天还有一篇文章《辽阳市铧子监狱操纵恶犯施暴 教师几经生死》,记录的是辽宁省开原市上肥地乡东升村小学民办教师、小儿麻痹症患者谭世秋遭到的迫害。有一次,刑事犯李宏哲拿起湿漉漉的囚服甩开膀子照着谭世秋的脸上啪啪左右抽打,谭世秋高喊“救命啊”。李宏哲边打,边命另一个刑事犯刘文新“把他扛到房后去,往死里打,打死他”。就在这关键时刻,一个与谭世秋同住一个监室的犯人实在看不下去了,挺身而出,要和李宏哲交手,这才使谭世秋得到暂时的解救。

这两天的三篇文章都涉及到了法轮功学员受到迫害时引起了犯人的同情。而且这三篇文章还分别涉及到拘留所、劳教所、监狱等主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可见法轮功学员受到的迫害是何等的普遍。我们不讲犯人的同情中所包含的道义与人性因素,我们就从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监牢中的遭遇说起。

无需过多的介绍,谁都能看明白,法轮功学员在监牢中所受到的迫害是极为惨重的。迫害他们的人不只是来自于警察,还来自于犯人。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一队队长王敏说得最直接:大法弟子就是用来迫害的。这句话不仅暴露了恶警的邪恶,还将法轮功学员在监狱中的遭遇抖落了出来。那些犯人为何会同情法轮功学员?就是因为酷刑折磨太残酷了,恶警们太不把法轮功学员当人对待了。

开头我们提到,中共监狱中的犯人是没有任何尊严可言的,这从哈尔滨前进劳教所一队副队长刘畅辱骂的话语中可以看出。其实何止是他们没有尊严,他们的同情心也在相当的程度上被狱卒们限制了。从一般常理来看,犯人这个群体比起一般社会上其他的人来说,同情心要弱一些,因为他们同情心要强的话,就不会去犯罪了。可是他们在监狱那样险恶的环境中竟然同情起法轮功学员来,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出法轮功学员受到的酷刑之悲惨,同时也可以看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丧失良知,连犯人都不如。

笔者从中共的监牢中出来时,很多朋友都说:好人到哪都是好人,谁不知道法轮功是被冤枉的?是啊,好人到哪都是好人。可是世人不太清楚的是,法轮功学员就是因为做好人才被绑架的。因为做好人中共才绑架你,那么它会允许你在监狱中还坚持法轮功的做人理念吗?而且中共邪党早已制定了政策,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可以不择手段地使用酷刑,并且把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迫害成果当成了提升警察官职的标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了,恶警可以得到重奖,否则则是重罚。在这种情况下,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监牢中的遭遇就可想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