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配合 破除流离失所状态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三日】虽然九七年就接触大法了,可一直以来总是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没真正的在大法中实修自己那颗心,所以摔了很多跤。零九年,邪恶又找上了门,指使恶人从单位将我绑架。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与同修的正念加持下,我第二天一早成功走脱。经历一年多的流离失所,又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与同修的整体配合下,破除了流离失所的状态,堂堂正正回单位上班。整个过程中,我体会到了师恩浩荡,深深感受到了师父时时刻刻就在身边呵护着弟子,同时也展现了同修们形成整体后,正念正行的强大威力。

一、师父帮我走出派出所

被绑架到派出所后,我没有十足的正念否定它,并半遮半掩的配合了非法审讯,非法审讯结束后,更无正念否定迫害,脑中翻出的都是怎样被迫害。

幸亏当时还有一念:“我不怕吃苦,但是我不受牢狱之苦,有苦我在救度众生中吃”。于是琢磨着往外走,却怎么也打不开房门,走了两次也没打开门。心里嘀咕:是不是不该走?便打消了外走的想法。

既然不走了,那就发正念吧,平时没加强对这所派出所发正念,现在在这儿了,就近距离发正念吧,于是静心发正念。可发着发着,突然听到了几声叹息声,警察们都在睡觉,值班警察也在那静悄悄的,哪来的叹气声呢?难道是师父的点化?我有些疑惑,接着又听到了叹息声,我明白了,是师父在点化我:应该走。

可是门打不开,怎么办?此时心生一念:“门啊门,你要把一大法弟子关在这里出不去,你就造大业了”。过了一段时间,一睡觉的警察跟值班警察说,太热了,开开窗凉快凉快吧,于是值班警察开了窗,接着把门也敞开了。

这道门打开了,可我不知道外面的门开没开,就在这时,接连从外面進来了几个人,于是,我看清了:外面所有的门都是开着的,便决定六点半左右从这里走出去。恰巧在六点十几分左右,值班警察出去了,这样,我不费吹灰之力就走出了派出所。

跑到马路上,看到后边驶来一辆红色小面包车,就跑过去拉开车门跳上车。这一跳把车上的人吓了一跳,他们说:“你怎么上来了?”现在想想也感到奇怪,当时车正在运行中,我怎么轻易就上了车?后来明白,这是师父在加持和保护啊!行驶到了岔路口前,我下了车。过了马路,正有一男子跨在摩托车上,停在馄饨摊前,想吃早餐,我又跳上他的摩托车后坐,急切的跟他说:“把我送到有出租车的地方”。这男子二话没说,发动摩托往前走,一直把我送到停放出租车的地方。就这样,我搭乘一辆出租车成功出走,开始了一年多流离失所的修炼路。

后来想,自己能成功走出派出所,皆源自于师父的慈悲呵护。之前之所以打不开门,是因为那时即便能出去,也无便利的交通工具,出走也不会成功。其实,什么时间走、怎样走,师父都精心作了安排。师父啊,一切都给弟子安排了最好的。每想到此,都慨叹师恩的洪大,也愧叹自己不争气,老让师父劳心费力。

二、同修形成整体,正念正行,破除迫害

流离失所期间,我曾先后在三位同修家居住过,在每一位同修家,同修们都给了我无私的帮助。

在第一家同修那儿,同修将自己悟到的法理无私的告诉我,并从饮食起居、一点一滴中加强我的正念。譬如:吃饭时碗倒了,我习惯性的说“坏了”,同修会归正我“没事”。同修还提议我背法并加大力度发正念。背法过程中,一日我想:“这法这么大,流离失所的同修这么多,这些同修到底该怎样走?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法中能没有答案?”就这样一想,我就看到了“也不能因为有蚊子,我们都得上外面找地方去住”(《转法轮》)。在我这一境界所展示的内涵,我明白了,这就是师父给自己的答案,流离失所是不对的,自己必须正念破除,堂堂正正回家。

离开第一位同修家,我曾脱离同修很长一段时间,幸亏后来一同修隔段时间就给我送来师父新讲法与《明慧周刊》,从而能了解整体的進程并尽力跟上。那段时间,我切身体会到了学法与发正念的重要,整日背法并加大力度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也希望能早日回到同修整体中去。

然而,当时的“我”,怕心、怨恨心、色心等执著非常重,在这种情况下,一同修准备让出自己的住所给我住,另一同修则几次三番到异地,为我联系回到整体的有关事宜。

在同修们无私的帮助下,我终于回到了整体当中。在师父的安排下,我到了第二户同修家。那家同修不断的鼓励我,约来同修与我切磋,让我参与学法小组学法,陪伴我走出家门,帮助我力所能及的讲真相,引导我走正正法修炼路。同时他们还从法理上归正我,让我认识到迫害是强加的,是不该被承认的……就这样,短时间内我的正念加强了。

后来我又到了另一同修提供的住所。在这儿,我接触上了昔日学法小组的同修,了解到我出走后的一些情况:我走后,市“六一零”人员到我单位找A同修逼问我的下落,A同修不配合他们,还跟他们讲真相,“六一零”胁迫单位开始控发A同修的工资。为破除经济上的迫害,救度众生,并为我堂堂正正回单位上班开创环境,A同修一次次找局负责人讲真相,并给市“六一零”主任写真相信。同时,A同修还多次协调本地同修为我发正念,希望我早日否定迫害,堂堂正正回单位上班……

了解了这些情况后,我明白自己确实应该结束流离失所的状态回单位上班了。于是我一方面加大了通过真相信讲真相的力度与广度,另一方面,在同修的帮助下加强了与其他同修的联系,不断的修心去执,纯净自己。此间通过实修我明白了:同修的大大咧咧迫害不了自己,自己的谨小慎微也保护不了自己,只有师父才能保护了自己。这段时间,自己有针对性的阅读了明慧网上许多破除迫害同修的修炼体会,细细体会同修的心境,吸取其中精华,不断的增强信师信法的程度,坚定正念。

同修联系了当地协调人,协调人请当地同修为我回单位上班提前发正念,其中一名同修还在我回单位那天,组织一些同修近距离发正念加持……在强大的正念加持下,我背着师父的法,不把自己当作流离失所的弟子,堂堂正正回到了单位。

昔日同事看到我归来,有的高兴,有的流泪,大多都很关切,说早就盼望我回来。也有个别人有点冷淡。通过他们的表现,我不断的修自己,去除自己与同修的间隔。

几天后,市“六一零”头目要见我,乍听此消息,心中还是有些许的不稳,于是,自己背着:“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发着正念清除背后一切邪恶。正在此时,A同修说要陪我一起去,顿时,我正念倍增。我与A同修一路谈论着法理,谈笑风生的去见“六一零”头目。这个头目对我说:“我保你这一次,好好工作吧。”至此,我流离失所的修炼状态彻底破除了。

通过此事,许多常人看到了我们这个修炼团体的无私与大法的超常,许多同修坚定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还有许多同修充分认识到了整体配合的威力,让我们当地同修在破除迫害方面士气大增。

而我明白:一切都是师父在做。这个结果是大法威力的展现,是同修们的无私付出,整体配合到位才出现的。

从中我也更明确了正法修炼中整体配合的重要,正法修炼就是修一个整体,所有的迫害都是冲着整体来的。如果大法弟子都能放下自我,无私的配合整体,就会无坚不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