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歌声中归正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三日】我从小就爱唱歌,到太阳快落山时,对着晚霞唱。在隐去的晚霞里希望能找到自己的家 ,父亲说我的歌声脆的象银铃一样。

再也唱不出一首完整的歌

参加工作时 ,我借助这个特长从基层调到机关,却无知的充当了邪党的喉舌,故恶运也接踵而来。邪党爱搞声势造假,不是这里创高产啦,就是那里又创奇迹啦,今天组织到这报捷,明天去那慰问演出,我参加了邪党的宣传队,每年巡回演出都落不下我,再后来被邪党选去做了解说员。同事都羡慕我走运,做梦也没想到从那时起我的生活开始走向黑暗的深渊。后来得了法才知道,唱邪党歌造了业,把我的嗓子给毁了,说话声音出叉儿,唱不了歌了。更糟糕的是从此我多灾多难,经常发高烧,两侧扁桃体肿大 ,化脓 ,咽不下东西 ,烧的迷迷糊糊,不幸又得了哮喘,赶上犯病整个夜晚抱个枕头坐着喘,大夫说:“小小年记得个老太太病,可怎么活呀?!说话都上气不接下气,从此再也没唱过一首完整的歌。”

师尊给了我一副新嗓子

喜得大法,师尊给我净化身体,使我无病一身轻。神韵演出在国外救人的喜讯传来,使我期盼,使我仰慕,我常想我要能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来救人该多好啊!可惜我已经六十六岁了,再说我的嗓子……。

一次梦境里我大声的唱着,歌声悠扬动听,我走在中间路上,路两侧的人说:“真好听,还有一个会唱的呢!”于是白天我试唱一回,歌声又像银铃从口中流出,一口气唱几首歌都不费劲,更神奇的是妹妹打球出身,谁也没听她唱过歌,说话憨声粗气,一天她突然找我来唱歌,唱的是《天安门广场请你告诉我》,歌声催人泪下,把同修都唱哭了,啊!原来梦里说还有一个会唱歌的是她!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师尊还给我们换了副新嗓子!

歌声能救人 能归正自己

邪党为了垂死挣扎,到处让人唱“红歌”毒害众生。我的嗓子好了,决定用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来唤醒世人,肃清邪党流毒。邪党在苟延残喘,活不了几日了!师父给了我们无比的胆量和智慧!在七月一日前后,中共在各个广场组织唱红歌,我就打开自家窗户连唱几天大法弟子的歌,让过往上下班的行人、学生、游人都听到了大法的福音,每个音符都是利剑,震慑着邪恶。

我也给过心性关的同修唱歌听,以此增加她们战胜困难的信心;我唱给自己听,歌声驱赶了一切孤独和寂寞,胸怀立刻变的宽阔,又能包容一切;我给乡下的舅妈唱,唱得她抱着我哭说 :“我真的好苦啊!”歌声使她相信了大法。我曾经遇到过一位拥有百万身价的开发商,怎么给她讲真相都不听不进去,她以高干家庭为荣,她说:“我听的看的多啦,我曾是总政歌舞团专业的歌唱演员。”于是我就请她唱个歌,但是她低下了头,借这个机会我唱起了一首《善举》,她很震惊,使她不可思议的是,快七十岁的老太太唱这么好!临走时说:“歌好,人好 ,我退啦!”我说:“是我师父好!”

唱歌过程中我也暴露了不少人心,我发现妹妹声音洪亮宽广,我很喜欢,心想:我要再具备她那类嗓音就更好了,有了这种想法后,就唱不出来了,谁让我唱歌,老是推诿,说等我练好了再唱。学了师尊新讲法后,我向内找,找出了自己的名利心,虚荣心,求心,贪婪心,往深挖都是旧宇宙为私为我的理,还想利用大法弟子救人的歌曲,达到自己的喜好,满足自己需求,这是情的派生物,也想拥有别人的好嗓子是贪心,想在别人之上,是和妹妹争名利,我意识到那是后天形成人的自私观念,我立刻发正念铲除,连根拔掉,通过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净化了我的身心,归正了自己的言行,我感受到唱歌就是修炼,就是救人。

相信随着正法形势的推進,神韵演出很快会進入中国大陆救人。我要助师正法,助神韵,愿众生多得救,愿大法弟子的歌声传遍整个环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