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弦两次崩断 艺人惊醒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三日】大陆艺人克琴(化名)是一名钢琴演奏师,二零一一年六月,因工作需要须练习大量钢琴曲目,之前他演奏的作品大多是西方古典乐曲,动听的曲子使克琴的邻里关系之间十分和谐,而其后一段时间演出需要演奏中共邪党的红色乐曲,这使得他无奈的不得已练习,正当其练习到一半的时候,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克琴的钢琴高音B键竟然“砰”的一声崩断,这令克琴惊慌失措,叫来调律师刘伟(化名)前来检修,刘伟看到崩断的琴弦大吃一惊,说你怎么这么大力量,还从未听说过钢琴演奏者能弹断琴弦,刘伟据物理学分析,若将钢琴琴弦(钢制弦)断裂,需要在琴弦一个受力点施加上吨重的力,而一个普通人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力量,而克琴在弹奏乐曲时并没有用太大的力度,怎么可能震断琴弦呢?刘伟将弹断的琴弦换下时需要剪断,其用特殊的专业长柄钳子,使用杠杆省力原理也费了全身力气才钳断,过了一会儿换好了。自从克琴弹奏邪党红色乐曲时,不断的有邻居来找克琴说他不要再弹了,曲子太难听了,我们还是想听原来的古典乐曲,可克琴因工作谋生需要,无奈再次练习邪党乐曲,可谁知他弹到中途时,又弹断一根琴弦,这次竟然是钢琴高音B键旁边的次高音C键,这令克琴百思不得其解,说:“这不是活见鬼了?”

在克琴即将再次找调律人员维修时,克琴的姨妈韩美(化名,法轮功修炼者,曾患过喉癌,修炼大法后病情缓解,逐渐康复)一次来到他家做客,克琴把钢琴的情况告诉了姨妈,韩美马上就明白了,向克琴说:“你看,你之前演奏西方古典乐曲钢琴没有出现一点问题,邻里之间很和谐,为什么偏偏弹奏了中共的红色曲子钢琴琴弦马上就前后两次崩断,且邻居纷纷找上门劝阻你,这肯定是曲子的问题。接着韩美就向克琴讲了中共的不光彩起家和破坏传统文化与天地人斗的真相,她选取了《九评》中的一些内容举例。

韩美又说道,这种党文化表现为反天、反地、反人性,如你弹奏的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样板戏中的乐曲充斥着假、恶、斗的阶级暴力斗争属性,乐曲无理智、强烈的战斗性、野蛮性与天、地、人极不和谐,钢琴琴弦及元件是五行中的“金和木”所构成的,自然也与这种暴力斗争风格的乐曲不相合,自然就产生了断裂的现象。听完姨妈的解释,克琴恍然大悟,认为姨妈说的太有道理了,向姨妈说:“怪不得有一次我弹到乐曲高潮时,风云突变、电闪雷鸣,顿时大雨倾盆,也觉得不是偶然,好像曲子就是与环境不和谐,它的和声也确实变态、无理性。”接着姨妈又对克琴说:“中共文革迫害死八千万同胞,又破坏传统文化,八九年屠杀上访反腐的学生,九九年又迫害法轮功善良民众,现在又荒淫腐败……这个邪恶的党(魔教)其在历史上对众生、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会要清算这个恶魔。看你善恶也很分明了,给你生命退出团员、队员吧,就用你的小名“克琴”退吧。克琴连连点头答应,同时也表示取消与这个歌功恶党的活动,宁可少赚取一些演出费用,也要对的起自己的良心。姨妈又给了克琴一张精美的神韵光盘,克琴也高兴收下,后观看了好几遍,克琴被神韵宏伟的演出场景、优美的舞蹈动作、华美的服装、动听的乐曲震撼了,说这是传统文化的经典展现和文艺复兴的再现,不愧为国际顶级盛宴。

当刘伟再一次来给克琴检修时,克琴将韩美的话转告给了刘伟,刘伟也点头认可,紧接两次断弦,又是上次断弦的邻弦,确是很说明问题了,克琴也将神韵光盘给了刘伟,让他好好看看,看完后会更加明白这一切。自那以后,克琴通过姨妈渐渐的深入了解了法轮功,也走上了修炼的道路,逐渐同化宇宙的“真、善、忍”特性,一年之后,当克琴再次回忆琴弦断时的情景时,完全明白了断弦事情的真相,是大法师父的点化与指引,劝导他脱离中共的魔爪,走入佛法修炼,返本归真,现在克琴用作曲的形式在证实大法的道路上精進……

克琴的钢琴断弦事迹有诗为证:


孽龙狂啸从琴放
千古文明一朝丧
文革血泪尚犹存
转眼又兴千尺浪
西来邪灵坏古风
神州异变忠良葬
人性道德何处寻
认清恶党明真相

“孽龙(指中共恶党,其在另外空间是红色恶龙的形象)狂啸从琴放(以文艺谋生的克琴弹奏的邪党红色乐曲,声音从琴中放出),千古文明一朝丧(平和、安宁的和谐环境人际关系被中共假恶斗的阶级暴力斗争的乐音所破坏)。 文革血泪尚犹存(中共迫害八千万同胞,现在民众仍流着血泪),转眼又兴千尺浪(那时不明真相的克琴弹奏的红色乐曲助长了邪党的气焰)。 西来邪灵(中共邪党)坏古风(中国传统道德人让人、人爱人的美德被践踏),神州异变忠良葬(中华文化被残酷破坏,中共宣传无神论和阶级斗争,煽动民众仇恨,挑动百姓互斗)。人性道德何处寻(克琴善恶分明,经姨妈劝诫,放弃演奏邪党乐曲,并退出中共,随后修炼大法找回自我,在民众间这种善心可以找到),认清恶党明真相(认清中共的破坏传统文化、践踏人权与信仰自由行为,退党团队保平安)”

结语:中共邪党的“假恶斗”文化灌输手段是中国历史上黑暗的一页,又以江泽民发动的对“真善忍”的迫害最为邪恶。“无可奈何花落去”,现今苟延残喘的共产政权已经日暮途穷,它的崩溃指日可待。在其彻底灭亡之前,我们有必要全面反思和揭露这个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的最大邪教组织,让仍旧被共产政权欺骗的人们认清它十恶俱全的本质,从精神上肃清共产党的欺骗,从心理上摆脱共产邪灵的控制,跳出恐惧的枷锁,放弃对共产党的一切幻想,从而解体党文化毒素,找回人真正的自我,因为这是等待已久的嘱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