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归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四日】一九九七年,我还是个九岁的孩子,记忆里清晰的记得那一天,爸妈说要出门去学一种功法。在父母的影响下,我有幸成为了一个小大法弟子。

由于天生压進来的再加之后天环境的影响,我一直是一个多思且争执心很强的孩子,在睡梦中都是一幅怎样与别人争吵争执的画面,而且还非常多疑、敏感、和自卑,这些性格缺陷让我的童年过的很苦,没有别的小孩子那样的简单和快乐。自从学了大法以后,我感受到了发自内心的平和和舒坦,很喜欢听妈妈读《转法轮》只是现在想想那个时候懒惰心里和依赖父母的心太强了,总是依附于他们才去学法炼功,而且也总是怕累。但慈悲的师父却给了我最大的鼓励,学法前,由于暴饮暴食,我的胃经常又痛又胀,难受的不得了,吃大药丸都不好使,总是疼,自从走進大法,不知不觉的,都好了,从一九九七年到一九九九年这两年之内,我没有吃过一片药,身心受益……

迷途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我第一时间从新闻联播的主持人口中听到了中共要镇压大法,把大法定为“×教”的消息,心里很急,很气愤,怎么中央电视台出尔反尔的,之前还说是误会,让法轮功学员正常炼功,突然又镇压了……随后,我们全家在证实大法的路途中只走了一步,就再没有坚持下去了,警察到我家里疯狂搜查,家里被掀的乱七八糟,大法资料,电视,CD机,都被带走了,家里当时只有爷爷和妹妹在,我在外地上初中,妹妹在家上小学,小学的老师,同学们都是那种很讽刺的语言和异样的眼光来对待妹妹,还有所谓的亲人一个个的“恐吓式”的劝导,给只有六岁大的妹妹心里留下了无以名状的阴影,随后妈妈被非法拘留了几个星期,又被罚款降职…。最令人痛心的是,由于当地迫害非常严重,爸爸从此开始怀疑师父和大法,放弃了修炼,而家里的其他人也都因此心里蒙上了一层灰色的阴影,只有妈妈还在断断续续的看书,但心性却一直得不到提升。家里气氛始终都是阴霾着,父母之间总是相互埋怨,相互冷战,要么就是出言不逊。想想那段日子真是令人窒息。我们都渐渐的离法远去了,这是我现在最悔恨的,悔恨当时依赖心理那么强,没有自己的立场,但是尽管不再炼功学法了,师父和大法却始终在我心灵的最深处从未曾离去,我也会在同学们对大法出言不逊的时候,给他们讲真相,只可惜那时候不懂劝人三退,错失了很多该救度的众生。

点化与回归

在迷失的这些年中,我已经由一个少年长成了青年,迷茫与困惑经常扎痛我敏感脆弱的心,为了学业,为了出人头地,为了赢得别人的认可,将自己弄的身心疲惫,心力交瘁,身体经常出现病业状态,这时总是想起儿时听法时那种身心舒畅的感觉,真是怀念啊,多想听听法,见见师父的法像啊!

然而每每放了长假回到家中,也许是因为妈妈对我们的情太重,每每她以命令式的口吻让我学法炼功时,我又很排斥的拒绝,现在知道当时自己让邪恶给控制了,也反思家长同修对家里小同修的影响和责任是多大啊,妈妈的急心和对我的情,加之自己多年的荒废,我还是没有走回来,就这样飘零的心在四处的游荡着,离真正的自己越来越远。

期间,我非常清楚的记得在上大三的时候,我正焦急的准备着考研,一次回家,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我站在家里的窗户前仰头看着天空,这时从遥远的天空中浮现出三个大佛的样子,我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用手使劲的揉眼睛,结果更清晰了,没错,真的是,三个佛一排立在空中,中间的佛最大,最特别,头上罩着蓝色的光环,身上和天空都是转动的法轮和卍字符,两边的小一点,现在想想许是菩萨吧,他们的头上都罩着光环,脚上踩着莲花台,整个天空被三个觉者辉映的无比美妙和殊胜,真是用语言难以表达的。我大声的叫屋子里的爸妈,可是半天他们也听不见,最后出来了,却也看不见,最后天空中的景象就慢慢的消失了。

在我顺利的以优异的成绩考上研究生之后,慈悲伟大的师父就安排了一个研究生同学(同修)将我唤回。我和同学同修并不熟悉,只开学复试时候见一两面,是缘份,师父安排同学来给我讲真相,我心里自然明了,问了一个心里一直疑虑的问题,同学只一句话:“你知道师父为世人承受了多少?!”我就泪如雨下了,是明白的那一面百感交集了!飘零的心终于找到家了!就这样,我踉踉跄跄的,终于回到了大法中,恨自己为什么现在才回来,同修说,我们现在只有抓紧实修,做好三件事,才能赶上正法進程,去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

危难处显大法之神奇

在回来不久的日子里,我就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回来的大概第二周,我开始出现病业状态,牙疼的要命,牙龈肿的我上下两边的牙都合不上,嗓子也肿了,喝水都象被刀刮嗓子一样的疼,平时就总是头晕晕沉沉的,现在更是疼的厉害了,两边的不知是淋巴还是腮也肿的厉害,朋友都说是腮腺炎,劝我打针吃药的,我只能表面随和着,但心里非常的坚定,这些都是我之前的老毛病,经常隔三差五的犯,这回是一起都来了,平时还要给学生上满天的课,真是有种难以承受的感觉了,但我知道这是让我过关,消除业力,也是旧势力阻碍我回来的招数。我始终坚持,没有吃一粒药咬牙挺过了三个星期,就都好了,一直到现在,那些老毛病都基本没有犯过,只是在做不好的时候会出现个别状态,但是我一向内找,调整过来就很快的好了。

冬天里,朋友非要邀请我去滑冰(我不会),总是拒绝不好,就去了,滑了几圈,都是他们带着我,最后一圈,急转弯处,我没有掌握好平衡,一下子顺势滑到了,这时两边的朋友也都被我带倒了,我当时清晰的感觉到冰刀从我的头顶滑过,但我心里很坦然,一点都没有害怕,起来后,只见那个朋友脸色苍白,吓得半天没说出话来,他磕磕巴巴的说:“再一点点,你的头就……”我知道,是师父在看护着我,没有让我受到伤害,朋友一米八的个子,还是个大小伙子,冰刀鞋都是最大号的,这要是碰到我的头,再加上那种惯性,我看正常来讲真的是要脑袋开花了。朋友被吓的没有心情再玩了,我安慰他说:“不是你的问题,别自责,也别害怕,出现什么事情都是注定的,都是冥冥中的安排,况且有神保佑,我什么事都没有。”这他才安心。过后想想还真是有点后怕呢。

找回我的亲人同修们

很快一学期就结束了,到了寒假,同修同我一同回了家,为了是将不精進的妈妈和还在迷途中的爸爸,妹妹找回来。同修一直和我说这样一句话:“只要你坚定的做好了,你的家人都会好起来的。”

的确,随着自己一点点长大成人,不知不觉在家中的地位由不敢吱声的小丫头变成了最有地位和说话最好使的了,家人之间爸爸妈妈相互不服气,谁说话经常相互磕绊,无论好的坏的,都相互的排斥,而妹妹由于性格内向也是一直不敢去调和他们,只能默默的忍受,小丫头有事没事也是很有自己的主意,但是却非常听我的话。这样,我自己坚定的做好了合格的大法弟子,还害怕家人们唤不回吗?

在师父的加持下,家人们都一一的走回来了,妈妈知道了自己的不足,并努力改正自己的悲观,决心精進,爸爸也由迷惑与疑虑中找回自己,回到大法修炼中。但是由于他们一直以来人的观念太强,他们的状态总是时起时落,老问题还总是出现,有时候自己心里很失望,把自己弄得很气愤的走掉了。

后来我静下来想起师父的话:“向内找因是修炼”(《洪吟三》<少辩>)。一定是我对家人的情太重了,所以爸爸妈妈还是闯不好他们之间的那一关,妹妹也总是因为身边的环境而容易“随波逐流”,我便向内找,找到了原因,调整好心态,以平和的方式劝家人们珍惜修炼,珍惜大法,勇闯难关。过了一段时间,果真发生了变化,父母之间变得和谐了,没有那种相互攻击、尖刻语言了。妹妹在外地上学,也告诉我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能坚持看一会《转法轮》。

同时,我的姥姥,大姨也都随之回到了大法的修炼中来了,真的是师父的慈悲,给了我们全家带来的真福啊!

从人念到神念

在自己的实修过程中,很多并不尽人意,儿时的那种惰性和依赖心理始终象是一个摆脱不掉的魔头缠绕着我,对炼功总是会犹豫,想着晚点炼,明天炼,要么就是学习的事,朋友的事,各种事情给耽搁了,学法也总是犯困,困了真的是都走不动道了,还有发正念也不够重视,也是由于回来不久,常人的观念太多,总是觉的那么早起床,那么晚睡觉,每天都要睡那么少的时间,会皮肤不好啊,会没有精神啊……总之一大堆的顾虑,让我不能每天都坚持晚上的正点的发正念。

我清晰的记的,那时候住的地方刚安上网线,看寝室的人都上网,自己也就觉得应该上网聊天,这样放纵了自己。

这样的状态没过两天,我开始出现牙疼状态,而且都是到晚上十一点多快到十二点的时候开始疼,疼的真的是难以忍受的,连着你的太阳穴,左半边的头,还有下面的扁桃体一起疼,我还不悟,还思维惯性的认为难受了,就应该早点睡了,其实根本睡不着,疼的到了两三点钟才能睡着。

就这种状态连续过了三天,这个期间,我的电脑竟然无缘无故的坏了,也说不上是坏,但是就是怎么的都连不上网了,别人都能正常上,就是我的电脑上不了,这时我才清醒了,是我做的太差劲了,执著心太多了,时间这么紧迫,竟然还浪费时间上网,这不无缘无故的电脑上不了网了。

我心里意识到是自己有了问题了,便放下心,不再想上网的事了,到了当天晚上,牙又按时的疼上了,我躺下睡不着,心里很气愤,一看时间,马上到发正念时间了,我便坐起来盘上腿开始发正念: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念头,业力,变异思想和一切外来干扰,我这样让它灭它就灭!灭!灭!这时,可能是邪恶看见我要灭它了,它就极力的反抗,我的牙连着太阳穴和头一起巨疼起来,疼的我都控制不住的流眼泪了,但我心里也来了力量了,我一定要坚持住,灭!灭!灭!过了五分钟,疼痛不翼而飞了!而且到现在再也没有疼过了。

我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发正念的神奇和重要性,对师父说:“弟子知错了,不会再怠慢了!”修炼是多么严肃和庄严的事啊,怎么可以让我这么不争气的弟子那么随意的去对待呢?第二天我无意间听下载下来的大法弟子发表的交流文章,便是一个与我同龄的年轻女大法弟子写的,里面的三点内容竟然无一不是我刚刚经历过的,上网问题,学法炼功怠慢问题,谈恋爱的问题…我听完后,真的豁然开朗,是师父有意的拿同修的交流文章点化我,让我要精進起来,要严肃起来,放下一切执着的东西。放下人的观念,取而代之的是用神念去思维!

讲真相之片段

一个周末,我去修电脑,去售后重新安装了系统,这个售后离一个工程大学很近,那里有个一面之缘的男同学,他经常发短信给我,我知道是他明白的那一面想要得救,我难得来这一次,就想利用这个机会给他讲真相、劝三退。

我发信息告诉他说我在附近,他二话没说就过来了,等他来时,我的电脑也已经安装好了,通过他的言谈举止,不难看出他是一个受党文化毒害极深的人,说话总是一种反问和指责的语气,身上背的斜挎包竟然都是毛某某的头像,我就对他说:“你喜欢毛某某?”他回答说:“啊,没有他怎么有新中国?”我说:“我不喜欢他,他是共产党的头头,共产党多么腐败啊,你说没有他怎么有新中国,其实没有他一样有新中国,而且比现在说不上要好多少倍,因为历史总是上演‘胜者王侯败者寇’,所以是他自己把自己宣扬的如何如何,把中国人都给洗脑了。”他一听便说:“也是哦。”

因为我要等车,就一起走到公交车站,时间紧迫,错过就没有机会给他讲真相了,因为他研究生已经毕业,要去南方工作。于是我对他说:“希望你记住我的话,不要背这个带毛某某的包了,现在共产党那么腐败,你还背一个共产党的头头在身上,多晦气呀。”他一听,马上说“好”,一会儿,他若有所思的又说:“上两天在寝室有个电话打过来说让我退党,把我吓坏了。”我一听来机会了,马上接过话题:“那有什么害怕的,我和我的朋友们都退了。共产党就是恶事做尽,要遭天谴的,法轮功是被他们迫害的,人家修的是‘真善忍’,哪有错、哪有罪呢!人家不要你一分钱,还给你打电话苦口婆心的劝说,图什么呢!天安门自焚都是共党自导自演的丑戏,我们大家都知道,你可能还不知道,我就讲给你听啦,你就在心里退出来吧,免得到时候跟着一起遭天谴呀,以后要是有人再问你,小伙子退没退呢?你就说一个女同学已经帮我退了,好不?”他说“好”。这时,公交车也过来了,我们上车了,我心里真是感激师父赐予我的智慧,上网的执着去掉了,一个生命得救了!一举两得。

喜遇同修 共同精進

在后面的修炼路途中,师父又安排我们结识了同龄的两个同修,帮我们解决一些资料和技术上的问题,我们在一起经常交流修炼体会,如何更好的讲真相,比学比修,看谁最先看完师父所有的讲法和经文,谁每天坚持早上三点五十起来炼功…在坚持早起炼功的日子里,有一天特别的困,就想过后再补吧,但是这时,耳朵里却传来了大法炼功的音乐,非常的清晰洪亮,我马上起床,意识到了是师父点化我不要懒惰,要起来炼功啊!

每天就在短短的三个小时的睡眠期间,还会做有很多故事情节的梦,我知道它们不是简单的梦,因为那些梦境都是极为真实的画面,有闯关的:一天晚上发完正念后睡觉,梦见色魔,朦胧中,两个人在一起做什么不堪入目的事,心里很烦,想:“为什么要让我看见这些呀”纠结了有一会,马上悟到:“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要看见这些!灭!”瞬间那两个人的情景就化成了粉末式的东西化掉了,瞬间就什么都没有了,醒来后,挺高兴,知道自己这是在闯色关,成功啦。还有一个梦非常的清晰:我和妈妈还有妹妹坐火车,象是过去的那种火车,记不得是要去哪里,但是中途有停车,妈妈下车休息一会,还没等她上来,司机就关门启动火车了,我很着急的对司机大声说:“我妈妈还没上来呢”, 其实当时的心里是有点失望的,因为明白火车不是公交车,开动了就不会停下来了,但是奇迹发生了,司机真的把车停下来了,开了车门,妈妈气喘吁吁的爬上来了!然后又是一个中途站,很多乘客都下车了,我们也都下车了,这时看见遥远的天空中落下来两个蓝色球体状的东西,最后落到地面上竟然是两个男人,说是被什么打下来的,随后我们就看见天空中有一条非常宽的粉色的波动的大彩带似的云,还观望时,彩带瞬间就变成了大水倾盆而泄了,很快就冲到地面上来了,人们都惊慌的不知所措。我却内心十分的平静,没有一丝慌张与恐惧,心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也知道自己作为大法弟子该做什么,我大声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声音非常的洪亮,这时人们都你张我望的陆续的都跟着我喊了起来,声音真是震撼天地啊。我随后又带头炼起了动功,大家都跟着我一起炼起了动功,泄下来的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退下了,我心里明确的感受到这不是终结,而是人类灾难的刚刚开始,但至少身边的人们是得了救度了的。

水退去后的感觉是土地都是那种清新的黑黑的特别纯净的黑土地,这时不知从哪却又上来了像是共产党的人,要查究谁在组织大伙炼功,我叫大家散了,自己也准备走。有个女孩,岁数不大,感觉比我小一点,却是共产党手下的人,说是听从了上面的安排,意在盘查我是不是带头人,不知为何,可能是刚经历一场洪灾,她战战兢兢的问我:“你是大哥吗?”我没理她,她又问了一遍,我回答她说,我们这里没有什么大哥,都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大法弟子,你也看到了天灾人祸都降临到眼前了,怎么还执迷不悟呢,法轮大法是正信,共产党才是邪灵附体的邪教,我劝你还是退出来选择美好未来吧!”她欣然的接受了。

醒后我悟到,时间真的是越来越紧迫了,没有被救度的众生也都处于危险之中,那些为共产党办事的众生也是我们救度的对像,他们也在盼得救啊!再一些梦中的事情就多半都是梦见过去身边的人们了,平时想到的人也有,想不到的人也有,有过去儿时的同学、朋友、老师和走的并不近的亲人们,甚至还有一些人在我现实生活中根本就不存在的,在梦里却都认识他们,而且那么真实,和他们讲真相,劝三退。

我还悟到,是我的众生们在盼得救呢,我的世界范围内的众生还有好多没有得救呢。我应该向师父请愿,求师父加持,促成和她们见面的机缘,去救他们。

修炼的路上有太多太多的故事要讲了,写起来,怎么的都感觉说不完,无论关有多难过,都感觉自己是幸福的,因为有师在,有法在,我就是走在回家路上的孩子,走在神的路上的人,这是没走回来之前无法感受到的幸福,真的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尊的感激之情,我要对师父郑重承诺:“弟子一定抓紧实修,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