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6/24/2012)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四日】

  •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山东省淄博市沂源县恶人名单

  • 福建省龙岩监狱恶人榜

  •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的非法延期

  • 辽阳铧子监狱和盘锦监狱的奴工产品

  •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山东省淄博市沂源县恶人名单

    山东省淄博市沂源县区号 0533
    沂源政法委:苗兴满
    沂源县610:办公室3223610
    610负责人刁怀友(手机:13589559919宅电:0533-3249659)
    610负责人崔丰通手机:13561656778
    李传军手机:15064371501
    “六一零”头目刁怀友,妻子张纪芳,工作单位:沂源县南麻镇计生委办公室电话0533-3227103 0533-3241681,手机:13964430957
    宅电:0533-3249659张纪芳单位领导电话:0533-6082773 15169372218
    国保大队:办公室 2139610
    头目:郑功钊 手机13953341299
    副头目:李笃敏手机13573315516
    崔春军 手机13953559509
    刘江
    刘仁强


    福建省龙岩监狱恶人榜

    福建省龙岩市龙岩监狱恶人榜如下:

    杨坤,男, 40 岁,高危中队恶警。恶行:是龙岩监狱和福建省监狱系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成员之一,不择手段残酷迫害:陈荣辉、王建芳、陈克彬、林杰弟、郑铁平,刘勇、杨雄、阮为农、肖传雄、肖文辉、翁昌贵、董贤赠、高锦前、庄永布等法轮功学员,更为歹毒的是从中又把郑铁平、肖文辉、杨雄等绑架到福建省监狱局先后分别设在福州、清流两地专门用于残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狱外“屠宰场”,进行残忍迫害,而且全过程参与了这两个地狱和龙岩监狱水泥厂“狱中狱”对大法学员的罪恶暴行,并对法轮功学员阮为农、杨雄、吴盛贤、王建芳、巫永土、翁昌贵、庄友布等施以狠毒的精神和肉体的残杀,罪恶滔天。

    张武民:男, 33 岁,入监队打手、恶人。恶行:残忍包夹,并用被子包住在黑狱中高喊“法轮大法好”的大法弟子庄永布,发动同号房的其他恶人拳打脚踢一起施暴,致庄遍体鳞伤,罪不可赦。

    涂财金:男, 34 岁,入监队恶人、打手。恶行:非法把大法学员游灿良关到号房里,狠打成重伤,此后游长期因胃伤不能食,腰伤不能直,无法正常生活,害人不浅,罪恶难逃。

    高国安:男, 35 岁,五大队恶人、打手。恶行:配合恶警,凶残殴打当众高喊“法轮大法好”的年岁已高的大法学员陈信杰,罪戾深重,罪责难逃。该犯出狱后,又因绑架、杀人,被判了重罪,现正在遭报之中。

    张益斌:男, 32 岁,五大队恶人、打手。恶行:配合恶警,拳打脚踢当众高喊“法轮大法好”的年岁已高的大法学员陈信杰,罪恶深重,天法不容。

    黄雨清:男, 44 岁,高危中队头目。恶行:死心塌地充当恶警蓝昆熊、杨坤的忠实走狗,极其狠毒的大量迫害法轮功学员,罪行累累。

    聂勇:男, 40 岁,高危中队恶人。恶行:忠实配合恶警,严酷迫害大法学员郑铁平,更为黑心的是将他绑往福州黑狱残害。

    汪长健:男, 47 岁,高危中队恶人。恶行:配合恶警迫害大法学员多名。

    邱琦:男, 50 岁,教育科恶警。恶行:身在监狱教育科,不思正己,反而屡屡进行迫害法轮功的罪恶宣传,参与迫害大法学员。

    卢彬:男, 52 岁,三中队恶警。恶行:在担任石英钟队长期间,配合其他恶警,参与迫害本队法轮功学员。

    谢孙寿:男, 47 岁,三中队恶警。恶行:多年来参加龙岩监狱和清流、福州两地“狱外狱”对法轮功学员残忍的全封闭迫害。

    此外,陈永清,男, 60 岁,宁德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恶行:是宁德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策划者和实际负责人,十几年中担任该市公安局副局长,利用职便,亲自组织镇压亲手操纵迫害,导致不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的非法延期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延期、加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之一。她们以每月满分核算,没有满分就延期。而每月的满分是由各队的管教警察负责的。对法轮功学员如果不转化就会被利用某些原因扣分。如不背诵劳教所的行为规范、不唱邪党的歌、不抄写所谓的学习试卷,任何她们让你干你不干的事都可能会被扣分,总之,不转化就是延期,不听警察的话就要延期。所里某领导说这是河北省的政策。

    表面上河北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说不强制转化,实则是先强制转化,转化不了就加期、延期。法轮功学员没有打人、骂人,没有不良行为,队里打扫卫生的脏活、累活也是叫法轮功学员去干,每天宿舍、车间的厕所卫生也多数是法轮功学员去做。三队有个坐轮椅的上访人员每天上下楼,法轮功学员都是主动帮忙。信仰是公民的权利,然而在中共邪党政策的操纵下,劳教警察丧失了自己是非、善恶的判断标准,歧视、迫害法轮功学员,加期、延期是劳教所的警察自己说了算,没有依法的规定。

    加期、延期、减期是劳教所不法警察捞取个人利益、滥施淫威的手段。她们又以减期威胁、利诱一些普通劳教学员,达到她们的目的。不法警察一方面用加期、延期对待法轮功学员和一些上访人士,另一方面用减期操纵一些普教。如三大队的张琪,19岁,河北赵县人,因打架被劳教,管教警察利用她看管法轮功学员王淑莲,王淑莲讲述法轮功真相或和别人说话都会被她暴打,把年近六十的王淑莲的脸打得青紫、鼻子出血。每次打完人她都会遭报,但为了捞得减期讨好警察,屡次打人,公开说就是打你们,找队长去不怕。张琪后来也不好好干活,就是看人、打人,当着几个警察的面打上访人员晏会明,那些警察站在旁边看,不去制止。张琪最后被减期四十九天。16岁的小孩袁晨欣,体壮个高,上过体校,有同性恋倾向,整天污言秽语,每天想办法讨好那些警察,尤其讨好大队长王炘。一次为一点小事迁怒一个法轮功学员,在师江霞、赵蒙的唆使下在车间扯头发、拳打脚踢杨志英,事后袁晨欣说:“我打人怎么没有一个队长说我,王队(王炘)还打电话给我聊天。”袁晨欣每月有减期,王炘还给她好记事减了十五天。大学毕业搞传销的普教朱园丽,刚进去还有人性不去打人,后来那些管教警察利用减期利诱她,让她打王淑莲。王淑莲在宿舍里盘腿、唱歌都会被她劈头盖脸打一顿,为此她还被队里推为好学员奖励减十五天期。加期是威胁,减期是诱惑,这成为黑窝管教警察使唤、整治被关押人员的紧箍咒。吕亚琴(已遭报)在队里公开说“谁揭发其他人的事给谁减期。”每人发一张纸写,搞文革整人那一套。有些人为了几天的减期就去打小报告,谁给谁说话了,谁干什么了,搞得每个人压力很大。

    也有的普教干活劳动很卖力,想减期早回家。但因为不听管教警察的话也会被扣掉减期。一个传销普教不听队长王炘的指使,向检察院反映劳教所的违规行为被威胁,减期也扣了。一个普教因不愿违心作假证明,被骂还被扣减期。

    延期、加期、减期有什么制度依据吗?没有。在劳教所成为一些管教警察徇私枉法、达到个人目的邪恶手段,其操作与中共作恶同出一辙。


    辽阳铧子监狱和盘锦监狱的奴工产品

    辽阳铧子监狱的奴工产品

    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七年

    用面压成饼,压成梅花等大小不同的形状,中间穿上铁丝,染成不同的颜色,制作面花。

    装烟丝:用香料、颜料将烟叶喷水、加香、染色后切丝,提供给供应商制作假烟。

    服装:制作工作服。制作服装出口等。

    辽宁盘锦监狱的奴工产品

    二零零七年至二零一零年:

    做服装。

    做小动物:小兔子、小鹰等,是用麻袋片、苞米叶做原料,制作祭品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