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四日】今年二月二,赶山会,我买了一把钢锯、一只擦菜的擦子、两串糖葫芦,下午五点了,夕阳西下,悠然往家赶。回家的路上过一道深沟,当我顺着惯力冲上沟坎时,发现自行车的链子掉了,卡在槽里,我拨弄一阵无效。

正捉摸该咋办呢,突然从身后的深沟里飞出一位骑自行车的男士。只见他支上车撑,要下水库沿去洗手。我赶紧说:“师傅,您会挂车链子吗?我的车链子掉下来了。”男士看了看说:“得折一段树枝,用树枝把车链子撬出来。”说着,男士折了一段树枝,我俩互相配合,很快撬出卡在槽里的链子,挂好了。

男士去水库边上洗手,我看看自己手上的污渍大声问:“水库的水凉不凉?”男士回答:“还行,不凉。”我说:“那我也下去洗一下手吧。”我一边洗手,一边对那男士说:“今天可真是太谢谢您了,要不然,我今天就回不去了。要不是赶山会,这个时间,这儿是难得见到人的。一看你这个人就觉得您很善良。我想问您一件大事:您以前入过党、团吗?”他说:“没有”。我又问:“那您入过少先队吗?”他警惕的问:“没入过,干什么?”我说:“零四年的春天,晚上七点的《新闻联播》播出过一条新闻,不知您看过没有: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了一块带字的大石头,是五百年前从山上掉下来崩裂的。据科研部门研究已有两亿七千万年的历史了,上面却有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那个‘亡’字可大了。可新闻报道中只报道前五个字,就是不提那个‘亡’字。人们都说老天爷要清除共产党了,以前曾加入过党、团、少先队的人都将有灾难,大家都在退出保命呢。”

男士突然脸一沉,严肃的对我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一愣,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没发现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于是不紧不慢的问道:“您是干什么的?干啥的也得保命啊,我告诉您的是救命的办法!”

他擦干手上的水珠,一边戴手套骑上车一边冷冷的说:“我是老师,刚刚办完内退。”我也骑上车诚心的答道:“呵,老师,为人师表,这可是一个很令人尊敬的职业。现在这一行可是很吃香的。其实,象您这个年龄,应该比我知道的更清楚:共产党在文革期间杀了多少人呐。那八九年学潮的时候,共产党杀了多少无辜的学生呐。还有那个新闻造假说‘天安门自焚’、自杀的,那是共产党又在搞运动。就象文革时期,说刘少奇是叛徒、工贼一样。它不那样诬陷,它怎么害人家呀?!”男士一连声的:“对、对,那是,杀了很多人。那是,杀了很多学生啊。”

我继续说:“前几年汶川地震的时候,有一家二十八口人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都平安无事,连家里的牲畜都没事。咱老百姓图什么?只要全家人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就行。咱没贪污腐败、咱没抢人家地、扒人家的房,工资低、物价高、看病又看不起。现在老天爷要找共产党算帐,又没找咱算帐,咱没干坏事,干吗要替他陪葬?您只要诚心实意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灾难时就能保命。”

男士小心翼翼的问:“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你也就是跟我说说罢了,可别去跟别人说了……”我接过话来:“对呀!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以前淋巴结上长了这么大一个瘤子,炼法轮功以后全好了!现在是有个别拎不清的人,大多数还是好人啊。就象您是老师,当然教学生要做个好人,决不会教他们学坏的,您说是不是呀?”

男士开心的笑了:“是!是!咱们别骑车子了,下来走一会吧,我很愿意听你讲。”男士提议。我边走边问:“象您这样的人,在这样(中共)的体制内,没入过党、团、少先队的真是太少见了。”男士叹了口气:“我以前也受过共产党的祸害:我结婚以后,第一胎生了双胞胎女儿。又偷生第二胎,是个儿子。这一下就炸了锅了!镇计生办主任和我学校的校长、书记联合向我施压,逼我交一千块钱,否则就要把我关进监狱。那时候一个月工资才几十块钱,一千块钱简直就是天文数字!真是不让人活了。”

我说:“是啊,您没看那标语写着‘该扎不扎,全村结扎。该流不流,扒屋牵牛’吗,共产党就是没人性,谁都害,它从来不把咱老百姓当人看。法轮功让人做好人,江××小心眼妒忌,手里有权就害人。海外有证人指证:有不少法轮功学员活着的时候就被摘取器官高价出售牟取暴利,连麻药都不打,残忍至极!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男士说:“我知道法轮功,九九年以前我就知道。那时候电视、报纸都在宣传,都说法轮功好,我在书店里也见过卖法轮功的书,当时我还翻着看了看呢!”

我告诉他:“我的大爷,得脑血栓,留下后遗症。家里有的是钱,任哪都去看了,也没看好,躺在床上已经八个多月了。那一年秋末,我正好回老家,知道了这个消息,我对他说:‘您别信电视上对法轮功的造假新闻,那是共产党又搞运动了,您就诚心诚意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一定会一天比一天好起来的。’大爷病的不会说话,只一个劲的点头,嘴里‘讷、讷’的。第二天大爷就扶着墙在屋子里行走,第三天扶着墙走到院子外面了。大娘见了我,高兴的说:‘就是从见了你的面那一天开始,你大爷就能起来了!’过年的时候,大爷给我父亲、母亲打来拜年的长途电话称:‘现在已经满大街溜达了!’”

转过弯,骑过国道,穿越庄稼地,骑在羊肠小道上。男士又问:“你没什么着急的事要办吧?咱们再下来走一走吧,我很愿意听你多讲一讲,要是早遇见你就好了。一看你这个人就是个好人、很善良。”我随下车随答道:“每一个炼法轮功的人都这么好、这么善。是我们师父好!我们才这么好的,因为我们都是一个师父教的嘛。如果我不炼法轮功,还不知道自己变的怎么坏呢。”

我接着说:我的公公,身患多种疾病综合症,正住院治疗。一天,医院的院长把我的婆婆找去摊牌:“他这个病在医学上极少见,几百万个病人当中才有一个这种病人,目前还没有治疗方法,已经晚期,没有治疗价值了,准备后事吧。”婆婆听了直哭。家里来了四、五个老嬷嬷帮忙做寿衣。我对婆婆说:“你看,咱该住院也住了,该吃的药、打的针也吃了、打了,医院也没办法,下病危通知书了。现在要想救爸爸一命,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自己能念最好,如果他不清醒,您陪爸爸念一样有效果。”情况危急,婆婆无奈的说:“等没人的时候,我再说说他。”慢慢的,公公的身体在恢复、在好转,起死回生了!一个来月出院了!还能同邻居大爷们拿着小马扎往返十几里路遛弯去了!”

我继续说:“我的丈夫,颈椎增生,那种疼痛简直就更没办法形容了,最后也是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好的。还有我的婆婆,去年脑梗住院,下午三、四点住的院,晚上下班以后,我去看她的时候,告诉婆婆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要诚心实意才行。婆婆念了一晚上,第二天清晨,大夫查房的时候告诉她,病已经好了!婆婆直呼:‘真这么神嘛!真这么神嘛!’这些神奇的事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发生在我身边的事实,都是我亲眼所见。要是讲起法轮功这些美好的故事来,真是太多太多了,说也说不完呢。您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灾难时能保命啊!”

临分手时,男士耳酣未尽,依依不舍的问:“不知什么时候我们还能见面?”我说:“我是佛家弟子,当然是相信缘份的了。如果有缘,我的师父自然会安排让我们再见面的。您想想,我的车链子为什么早不掉,晚不掉,偏偏我的车链子刚掉,您就来了呢?这就是我师父知道您是个善良的人,就用这种方式让我们结缘,告诉您真相,师父希望我们每个有缘人,在大劫难来临时都能保下命来。如果您周围的邻居、亲友、同事有炼法轮功的,您也可以去找他们借一本《转法轮》来看一看,会受益无穷的!再次谢谢您帮我挂好了车链子,您慢点走,再见。”

男士挥挥手:“对、对,好、好,你也慢点走,注意安全,再见!”

真是:

萍水相逢缘相连
真相良言沁心田
慈心沐泥洗旧尘
千年重托约在先

春风吹过料峭寒
不离不弃破迷顽
本性复苏解前缘
结伴召唤返家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