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修炼机缘 时时处处把自己当作修炼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四日】我是医生,是九七年三月得法的老年弟子。修炼以后真的就是师尊说的那样,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全身的疾病都好了,身心健康,同时在修炼前我原本幸福的家庭突然出现感情危机,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而我个人也正走到了人生道路的十字路口。学法后看淡了名、利、情,同时悟到这大半生的烦恼和不顺都是自己的业力所致,修炼人要有宽容的心,于是和丈夫从归于好。一个即将破裂的家庭得救了,两女儿也很高兴。是师父和大法救了我们全家。

我的修炼环境还是比较好的,家人和亲朋好友中从没一个人反对和阻止过我。我的关和难表现在大的心性方面不多,多数表现在执著心的暴露、去除和身体过病业关上。我想写一点近年来在去执著心和过“病业”关方面的体会,向师尊和同修做一个汇报。

零六年我有了想做资料的想法,于是师父就安排资料点的同修来动员我建立家庭资料点,很快一朵小花开了。开始做资料怕心很重,在做的时候经常听见外面警车鸣叫着,由远而近的向我家开来,同时还有一种特殊的、好象在探查某种机器(打印机)信号的车子发出的声音,真是师父说的“相由心生”啊!通过不断的学法,加强了正念,每当怕心上来时,自己在心里就只有一念:自己做的是宇宙中最正、最神圣的事,决不是邪恶迫害的理由、证据。背师父的《洪吟二》〈怕啥〉中的诗句“念一正 恶就垮”,因为任何迫害都不是人对人的迫害。从那以后再也没这种现象出现了,即使听见警车的声音也不动心了。

开始在技术上和购买耗材都存有依赖心和怕心,都依赖同修解决,后来觉得应该为他人着想,尽管我的电脑、打印技术是从零开始学的,技术上遇到难题时尽量自己先摸索着解决,尽量不找同修。买耗材时从过去的胆胆突突、匆匆忙忙到现在的堂堂正正、从容不迫,过程中也去了许多怕心、怕吃苦和求安逸的心。在资金的使用上,我也是严格做到专款专用,从开始用记帐方式到后来取消记帐方式来考验自己的心性。

做资料虽然付出多、压力大,但有失也有得,建立家庭资料点后我丈夫能看到许多真相资料,这样他明白了真相,很快走入了修炼,同时在几次身体的消业中关过的都很好。记得零五年劝他退党时他还说我们是参与政治呢。近段时间里,我俩可以在一起尝试、摸索着解决一些机器和供墨方面出现的故障了(这些在以前只能换新的才行)。

在二零一零年很长一段时期,我睡觉只要是左侧卧,就能清楚的听到我的心在乱跳,出现在医学上叫做“过早搏动”又叫“期外收缩”的明显心律不齐现象,我悟到这是对我的考验,修大法的人身体是没有病的,坚定信师信法不动心,约半年时间,无论怎么样的睡姿,再也听不见心脏乱跳了,就连心跳的声音都听不见了。丈夫突然出现多吃、多喝、多尿和明显消瘦的情况,医学上看就是一个典型的“糖尿病”症状,体重也由原来的一百五十多斤下降到一百三十多斤,邻居和同事见到就说:“怎么这么瘦啊,到医院去看看吧!”我们都没动心,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相,丈夫到现在虽比修炼前瘦点,但三件事都在做,忙里忙外,精神很好。我知道这不但对他是一次提高的机会同时也是对我的考验。

“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修炼者不能带着人心、带着业债、带着执著圆满。”(《芝加哥法会》)我在走回大法修炼的第二年开始出现右腿疼痛,开始还可以负痛走不太远的路,持续四年多不但没好转还在半年前突然加重了,表现出象常人的椎间盘脱出的症状,整个右腿又酸又胀又痛,腰直不起来,弯不下去,歪着身子走不了几步就要坐下来休息,一定成度影响到了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和近距离发正念,给生活上也带来很多不便。但做资料一点没受影响。我也没把它当成病。我发正念解体旧势力的迫害、善解那些被我伤害过的生命都没用,向内找,找了一大堆执著心也对不上号,而在这期间身体出现的其它“病业”现象都在很短时间就好了,最长也不超过半个月。后来悟到:我在邪悟期间做了那么多不该做的错事,造了很大的业,不还行吗?修炼是严肃的,欠债要还。修炼前我做妇产科医师做了许多邪党搞的计划生育手术,杀害了许多幼小的生命,加上自己在历史长河中造的业力,师尊都为我承受、善解了;修炼后自己竟又造下那么大的业,真是太不应该了,这在历史上任何一种修炼中,都是不可能再有修炼的机会了,这都是因为我有幸修了这么好的大法,有那么慈悲的师尊才有这么大的福份啊!这些业力如果没有师尊的慈悲、承受化解我也是还不了的。用尽人间的一切话语也表达不了弟子对伟大师尊的感恩,唯有精進实修。

“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在去人的情方面,我长期对大女儿有些看法,认为她在家是老大,却不懂事,私心重,什么事都依赖她爸,按理说老大就应为家庭、为父母分忧才是(这是人的观念),可她只有索取,没有付出,好象家里人都欠她似的,所以为她做事总是不太情愿。通过学法修心内找,才发现我自己在家庭中又何尝不是那样的呢,大女儿她不就是我的一面镜子吗?看她不顺眼,这也是人的情、是妒嫉心、人的观念,没有宽容心,其实她也有闪光点,相信大法,只是没修。一次,社区警察来我家骚扰,当时我没在家,搜走了师尊的法像和我的MP5,还妄图進一步搜查,被丈夫力拒,未得逞离开了。在这关键时刻,大女儿及时的找人把我资料点的全部物品安全转移了,她的这一举动,为保证我事后能继续安全、正常的做资料提供了可靠的保障。我很感动,从此改变了对她的看法,而她似乎改变了许多,也变的比以前懂事了。

我的性格外向,又是个急性子,所以“忍”总是做不好,与丈夫同修经常因一些小事争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都不懂得向内找,凡事都要争个对错才罢休,特别是他对我说话的语气很重时就特别不高兴,心想你以前可不是这样对我说话的啊,就气愤的说他以前对我的好是“装”出来的,只看他的缺点,不看他的优点,后来才悟到所谓的 “对与错”、“赢与输”和 那些争来的 “面子”呀“得意”呀、“荣耀”呀都是人的东西,对神来讲那是肮脏的、要修去的东西。通过向内找,我发现自己太多的执著,如求安逸的心、依赖心、争斗心、强加于人的心、怨恨心、求完美的心、爱唠叨的心、爱面子的心、不让人说的心等。

最近又找到了一颗埋的最深、最大的执著心,一直以来自认为自己修炼的心是坚定的、朴素的、纯净的,是为了脱生死,脱离轮回之苦,返本归真而修,其实提高上来看这也是一种“为私”,我们今天的修炼更大,不仅仅是个人的圆满,而且是为证实法、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其实这一过程就是一个同化真、善、忍大法的过程,也就是一个得道圆满的过程。所以我们做三件事不是抱着私心为圆满而做,那是人在做,而为救众生而做,才是“为他”的,才是神在做,才能做的好、才有威德。

走过这十几年的修炼路,我深刻体会到:一个修炼者首先要做到的是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要无比珍惜这千年等待,万年期盼的修炼机缘,其次就是要坚定、精進实修、时时处处都要把自己当作修炼人,而要做好这一切的根本保障那就是要学好法。比起同修来,我修的不好,离师尊的要求还差的很远,但我有决心、有信心修下去,在最后有限的时间里学好法、修好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证实法,多救人。

写此文全在师尊的加持,同修文章的提醒、鼓励,谢谢师尊!谢谢同修!写稿过程真的是个修炼过程,这几天自己真有那么一点在升华、在提高的感觉,身体上也有改观。

层次有限,有不当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