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再残酷 我也永不放弃修大法

杨月军自述在马三家劳教所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四日】辽宁营口盖州市年近七十岁的杨月军女士,一九九六年秋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很多。在九九年“七•二零”后,杨月军老人也遭受了中共当局的残酷迫害,特别是在马三家劳教所,亲身见证了中共的邪恶。但她和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一样,修炼大法的意志坚定不移。

以下是杨月军女士揭露中共对她的迫害事实。

我今年六十八岁了。“七•二零”中共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第二年,也就是在二零零零年九月末,我因为要去北京证实大法被中共打手从火车站非法抓到盖州市站前派出所(记不清是分局还是派出所)叫我承认什么,写出来。我什么也没有写。上来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说,“看你这么大岁数,不然我非打你不可!”我拒绝告诉他们我的姓名和住址,只是劝他们不要对大法不敬,我们弟子没有错。他们抢去了我身份证从网上查到了我的信息,把我的家人叫来了,让我写一个类似“保证”之类的东西,说:写完就叫家人把我领回去。我说:“我没错,写什么?”就这样他们把我关进拘留所,非法关押七天。当时的拘留所所长叫张旭伟。

在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的一天,街道主任门传龙领着几个人闯入我家,说:“跟我们去一趟,说几句话就叫你回来。”我说:“我不去。”他们就连拖带拽把我拖上了车,拉到了县政府门前,说要把我拉到双台洗脑班。我心想不能去,下车就走了。他们追上来又把我拽上了车。

很多大法学员被骗到洗脑班去了。“犹大”王岩在门口等着。中共利用她来“转化”我们。有的是从别的地方抽调来做所谓“转化”的。不管谁来到我跟前我就给她(他)讲真相。其中一个女警察瞅着“犹大”说:“你看人家修的。”犹大没话可说了。第二天,一个女警察问我:“你们为什么去北京?为什么自焚……?”我说:“上北京上访,因为修炼的人没有错,都是好人,天津抓了四、五十名大法弟子,还给打了。我们要求天津放人,他们不但不放,还让我们去找北京解决,说是北京让抓的。‘天安门自焚’根本是假的,自焚了,没人体还咋修哇,修炼的人多了,江贼害怕了,编造些丑剧来欺蒙老百姓。看那王进东烧成那样,装汽油的雪碧塑料瓶在腿中间还好好的。自焚了,衣服、脸都烧成那样,那头发怎么就烧不着?”我告诉他们,我们师父去国外是向全世界传宇宙大法,法轮大法属于全世界,不是仅在中国传。师父没向他的弟子要过一分钱,但是给予弟子的东西是最多最多的。我看出这个女警明白了真相。

我想,我不能在这里呆下去,我绝食反迫害,和同一室住的同修配合整体发正念,到傍晚,他们只好让我家里来人把我接回家。当时街道主任是门传龙,政法委书记是花荣清。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九日,东城办事处的杨金利和宁成祥来把我绑架到东城办事处,然后又送到拘留所。当时东城办事处负责这件事的是范钦伟。在拘留所我绝食四天,又被送到马三家劳教所。当时送我去马三家的是公安局长夏天成。我被关进了马三家劳教所的二大队五分队。队长叫王正丽。那被关进去的那些日子,他们就利用一些所谓“转化”了的那帮人一伙、一伙轮流的做所谓的“转化”。我没有被那些邪说所蒙骗,又来个邪恶“犹大”,四、五天不让我睡觉。有一次还把我倒吊在二层床上边的角铁架上,脑袋贴在地面上整整一个晚上。犹大(朝阳的李桂英)在我的脑门上敲打,把脑门的面部都抓破了。他们逼我在墙角蹲着,我蹲累了坐下来,马上就把我揪起来打,满地拖着,把笤帚把都打坏了。打手是辽阳的犹大李淑英,锦州的方胜梅。

十一月份,外边下着小雪,队长叫“犹大”、铁岭的孙秀艳把我带到屋外面冻着。有时对我施以酷刑“吊铐”——将双手铐着吊起来,仅脚尖着地,有时用电棍电,用绳子绑着。利用赵永华(“犹大”)来讲课洗脑。我拒绝参加,就把我绑起来,从上午十点多钟绑到傍晚,铁岭的孙秀艳怕我休克就掐我人中,把人中都掐破了。

后来我又被转到四分队,队长叫王秀菊。每年到十一月份他们就搞个所谓的“攻坚”。四、五天不让睡觉,利用一些被所谓“转化”了的人(她们都是被蒙骗的,以为路就应该这样走)来“转化”别人。铁岭的高素云被所谓“转化”(室长)。她对我说:“全院就剩你没转了,你如果转了,我们全都放出去了。”他们安排来一伙“转化”我,一看不行走了,又来一伙。一天有个人拿来别人写好的几张纸,逼着叫我照着抄,抄完让我回室里睡觉。睡醒了又把我带到一个房间,叫我看一本洗脑的书。我一看不对呀,这不是在往下拖我吗?就说:“怎么看批判大法的书呢,大法是正法,我得找队长说道说道。”我刚走出门,正好大队长在走廊对面的队长室门口站着,我说:“队长,大法是正法,怎么能学批判大法的书呢?”就这样,他们又把我关进了小仓库里,这次又有十几天没让睡觉,拿来一张印好的答题,其中一题是让写出认识的大法学员的名字。这次我的主意识强,不写。

一次,我想:我得叫大家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不能被那些歪理邪说所蒙骗。一天,我站在门口向走廊大声喊:“法轮大法是正法!以前所写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这时被所谓转化的铁岭的高素云拿着扫床的笤帚跑过来举手向我头部打来,这时很多人喊:不准打人!她被大家拦住,没打着我。后来被队长知道了,有的被加期一个月,有的被加期二个月,一个大连学员丁露被加期三个月。队长告诉大家说给我加期一年。我心里在想:“你说的不算,我是有师父在管。师父怎么会给我加期?”后来真的没有加。每天早晨做操,队长叫我出去做操。我说修炼人没有病,不用锻炼。队长把我带到队长室,叫另一个队长出去,关上门对我一顿毒打。把我打趴下了,强迫我站起来继续打,抓着我的头发把脑袋往墙上撞,不知是鼻子还是嘴出了很多血。

酷刑演示:撞墙
酷刑演示:撞墙

另外次,队长发现我不背监规,就把我叫出去在一个没人的屋子里又是一顿毒打,说:“你为什么不背?”我说:“我按照宇宙大法‘真、善、忍 ’去做,没有错,我也没犯法。”这次我被打得面部全是黑紫色,家里来人探望不让接见。自己在一个小屋子里被关禁闭,谁也不让见。这两次被毒打行恶者是分队长王秀菊。

一次来了四、五个被所谓“转化”了的人,四十多岁、五十多岁的,一齐动手,把我双脚用绳子绑上,头朝下倒挂着,头离地面有两尺多高。记不清被吊了有多长时间。

还有一次,队长拿来一种向身体里通电的刑具,叫一个来自庄河的所谓“转化”的人按着我的手,在胳膊上用电流向身体里通电。这次通电没管用,我使用师父赐给弟子的神通,让电流反向回到行恶者身上。这时行恶的队长问那个按我的人说:“电没电着你?”那个庄河的人说:“没电着。”队长说:“把我电了。”吓的立即把刑具拿走了。还有一次,把两只胳膊成大字形绑在铁架上,逼我站了一宿。

演示图:电棍电击

一次,在姓徐(或许,是老边的,也是所谓“转化”的)看管我的时候,我去洗了衣服,她竟对另一个换班的包夹说:“她欺侮我,在我看她时她就洗衣服。”换班的包夹来了,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了我几个耳光,说她替姓徐的报仇,谁叫你欺侮她这个包夹叫冷斌,也是所谓“转化”的,是从鲅鱼圈的搬到鞍山的,已经有五、六十岁了。还有一个是大连的叫白雪云,换她来看我时也是上来就打我几个耳光,又往脸上吐吐沫,那次我被打得眼睛痛了几天。

马三家是中共迫害大法弟子的极其邪恶的黑窝之一,无数大法弟子在里面遭受了残酷迫害,但坚定地走过来了;的确有些不是真修的背叛了大法和师父,但还有的是被迫所谓“转化”的。一次,一个姓张的(四十多岁,家住大连)来“转化”我,她小声对我说:“你做的对,我是被迫害的实在承受不住了才被迫‘转化’的。我来教你背经文吧。”她教我背很多《洪吟》中的诗词和经文。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零二年,盖州市东关街街道主任门传龙等恶人及派出所恶警还多次来骚扰我,总想逼我放弃修炼。我告诉他们炼大法的好处,叫人向善,道德回升,有个好身体。这么好的高德大法我永远不会放弃。我的女儿也告诉他们说:“妈妈炼这个功法身体好了,没病了。当然不能放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