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桦南县公安局国保两大队长连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四日】在明慧网的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到,国保大队的警察们因车祸惨死、因突发病暴死、因故被人杀死的案例很多,有的人在病痛的折磨中有所悔悟,有的人连悔悟的机会都没有。他们的年龄从三十岁到五十几岁不等,正是老百姓俗称的黄金年龄。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已多达两万多人了,有的还殃及家人,《明慧网》的记载是不完全的,实际遭恶报的不知道还有多少。

远的不说,就说我们县的这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哪个得好了?从公安局长梁振富、副局长卢光、于洪军国保大队队长李军、陈洪辉、警员陈玉君等等,这都是有目共睹的。

——本文作者

共产党祸乱中华已近百年,统治中国的六十多年历史中,中共发动了一场场灭绝人性的运动,刮起一场场血雨腥风,说白了只是为了维持它的绝对统治权,短短几十年,有八千万中华儿女在暴政下非正常死亡。在三反五反、反右、文革、六四、直至今天仍在继续着的迫害法轮功等。中共发起的政治运动中,很多同胞像屠杀动物一样被杀掉;许多被全家灭门,连尸体都没有人收,被弃尸荒野,或扔入山川河流,或强行火化,还不准问身世、禁止问缘由,打死算自杀等等。

而这种大规模的屠杀,至今在进行,由于海外互联网上保留不少各种真实资料,以至于中共必须耗费巨资封锁相关讯息,无所不用其极地圆谎造假,企图阻止人民了解真相,制造一言堂的“和谐”假相,孰不知一切祸乱根源来自于中共本身。中共变好了吗?没有,只是更善于欺骗隐瞒,而今天法轮功学员做的就是说出真相,公开揭穿谎言来制止这场迫害。

1999年7月20日,中共悍然发动对法轮功的打压。全国上下针对法轮功设置的“610办公室”,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江泽民又命令“610办公室”系统性地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法轮功学员无辜被抓、被打、被任意处置,却申冤无门。

看看桦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十年多来在中共指使、怎样为其卖命、迫害这些善良的同胞:法轮功学员的。

桦南县“610” 原办公室主任薛耀(男)副主任薛秀清(女)建立黑名单指使勾结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街道以及法轮功学员有关单位勒索、不断的骚扰干扰法轮功学员的正常生活与修炼。薛秀清在这长达十多年的迫害中,自身、家庭曾遭受多次磨难,丈夫险些入狱,这些警示都不能使她清醒,还留守在那个位置配合参与迫害。

车传鹏,男,三十多岁,现任黑龙江省桦南县政法委副书记、“六一零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主任。据他本人讲,中共邪党给他下达了“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指标,所以他自2010上任以来就不得不带领其手下不断的骚扰法轮功学员,以寻找转化的目标,两年了一个转化的也没找到。车传鹏被邪党逼迫得寝食难安,怨声载道。一会儿抱怨县领导不配合他,一会儿抱怨各部门不配合他,一会儿抱怨上几任 “六一零”头子欺骗了他,一会儿痛骂佳木斯“六一零”逼他,一会儿拐弯抹角的威胁法轮功学员,一会儿哀求法轮功学员帮帮忙就写个保证书吧。虽然他不了解法轮功真相,但看的出来他的善良本性并没有完全被中共邪党所埋没。

桦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恶警李军,从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开始后,到二零零八年他一直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并在2003年提为队长这促使他更是极力地为中共卖命。对桦南县法轮功学员进行全面打压,他们绑架、关押、抄家、拘留、殴打、判刑、劳教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十余年来,;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不但不觉得愧疚,而且对法轮功学员家属也从不手软。

1、欺压百姓 为所欲为

在桦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恶警李军极力迫害法轮功期间,他的手下王××、陈玉军、黄××、黄永×等曾多次随从。不断参与非法抓捕坚信“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李德真四十多岁,桦南镇幸福乡人。2002年因不忍心看到大法师父被诬陷、诽谤。他也去北京证实大法说句公道话。李军却伙同桦南镇政府陈勇波、幸福乡村书记李忠友等,将幸福乡李德真家仅有能维持生存的7亩半农田地强行变卖,剥夺了本人4年的使用权。卖地的3000元钱却被李军搜刮进了腰包。此后李军又第三次将李德真关押在县看守所。

2004年又将李德真强判3年送往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关押迫害。李德真为坚修“真善忍”做一个好人被剥夺生活的自由权利。妻子承受不了他们对家庭的骚扰与精神上的压力和生活上的负担被迫离婚。

王红艳也是法轮功修炼者,她是个非常热心的人。听说李德真被强判劳教,家中只剩下二老生活困难,就尽自己所能送些米面帮助李德真家人,结果被恶人跟踪,非法抓捕劳教三年。

2003年4月份,法轮功学员于小玲弟弟已患癌症晚期,于小玲一直和家人在医院照顾弟弟。国保大队李军找不到于小玲,就到医院去骚扰,给于小玲的家人带来很大的精神压力,特别是病重的弟弟由于担心姐姐(于小玲)的安危致使病情急剧加重。在医院,恶警李军没找到于小玲,便使用邪恶的招数,将于小玲被蒙骗到公安局。当天晚上,恶警李军把于小玲强行关押到看守所。病重的弟弟因每天见不到姐姐,精神受到强大的压力满嘴起泡,弟弟不但承受着病魔的痛苦,而且每天还牵挂姐姐的安危与否。他知道姐姐信仰“真、善、忍”没有错,姐姐是好人。他多想和姐姐再见最后一面,可是这人间的险恶却使弟弟带着悲愤离开了人世。就在弟弟火化的那天,恶警李军却又把于小玲强行送到佳木斯看守所继续关押迫害。

在看守所里,每天吃的是根本就没有做熟的玉米面窝窝头,喝的是猪食不如的有小虫和泥土的白菜汤。于小玲们一个监号关押七、八个法轮功学员,加上普通犯人有时多达二十多人。晚上睡觉必须侧身躺着,一个紧贴一个,谁出去上厕所回来就挤不进去了。由于天气炎热,很多人身上都起了热痱逐渐溃烂。有一个大法学员被邪恶警察提出非法审讯,走的时候人好端端的、精精神神,可是下半夜二、三点钟回来的时候,是被抬进监号的,这种情况司空见惯。

在看守所关押迫害一个多月后,于小玲被佳木斯劳教部门非法定一年劳教。家人承受不了这精神上的压力四处托人,花了6―7万元钱才将于小玲要了回来。因于小玲在关押迫害期间不配合邪恶的指使绝食抗议,出来的时候人整个瘦的是皮包骨

桦南县原二道沟乡振兴村村民刘月,女,21岁,未婚。刘月平时在家务农,闲暇时帮助修炼大法的父亲刘广友料理个体诊所,刘月本人没有修炼法轮大法。

2005年7月25日,父亲刘广友外出进药,刘月正在家中料理家务,突然闯进来几个人,自称是物价局查假药的,这些人未出示任何证件,就开始在室内乱翻一气,最后搜出了法轮功书籍和资料,才告知是公安局的人。

恶警问刘月是谁的书?是谁炼法轮功?刘月为保护父亲免遭迫害,就回答:“我的,我炼。”于是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恶警李军、副大队长王××以及手下恶警陈玉军、黄××等强行将刘月送到县看守所。

刘月被关押到看守所之后,思念家人,婚姻受挫,精神受到极大的伤害。然而桦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在明知道刘月不修炼大法的情况下,竟然利欲熏心,勒索刘月家人拿出一万三千元钱赎人,因刘月家人无力交纳,公安局国保大队就捏造材料,非法判刘月劳动教养两年,关入佳木斯市劳教所。

8月22日,刘月的父亲刘广友也被恶警李军等绑架,被关入县看守所迫害。刘月年仅14岁的弟弟,自幼年失母,与父亲、姐姐相依为命,父亲、姐姐相继被抓,无人照料,辍学在家,独自孤独度日。

2006年7月4日下午,恶警李军、黄××等非法闯入一民宅,强行将一对夫妻(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带到公安局,威胁恐吓夫妻二人:“现在只需交三千元钱,立即放人,否则送去劳教,还要挨打。”最后勒索两千元钱。

2006年8月初,恶警李军及其手下突然闯入一法轮功学员的母亲住处,向其索要该法轮功学员的电话号码未果。进行了抄家,抄走一些大法书籍,并将该母亲(未修炼法轮功)带到公安局,要求交5000元钱然后放人,最后家属被迫交3000元钱将人赎回。李军明知他的这种行为是见不得人的,当场还恐吓家属不许给他上网曝光。

这期间恶警李军又对60多岁的老人法轮功学员王振骚扰,而且连不学法轮功的老伴也一同抓走被强判劳教。为了完成“上面”的指标和任务,连法轮功学员不炼功的家人也被抓捕判劳教充数,人性全无。

2、穷凶极恶 连残疾人都不放过

在二零零六年八月七日,法轮功学员于晓红的丈夫在早上六点多下楼时,发现桦南县公安局恶警李军一行可疑人员。七点多,桦南县公安局副局长于洪军、国保大队长恶警李军、及其手下陈玉君、黄×× 还有司机(小雨)等窜入楼道。于晓红拒绝开门,僵持很长时间。恶人们竟然动用了消防队的云梯从阳台进入于晓红家室内(四楼)。消防兵把门打开,他们蜂拥而上,大声呵斥,把室内翻得一片狼藉,收走了电脑(后要回),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地板被踏的全是小坑,孩子吓的大哭,邻居明真相的都在小声谴责他们。她家正值闹市区,院内人山人海,马路上水泄不通。就在这光天化日下,桦南县公安局于洪军、李军等绑架了于晓红。

于晓红,三十多岁。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之后胃炎,十二指肠溃疡,心脏病都不治而愈。九九年邪恶铺天盖地的疯狂打压,由于怕心,放弃了修炼,随之而来的是大人孩子经常打针吃药。痛经、盆腔炎的痛苦时常困扰着她,腿病的痛苦更是让她苦不堪言,她从小患有髋关节双侧脱臼,两次大手术也没有摆脱病痛的折磨,严重时不能走路,弄得心力交瘁(左腿有钢板)。二零零四年由于大法弟子耐心地帮助,她又从新走入修炼中来,慈悲伟大的师尊再一次慈悲于她,师父给她再一次净化身体,她彻底告别了医院,真正达到了无病一身轻、心性也得以提高,做事能以“真善忍”为准则去做一个好人。

然而,就是因为做好人被公安局绑架。她母亲闻讯赶到,向李军讲述晓红修炼后身体的变化。她母亲看到他们想把晓红送进看守所,就极力阻止,在撕扯中遭李军的破口大骂,李军说晓红的母亲碰到了他刚出车祸造成的伤腿。他本人还说,他撞车是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了,但当时并没见到他行为上有所收敛。

晓红被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四天。这期间恶警李军还意图想抓她的丈夫,丈夫忍无可忍不想屈服于他们的欺压,愤怒之下大声呵斥李军说:你们赶快把我媳妇放了,不然我就崩了你。这才使他们有些收敛。丈夫用尽自己所能极力营救妻子。最后他们以交保释金的形式,竟然勒索现金一万元(后要回七千元),这些都由李军一人经手。

从看守所回来后一个月,又把她骗去西格木劳教所非法关押三天。(当时劳教一年零三个月)在这其间托关系找人买烟,吃饭店又花去三千元,此外李军又勒索三千元现金,丈夫在去西格木劳教所接妻子其间,买烟给佳木斯市公安局一李姓警察,来回打车又花去一千多元。

于晓红的被绑架给她本人及家人的身体和精神造成了极大的痛苦,在经济上受到了极大的迫害,至今还负债累累。

桦南法轮功学员李成,30多岁,自幼丧母,曾患有脑瘤和丘脑出血,生活不能自理,属于重度残疾人。发病时昏迷不醒,后经佳市医院做脑CT确诊有六个脑瘤,医生曾预言他活不过一年半。

一九九六年,李成喜得大法,走入了法轮功修炼。他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要求来改变自己的内心世界,发誓要做一个好人。此后身体逐渐恢复了健康,不但生活能自理,而且还能自食其力了,能靠开“港田”车维系生活了。这无疑对他本人、对家庭、对国家、对社会都是一件好事。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在大法中获得新生的可怜人只因信仰真、善、忍,做个好人却屡次遭到中共邪党的迫害。

二零零五年六月,李成被桦南国保大队绑架关押近三个月。桦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恶警李军及其属下人员,曾企图送他去佳木斯劳教,因他身体残疾劳教所不收。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五日上午,李成在新华市场出租港田时,被三名恶警强行绑架至桦南县国保大队后,先后两次强行送往佳木斯市劳教,均因身体残疾未收。这伙邪恶之徒经过几天的筹集钱款,于七月五日最终还是用钱买通,将李成非法判了三年劳教。劳教一段时间后,因身体状况又被释放。

李成因亲身受益于大法。他走到哪都想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给世人。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七日下午三点多钟,李成在闫家镇老街基村讲真相被村民恶意构陷,闫家派出所出动警车将李成绑架,桦南县国保大队队长(接任李军位置的)陈洪辉强行将李成关押在桦南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八日,桦南国保大队恶警陈洪辉在未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对李成秘密判刑。并将他劫持到七台河861监狱遭严重酷刑迫害。李成遭到非人折磨,致身体极度虚弱。狱警不许家人探视,还威胁家人不许曝光,声言如果曝光就折磨李成;否则让家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数月后又将李成转入佳木斯联江口监狱关押迫害。

3、刘春静被迫害 家破人亡

刘春静四十多岁,于九八年有缘得法,修炼大法后内心深处被法轮佛法“真善忍”所震撼,从此一点一滴逐渐溶入法中,性格由原来的孤僻、固执,变得开朗、豁达,做事多为别人着想,善待和宽容他人。

刘春静在学法轮功前和丈夫因性格不合经常闹矛盾,学法之初她丈夫又极力反对她修炼,两人离了婚。离婚后,丈夫得了脑血栓生活不能自理,需要照顾又要求复婚。起初刘春静没有同意。通过不断的学法刘春静因真心修炼法轮功就得按照书中所要求的去做,处处为别人着想善待他人,更何况是自己的丈夫。她不怕吃苦放下自我与丈夫复了婚,承担照顾丈夫的责任,给婆家人减轻了负担。她把丈夫接回家,无怨无悔的默默承担着所有的家务,一边照顾丈夫,一边艰难的靠摆小摊,卖袜子来维持生活。丈夫身体日渐变好,也在法中受了益。刘春静用行动诉说着大法的美好。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日,刘春静正在家中洗衣,桦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恶警李军等闯入刘春静家,搜走大法书籍,并以此作为无理迫害的借口,把刘春静非法关押到县看守所。刘春静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被非法强判两年,送佳木斯市西格木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七年春,刘春静才从劳教所出来。出来后她重新挑起了生活的重担,为了还债,把房子卖了,租简陋的房子,平时在街上以卖袜子为生,并对有缘人讲述法轮功的真相。她乐观的生活态度感染着四邻八舍。

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刘春静在发放真相传单时,被人恶意构陷,又遭恶警绑架被关在桦南看守所。刘春静的母亲、丈夫及好友多次到公安局要人都没有讨回公道。恶警的再次迫害,给刘春静的家人及亲属造成了巨大精神的伤害及经济的损失。数月后又将她强判4年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

刘春静再次遭非法关押,丈夫失去了唯一能使他依赖生存的精神支柱,丈夫不能劳动使家里经济陷入困境,当他听说妻子被强判4年的消息后压力到了极限。而且长期生活在遭受迫害的恶劣环境中,高墙相隔形单影只不能团圆,他的病情加重了,他倒下了再也起不来了……他深知共产恶党的邪恶,它们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在逆来顺受的无奈悲愤中含冤离世。

这一切痛苦和悲哀是祸乱人间,迫害大法的元凶江氏政治流氓集团所致;是桦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恶警李军等善恶不分利欲熏心,一意孤行,迫害善良所致。

“说它是邪恶,是因为它明知对法轮功的迫害是违背宪法和法律,甚至是超越宪法和法律却谎称是依法办事;说它是邪恶,是因为它面对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迫害起来从不手软,其手段极其残忍;说它是邪恶,是因为在面对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无怨无恨的善劝他们时,他们却没有做人的一点底线;说它是邪恶,是因为明知江泽民与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是政治迫害,却积极助纣为虐。十余年来其罪恶罄竹难书”。(《河北雄县“六一零”十年罪行录》)

4、参与迫害 结局悲惨

李军今年57岁,2012年5月12日,在晨炼的时候突然暴死街头。:李军在人中就不是一个好人,被人称流氓警察,他道德败坏,没有人性。连他的同事(法轮功学员)在街上碰到,他都翻包,并关入看守所。因他的为人品行很不好。他不但迫害修佛法的好人,而且还吸毒、贩卖女人。死后同事几乎没有几个人去看他,而且有正义感的公安人员还说这是他活着不干什么好事所造成的恶果!

从1999年江氏流氓集团发动迫害法轮功时,他就极力的跟随中共邪党参与迫害法轮功。经他绑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就有百余人次,勒索钱财超10万多人民币,几十人被非法劳教。骚扰法轮功学员至少在两千多人次以上。他在八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曾三次出车祸,最后是事事不顺,妻离子散、晚景凄凉,虽然他内心深处也有些惶恐不安,但视金钱胜于性命的他抱着侥幸心理,他认为本人只是执行“共产(邪)党政策”,他就拿着共产邪党给他的所谓“政策”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把法轮功学员当成摇钱树肆意勒索。他在几年的迫害中,法轮功学员不断的利用各种方式给他讲真相,他从内心深处也知道法轮功好。他还曾经介绍过让人学法轮功,他说你这个病就学法轮功能好,你们这也有炼的你去找他们教你。可悲的是他明知道法轮功好,虽然有些收敛,但被钱财冲昏了头脑的他还是继续参与迫害。最终落得个暴死街头的下场。

陈洪辉,黑龙江省桦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一日下午,因私事乘车从桦南县土龙山镇返回桦南镇的路上,撞到大树上颅骨粉碎,当场死亡

陈洪辉自接任(李军)桦南公安局国保大队长以来,也一直迫害法轮功,组织他人烧大法书籍和大法师父的法像。他主管迫害法轮功两年来就有16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非法抓捕,其中有五人被非法判刑,两人被非法劳教,其他人或被勒索罚款或被拘留。其中残疾人李成被非法判五年重刑。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讲真相,陈洪辉都执迷不悟。就在他遭恶报的前几天,还有法轮功学员劝他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劝他退出中共邪党,他扬言说:“这么多年出车也没撞死,都说报应,报应我个试试,我就跟共产党走到底了”。结果没出七天真的就被撞死了!

也许有人不以为然,认为这只是巧合,那么我们再看一看:

桦南县公安局前任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卢光,自1999年7月20日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一直紧紧追随恶党迫害法轮功,指挥、怂恿恶警骚扰、勒索、劳教多名法轮功学员。大法弟子一直耐心和他讲真相,邮寄真相资料,可是他一意孤行,不思悔改,终于恶报在不知不觉中降临。

2006年,卢光被检查出肝坏死,病痛折磨得他痛不欲生,到北京治疗花了数十万元才得以缓解。身为警察的卢光,在大是大非面前,不辨是非曲直,不为人民做事,却卖力地执行着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政策,视善恶有报为儿戏,做梦也没有想到,听党的话得到的是,身患肝坏死、为治病几乎倾家荡产的结果。

桦南县国保大队警察陈玉军,十年来一直追随中共邪党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原国保大队的其他人员,有的是遭到了恶报,有的是厌恶了迫害,现都已陆续离开国保大队,不再干迫害法轮功的勾当,而陈玉君依旧我行我素,仍留在国保大队继续干着助纣为虐的勾当,每次绑架法轮功学员他都紧紧追随。

2008年4月18日晚10点左右,陈玉军与妻子等亲友酒后返家途中,遇到三名男子,偶然发生冲突,妻子脸上被打伤,陈玉军被捅了三刀。这本是上天对他的惩罚和警示,可他不知道珍惜上天对他的慈悲,仍不悔改继续干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勾当。如今,陈玉军的妻子已弃他而去。而且其身体已患多种顽固病和双侧股骨头坏死,他面临的是:妻离子散、在痛苦中偿还自己种下的恶果。

回首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与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不仅对法轮功学员及家人造成了很大的精神伤害与巨大压力,其实被中共指使参与迫害的那些人本身更是深受其害的。只是形式不同而已。

十多年来法轮功学员不放弃修炼,是因为他们在修炼实践中已经证实了法轮大法是正法、是真法。而且他们更加确信“善恶有报”不是一个名词而是一个不破的真实的天理。

中国曾经流行这样一句话说:“天地之间有杆秤”。这说法非常对。这杆秤非常正义,非常公平,它衡量着世上每一个人的良知善念的多少,它不分国界,不分官阶高低、贫富贵贱,更不管是什么政治,它只是行使天法:那就是做好事有好报,做坏事有恶报。

中共官场中有一个职位是“死亡职位”,只要坐上这个位置,出意外暴死的机会很高,而且臭名远扬,这个职位就是大陆各地各级“六一零办公室”的头目,与这个死亡职位有着密切联系的另一个特殊的部门,也被曝出是高机率惨死的,就是各地公安局的国保大队,实为“中共搞政治迫害的打手”,以前叫“政保科”,专门为中共邪党迫害异己的。

在明慧网的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到,国保大队的警察们因车祸惨死、因突发病暴死、因故被人杀死的案例很多,有的人在病痛的折磨中有所悔悟,有的人连悔悟的机会都没有。他们的年龄从三十岁到五十几岁不等,正是老百姓俗称的黄金年龄。明慧网的记载是不完全的,实际遭恶报的不知道还有多少。

远的不说,就说我们县的这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哪个得好了?从梁振富、卢光、于洪军、李军、到陈玉君、陈洪辉等等,这都是有目共睹的。

梁振富从公安局长升到了副县长,看似要飞黄腾达,公费出国旅游前却突然暴毙。公安局副局长于洪军在二零零八桦南县住院期间,家人亲属说:可不能让法轮功(学员)知道啊!他们要是知道他(于洪军)病重住院,那我们遭报的名在全县又得曝光了!

没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公安警察和官员们,你们是万幸的。现在你们已经看到了你们身边所发生的这些真实例子,足以让你们清醒了,而且也验证了法轮功学员这些年告诉你们的句句都是真言。

更希望那些至今还不了解法轮功真相的百姓、和各级政府官员们别相信中共一言堂的谎言而封闭自己。更不要再参与迫害无辜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了,他们是因为世人包括你们能够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才走出来讲真相,才遭受了残酷迫害。不管你们以前对法轮功学员做过什么,法轮功学员都不记、不恨,我们告诉你们这些只有一个目的:为你们好!前有车后有辙,看看我们身边所发生的事,反思一下这几年法轮功学员不辞辛苦,不顾个人安危,用省吃俭用积攒的零钱印发真相资料,为的是什么?十年多来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地讲真相,无非就是让世人在这多灾、多难的不平凡的历史时期有一个好的身体,活得踏实、平安,远离灾难。

其实这些年也有很多明智的人主动地听真相、了解真相,喜欢看法轮功的真相材料。他们知道法轮功是冤枉的,因为信仰应该是自由的,更是无罪的。明白真相的人们都很愿意“三退”(退党、团、队),因为“三退”能够保平安。

法轮功学员一不图名,二不图利,他们关心的是身边每一个人的安危与未来,只希望你们千万别失去上苍给你们的每一次机缘,希望你们都能明真相保安康,不辜负神佛的慈悲救度,不辜负法轮功学员十年来风霜雪雨,在迫害中所付出的一切。

另外,告诉你们一个天机:不是法轮功反对共产党,是天要灭中共。我们只不过把这天机告诉了世人。如果你不信,你可以去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旅游区去看一看,那里有块天然崩裂的巨石,上面清楚地呈现“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经国家科学院等地质学家的研究确认,这绝非人工雕琢,而是天然形成。中共掩耳盗铃,把那块巨石叫什么“救星石”,还在电视节目中大肆宣传,把老百姓都当成傻子,硬把照片上的六个大字说成是五个,对第六个“亡”字装作看不见。

这亡共石的出现告诉我们,共产党即将灭亡。所以我们劝凡是加入过党团队的人们赶快退出来,不要在中共灭亡时当它的陪葬品。神佛只看人心,用笔名、化名都可以,从内心真诚地退出就行,如,写“三退”声明贴到公共场所,或纸币上花出去,当然能自己上海外大纪元网声明,或委托哪位法轮功学员替你上网声明是最好的。

望那些还在边缘徘徊不了解真相的人赶快了解真相吧!看看法轮功到底是什么?也许这样的机会不多了,人没有钱不能生活,可是有钱用在病魔缠身、或各种突发的灾祸上值得吗?再有钱,当天灭中共的那一天,神佛能允许你用钱买回你的命吗?

最后衷心感谢那些在我们遭受魔难时同情、支持与帮助过法轮功学员的朋友们,真心地谢谢你们!在此也真诚地再次告诉你们:当遇到危难时,千万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是为了我们,是为了你们生命的永远。你能平安度过将来的劫难,就是我们最大的心愿。

注:以上叙述过程中的人名用“××”代替的,不是不知其名,是念其有悔过之心或调离不再参与迫害而隐去了其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