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中的不平常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五日】我是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得法修炼以后,我每天上班之余都要学法炼功。从有名的药罐子到零元药费的过渡,显得平平常常,好象是很自然的事。也许您会迷惑:社会上有那么多功法,也没看见哪个人练了就不生病的。那么法轮功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的健身效果呢?我们法轮功的炼功人又是如何把身体给“炼”好了的呢?其实呢,精神境界提高了,物质身体也就净化了。下面,请看看我修炼过程中的几个小片段,或许您就明白了。

丈夫说:真神了!

我修炼一个多月后,丈夫也走入修炼。他修炼的起因是看到了我炼法轮功后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事。

修炼前,我的脸部经常长痘子,还不小,我经常用浓碘酊去烧它,也无法根治。今天好了一个刚脱痂,往往疤痕还未消失,就又长出一个来,又痛又影响美观,很无奈,许多年了一直是这样。可刚炼功没多久就再也不长了。丈夫觉得真神了!经常对家里的客人讲这件事。我说既然神了,你也炼吧。他也开始炼了。

看了《转法轮》我们才明白:是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从此我脸色红润,身上多种疾病也都逐渐地消失了。

“法轮功还真讲这个!”

我修炼后的一天,姐姐对我说:“我的邦迪用完了,下次记得带点过来。”

我在一个单位的医疗室工作,修炼前经常带一些备用药物回家,如邦迪啦、碘酒啦、什么药棉啊,感冒药啦等等。有时会分一些给姐姐用,因为她的经济比较困难。看到搞业务的人有额外收入都挺不错的,我也没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妥,还想这简直是太小儿科了。

可今天姐姐这么一说,我感到脸上发热:这不是偷吗?赶紧说:“不行啊,我现在炼法轮功了,不能再拿邦迪给你了。我到药店买给你吧。前不久家里需要药棉,我也是自己开了处方,自己把钱给收了(注:本来让我管理药物兼收钱是违反制度的,但单位里谁都知道我炼功,领导信任我,所以让我兼收钱)。我这样做谁也不知道,可修炼是修自己的心,不是为了做给别人看的。”

姐姐不解的问:“那不是算在你自己的账上吗?你那边拿的是批发价,便宜啊。”我连忙解释:“虽然记在我的名下,可用药超过一定金额是可以报销的。我现在是修‘真善忍’的,我自己不需要用药就不能开了。”姐姐理解的说:“你们法轮功还真讲这个!既然这样,你不用卖给我了,需要用的时候我自己买吧。”

修炼十几年了,在我的家族中谁都知道我这个炼功人是实打实的。母亲和姐姐经常跟周围的人说:我们家谁谁在炼法轮功呢,太清心了,一点都胡不了。

见到“敌人”都感到亲切

我丈夫原是我们主管局的干部。有一次他参与调查我们同系统的一个单位(我们的兄弟单位)的一件事情,并如实的把情况汇报给了上级,得罪了那个兄弟单位的领导。不久,那个领导调来我们单位当了我的领导。这位领导经常在他人面前说我的坏话,给我穿小鞋。人家一看领导对我都这样了,哪敢跟我靠近。有时我随便说的一句无关的玩笑话,也会被人家添油加醋的汇报到他那儿,作为他打击我的把柄。一次他在职工大会上大声地说:“……有能耐你调走啊,呆在这儿干啥呀?大门都敞开着呢,我买几串鞭炮欢送你出去!”谁都知道领导是在说我呢。他成了我心目中的“敌人”,我也常在背地里骂他“小人”、“小肚鸡肠”等等的。我只有忍气吞声抹着眼泪跟丈夫诉苦。

后来,这位领导因经济等问题被关進了看守所,又被判了刑。想到他干了那么多坏事,自己也被他欺负了七、八年,还真幸灾乐祸的。

当再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已开始修炼法轮功了。看着他那浮肿而又苍白的脸,往日的风光早已不在。想到世人在无知中造着业,又在痛苦中偿还着业债,心中不禁升起怜悯之心。我热情的邀请他到医疗室坐坐,关心的询问他的身体状况。并向他介绍了《转法轮》以及我修炼以后身心所发生的变化。他感慨的说:“看得出你是真诚的,我谢谢你啦。你炼了法轮功真的变了。”我想是啊,我是变了,是大法使我心的容量扩大了。

不久,听说他儿子要办喜事。想到他现在是个落难之人,也托人把红包送了过去。婚礼那天,当我以真诚的笑容出现在酒店门口时,这位从前的领导快步走下台阶,一边拍着我的肩膀一边高兴的大声说:“你好!你好!欢迎欢迎啊!”从那以后,他要是到单位里来,大多会找我聊上几句。我对他不再有怨恨的心,看到他也感到挺亲切了。

公公说我很孝顺

我修炼法轮功时,孩子正在上小学。在中国大陆,学生放学时都会带很多作业回家,中午也不例外,家长和孩子一样受累。我丈夫工作很忙。我要上班、做家务、要花很多时间帮助孩子辅导功课,还有父母公婆等等事情,加上要学法炼功,也很想参加洪法活动,时间的紧张可想而知。拿起拖把、抹布都是用跑的,出门上下楼梯也是连跑带跳的。

那时我公公手脚不太灵活,经常一人呆在他自己家里,更要多挤点时间去看看他,陪他聊一会儿,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做的。通常是一阵风的来,一阵风的又跑了。常有婆家的客人说:“你公公总在背后夸你,说你这个儿媳很孝顺。”其实我也没帮多少忙,可能是公公看到了我这颗真诚的心。当年在黑窝里被迫害时,孩子去见我时说:“我念您写的信给爷爷听,爷爷大哭。”

片警的疑问与邻居的安慰

法轮功被迫害当初,抱着必须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的想法,我去了北京,被公安机关非法拘留。市里中共当局担心我再次去上访,竟然知法犯法,剥夺我上班的权利,无理的让我在家监视居住,不得下楼,二十四小时都有人看管。这样片警也就成了我家的常客。

有一天,片警一進门就说:“某某呀,你的邻居们怎么都说你是个好人呢?”我对他说:“你多了解一下就会明白的。当初我们还没有物业管理,所以没有保洁工。我每周都从最顶楼往下打扫一次楼道,有时我们一家三口还利用休息时间冲洗整个楼道。现在的城里人不太爱交往,在楼道里碰了面有的也不爱打招呼。我们炼功人发自内心地与人为善、我跟大家都是笑脸相迎,主动打招呼。所以我跟邻居们都很友好。你们公安局有很多《转法轮》,你去看看吧。就象今天你们这样骚扰(其实是迫害)我,我都让你们在我家避暑、喝茶、看电视,有这样的坏人吗?你想啊,中共说我们是邪教,那为什么不敢把我们的书分给群众看呢?为什么反而要封杀呢?去上个访,说几句真话,就得受到如此的‘控制’,这正常吗?”

片警尴尬地说:“我说不过你,不说这事了。我这是工作啊。”

我去上访被非法拘留回家后,对门的大婶看到我时激动的说:“你可回来了!我经常点上三炷香站在阳台上,求老天爷保佑你快点平安回来呀!”

在黑窝里被迫害了几年,邻居们见了面都是问寒问暖的。有位阿姨说:“大家最近都在说你呢。放心吧,我们谁也没把你当那个(指劳改犯)看的。”

以上的几个例子其实是很平常的。孝敬长辈、真诚善良、宽容忍让、非己勿贪,这些本来就应该是人的正常行为,修炼人做到这些也只是最基本的。师父要求弟子们要达到的完全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精進要旨》〈佛性无漏〉)的境界。如果我们人人都讲“真、善、忍”,那社会上的毒奶粉、地沟油、瘦肉精、催肥剂还从何而来呢?如果人人都讲“真、善、忍”,那谁还会来镇压无辜的学生?谁还会来下令迫害善良人?那要上哪儿去找贪官、卖淫、贩毒者及行凶的警察呢?

朋友,人人都还有善心在,请您走近“真善忍”吧!因为那是您生命的源泉;朋友,请你了解传播“真、善、忍”大法的师父及修炼“真、善、忍”的群体吧,因为这是我们中华民族乃至全人类的唯一希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