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金昌教师被警察绑架 婆媳要人遭粗暴对待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金昌市中小学课程辅导班教师王树申于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被警察绑架,妻子谢小芳当天也被绑架,后被放回。王树申的妻子和母亲找警察要人,警察互相推诿,婆媳并被警察粗暴对待。

甘肃金昌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伙同金昌市金川区广州路派出所警察,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非法抄家,绑架法轮功学员王树申老师时,王树申的父母正在山东老家休养,恶警们居然无理的将俩位老人在金昌的家也抄了,金昌市金川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李叙和还要求亲属通知王树申的父母赶紧回金昌,他们要进行所谓的“调查”。

王树申的母亲赶回金昌后,立即去到金川公安分局广州路派出所要人,结果所长李玉俊说:“我做不了主,你到分局找国保大队李叙和,找市局李新华去。”接下来的日子里,王树申母亲与王树申妻子婆媳俩个几乎天天到金川公安分局寻访,结果所有相关的警察、局长全部躲避、推诿。

王树申于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被从家中绑架,并非法关押在金昌市看守所,至今已一个多月了,不允许家属见面或探视,家人非常担心他的人身安全。

夫妻遭恶警绑架 家中只有一五岁孩子

王树申,原是西安冶金建筑大学的学生,成绩优异,修炼法轮大法后,他明白了“真、善、忍”法理的一些内涵和人生的意义。然而,就是因为信仰“真、善、忍”,中共剥夺了王树申的研究生资格和就业的机会。二零零零年,王树申通过了本校的研究生入学考试。在面试时,面试人提出了不公正的选择:放弃法轮功就可以读研究生,而且只能选择其中的一个。王树申表示修炼法轮功没有错,做好人更没有错。就这样,王树申失去了读研究生的机会。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本在西安打工的王树申被甘肃金昌市国安特务绑架到金昌市,后来被劫持到兰州市平安台劳教所迫害两年。

二零零五年,王树申为维持生计,创立了中小学生的课程辅导班,取名叫明智辅导班。在办班期间,始终坚持较低的收费标准,辅导效果好,成绩比较突出。

在二零零九年的金川公司职工子女招工考试中,他办的辅导班成绩较好。二零一零年有六十二人被录取,二零一一年又有八十几人被录取。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十一时左右,金昌市国保支队恶警李新华,金川分局恶警李叙和、贾德兰、广州路派出所恶警韦万俊等十几人,伙同社区人员李红(女)骗开了门。恶警、便衣非法抄家,王树申上完课回家后,发现家中有十几名恶人,王树申质问恶人非法闯入民宅乱翻东西。随后恶警绑架了王树申和妻子谢小芳,家中只有一五岁男孩,并把家中王树申用于办学用的电脑、打印机、复印纸以及电脑中储存的语文、化学辅导材料抢劫一空。

王树申和妻子谢小芳被绑架到广州路派出所后,恶警又强迫谢小芳于晚上到王树申父母家(因其父母去山东老家),非法抄走大法书籍。谢小芳于半夜一点多回家,而王树申却被非法劫持到金昌看守所迫害。

快七十岁的母亲公安分局要人被推伤

为了营救亲人,王树申的母亲赶回金昌后,立即去到金川公安分局广州路派出所要人,结果所长李玉俊说:“我做不了主,你到分局找国保大队李叙和,找市局李新华去。”当王树申家人质问:“为什么他们在老人居家无人时,非法闯入抄家?”李玉俊回答声称:“我们是依法办案、合法搜查”,而且说:“如果你觉得我们违法,你可以到检察院去告我们。”

五月二十三日下午,王树申母亲和亲属又到金川分局国保大队找队长李叙和要人,王母站在办公室门口质问李叙和:“我儿子被你绑架到什么地方去了?他没干坏事?你们快点放人?”李叙和发现是王树申的母亲,起身准备溜走,一边说:“我不跟你说”,一边推搡王母,老人被推的倒退两步,跌坐在沙发上,致使王母左腿膝盖扭伤,走路一颠一颠的,无法追上李叙和。

接着老人又想找局长,结果被值班女警推诿到信访办公室,当老人再次找到李叙和时,李叙和已在办公室架起摄像机,完全变了一副嘴脸,和和气气的说:“老大娘,是你主动来找我们的,不是我叫你来找我的,老人说:“我在山东,不是你叫我来找你的,是谁叫的?你们这些穿着警服的大骗子!”

这时办公室里的两个女警(李庭琴、某某苹)拿着手机给同去的亲属拍照,并威胁要以“扰乱办公秩序罪拘留她们,来几个拘留几个!”亲属们问:“在老人不在家的情况下,入室搜查是否合法?”李叙和声称,“无论人是否在家,入室搜查都是合法的,无需出示任何手续。”

相关警察、局长全部躲避、推诿

接下来的日子里,婆媳俩个几乎天天到金川公安分局寻访,结果所有相关的警察、局长全部躲避、推诿。

六月十五日上午九点半左右,王树申的妻子谢小芳又到金昌市公安局找国保处的李新华问情况,一进楼门,值班室的女警拦住问找谁,谢小芳说找李新华,值班人说李新华不在,让谢小芳先与李新华联系,谢小芳说我上次来过,我没有李新华的手机号。值班人员接着说:“李新华出差了”,又问胡忠山在办公室不?值班室人说,胡处长休年休假了,也没来上班。正在这时,谢小芳看见金川分局国保大队指导员贾得兰和李庭琴出现在大厅,不一会看见李新华拿来几张纸走到贾得兰旁边,把纸递给李廷琴后准备离开,谢小芳赶紧跟了过去说:“李新华,我问你,你把我丈夫绑架走,关押了一个多月了,你得给个说法,要不然就赶紧放人”。李新华一边逃走,一边说:“你不要来找我,派出所会给你答复。”谢小芳说:“你们警察别踢皮球,我到派出所去问,派出所让我来找你们,你们总是躲着不见面,今天见着了,你又让我去找派出所,我就找你问。”

李新华掉头就往楼上逃走。谢小芳紧随其后,李新华从一楼到三楼,又通过走廊从另一端楼梯口下到二楼,又到四楼横穿走廊,从另一端楼梯口下楼,如此反复好几趟,谢小芳一直追问公安非法搜查,绑架,迫害好人。李新华说:“怎么说非法搜查,你都签字了。”

谢小芳说:“你们把我们夫妻俩绑架到派出所,从下午三点多直到晚上十二点多,限制我的人身自由,还威逼利诱,晚上十二点多还不让我回家,我惦记我的孩子,是你们逼我签字的,我说我不签的时候,你们的国保大队长李叙和还站到我跟前想打我呢!我一个柔弱的妇女,被你们一帮恶警轮番审讯,恐吓。李叙和说一会可以让你回家,但你必须配合我们的工作,该签的字得签上,若你的态度好,我们会在合适的时候给你丈夫取保候审,让他早点回家。”

李新华走到三楼挂有“国保处处长”办公室门口,谢小芳看见此办公室坐着胡忠山,就进来办公室,李新华趁机溜走了。谢小芳就对胡忠山说:“我是王树申的妻子,来问问我丈夫的事,他没有做坏事,你们什么时候放人?”

胡忠山说:“我们依法办事,跟你说过了,你再别来了。”

谢说:“你们抓好人不对,赶快放人”。胡忠山说:“你是好人吗?”正说着话,胡忠山的手机响了,他一边接电话,一边挥手示意谢小芳先出去。谢小芳就走出办公室,想继续找李新华,看见胡忠山办公室紧挨着的门开着,谢小芳就进去了,这间办公室没挂牌子,里面有五六台电脑,一个便衣和一个穿警服的警察分别坐在各自的电脑前,谢小芳认出这个便衣就是参与抄家的警察,就说:“原来你在这里,那便衣说:“是的,你干什么?”另一个警察高声说:“快出去,这里不能随便进。”谢小芳说:“我和他说完话就走。“这时,李新华冷不丁冲进来,把谢小芳狠狠的一把推到门外,人差点栽倒在地,胡忠山也凑过来,恶狠狠的说:“你想干啥,这里你想进就进吗?”谢小芳说:“不让进你说就行了,干嘛要动手?”李新华指着谢小芳的鼻子说:“你小心一点,再别到这儿来!”谢小芳说:“你们抓好人,我该来的时候就来。”胡忠山和李新华继续威胁谢小芳,这时上来一个姓宋的女警察,是信访办公室主任,对谢小芳说:“别吵了,回去吧,走,我带你下楼!”谢小芳说,我也想好好说,但他们先动手,我能不激动吗?我不吵就要被他们打死了。女警边劝边拉着谢下楼了。

妻子被副处长打耳光嘴出血

六月十五日下午四点左右,王树申的母亲和妻子谢小芳再到金昌市公安局找国保处李新华、尚克武、胡忠山等,要他们释放王树申。婆媳到了三楼找人,但“国保处处长”办公室没人,对面副局长办公室坐着副局长和另外一个人,他们说:“你找谁?”谢小芳说:“我找国保处处长胡忠山”。那副局长答:“国保处处长姓尚”。谢说:“姓尚吗?不是叫胡忠山吗?”副局长答:“没人,不在。”王的母亲说咱们到其他办公室看看,国保处办公室隔壁的警察说:李新华在五楼。谢说咱们先看这层楼。

婆媳俩往楼道另一头走,有个写着“国保处副处长”的牌子的办公室门开着,里面坐着一个穿便衣的警察。王的母亲见此人眼熟,就问这人,你认识我吗?那人说:“不认识”。老人说,我以前在十九区当治安员时见过你,你姓张。我是王树申的妈,李新华这伙人把我儿子绑架走了一个多月,我来找他。你说说我老太太上哪里去找他,他到底在几楼。张玉胜说:“他不在,你别找了”。老人说,我儿子没干坏事,一不偷,二不抢,也不杀人放火,不打人,不骂人,你们抓好人不应该,快把人放出来。张玉胜不爱听,赔着笑脸对老人说:“你不要说了,快回家做饭去吧”。边说边动手把坐在沙发的老人拽起来。

谢小芳连忙起身说:“你干嘛!她一个快七十岁的老人了,你别把她拉伤了,若有闪失,你负得起责任吗?”张玉胜这才借口倒水喝,走过去拿杯子喝水,坐在办公桌旁。老人给他讲善恶有报的道理,他也不接茬,嘴里一直不停的说着污蔑法轮功的话。老人耳朵有点背,有的听不清,老人劝他不要胡说,并告诉他,最近永昌有一个公安部门迫害法轮功的警察李国玉遭报应了,快成植物人了。谢小芳在一旁也插话说,老人说的都是实话,你可以不理解(法轮功)不相信,但你说话可要注意点,说不好的话对你自己也没有好处!

张玉胜一听这话,从凳子上跳起来,手指着谢小芳,冲到跟前,气急败坏的说:“你再敢说我揍你!”抬手给谢小芳一记耳光,并连推带搡要把谢赶出办公室,谢小芳一摸嘴,手上全是血。就说:“警察就可以随便的打人吗?我不出去。”张玉胜硬拽着把谢小芳从沙发拖到地上,手推脚踢的把人推出办公室。这时婆婆赶紧起来拉住张玉胜说:“不能打人,打人犯法”。张玉胜说:“她就该打,她太坏了,打的就是她”。

这时,一楼值班室的女警也来了,谢小芳说:“他打人,我们找局长去。女警把倒在地上的谢小芳拉起来说:“走吧,先下楼,找说理的地方去!”张玉胜还吹胡子瞪眼,手指着谢恶狠狠的说:“你小心着点,我要把你丈夫狠狠的收拾!”谢说:“你敢,你光天化日之下打人,还要公报私仇,真是无法无天了!”张玉胜锁上办公室的门,扬长而去。婆媳俩个执意要找三楼的国保处处长办公室对面的副局长,但值班的女警提高了嗓门说:“你们也太不听话了,让你们上信访办公室,你们就走吧,再别犟了。”

于是,婆媳俩个随值班女警来到了一楼,但信访办公室没人,值班女警又上楼一趟说是找别人答复,让婆媳俩在值班室等一会,谢小芳在值班室看见三个穿着便衣的男警察坐在沙发上,就过去坐下,其中一个说:“你怎么了,这是我们市局王处长,你可以给他说一说”。谢当时嘴还在流血,就哭着说:“警察随便打人,把我的嘴打流血了,这就是你们市公安局张玉胜打的,太无法无天了。这个王处长就对谢小芳破口大骂。谢小芳说:“我们老百姓做好人没有错,来找警察,警察又乱打人,太黑暗了,没有我说话的地方。”眼泪刷刷的往下流。这个王处长一看谢小芳哭的不停,就缓和态度说:“你反映问题不应该带情绪吧,换位思考你受得了吗,不管是谁,打人肯定是不对的。现在五点来钟了,信访的人办事不回来了,你们星期一来吧,找信访给你一个答复。”

谢当天嘴受伤了吃不了饭,知道他们恶警会耍赖,就去医院检查并保留相关证据,决定星期一再找信访办公室。

星期一以后的日子,所有的相关肇事警察、迫害责任人都躲避不见。

张玉胜:金昌市公安局国保处副处长

金昌市公安局信访办人员是:宋哲、宋新华(女);拦住谢小芳找有关人员的警察警号是:040066,040015,姓名不详;

张永生,警号:040004,男,约五十岁,原金昌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负责人,现任金昌市公安局副局长主管国保处、出入境管理。手机号码:13909459598。

胡忠山:金昌市公安局反恐支队支队长 8396105 13993565707

尚克武:金昌市公安局国保处处长,永昌人,其妹在永昌县医院工作。

李新华:金昌市公安局国保处副处长(此人自九九年开始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李叙和:金昌市金川分局国保大队队长 电话:8396178(此人自九九年开始一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其罪恶罄竹难书)

贾得兰:金川分局国保大队教导员:电话:8396179

李庭琴:金川分局国保大队队员:电话:8396180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