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辽宁省马三家男劳教所的罪恶

2011年和2012年的部份回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五日】我是曾被非法关进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的大法学员。马三家教养院不许大法学员互相说话,特别是对被他们残酷迫害的学员,对外封闭消息。所以对其他大法学员被迫害的情况不大容易了解到细节。尽管这样,还是能知道一些。现在把我看到和知道的马三家男劳教所的部份罪恶写出来。

抻床迫害大法学员李立新

据了解,李立新家住辽宁省葫芦岛市连山区水泥街,曾经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监狱城迫害过。现在又被中共非法劳教三年(2011.1.26—2014.1.25)。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一所三大队。

2011年7月21日中午12点左右,李立新遭受到三大队恶警井洪波、于江等的酷刑折磨——上抻床迫害一个下午,逼迫他写三书。恶警为掩盖罪恶,行恶的场所设在没有监控设备的行李房里。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听戴袖标的班长说,李立新多次遭受恶警迫害,从2月关到马三家后一直拒绝“转化”,恶警每月给他“黑旗”(每个黑旗加期五天)。

大法学员张国海遭受的迫害

1、被逼天天干活回来打行李

张国海,辽宁锦州市凌海人,被非法劳教两年(2011.12.9—2013.12.8)。他刚被关到马三家,恶警就要他学打行李,可是他弄不好。为此班长老说他,后来报告了恶警王飞。王飞就天天让张国海干完活回来后就打行李,直到他满意为止,其他人看电视时就不许他看。把行李整乱了让他从新打好,打好了,王飞就把行李再弄乱了,让张国海重打。一连十多天。直到那个班长和恶警王飞说张国海会打行李了,这才算完事。

这里规定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不许个人单独行动,干什么包括上厕所都要有班长看着,因此班长自己就得看着张国海打行李,他也就不能好好看电视了,他才想办法结束了对张国海的这种迫害行径。

2、挨打、胶布封嘴

班长名叫曹新,极恶,是恶警王飞的打手,经常向王打小报告,汇报监舍里的情况,普教都恨他,背后叫他“狗”。在王飞的指使下,他经常打张国海。另外两个恶徒,一个叫章宝石一个叫杨帆(也是班长),故意和张国海说话,进行挑衅,挑他的毛病,然后就打张国海嘴巴子,连续打十多个,第二天恶警王飞再来打张国海。王飞甚至把他的嘴用胶布粘上,直到到吃晚饭时才拿掉。王飞还呵斥他,说什么以后不许他说话,再犯就把你嘴封住!

大法学员程秀昌遭受的迫害

参与迫害他的主要恶警有:王飞、井洪波、王卓琳、于江、王瀚宇等恶警匪。

程秀昌,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城里人,只有个哥哥有时给他点钱,维持日常生活。他是唯一一个没被邪恶“转化”的大法弟子。程秀昌被非法劳教两年(2011.1.15—2013.1.14)(或许一年半,床头卡写着结束日期是2012年7月14日)。

程秀昌所遭受的迫害绝不仅仅是我耳闻目睹的这点。

1,遭恶警王飞报复性的迫害

程秀昌看到张国海被打,向狱警井洪波报告,因而遭恶警王飞更加邪恶的报复性迫害。

恶警们说谎话,表面上说什么“不打人了,和谐改造”,“包括警察在内,谁打人也不行。”但是事实相反。程秀昌看到了张国海挨打后,去找大队长井洪波投诉。结果打人的凶手没被惩罚,打人的恶警王飞却对程秀昌进行报复,找他“谈话”很长时间,可能也打了他,嫌他多事。同时再次打了张国海。

2、遭恶班长商绰的迫害

程秀昌打扫卫生,恶班长商绰检查后非说他擦得不干净,让他重新擦。程秀昌说已经擦干净了,不再擦了。商绰就说他所谓“不听话”,把他带到厕所,就听商绰骂他,让他吃大便。叫好几个普通劳教犯“收拾他”。程秀昌具体遭受怎样迫害,别人无法得知。只有将来他亲自说出真相。

3、恶警王卓琳对他的迫害

2011年12月底,劳教所要求每个人要写所谓“年终总结”;要大法学员诬蔑大法和师父,说法轮功的坏话。程秀昌拒写。教育大队长李镇找他谈话,后来管教干事王卓琳当着众人的面打他,我在场,看见了。在车间,王卓琳也经常打他。该恶警值班,没事就找程秀昌进行所谓“谈话”,经常动手打他嘴巴子,猛踢他等等。现在恶徒王卓琳已经转走。

4、因为不杀生,被恶人告状,恶警们迫害

班长安排程秀昌擦玻璃。窗户缝里有小虫子,程秀昌为避免杀生,没动它们。恶班长朱喆让他把虫子擦掉,他没听,朱就向恶警井洪波(三大队正大队长、其余都是副大队长、他是一把手、极恶)告状。恶警井洪波为此就打程秀昌。恶警匪王飞看大队长都动手打了,他为显示自己,就比井洪波打得还凶。拳脚嘴巴子一齐上来了。

现在把这一切写出来,警告恶警,不要以为行恶之后就完事了,一笔一笔帐都记录着,早晚“恶有恶报!”恶党恶警们口口声声说什么“和谐改造”都是假的,共党邪灵的本性就是 “假恶斗”,从来都没有变过。

说起黑窝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事太多太多,很多都是在见不得人的地方干,我见到的只是冰山一角还不到,中共劳教所的罪恶罄竹难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