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不再辜负师尊的期望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六日】回首十几年的修炼历程,有初得法身心受益的喜悦,更有曾因法理不清而背叛师父与大法的悔恨,磕磕绊绊终于走到今天。我感恩师尊的洪大慈悲和对我的一路呵护,决心在最后时刻紧跟师尊的正法進程,决不再辜负师尊对我的期望。

我是九六年走入大法修炼的,当时没有请到书,只炼了五天半的功,就无病一身轻了。那种对大法对恩师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此时心中坚定一念:“今生幸得大法,别无所求,一定跟师父修炼到底。”然而,事情并不象当初自己所想、所说的那样发展的。

在迫害发生后,我很坚定,几次進京护法,曾被恶党非法劫持、多次進出拘留所,也被非法劳教过。然而在邪恶强制洗脑下,竟认可了它们的歪理邪说,认为法轮功在搞政治,不但自己走向了邪悟,还拉下许多同修,做了不该做的事,跌了大跟头,给大法带来损失,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了污点,深感愧对师尊,愧对大法,同时也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绝不是儿戏。

一、真修必须学好法

总结自己的教训,究其根本原因,就是没有学好法,遇事不能用法对照、衡量,也就是没有很好的同化法,对大法没有达到理性认识,不能在法上认识法,还处在人的感性认识阶段。表现在行为上就是法理不清,忽左忽右,学人不学法,也就不可能真正的信师信法。

从黑窝出来后,在大法无边法力的感召下,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认真的做了严正声明,声明在黑窝里被迫害下所说、所做违背大法的一切言行作废。师尊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又回到大法中修炼。

我牢记过去的教训,决定认真学法,静心学法,多学法,学好法。因为这是修炼的根本保证,一切正见正信正念都从法中来。我系统的学习了师尊所有的讲法和经文。为了学法的方便,我随身带着电子书,有时间就看。为了保证集体学法,我参加多个学法小组,有的小组是一、三、五学,有的小组是二、四、六学,我都力争参加。通过一段时间的集体学法后,心性提高很快,也更加理解了师尊对弟子千叮咛万嘱咐的要大家一定要学好法、多学法的原因与深远涵义。

一次在学《转法轮》时读到释迦牟尼要洗澡叫弟子打扫浴缸,弟子迟迟未动这段法时,心中一震,悟到自己不就是这个悟性差的弟子吗?末法末劫时期,宇宙更新,大穹从组,师尊正法救度众生,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迟迟不动,甚至还反向动,这能叫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吗?这不是自封吗?顿时觉得自己的责任与使命无比重大。师父把世人都视为亲人,也不让扔下一个大法弟子,不折不扣的圆容好师父所要的,抓紧时间找回昔日同修,讲真相劝三退救人,才是在紧跟正法進程,才是真正听师父的话。

与此同时我对正法修炼不是搞政治也有了清醒的认识:大法是往高层上带人的,是修佛道神的,本身不是政治,更不会搞政治,也不允许被利用来搞政治。中共向人们强制灌输无神论、唯物论、進化论、斗争哲学,已把每一个中国人都拉入了政治这个怪圈里来,任意杀害,历次的政治运动杀害炎黄子孙八千多万还觉不够,“六四”又屠杀大学生,如今又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真是恶贯满盈、天理不容!天灭中共就在眼前。大法弟子劝“三退”,就是劝那些加入过中共政治组织的国人退出来,以免在天灭中共时被中共裹挟成为它的陪葬,这不就是在救人嘛!“三退”才是中国人民选择光明、自救的唯一出路,是解体邪党的最好途径。

认识提高后,正念强了,怕心少了,做好三件事的信心更足了。我决定要找回被我拉下去的同修,不管他们与我距离有多远,只要能找到,我都要骑自行车去做。

一次到一同修家,同修见我是骑车来的,说:这大热的天,一百多里地,你也不怕累?我说我把你带偏了,赎罪还来不及,爬都要爬来的,还怕什么累!经过推心置腹在法上交流,告诉同修,万万不能错过这一千载难逢的机会,师父还在等着我们呢!这位同修回到了大法中。

当然个人情况不同,有的不管我怎么说都无动于衷;有的说顺其自然符合常人状态吧;有的走入了佛教,当时总体上让我感到不很乐观。但是不管有多难,我都要把他们找回来,因修炼还没有结束,就是机缘。我也与当地同修协商好多给这些昔日同修以关照,并恳请师尊加持。

在讲真相救人方面,我也在抢时间做:真相资料随身带,上下班路上随机做,节假日集中做,有时与同修合作开车到偏远山区、农村去做,一般效果都非常好,看到众生真的在渴望着被救度。自己也在不断的提高中,自己感觉越来越会做,越来越能做,越来越敢做。

二、向内修,必须做到向内找自己

从法中我们知道,向内修、向内找是修炼人的法宝,是提高的关键。法理易懂,做起来却很难。因为人都好找别人的毛病,看不到自己的缺点,遇到矛盾就向外看。这可是修炼人的大忌。我在突破家庭对自己修炼的干扰上,做得很艰难,总在怨别人,不找自己,使家庭矛盾激化。

妻子是常人,工作在社会窗口,对名利、地位、权势很看重。当我从新走入修炼后,邪恶对家庭的干扰不断,有时又到妻子的单位去施压,同事对此都冷眼相看,于是她回家就对着我发火,那真是家无宁日。因为她把自己承受的压力,都归结为因我炼法轮功给造成的。她不让我修炼,她虽说了不算,可她能干扰我。我为了减少她的干扰,我开始是背着她学法炼功。后来一想这样也不对劲,修大法应该堂堂正正,怎么能偷偷摸摸的呢?这样做也是不敬法啊!我要打破这种局面,要公开炼功。一天夜里,妻子醒来见我在她身边炼静功,怒火冲天,就搬腿摁胳膊,阻止我炼功。我郑重的告诉她,大法是我的生命,不会放弃,你这样做也是徒劳的。她见我还振振有词,气的五官都移位了,结婚三十多年,还头一次见她这样,转身跑進厨房抓起菜刀回来照我头顶就砍下来。虽然出乎我的意料,我却很镇定,我知道此时她已被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所操控,我必须正念解体她背后的邪恶因素,我有师父的呵护及正神护法,她不能把我怎么样。果然刀在距我头顶一拳高的地方停住了,她索性把刀一扔,蹲在地上捂着脸大哭起来,为此招来了楼上楼下邻居来看热闹。我怕影响不好,终于沉不住气了,把腿拿下来,给她擦眼泪,劝她不要这样做,她还不买账,又七年谷子八年糠的说个没完;说七、八十岁的母亲在拘留所给我下跪三四个钟头,我都不回头,是铁石心肠,现在刚刚消停两年,你又闹事等等颠倒黑白的话。

事后冷静下来想一想,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向内找自己,不是偶然的,全是自己的执着心促成的。刚一得法就见证了大法的超常,起了欢喜心,做事不理智走极端,神神叨叨的让人不理解。为了学法炼功方便,把自己封闭在一个房间里,不接触家人,弄得妻子以为我要与她分居了,连亲属都有意见。还有一次在晨炼时下起了暴雨,别人都去躲雨,自己还在雨中炼功,觉得自己修的好,起了显示心。无形中给大法带来了负面影响。有时觉得妻子为什么不修炼,存在怨恨心;争斗心很强,有时甚至想,你越这样我就越要战胜你,把你压下去。全是人心,就是没有慈悲心。这样的修炼状态能不出问题吗?我只把她当作亲人,没有把她当作要救度的众生,真相一直也没有给她讲透;生活上对她理解不够,体贴不够,家庭关系没有平衡好。

教训告诉我们必须理性的去做。在那以后,我注重与妻子多交流:首先肯定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大法做好人没有错,也不违法;是江泽民、中共以权代法,是它们违法,是它们的错;不是我闹事,是它们在迫害,它们迫害的不仅仅是大法弟子,迫害的是每一个中国人,包括你,不然你怎么会这样呢?“天安门自焚”是编造的,目地就是要挑起民众对大法的仇恨,都不修炼法轮功,使众生不能被救度,从而被淘汰。大法传出就是在这末劫中救度众生的。邪恶是中共的本质,流氓是中共的本性。坏事做绝,天必灭之,贵州的“藏字石”揭示的就是天意。

其实妻子也不是真正的反对大法,就是被中共的政治株连搞怕了。她怕我再被迫害,毁了这个家。几十年来,妻子含辛茹苦,带着风湿病上班,操持家务,拉扯儿女,承受很多,付出很大。有时我就为劳累的她捶捶背,揉揉肩,甚至给打一盆洗脚水。在岳父岳母病重住院期间,我能精心护理在身边,多次为岳母接大便。我用实际行动感动了很多亲属,使他们从新认识了大法,都做了“三退”。妻子也支持我修炼了,不再干扰,还提醒我发正念,多做三件事,多救人。

三、 不忘自己是个修炼人

师父在《转法轮》最后一句要求我们“希望大家回去抓紧时间实修。”我悟到:实修,就是要在错综复杂的矛盾中,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去修炼,从做一个好人做起,明明白白在利益上吃亏,扎扎实实提高心性,时时处处体现出是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最后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境界。那么如何去实修呢?那就是真正按照法理去做,做到才是修。

在修炼中,我把在常人中遇到的每一件事都与修炼联系起来,不忘自己是个修炼人,认真做事不糊弄,言谈举止我都注意,在众人面前树立良好的形像。因为法轮功是净土,净土育清莲,清莲香四溢。这样更有利于讲真相劝“三退”救人。

记不清是哪一年,深秋的一天,突然下起了大雨,在我经过的路边车站有四个進城办事的妇女挤在一起,尽管被大雨浇着不敢离开,因为要等回家的最后一趟班车。我过去把雨伞给了她们,她们觉得不认识还不好意思要。我说不就是一把雨伞吗!多大的事,别淋着,秋雨凉。她们问你咋办,我说乘环路回家。实在是时间紧,我只给了她们每人一个大法护身符,让她们记住“法轮大法好”。我想大法的美好一定会留在她们心里。

在我居住的小区,人们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因小区没有物业,有一条通道年久失修,中间出现一个大坑,一下雨就积水半尺多深,车辆行人很不方便。我就想利用业余时间把路修好。我发现小区内有很多建筑垃圾可以变废为宝。在一个星期日,我借来独轮车,先把砖瓦石块运来填平大坑,再推来砂子铺平路面。既清理了垃圾,又解决了路面的问题。在这期间,有两位七十多岁的退休干部来帮我装车。这件事感动很多人,一位九十多岁的大姨竖起大拇指,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高喊“法轮大法好!”

为了方便讲真相救人,结合我的专长,利用业余时间,在小区里搞了一个自行车修理点,许多项目都免费义务修理。我在楼群中间放置了一个打气筒,在打气筒上贴上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粘贴,供大家使用。一次给小区委主任修车,她来取车时,我收她三十元,她说不行,我送来的是一个报废的自行车,你给我修到这种程序,本钱都不够,给你六十元,还不许推辞。我又送她神韵光盘,也愉快的接受了,也高兴的做了“三退”。

如果有人要问我:为什么这么做?我总是直截了当的告诉他: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是谁让你这样做的?“是大法,是我的师父。”

修炼虽然难,并不是不能修。我觉得真修是决心,实修是态度,向内修、向内找,如师父所说是法宝。只要做到真修、实修、向内修,听师父的话,勇猛精進,定能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