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德阳监狱里“被失踪”的判决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六日】在中国人这么多年经历了被中共的“被增长”、“被代表”、“被就业”等现象,在中共的专政独裁工具中,监狱里面也同样进入了被时代。那么在德阳监狱(现在耗资1.9亿进行改扩建工程)中出现的是什么呢?是国人很难猜测到的“被失踪”的判决书。

凡是被中共诬判的法轮功学员,一进监狱就被搜身,各地法院的判决书就这样“被失踪”了,直到刑满也绝对不会再给你的。是监狱恶警缺乏判决书吗?要知道,四川省内凡是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法院非法判决后,看守所立即专门把法轮功学员的情况汇报给四川省监狱管理局,然后四川省监狱管理局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进行统一分配,关押在专门的指定监狱继续迫害,同时把相关判决书等等资料早就传真给了相关监狱,也就是说没有等绑架到监狱里,监狱早就准备好了迫害。

再说,监狱610也是把判决书等复印给了监区,所以监狱恶警压根不缺判决书。与之相反的是任何一个真正杀人放火的刑事犯罪分子的判决书,德阳监狱从来不敢也不会扣留他的判决书,为何单单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性失踪他们的所谓“判决书”呢?为何对中共法院具有法律效力的判决书都见不得人?这里面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呢?确实令人匪夷所思。

案例一:法轮功学员杨斌,四川省遂宁市人,被非法判刑9年,公安部督办案件,原因是2003年在大足县死海节前时,挂了几个讲真相的小喇叭,恰好期间有个中央官员在当地,立即成了“公安部督办”案件。要知道主要关押无期、死缓重刑犯的德阳监狱几千名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犯人中能被公安部督办的寥寥无几!

案例二:法轮功学员魏伟,山东省龙口人,被非法判刑9年,档次低一点,四川省公安厅督办案件,原因是他在四川威远期间,把当地法轮功学员陈玉清因为炼功而被强制绑架到自贡精神病医院的事情发送到明慧网上,结果四川省公安厅610认为造成的影响不好看,就成了省公安厅督办案件了。弄得魏伟经常去问恶警和周围的犯人就是谁在犯罪的问题,是共产党在犯罪还是他发布了假消息?

这些“公安部督办”、“公安厅督办”案件实在太雷人了,放任各类贪官污吏,杀人放火的案件,不督办,法轮功学员讲讲真相就无限度的上纲上线,在中共恶党眼中,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无怪2012年财政部公布维稳费用超过军队费用,中共恶党这样与民为敌的督办迫害老百姓,其花销永远是个无底洞。

案例三:法轮功学员柴登义,四川省阿坝州人,因为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给当地的县委书记写了封信讲述他的亲身受益经历,结果可怜的老人就这样被判刑3年。

案例四:法轮功学员钟国尧,四川省南充市人,不知道哪个法轮功学员给当时的南充市市长打电话讲清真相,时任市长很生气,责令公安局找出此人来,因为钟国尧以前在单位当过工会主席,敢讲话,被公安成为“钟大胆”,就认为是她打的电话,后来法院判刑都不好判,是当时南充市610头目亲自在法庭上指挥判了钟国尧3年。

这些中共恶党的“人民公仆”们,连老百姓的一封信,一句真话都不敢听,那么中共恶党的各级官员们又怎么可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呢?还不是花着纳税人的钱肆无忌惮的迫害中国人嘛?

案例五:法轮功学员陈勇,四川省南充市人,因为在校友录上和同学讲法轮功真相,被网络警察非法抓捕,判刑3年。看来在中共统治下的红色恐怖,网上和同学聊天,留言也能飞来横祸。

案例六:江波,四川省成都市人,实际上还算不上法轮功弟子,因为他妻子的原因,对他家进行抄家,找到一些法轮功传单,他的妻子说他和这件事情无关,金牛区法院的法官居然说了这样一句话“不行,他是一家之主,必须判刑!就这样非法判刑4年,在德阳监狱6监区天天主要是睡觉,恶警李卫东找他谈话要求他进行奴工生产,江波说他要申诉,李卫东一听他要无罪申诉,就不了了之,不管他了。

稍微有点良知的犯人都说法轮功学员不偷不抢,抓进来干什么?很多有良知的警察都知道法轮功是冤枉的。就连德阳监狱的监狱长刘远航也说,法轮功属于社会问题,不应该关进监狱,应该由社会解决。但是在官帽子的诱惑下,刘远航选择了不遗余力的迫害大法弟子。

这些所谓的稀奇古怪的判刑案例,确确实实发生在中国大陆的今天,无怪连监狱都要失踪这些判决书,于是乎中共恶党法院的判决书都成了中共恶党的迫害证据了,也出现了一幕幕见不光的“被失踪”的判决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