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满城县优秀警察魏海河多年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法轮功学员魏海河,曾在满城县公安局任刑警大队长,但由于他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人,多年来,受到保定市公安局、满城公安局、县国保大队、城关派出所等不法人员骚扰、非法监禁、拘留、劳教等迫害。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八日,魏海河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入保定劳教所,后出现高血压症状,生命危险,才回到家中,之后,又遭保定国保大队恶警多次绑架和非法关押。

法轮功学员魏海河,男,六十四岁,一九八二年,从部队转业调到满城县公安局,任刑警大队长。他一直干刑侦工作,对刑事侦破工作肯下苦工,在同事们的配合下,侦破了很多重、特大刑事案件,曾在九四、九五年被授予“河北省公安系统优秀警察和全国优秀警察”称号、多次立功。

修炼大法 为国家节省大量医药费

在修炼法轮大法前,魏海河身患多种严重疾病:心脏病、类风湿关节炎、牛皮癣、肛瘘、前列腺炎等,长期饱经病痛折磨。为了治病,他也曾买过各种气功书,练过其它气功,有时晚上抽时间去保定某处练功,断断续续练了十几年,也没有见什么效果,各种疾病都没有从根本上痊愈。

一九九五年又发现了心脏病,不论什么时候心脏病都有可能发作,有时正在工作,突然发作,感觉将要窒息,他就赶紧靠边坐一会儿,症状缓解后,又赶紧工作。那时,他是公费医疗,吃药方便,各种药物用得多了,大小抽屉的药都满着,它对各种药的性能也都有所了解。加上老伴也是疾病缠身,家中有多种医疗器材,他也学会了打针,成了半个医生。

一九九七年春,他的亲属给他介绍了法轮功,他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和老伴一起去小公园炼功。炼功点有学员主动热情免费教功。他请来大法书回家专心拜读,觉得大法太好了,讲的都是教人做好人的道理。

看书第一天明白了一些法理,那些药都不吃了,后来把药全扔了,医疗器械也送人了。从那天起,他和老伴儿天天早晨去公园炼功,晚上参加小组学法,不知不觉中,他所有的病都好了,几十年抽烟、喝酒的习惯一下戒了,再没犯过。饭量也大了,吃什么都香甜,走路轻快,人从此精神起来,工作起来精力充沛。再没花过一分钱的公费医疗,老伴儿全身的病也都好了,十五年了,他从没犯过病,没拿过一分钱的药,家里一个药片也没有,给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

中共“敏感日” 公安人员骚扰、监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江氏流氓集团采用造谣、污蔑、栽赃的卑劣手段,疯狂迫害法轮功,一亿人的正信被剥夺。魏海河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为给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决定去北京信访办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法轮功蒙冤的真实情况。魏海河走到涿州市,被满城县公安局副政委彭红志截回,非法拘禁在县公安局办公楼一个多月。

在这期间,不让魏海河回家,有专人负责看管,魏海河失去了人身自由。保定市公安局政治处的人对他所谓的“谈话”,劝他放弃对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县公安局局长戴志庄,逼着他写所谓的检查,谈认识。

几年来,每到中共所谓的“敏感日”:“五一”、“十一”、“六四”或“两会”,城关派出所和县公安局的人就到他家附近监视他的居住,有时还上门骚扰。有一次,他出门修收录音机,被满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玉霞看见,赵玉霞立即向公安局诬陷魏海河:“魏海河带一大卷法轮功资料…”局长立刻找谈话,魏海河说明了情况才作罢。

警察行骗 魏海河被绑架到县国保大队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二日,满城县公安局局长马永乐,县国保大队伙同城关派出所对魏海河的家庭旅馆实施非法搜查,绑架了旅馆的服务员。那天下午,魏海河正在家休息,国保大队、城关派出所张红雨、临时工曹朝伟等人突然闯入魏海河家,看着他不让出门,并对他说:“领导让你去局里一下,跟你谈谈话,问一下情况就回来。”张红雨还说得特别肯定(这是他们骗人的一贯伎俩),这几个在他家屋里看着他,不让出门。

双方僵持一段时间,张红雨威胁他说:“让你去你不去,巡警就在楼下,别弄得都没面子,马局长还在局里等着。” 魏海河想:自己没做违法的事,公安警察说话应有信誉。于是,就跟着他们出了门。一下楼几辆车正在楼下等着。这样一直把魏海河拉到保定国保大队。

到保定国保大队,警察非法审讯,让魏海河“交代”。魏海河犯了什么罪?让他交代什么呢?一个姓蒋的三十多岁的警察非法审讯魏海河,见非法审讯没达到目的,说:“你不交代,更要加重处理你!你等着吧!”

第二天,张红雨又把魏海河送回满城县公安局纪检科,有两名警察看守,其中一个叫张小刚,他们轮流看守,七、八天的时间对魏海河形影不离。县公安局政委孙宝山找到魏海河进行所谓谈话,用威胁的态度让他承认这承认那,魏海河义正词严的质问他:“信仰无罪,我没有任何犯罪行为,你们凭什么限制我人身自由,非法关押?”孙宝山无言以对,蛮横无理的说:“你没犯罪行为,思想不转化,也得处理你!”还象针对真正犯了罪的人那样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保定市公安局又来几个人,利用利益诱惑、威逼、恐吓等手段进行逼供,魏海河始终坚持两点:按“真、善、忍”做好人没错。没有犯罪行为没有犯罪事实构不成犯罪。可这些人一看不配合,就把脸一翻,当即宣布把魏海河非法刑事拘留,还戴上手铐,慌忙把魏海河强行推进警车,劫持到保定看守所。给他体检身体后,把他劫持到保定国保大队,等待体检结果。第二天,就把他劫持到满城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八日上午,魏海河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入保定劳教所。

魏海河在保定劳教所遭迫害十个月

在保定劳教所,恶警派邪悟者“转化”他,用歪理邪说进行洗脑,魏海河不“转化”,他们就把他单独关一间屋,派专人看守,整天坐在小凳子上或床沿上。屋里有监控,成了狱中狱。恶警不让魏海河与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目光相对,更别想说话。把窗户糊上纸,不让魏海河向外看,不让靠近门和窗户。上厕所要打报告,批准后才让去,去时有人跟着,只要厕所、走廊有人,就不让去。洗澡、买东西都没有自由。经常被搜查被褥,随时都被搜身。搜身时,把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都集中起来,强迫人把衣服都脱下,脱的只剩下小裤衩。

魏海河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迫害了十个月,身体出现高血压,高压二百五十,劳教所怕有危险担责任,才让家人将其接回家。

二零零九年,魏海河去保定办事,在大马路上被恶警非法盘查劫持,绑架到保定警校院内,非法关押了两天一夜,期间,遭到保定国保大队非法审讯,其中还有那个姓蒋的警察。

第二天傍晚,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保定国保大队又把他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非法关押了五天。他身体出现严重病态:眼睛看不见东西,生活不能自理。劳教所把他拉到保定二五二医院检查,后满城县国保大队把他拉回家。

在看守所期间,魏海河觉得看守所这些昔日的同事们对他看得越来越紧,后来才知道马永乐多次对看守所施压:对魏海河要严加看管!

对魏海河这样一个多次立功的老公安,公安局长马永乐非要把他置于死地。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对他非法关押拘留,在收不了场的情况下,在非法劳教一年半的通知书上注明的所谓犯罪证据竟是通过刑讯逼供得来的。

更甚者,马永乐还把魏海河未炼过法轮功的小女儿关押起来,马永乐费尽心思也把魏海河开旅馆的小女儿非法定了一年半劳教。把她的两个小孩留给了魏海河的老伴抚养。当时年岁小的才一岁多点,小孩要妈妈,一家被抓走两个人,这种打击对魏海河的老伴来说犹如天塌一般,每天领着小外孙从城东走到城西,又从城西走到城东,天天如此,硬是支撑着身体不倒下,度日如年般的期盼着亲人回来的那一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