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一意救人急 师尊呵护神路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七日】我是个种地的,没進过校门。得法前,家里很贫穷,我还一身病,家中有两个孩子还上学,丈夫因车祸导致精神有点不正常,时常打骂我。我们生活得很艰难!

一九九九年初,在偶然的机会,我接触了炼法轮功的人,她告诉我大法太好了,叫我去学炼,我就跟她学。三天后我原来的八、九种病全好了,在家也不和丈夫吵架了。我明白了不失不得欠账要还的理,丈夫无缘无故的没命的打我,我也不动心,还是慈悲对他,我娘家的人都看不下去了,就劝我和丈夫离婚,我说:“我修的是真善忍大法,我得听师父的,不能离婚。”后来丈夫就越来越好,很支持我学大法了。

刚开始得法时,我到学法小组看到大家打坐的姿式,我就知道师父在领我们走神的路,我们是修神的,这一念一直伴随着我跟师父走到今天。我白天种地,利用晚上和中午时间学法,一晚只睡三、四个小时,有时甚至更少,但精神饱满。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学了五、六个月只知道“真、善、忍”三个字,不会读《转法轮》,我急得哭,埋怨母亲没有让我上学。心想:“师父,我可怎么办啊?!”这时同修告诉我:“你不识字不要紧,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念了不久,我身体就发生了很大变化,一打坐,孩子就看到我头顶上有光柱。师父看到了我渴望读法的心,渐渐的帮我读下了《转法轮》这本宝书。我只认得大法书上的字,离开大法,看其它的书就不认识了!

就在我得法近五个月时,江泽民一伙开始打压法轮功,我坐立不安,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被说成是邪的?我在村里边走边哭边说:“大法是正的,不是邪的!”几天后,我和同修就到省城去证实大法。结果在县城车站就被警察截住。我对警察说:“兄弟啊,我就学真善忍!我们都学真善忍,咱中国还怕好人多吗?”警察说:“大姐啊,这个事我们不懂,我们只是执行任务!”

九九年七二零后,刚开始打压的时候,大队干部在邪党的指使下非法关押了我两次,我都是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从此之后,我逢人就揭露江泽民一伙的恶行,走到哪就讲到哪,半点怕心也没有。

二零零三年十月初二,六一零、当地派出所共四人到我家,我堂堂正正的一点怕的念头也没有,丈夫吓得说:“你看,他们拿着铐子!”我说:“我是做好人的,铐子不是铐我的。”我面对警察说:“既然你们今天找到门上来了,我就讲给你们听!你们回家问问老人:积德行善有没有错。我没上一天学,就念真善忍三个字我的身体好了,丈夫病也好了,家庭和睦了,这么好的功法,你们却反对?还抓人?江泽民当主席想要什么样的公民?连学真善忍做好人的人都抓?行善积德这不是成了有罪吗?”

六一零的主任说:“你别讲了,俺父亲也学,上级不让就别学了。”我说:“学大法,身体健康,人心变好,家庭和睦,更能有利地稳定社会,怎么不学呢?”警察听后很无奈,欺骗说去了解点情况后就送你回来,可他们却把我绑架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我跟警察和犯人讲真相证实大法,揭露恶党的谎言欺骗。第三天,一名警察非法来审问我,让我坐铁椅子,我对他说:“这不是我待的地方,也不是我坐的地方。你这样做对你不好,因为我是做好人的,欺负好人是有罪的。”我正视着他,一身正气,他吓的只会说“哪个、哪个……”我告诉他:“你只要打开《转法轮》这本书,只要记住我们师父讲的一句话,你祖祖辈辈都有福!”警察只会说:“我是审你的。”我说:“你审我都有罪!”他再也不敢正眼看我了。赶快让我回监室。临走时我嘱咐他:“这宝书,你回家千万要看看他!”回到监室我就开始背法。我深知大法是叫人修神的,我一背法有正念就有神的智慧!关押了七天,我讲了七天真相,也证实了大法。

回到家,我发现大法书被警察抄了,我就象没命一样的大声哭喊:“师父啊,我的大法书被警察抄走了,我怎么办啊!”我哭着哭着,突然看见旁边出现了一个十来岁扎着小辫子的我在笑。于是我就跑到熟悉的各个同修家说:“同修,我回来了!我回来了!”同村的人见了问我:“你怎么变得这么瘦了?”我说:“我叫江泽民一伙关押了七天迫害成这样!”我见了人就揭露迫害。但我自己感觉已脱胎换骨,身体非常好!大法就这么神奇啊!同修们被抓不要害怕,正好借机会讲真相,揭露曝光江泽民一伙的邪恶,我们就走在神的路上。

今天的一切都是为正法而存在,大法弟子就要利用一切形式来证实大法。有一次大队里开会,要收走我家的一部份地(二亩半),我觉得炼功做好人要为他人着想,我就把地给了他们。大队书记开会时反而说法轮功不好,我当时就在会上说:“我学法轮功对家庭、社会,对谁都好,你是知道的。你要对乡亲们负责你就不要反对大法。支持大法会有福报,反对就会遭恶报。”大队书记承认错误赶快道歉,双手合十说:“真善美好”,我连忙纠正他“是真善忍好”,他赶快改口说“真善忍好!真善忍好!”

我除了种地,逢集还去卖糖葫芦,不骗人,不掺假,宁愿少挣钱也不害人。我在大集上顾客都愿买我的,并愿意听我讲真相,我从制作糖葫芦到卖糖葫芦的过程就是证实大法证实真善忍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救了很多人。在集市上堂堂正正的救人。有的同修可能出于安全的考虑,来劝我,不让我这样式的讲真相,我总觉得无私才能无畏,放下私心放下怕心,只要我们的心在法上、在救度众生上,就是安全的。

派出所只要一来新所长,我就去给他讲真相劝三退。知道了大法的美好和邪党的邪恶,很自然的就退出邪党组织。有一次,我给一个新来的所长讲了真相并给他做了三退后,他亲自开车把我送回家。并告诉我说,他身体不好。我说,你就念真善忍好吧,我原来十多种病,都念好了。经过这些年一次又一次的讲真相劝三退,大多数警察一见到我就说活菩萨来了,然后举着手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有一天,我正在学法,同村的人叫我去参加选民,我知道师父叫我去证实法救人,当时镇上的领导、警察和村民都在场,我带着真相就去了,在选举现场两帮打起来了,原因是选了一个非党员当代表,有人说不是党员不行。我就说:“不是党员,只要为百姓着想,为民干好事,就是好领导!是党员专干害老百姓的事就不能选他。为什么现在出现退党团队三退大潮?是党员的当上支书也要领着大家伙退党,只有退了党的才真正对咱老百姓好。”我又把写好的真相信分送给人们看,这信也是我怎么想就怎么写的,写的每一条都触及到常人的灵魂。大家相互传看。然后我就对在场的警察说:“今天中午到我家吃饭!”警察说:“你很忙,我们就不去打扰你了!”我说:“那你们就看看我写的真相信吧!”警察很为难的说:“大姨,你看这么多人!”我说:“人越多越好,快看吧!”他就迅速的装兜里。

我们村的前一任书记,不听真相,结果得了绝症死了。死了的那天我就到他家去了。到那一看,去了很多人,还有镇上的一些干部,然后我就开始放声哭了,一边哭我就一边说:“某某人啊某某人,你就死在共产党手里,某某人啊某某人,你就死在共产党手里,……”在场的人哑然无声,然后,我就给在场的人劝三退,很多人做了三退。办理出殡公事的时候,我又去退了一些人。

第二天,我就到镇上去找镇领导,和他们讲我们这个支书死了,这个人怎么样,为什么死了,就是叫共产党江泽民一伙把他害死的,如果法轮功没有受到迫害,这个书记能够学炼法轮功,他就不会这么年轻就死了。借着这个机会给镇上一些当官的做了三退。

零五年清明节那天,我在家做饭,当时我的侄子也在家。我家来了五个警察,我笑着迎上去说:“你们又是为我学法轮功来的?我今天包的包子,咱们吃个团圆饭。我有四个兄弟,你们又来了五个,就算我有九个亲弟弟吧!咱们就吃团圆饭!”他们感动得挠头的挠头,摸脸的摸脸。过了一会儿,他们还是说:“你还是去趟派出所。”我说:“今天是过节,我光行好,不做坏事,到那地方干什么?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我就告诉他们大法多么好多么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他们还是坚持带我走,我就和丈夫说:“掌柜的,给我拿好衣服好鞋来,我也打扮打扮。我修大法做好人就得打扮的好好的。”把警察乐得合不拢嘴。

我一上车就揭露江泽民、罗干一伙,把他们揭了个底朝天。到了派出所,警察给我一把椅子坐着,我就一直讲真相,警察排成一排在墙根站得整整齐齐的,后来就都蹲在墙角下也是排的很整齐的一大遛。他们都非常认真的听我讲真相。一个警察关心的问我说:“你这样盘腿坐着累不累啊?”我说:“俺师父叫我这样坐着。俺师父要俺‘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我这样一说,警察一个个都呆呆的,一直讲到五点多,我坐在椅子上感觉我的身体无比高大。我悟到就那一天我就把自己身体里层层空间党文化的根共产党的邪根拔去了。

回家后,丈夫又吓痴了,拿起铁锹就去打警车打警察,我赶快说:“你别打,不关他们的事啊!都是江泽民、罗干、周永康一伙的事。咱不就是修真善忍吗!”警察赶紧说“大哥,我大姐说的对,我以后不听江泽民、罗干、周永康一伙的了!”

丈夫在一次车祸后有点后遗症,精神有点不正常,我修大法后他明显好转,但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大环境下,他有些不稳定,一受惊吓就犯病,一犯病就打我,他一打我,我就到派出所讲真相劝三退,打我一次我就去讲一次。

有一次,丈夫犯了病就跑到街上去闹,许多人跟着看热闹,我当时就悟到这是师父让我用这个机会讲真相救人,丈夫在前面闹,我就跟在后面讲真相,当那些有缘人都明白了大法真相,我丈夫就大喊“法轮大法好!”然后丈夫就好了,就象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还有一次,丈夫犯病,我也找到派出所讲真相,我和警察说:“我学真善忍,江泽民一伙迫害我,就把我丈夫吓痴了,四五年没上班,你说这损失怎么办?”听我这么一说,那个警察不知如何是好,吓呆了,之后他把一个当官的警察找来。那个当官的警察说:“你不怕报警?”我说:“我是为你们好,你当官你要爱民啊!”那干部说:“这话我爱听!”我说,只要你明白了真相比什么都好。我一边发正念一边给他们讲真相,给这个当官的做了三退,并且一连退出了好几个警察。今年新年后,我又到派出所给他们退过两次。我觉得从根本上为他们好,不会有损失。

三月一日,四个青年警察亲自找到我家要退党。我每次到派出所都是抱着一个慈悲的心去,法太大了!不明真相的警察问我:“四川大地震,你们怎么不去救灾?”我说:“我们也捐钱了,但正法比捐钱还重要!我们救人就是从根本上改变人,使人变好,人都变好了就不会碰到灾难!”只要扎扎实实的真修,大法弟子在常人中就是伟大的,常人都很尊敬我们的。大法没有办不到的事。共产党在我眼里什么也不是。这个法看不着摸不着,走的是另外空间。有个别学员排斥我间隔我,我就是不动心,我就是慈悲。我们不能要人的观念,人的观念怎么会间隔着住神呢,在神的一面主导下提高最快。

二零零六年一个同修被抓,同修叫我去要人,我去要人的时候,我家的大树被人锯了,双方都找了一些人造成了冲突,我丈夫和孩子也因此被抓走了。我听后说:“没事,没事,不要动不好的念头!”我不管锯树这个事的对与错,而是先救人,冲突的双方还有很多人在场,我就跟他们讲了真相并做了三退。不一会儿,丈夫和孩子就回到家中。孩子和我说:“警察问你妈还学不学法轮功?”孩子同他说学啊,我妈炼了功不生病了。警察问丈夫说:“你老婆还学法轮功吗?”丈夫同他们说“学啊,我老婆学了法轮功,一点坏事也不做。”

大树被人抢去,我一点也不放在心上,世间的事一点也干扰不了我,我就把救人放在第一位。农活再忙我也把大法的事放在第一位。我家种了七亩半地,后来地越来越少,救人的时间就多了。我经常讲:江泽民、罗干、周永康都是杀人犯,国家领导人不正,这个国家就毁了啊!只要主持正义国家也就有救了,所以我们要走出去证实法。如果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走出来证实大法,在这个世间,法早就正过来了。我们天天学法要天天实修啊!碰到事要神起来啊。证实大法是最重要的,这就是拔共产党的根。所谓的敏感日正是证实法的好机会,不要错过机会,错过机会太可惜。

师父说:“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洪吟二》〈见真性〉)遇到事了,就是考试,就是你愿意还是不愿意参加师父安排的考试,只要我们在关键时刻证实大法,守住心性,哪怕只有五分钟十分钟,也是坚持住,心一定要在法上,我们这是正法修炼,是前所未有的。我是大关小关一个都不落。我想找还找不着的事,到了我眼前,我就不能让它跑了,让我抓住邪恶的把柄我就给它抖搂,我就利用这个机会讲真相救人。

学法要实修。零八奥运期间,我没有真相资料,就自己学着写,也让孩子给写。我就出去贴。有时用麦杆蘸着墨写,写后就到处去分。零八年八月一日,我去派出所办身份证,警察就问:“你是哪里的?”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某某某。”警察说:“我送过好几个人,怎么不认识你啊!”我说:“你都送去了怎么救人啊!我要在家里救人呢!你给我办身份证吧!”接着问他:“你是党员吗?”他说是。我说“现在社会很乱,你退了党神佛就保护你啊!快退了吧!”警察说:“行!退了!”不久之后他就调走了。

奥运期间形势较紧,我就是不动心。形势越紧我越要出去救人。我到镇上把自己写的信一篇篇发给派出所的人,内容是这样写的“千万年的轮回咱们有过缘,当警察的出警、工作要瞪上眼去,一定要注意安全,现在叫江泽民一伙弄得社会太乱,迫害大法罪大如天,快放被抓的大法学员,才能免大灾免大难……”警察看我写得很惊讶,说:“你不识字还会写这个?”我说:“我是学着写的!”

实际警察很尊敬我,总觉得我是为他们好。我和他们说:“作为一个国家主席,他就得爱百姓!大家小家都一样啊!我作为一个母亲我就得爱孩子爱丈夫!当老师的就要爱学生啊!当厂长的就要爱工人啊!警察就要爱人民啊!道理是一样的。”警察说:“你要注意安全啊!”我说:“不要紧啊,我是为你们好啊!”

零九年,我们当地二十多个大法弟子被抓,在家的同修怕心重,怕被跟踪。我还是照样堂堂正正讲真相,有的同修就怀疑我,我也不动心。我认为:被抓就讲真相就是了,师父就在眼前,谁怕谁啊!同修叫我去要被抓的同修,并提醒我有跟踪我的。我说:“不用怕啊!这是师父安排叫我救他们。”

一天上午我学完法我准备出去讲真相时,有两个大学生模样的青年在我家不远处,我一招呼他们说:“小伙子,我家今天刚割开个大西瓜,天这么热,到我家吃西瓜吧!”其中一个就進了我家,我问他:“大中午的,这么热的天,你们蹲在那干什么啊!”他说没什么事,我爷爷想学法轮功,让我找一本《转法轮》……我和他说:你爷爷真有福,你也跟着有福,一边吃着西瓜,我接着问他:“青年,你穿的这大皮鞋么好,这是你爸爸血一滴汗一滴的挣钱给你买的吧,这可不是共产党江泽民一伙给你买的!”他说:“是的,大姨。”“你身上穿的裤子也这么好,这也不是共产党江泽民一伙给你买的!实际上,你遇到的好事是因为你老爸老妈积的德大才有的,你觉得好象是共产党给的,共产党不创造任何价值它拿什么给你?你从小刚生下来时五六斤,奶头一直叼到上学,到现在二十多岁,你父母在你身上花了多少钱?!你得走正路,你得做好事,孝敬你父母,你得再积你下一代的德,一辈辈的传下去,这可是你的责任啊。你们刚刚下学啊,这社会上的事你可能不知道啊!就象傻子一样的。你没听说江泽民一伙不让做好人反对法轮功?举报一个炼法轮功的三千元?”这个青年回答:“我没听说。”你没听说江泽民一伙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卖大钱?他说没听说,太可怕了。我说:“如果你喜欢钱,江泽民一伙就用钱这个钩子勾你们、害你们。大姨是学法轮功的,你看大姨坏不坏啊?”青年说:“不坏,不坏!”我接着说:“好孩子,你在入团的时候,共产党在你的额头上打上了个印啊,你就成了它的陪葬品,你快把团员退了吧,只要你退出来神佛就保护你啊!你要从心里退出邪党的组织,永远记住真善忍好,大姨六十岁了不会骗你的。”这个青年说:“大姨,你给我退了吧,你说的话我永远记在心里了,我永远记住了真善忍好!”说完他就走了。我心里跟师父说:“师父,两个青年只救了一个,请师父安排让另一个青年得救。”第二天他们就又来了,我又给那个退了。后来我到派出所去,他俩直接保护我并督促我快去救人,我知道这是师父用他们的嘴来点化我。我就出了门。一出门看到一个五十四岁的警察,我就把他劝退了。

共产党、江泽民一伙在我心里什么也不是,法轮功在救人,共产党江泽民一伙在犯法,我们学的得到的是宇宙大法“真、善、忍”,我们的智慧和能力是远远超出常人的,没有什么可怕的。

在和同修的配合上我不封闭自己,我的家就是同修的家,我的大门向每一位同修敞开着。邻村的一个同修,她丈夫受邪党谎言毒害,不让她炼功,把她打得死去活来,她就离家出走,跑到同修家,别人不敢留,我就把她留下来。和她共同学法,帮她解决生活上以及方方面面的问题。师尊说“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洪吟》〈容法〉)。我到派出所给警察讲真相就象在自己家里讲一样,但对很多同修来说,可能都有顾虑,怕遭到恶警的迫害,对这些同修而言,能够去派出所讲真相就是一个很大的突破。有一次,我正准备到一个派出所讲真相,刚好一个同修到了我家,我说了我的打算,她一下来了正念,说:我也去。我暗暗的为同修的提高而高兴。

我们买了些水果,到了派出所,我就照着一个警察去了,给他办了三退。一个老警察就问跟我同去的同修:“你也学?”同修就说:“我也学啊,这法轮功可好啦,这法轮功对谁都好,对你们也好,对国家也好,你千万别受江泽民一伙的欺骗,千万别反对啊。”这老警察连忙点头称是。一个警察问我:“大姨,你不怕我们吗?”我说:“要怕你们,谁救你们啊!”警察被我们的慈悲所感动,一个办公室的人全部三退。从此以后,这个同修和警察讲真相就很自如了。

一碰到同修被迫害的事我就用我家的座机打电话营救,平时我也经常用家里的座机给县六一零和国保大队的打电话,讲真相,劝三退。我经常对警察说:“不要上江泽民一伙的当,少喝酒,社会乱,一定注意安全啊!不能迫害大法弟子,保护大法弟子会得福报。”我一心为他们好,他们是能感受到的。也就不会有危险。

我们当地几个同修这些年来一直配合着救人,一起学法,一起证实大法。有一天,我们四个同修拉了一车棉花去卖,期间我们互相配合,有的发真相,有的讲,有的发光盘,始终没忘记救人。中间停下来休息时,我们就在地里打坐,感觉特别舒心。记得有一次还发现地里有个宝葫芦,上面写着“心中有佛”。我和同修说:“前一世我们就在这里修过。”

零九年,一个同修被抓,那天当地派出所、邻近的派出所还有县城的县公安局许许多多警察来到我家,我家院子满了人。他们把真相资料都摆在院子里了,我对警察说:“你们不要动《转法轮》,这书是来救咱中国的,救了我全家,你们一定要好好保护!”说着我把《转法轮》藏在怀里,我又和他们说:“这些真相材料是留给后人看的,珍惜真相材料就是珍惜你们的生命,珍惜你们的生命就是珍惜你们全家,就是珍惜咱们中国!”警察连忙说一定珍惜。警察叫同修上车,我就不让,警察说你不让也把你弄去。我说去就去。我也上了车。

到了派出所,我们四个同修一个办公室一个,我们就讲三退,讲完三退警察就说“法轮大法好!”指导员说:“我要亲自送你们回去!”指导员把我送到了家,我就给师父上香,我对旁边的指导员说,我烧香不是为我自己,我烧香也是为了咱中国,也是为了你们平安。他接连拍着胸膛说:“我就靠你们这些修大法的保护了!”送他走出老远,他还对着我喊:“某某人,一定要保护俺啊”。

每一次升华的机会都不会再有,修炼是严肃的,要想修好就必须冲破人的这个壳,把封闭的心敞开,当你真心为他人好的时候,你已经超越常人了,你慈悲了他就退,邪恶是怕善的,共产党就怕真善忍,我就是善,你只要守住心性在法上,它见了你就躲、就跑。我只要抓住共产党的把柄,就立即给它抖搂出来。警察说:“哎呀,你倒不识字,没讲过你的。”我说:“我和你们不一样”。一个警察说:“某某,我就不听你的,你一天学没上,我不听你的!”我和他说:“你的知识再多,你也永远在一个框框里,我却在人的一切框框之外。”我跟派出所的所长说:“我学法轮功,叫江泽民一伙把俺掌柜的吓呆了,拿着镐劈了我侄子三镐,按照人的想法看,什么胳膊劈不下来啊!可是三镐下来只是划破了点皮,这就是我师父的法身在管着,这就是神奇!”

今年五月七日,一个同修被六一零绑架到洗脑班强制转化,我们三个同修一块到了六一零洗脑班,洗脑班的院子里和室内贴的都是邪党标语……六一零的两个主任看到我们吓的说:“你们怎么知道这里的?”我们几个堂堂正正的说:“看来共产邪灵怕正的,还秘密设转化班怕人知道。抓我们做好人的同修藏在这里迫害,你们这是在犯法啊!犯的是天法!你们千万不要做坏事了,赶快醒悟吧!”派出所来了警察把我们三个同修拉走了,我们当场给他们讲真相,几个警察退了邪党组织。他们明白真相就不再送看守所,而交给我们当地的派出所,我们又在车里跟当地派出所的警察讲真相,他们就把我们送回家,被关在洗脑班的同修也回了家。

第二天,我们又到六一零和派出所去要同修的电动车和自行车,他们说在另一派出所。我们就到那个派出所讲真相,我们问所长在哪里?值班的警察不敢说。我们觉的这个所长就在里面,我们就发正念从一楼找到三楼,最后找到所长。在他办公室里跟他讲三退,这个所长听了很长时间后说:“你们三个叫啥名?住在哪里?”我们就告诉他真名实姓,他就记下来了,最后他说:“好吧!就给我退了党吧!”我们往回走的时候又给碰到的一些警察劝了三退。不到两天的时间,我们到了三个派出所和六一零洗脑班,共劝退四十多人。并且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在其中一个派出所,警察碰到一个很不讲理的人,警察管不了,就求我们三个大法弟子帮忙,我们就给那个人讲真相,讲做人的道理,最后皆大欢喜。

六月六日,我和同修外出讲真相救人,十一点被派出所四人强行绑架。我们就利用这个机会讲真相,无论遇到谁都讲真相劝三退,不放过一个有缘人。六月九日这天,我被恶人构陷绑架到精神病院,我就在医院里和院长、医生讲真相,揭露周永康杀人等,一院子人有医生也有病号,听完我讲真相,我就堂堂正正回家了。

十多年来,在反迫害中救人,风风雨雨,经历了太多太多,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我心里知道,我走的每一步都离不开伟大师尊的呵护,不是我如何如何,而是师尊和大法的威力大,法轮大法好的内含太大了。我只是跑跑腿动动嘴,说救人,其实都是师尊救的,每个众生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我都是在心里感谢师尊。师尊要我们多救人,快抢人,还有太多的众生没有明白真相,在今后所剩不多的时间里,我一定听师尊的话,要和同修们努力再努力,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救度更多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