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岁人质 九岁孤儿 几多孩子遭伤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七日】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不可避免地要牵扯到他们的家人,其中以对孩子的伤害最为深远。我们就明慧网最近几天的迫害文章中所涉及到的这方面内容作以分析,来揭露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子女的伤害。

三岁幼童哭喊:“不要打我妈妈……”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二日,在连载的文章《衡水的历史见证》中有这样的记载:河北省冀州市徐庄乡狄庄法轮功学员夏春英,因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遭到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徐庄乡派出所恶警郭双年伙同高树范、乡党委书记李英豪等人当着夏春英孩子的面毒打夏春英。李英豪手指着夏春英,瞪着眼大吼:“打!狠狠打!”恶警郭双年拿起胶皮棒,一脚把夏春英踹倒在地,嘴里骂着狠命地打起来。夏春英被打得在地上打滚,口、鼻、眼全肿了起来。春英三岁的幼子哭喊着跑过去:“不要打我妈妈……”恶警郭双年一把抓起孩子扔在了沙发上,嘴里吼道:“你闹连你揍!”恶人还觉得不够恶毒,又拿来一部上电刑用的手摇电话机,把电线接在夏春英手指、脚心处猛摇,一折磨就是几个小时。夏春英十分痛苦,全身发麻,心腹剧痛,大小便失禁,全身颤抖不止。夏春英的幼子亲眼看到恶徒残忍的折磨妈妈,心灵遭受巨大刺激,从此精神失常达两年多。

五岁孩童亲见父母罚跪吓得大哭

在《衡水的历史见证》中还有这样的记载,中共迫害法轮功不久,在景县王谦寺乡政府电工住的屋子里,法轮功学员刘金强、王静夫妇被强行罚跪,这残酷的一幕被他们五岁的儿子看到后,吓得大哭。

谁都知道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在孩子幼小的心中,父母都是伟大的,是自己依赖的对象。可是在孩子的眼中却发现了这样残忍的一幕,这残酷的场景,不知道在孩子的心里要留存多少年才能够将这段悲惨的记忆抹掉?也许永远不会,永远在孩子的心里留下伤痛。

六岁儿童当人质

六月二十三日有篇文章《山东莒南县卢修田遭恶报并殃及家人》,其中有这样的记录,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十一日上午,山东临沂市莒南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卢修田,带领一帮人来到坊前镇朱家村法轮功学员付桂英家。付桂英不在家,他们就将院里大门撬开,把家里值钱的东西一扫而光。还把付桂英的丈夫抓走,六岁的女儿也被公安派人从学校强行接走,作为人质,通知付桂英来公安局接孩子,以便抓人。

古往今来,抓人当人质进行索取的都不是什么好人。尽管如此,坏人在绑架人质时也都是偷偷摸摸作案的,哪有光天化日之下,以公安名义到学校抓学生当人质的?须知,付桂英的女儿当时才六岁啊。中共公安以这样的手段妄图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做法真是卑鄙。

八岁儿童遭威逼

明慧网六月二十四日的文章《警察放掉卖假药的人 冤判法轮功学员》。文章里有这样的记录:辽宁省盖县法轮功学员张玉清曾在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迫害。期间营口派出所和温泉派出所警察曲庆满带着几个恶人,到二道沟小学威逼张玉清只有八岁才上一年级的外孙华南,逼孩子写家中是否有大法书,逼孩子写法轮功是×教,逼孩子念攻击大法的小册子。孩子被迫不能上学,整日生活在恐惧中。

一个八岁的孩子有多大的承受能力和分辨能力?当恶徒们威逼孩子做这些事情时,给孩子造成的心理压力该是何等的大!

九岁的儿子再也见不到父亲了

《九岁的儿子再也见不到父亲了》,是明慧网六月二十三日的一篇报道。说的是四川攀枝花优秀交警徐浪舟,曾被中共非法劳教二年九个月,非法判刑八年半,在狱中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被迫害致死。

徐浪舟自从儿子出生后,就不断地遭受中共的关押迫害。在狱中,徐浪舟给儿子的信中一再叮嘱他:在学校要尊敬老师,爱护同学,做一个品学好的孩子。每到过年时,儿子都会问:“爸爸回家过年不?”为了不让幼小的心灵遭受伤害,家里人没有敢告诉他他的爸爸被非法关押的事情。如今,才九岁的儿子再也见不到亲爱的父亲了。

民间自古就将“幼年丧父”当成人生三大不幸之一。从徐浪舟遭遇的迫害看,他的孩子一出生面临的就是这样一个局面。那时尽管孩子见不到爸爸,毕竟还有一个盼头,爸爸终有走出冤狱的那一天。可是现在爸爸被害死了,他期盼得父爱的念头也就随之消失了。对于一个孩子来讲,打击可想而知。可是这残酷的事实却是中共一手造成的。

她在十一岁时走失

六月二十二日明慧网有这样的一篇综合报道,《薄熙来迫害重庆法轮功学员记录》。其中记载的有,二零一零年八月七日,重庆市潼南县恶警绑架了数名法轮功学员,包括十一岁的女孩张缘圆。恶警李恒毅为首的几个恶人和一个女警,把张缘圆关押在桂林派出所的一单间屋里,他们把空调开到极低,企图以此来动摇张缘圆的意志,达到找到她妈妈吴咏梅的目的。约深夜十一点,李恒毅等恶警将张缘圆往一辆汽车上推,一边推一边摄像。然后,由一辆警车带路,载张缘圆的便车紧跟在后,将缘圆送到她的一远房亲戚家后扬长而去。

第二天下午,缘圆的亲戚得知消息后,去那家远房亲戚家看望她,可是小缘圆已不知去向。远房亲戚说:“昨天深夜十一点过警车送来时,一警察当着张缘圆的面对我说:张缘圆走哪去由他们警车来送。张缘圆也十一岁了,也会想一些事了,她觉得又把她扣在这里迫害,很害怕。今天上午趁我忙修房的事走了,直到这时未归,才知道她跑了。”

这篇报道没有提到的还有,张缘圆在四岁时就因为妈妈被迫离家而被恶警绑架当人质达半年之久;在她七个月大的时候,她的爸爸就被非法劳教了。

十六岁孩子被骗去观看对父亲遗体的解剖

《衡水的历史见证》记载的还有这样的一个事例。河北阜城县崔庙乡清东村法轮功学员刘秋生,于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二日被公安局副局长寇文通和政保股股长张志军毒打致死。刘秋生遗体遍体鳞伤,眼睛睁着,耳朵、脸部、右肩、右胸呈黑紫色。人死后,故意不通知刘秋生的妻子和母亲,只把他十六岁的孩子骗去,并当着孩子的面进行遗体解剖。解剖时,还取走一些器官,说是拿去化验。孩子哪见过这种场景,被吓坏了。

明明是被打死的,可是公安为了推卸罪责,却用解剖遗体寻找死因的伎俩来蒙骗。按照法律,不经家人允许是不能解剖死者的遗体的。阜城县公安局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在用来推卸罪责。既然解剖为何不通知人家的大人?一个是怕法轮功学员家人的拒绝,另一个是怕家人见到遗体后对恶人的控诉。找他未成年的孩子到现场显然就是走过场的,因为他们知道孩子还小,不会懂得那么多,见到解剖自己父亲的遗体,肯定会被吓住,哪敢对父亲的死因提出质疑?罪恶的图谋得逞了,可是却给孩子心理上造成难以抹去的阴影。

这是三天内法轮大法明慧网上报道的迫害案例中所涉及到的对于孩子毒害的事。可见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迫害所涉及的社会层面极其广泛,并且迫害的残酷性远远超出世人的想象。中共对中国人的迫害是连孩子都不放过的。祖国的花朵横遭摧残的事实在拷问着所有中国人的良知:面对这样一个无恶不作,邪恶至极的东西,你对它还有希望吗?它不应该被解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