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赋予我智慧来讲真相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七日】我生活的地方是一个小镇,文革时家中被共产党定为“地主”。因我是“地主狗崽子”,所以自小就被剥夺了上学的权利,导致大字不识几个,加之我性格内向,平时寡言少语,致使与人交流很困难。是因为修炼大法,师父给我加持,让我能够识字看书,还能流利的与人交流,这一点连我的家人都感觉十分惊奇。

我于1998年夏天得法,一年之后,中共就开始了对大法的迫害。1999年“4·25”我去北京上访,同年10月又去了一次,后被劫回,关押在县看守所15天,被接回单位后,又被“双规”,家人和亲戚也都给我施加了不小的压力,逼我放弃修炼。因当时学法不深,就离开了大法修炼。那时候心里特别难受,那种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痛苦时常伴随着我。我自小生活在恶党的淫威之下,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地活着,一直没有做人的尊严,是师父和大法给了我欢乐和生活的信心,让我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是什么,因此,放弃大法修炼等于要了我的命!

虽然我表面上放弃了修炼,但我的心一直没有离开师父和大法,始终坚持按照“真善忍”做人。一年之后,我在同修的帮助下,从新走上修炼的道路。那时,妻子在邪悟者的干扰下还处在邪悟之中,对我的修炼大加干涉,不明真相的亲人们也拼命阻挠,我毫不动心。随着学法的深入和心性的提高,我逐渐溶入了讲真相救世人的行列中。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变得口齿利落、滔滔不绝,打开了一个个众生的心结。

我早已在国企失业,为了生计,不得已去了一家私营企业工作。那是一个炼钢厂,工人主要是外地民工,平时都是来一批走一批,不断的换人,我知道这是师父让我救人做的安排。于是,我抓住一切机会,一个不落的讲真相、做三退。在讲真相时做到因人而异,取得了良好的效果。比如说:

对于认为共产邪党好迷的比较深的人,我给他们讲《九评》中的内容,讲中共的篡权历史和专政历史,让他们认清中共的邪恶。

对于认为共产邪党让人民过上了好日子的人,我就告诉他们中共统治的前几十年,以“阶级斗争为纲”,搞无神论和战天斗地,使国人穷得叮当响;后三十年,中共一看这样搞不行了,就提出所谓的改革开放,人民的日子比以前富裕了一点,但是如果没有中共绑着人民的手脚和头脑,中国人从经济和政治上都真的自由了,生活岂不是更好?

对于不相信人类不在精神上约束自己,业造大了就会有劫难的人,我就给他们讲实例。从小到大我们都是吃着食物长大的,到老了,有病治不了,人就死了。就如同地上的植物,也是吸收土壤中的养分生长,也有病死或老死的。人和植物都是宇宙中的生命,宇宙可以产生你,也可以淘汰你,人类的道德败坏了,把地球上一切都污染了,是不是可以被宇宙淘汰掉呢?

对于那些有养老金,认为是中共邪党在养活着自己的人,我告诉他们,买东西时都含着税,哪怕是买一根针也包含着税钱,无论干什么工作,出什么产品,都要首先交税,我们都是纳税人。中共把人民的税钱拿走,然后再拿出一小部份分给咱们,实际我们就是自己在养活自己。中共不生产、不产钱,它把纳税人的钱据为己有,是在用人民的税钱养活自己,它才是骑在人民头上的吸血鬼!

对于那些说大法弟子参与政治的人,我对他们说,树枯了要死,人老了要亡,中共害死了八千万人,败坏到这么邪恶的地步,任何人都不可能让它自新,成、住、坏、灭不是历史的规律吗?上天要灭中共,大法弟子们告诉人们脱离它,不是为你好吗?这不是慈悲吗?

对于那些说师父聚财敛财的人,我就和他们说,大法治好了我的病,让我的生活幸福快乐,我对师父无比感激。我师父如果要大法弟子一人一块钱,就是一亿,一人十块钱,就是十亿,可我师父从来没要过弟子一分钱。明慧网上师父所有的书都可以免费下载,如果想挣钱,能这样吗?

对于那些认为中共干什么与我无关的人,我就给他们讲《窦娥冤》的故事。大家都知道,斩窦娥时,百姓都知道窦娥是冤枉的,却没人主持正义,结果窦娥死后,上天应窦娥之言,三年大旱、颗粒无收、饿殍遍地、六月飞雪。现在也是如此,如果人们明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被中共残忍迫害,有的甚至被活摘器官,却不为大法弟子说句公道话,反而相信中共邪党诽谤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话,那么将来上天该如何呢?

对于那些不相信向恶党宣过誓,只有抹去兽记才能保命的人,我给他们讲一个小故事。故事发生在东北,有一人要结婚,请一个人带信给他的朋友,让这位朋友来喝喜酒。朋友听到消息后,因实在抽不出时间,请捎信人带500元礼钱回去,可捎信人却将这笔钱据为己有。当朋友听说钱并未捎到时,就去询问捎信人,捎信人却不承认有此事。于是,朋友质问捎信人,敢不敢站在高台上向天发誓?捎信人当着众人的面向天发誓说,如果确有此事就遭天打雷劈。话音刚落,天空乌云骤起,一个雷将发誓之人击倒,经送医院抢救后才保住了性命。当今国人有多少人向恶党宣过誓,要把生命交给它?当恶党灭亡时,人能不跟着遭殃吗?

我讲真相中把各种预言、历史故事、现实情形结合起来,深入浅出、语气平和,就象拉家常一样,让人在不知不觉中随我的思路走,他们的心结在不知不觉中打开。我不只在厂里讲,在各个环境中都讲,讲真相已是我生活中的主要部份,我也从中获得了无穷的快乐。我常常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有时觉得不会讲了,师父立刻给我开智,马上就知道应该怎么说了。

大法真是太玄妙了,师父的伟大是无以言表的!作为大法弟子,唯有精進,多学法,多救人,才能对得起师父的慈悲苦度。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