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归正的心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十月得法的弟子,

迷途

在法庭上,听到邪恶对我几年的诬陷判决时,心里一点都没有害怕、后悔,那时候我是当地被非法判刑时间最长的一个(属于长刑期,和我一起的一同修也和我相同)。当时心里还有些高兴,自以为是修的好,以为这就是修炼必经的路。

那时师父的《忍无可忍》的经文出来不久,自己对旧势力的迫害认识不足,正念的概念也很弱。特别在狱中的后两年,邪悟后还被动的协助邪恶做帮教,以为不执著法,是老师让我们放下的最后的执著。

我那时真是糊涂啊!是佛法的洪大,是师父的慈悲……到出狱的时候我虽只是疑惑,但没有清醒!

归正

出狱后,我炼功、学法、学习师父的新经文,和同修们交流,我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的所谓“转化”是彻底的错了!我很难过、很痛心,真不知道师父还要不要我这个弟子。

我跪在《转法轮》书前,对着师父的照片,流着泪深深的忏悔,合十请师父原谅。我深刻反省:觉得是因为自己有很多的执著心、人心,才导致被邪恶控制。

我找出了自己那时肮脏的私念、名利心:自认为是去掉执著、提高层次,同意“认罪”的时候,心底里曾冒出的一丝高兴:“这样可以少受些苦了,还可以不背叛师父。”邪恶曾经几天几夜不让我睡觉,突击审讯,我绝食绝水,有机会就讲真相,没有屈服。事后,我还为自己没有出卖同修而自得,这是欢喜心和傲慢心。本来就应该正念正行的,有什么得意的呢?邪悟了,说明自己学法不深,法理不明,修炼的不踏实、不扎实,没用法来坚定正念,而是在诸多的执著、人心中投机取巧,走捷径,导致所谓“转化”,在修炼上摔了大跟斗!

认识到这些我开始背法,开始慎重的写严正声明。经反复修改,写好后没有立刻拿出来,我反复自问是否准备好了,是否能面对了?!肯定了以后,认真抄好,交给了同修代发(当时自己还没有电脑)。我同时学法、抄法、改字、看学员的修炼心得交流,并逐渐开始做三件事。

救人

刚开始决定出去讲真相的时候,开不了口,不知道怎么讲。那天在家里下决心,今天一定要开口讲!于是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带好相应的真相资料出门了。走在大马路上,一抬头就看见了一个原单位的同事,大家都很意外,惊喜的打招呼,然后我就讲开了真相。同事告诉我,她的婆婆就是修大法的,结果,讲了不多的道理,她就同意“三退”了。真是太巧了!那时我从心里感到是师父在帮助我、鼓励我!

我采用针对不同的人用不同方法讲真相。

对信神的人们:让他们认识共产党的邪恶,不要脚踏两只船!一次在一个市场里,碰到一个信佛教的,他说自己非常虔诚。于是我问他:你真的一心一意的信佛教吗?“是的,是的。”他赶忙回答。我问:那你信共产党吗?“共产党坏的很,我不要它,怎么会信?!”他回答。我又问:那你入过党吗?“那是很早的事了。”他说。“但很早的宣誓可是存在的,那个宣誓可是留下印记了,你不退出,可是脚踏两只船哦!”“是啊!”他有些惊异,很显然他从来没想到这一点,他说:“要退、要退!”我问他,“那你家里人呢?”“儿子也很信佛,我也叫他退。”我说:那一定要他内心真的认可,如果入了团、少先队也要退出才行。你老婆呢?“好的。我老婆也信佛,她入过团、队,我也要劝她退。”……挺有意思。我发现对信基督教的人等,用类似方法,也都比较容易“三退”。

用真相币讲真相:自从使用真相币后,我就基本一直在用。一次在一小饭馆里,收银的小姑娘拿着我花的真相币,乐滋滋的大声的念出来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情不自禁的笑了:“你念的真好听呀!”用习惯了,当忘带了或用完了的时候,倒觉得不习惯了。有一次坐电三轮,发现真相币用完了,怎么办?灵机一动:现写!于是马上写好一张,下车交给了司机。在用真相币中,我觉的不论真相币面值大或小,念正了,一样用。

我曾经不习惯在自己生意、业务范围内讲真相,担心暴露自己,不安全。后来逐渐的意识到,还是应该正念正行。在这个范围内的人,也是需要救度的啊!只是要更理智一些。有一次直接拿U盘给对方“自由门”软件,让他直接看真相。

对讲究身体健康的人:就对他讲,对于人生来说,身体是1,财富、幸福等等是0;只有健康的身体,零才有意义;而对于生命来说,灵魂是1,身体、财富、幸福等等都是0。只有灵魂存在,身体、财富、幸福等等才有意义;否则,人体就是一具僵尸、一个行尸走肉;为了灵魂不灭,不被淘汰,有真福,就必须三退、念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对家人、亲戚、朋友、同事我也都讲,只是觉得需要更多的耐心。

我做的太少了,和同修相比也太差了,而且还没完全放开手脚,还是有怕心没去掉,正念正行不够。以后要多学法,加强正念,抓紧时间救人。

珍惜万古机缘

我是闭着修的,没有多少感觉。师父管没管我?法身管没管我?在一次和同修探讨修炼体会后,我仔细的回想,许多美好的经历都历历在目:

在刚得法不到一周的时候,一次早上在炼功点炼静功的时候,就被很刺眼的光晃过,还以为是太阳光照的,静功炼好后才发现太阳还没出头呢!

有一次梦见自己在拼命的追赶一列火车,紧赶慢赶才赶上最后一节车厢,刚上车,火车就开了。看到车厢里有好几个一起的同修,紧接着我们向一个大的拱形门走去,有很多人(大法弟子),象一个大学,在大门内的右上方,老师在那里!他在和旁边的学员说话、在向進来的人挥手。我有点不敢抬头,觉得自己修的不好老师肯定不理我。悄悄抬眼望去,老师居然在看我,在向我点头、微笑!那目光里没有责备,是慈悲、宽容、勉励和关怀,似乎在说:我知道你,赶快抓紧、好好努力哟!那目光至今还历历在目,目光里的内涵很多,难以表述,很鼓舞!每每想起都会落泪!

有一次在我家里,大家一起学法时(那时我家是学法点),一个偶尔来的同修告诉另一个同修说:在房间的上空,悬着一个大大的法轮!

在九九年以后,刚开始准备发真相传单时,我不适应,走不出去。一天晚上梦见在一个大的街道上,很多学员都飘起来了,走了,而我呢?我大喊:还有我呢,还有我呢!可是,我被落下了!那种不能随师还的感觉非常真切,无奈、绝望、紧迫的感觉非常痛苦!醒来后,好后怕。我可不要、不能被落下!这是师父在提醒我呢,必须走出去、必须跟上!以后发了很多真相资料,没出过纰漏,有力的威震了邪恶。

在被邪恶诬判前,我家被非法抄家时,几乎抄走了所有的大法书,那本精装的《转法轮》是我好不容易请回来的,当时看到“610”的人在书架上拿出那本书,真的好舍不得,低下头想:师父,他们这本书都不给我留下呀!过一会再看抄出的那本书,竟然是一本歌集,那本精装《转法轮》居然在书架上了!这是师父给我留下来的!

我有过起空的感觉,也依稀看到旋转的法轮,也经常梦见自己在飞,从只飞三、四层楼高,到在天空中上下飞都有。得法十四个年头了,十四年没去过医院,没吃过药,五十多岁了,身体的一些指标跟年轻人似的。回忆这些,我体会到,在我们修炼的过程中,师父一直在慈悲呵护着我们,是我做的太差,哪像一个老弟子?辜负了师父。我们千万不能失去这万古的机缘哪!我要奋起直追,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双手合十,再次感谢师父!谢谢师父的慈悲呵护、鼓励!

以上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