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学徒们对我的表现而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七日】在工作单位里我工作认真细致,领导不断的让我带徒弟,一共带了六个,其中有四个是我的一届同学。近日我明显的发现徒弟对我的态度非常不客气,很不尊敬,原来不是这样的,原来只有我说她们的份。

甲徒弟在那儿干活,我刚跟她说了两句话,她就不耐烦的说:别跟我说话!我干活呢,数着数干呢。

乙徒弟代理几天组长,一天我与她对原材料和产品的账,差了一些对不上,突然她气急败坏的说:哎呀!干完再说吧,自己也不记着!

丙徒弟见我和另一名同事的原材料放在了离她工作台较近的地方,不高兴的说:明天再这样,罚你俩每人五块钱!

丁徒弟午休时,见我干的活少,嘲讽的说:师傅,你咋不好好干呢?整这点玩意儿?她又发现我有一个不合格的产品,接着说:师傅现在干活也糊弄了(其实我并没有干活糊弄的想法)。丙徒弟在一旁接茬说:师傅把名闯出去以后就开始糊弄了,糊弄起来比谁都能糊弄!

徒弟们“反教”似的接二连三的这种表现令我有些难过。想当初她们跟我学活儿的时候,我真是手把手的教,尽心尽力。如今全都是成手了,有的还成了班组的“大将”,现在竟然这样对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有些委屈、怨恨。可当我想到自己是个修炼的人,遇事要向内找,心里平和了许多。以前我曾有一颗在徒弟之上的心,骄傲的心,碰了几次钉子后,我找到了这个执着,感觉也去的差不多了。可他们现在对我如此的不尊敬,我找找自己,感觉已不是这颗心造成的了,那到底为什么徒弟对我这样?难道我对师父存在不敬的地方?细细的想了想,也没找着。

突然,我好象一下抓住了一种坏东西,那就是膨胀的一种人心。近一个时期以来,我屡屡的帮助同修代写声明、修改稿件、写揭露迫害的文章、编写彩信和纸币的内容……得到了很多同修的认可、赞扬。渐渐的我的人心也暴露出来了:显示、欢喜、愿意听别人的赞扬、觉的自己有本事……虽然多多少少也意识到有点儿不对劲,但却没有深挖这颗很重的人心。每每写文章的时候,有理有据的句子就象小溪一样源源不断的流出来,有时自己都感叹怎么这么多灵感呀?其实,所有的一切还不是师父和大法给予的?!如果没有师父和大法,我又能做的了什么?同样象今天可怜的中国人受着邪党洗脑、毒害,整日迷迷糊糊的不知为什么活着。今生有幸得了大法,成了宇宙中第一伟大的生命——大法徒,才有了救度众生的使命与荣耀。“不要做点事人心就膨胀的了不得”(《注意自心生魔》)。想起师父的法,我真的是非常的惭愧,脸上发热。是因为我要证实法,师父才给我开智,而我却错误的当成了自己的本事,就象同修说的“贪天之功”,这种狂妄的想法不就是对师父对大法的不敬吗?怪不得近日徒弟们对我越发不敬……师父看到了我这可怕的人心,而且越陷越深,才用这种方式点化我,真是让师父操心。

想到这些,我突然感到浑身上下非常轻松,一大块不好的东西好象溶化了,对徒弟们的怨恨、内心的委屈一下子全都烟消云散;同时也感到了升华的美妙。第二天,我发现徒弟们对我抵触、不敬的情绪消失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