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奥运”与“柏林奥运”

漫话共产党和纳粹(九)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八日】热衷涂脂抹粉,惯于欺世盗名,是共产党和纳粹共同的爱好和特长。对比“北京奥运”和“柏林奥运”, 一个是中共最大的“面子工程”,一个是第三帝国的“化装舞会”,翻遍整部奥运史,再也找不出比它们更相像的两兄弟了。
——题记

(接上文:《“中国奇迹”与“德国复兴”》

2008年8月8日晚,全世界的目光都对准了“鸟巢”造型的北京国家体育场。胡锦涛在此宣布:第29届奥运会开幕。

随着电视机的镜头,人们看见可容纳9万余人的“鸟巢”体育场内座无虚席,群情激动,流光溢彩,烟花漫天,欢声鼎沸,歌舞升平,俨然一派盛世景象!

随着李宁的出场,开幕式上出现了最煽情的一幕。作为最受瞩目的最后一棒火炬手,只见这位赫赫有名的“体操王子”被吊到了高空,一幅祥云图案的背景画轴徐徐展开。接着,他又高举火炬凌空绕场一周,在他身后的画轴中展现的是全球传递火炬的景象。这神奇的一幕赢得了观众热烈的掌声。最后,李宁点燃了主火炬塔,第29届奥运会的圣火开始在“鸟巢”上空熊熊燃烧。

一向热衷于在世界舞台上出风头的中共当局,在本届奥运会上可谓如愿以偿,着实风光了一回,过足了面子的瘾!

试想,为期十七天的“北京奥运”不但牢牢地吸引了全世界的眼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政要共赴北京同台观看了开、闭幕式,204个国家和地区的1万多名运动员刷新了38项世界纪录、85项奥运会纪录,而且中国队还凭借金牌总数第一的佳绩,一举登上了多年梦寐以求的奥运老大的宝座。一时间,“世界第一”、“汉唐盛世”的谀词不绝于耳,中共能不乐坏了吗?!

“北京奥运”的真实目的,根本就不是为了实现“和平友谊进步”这一奥运宗旨,而是为了向世界展示所谓“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和“改革开放的伟大成果”,展示中共及其政府自以为无所不能的本事,展示它津津乐道的所谓正在崛起的大国形象,而这一切,最终又都是为了证明中共执政的合法性。说到底,“北京奥运”不过是中共表演的一场规模空前的政治秀,是中共实施的一项最大的面子工程罢了。

为了办成历史上规模最大最风光的奥运,让全世界的政要都来捧场,中共不但“把奥运当作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而且置百姓的生活于不顾,不惜劳民伤财,大把大把地砸钱,投巨资用于改善北京的空气和交通,修建宏大漂亮的比赛场馆,打造奢华的开幕和闭幕仪式。据报道,北京奥运的总预算为雅典奥运的3.1倍,占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以来历届奥运会支出之和的43.6%。别的不说,仅一部奥运宣传片当局就花了3500万。伴随着五花八门的宣传,大把大把的银子从中国一直撒到海外,让大洋彼岸富甲天下的老美、殷实富裕的欧洲都看傻了眼。与此同时,中共为了把已经沙化的北京变成绿色,光绿化一项的支出就达一千二百亿人民币。而奥运前中国的人均GDP不过才一千七百美元,不要说和发达国家三、四万美元的人均GDP相比差之甚远,就是比上届奥运举办国,欧盟最穷的国家希腊的一万六千六百多美元,也差不多要少近一万五。况且这一千七百美元的收入还只是一个平均值,在贫富悬殊十分巨大的中国,大多数国人还只有几百美元的年收入。2006年中国小康发展报告显示:还有十分之一,一点三五亿的中国人处在一美元以下的贫困线中。这样的经济水平,却要不惜一切代价地举办超越世界任何一个国家的超级奥运,可见中共好面子好到了何等程度。

奥运期间,中共最怕的是外国媒体和来宾与国内异见人士接触,因为那样一来,其独裁专制的黑幕势必就会遭到曝光,它所竭力展示的开明形象就要彻底泡汤了。为此,中共在奥运前夕加大了对各类异见人士的打压力度。首当其冲的当数法轮功修炼群体。仅从2007年12月至2008年3月中旬,仅在北京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就达190多人。据不完全统计,仅在奥运水上项目赛艇、皮划艇和马术等比赛项目举办地的顺义县,在距奥运倒计时一年前后,就发生了20多起暴力抓捕法轮功学员事件,重点集中在建有奥运场馆附近的马坡、木林、北小营镇,首都国际机场附近的天竺、后沙峪乡和城区内。令人震惊的是,这种针对法轮功学员的大抓捕并不止于北京一地,而是全国性的。截至2008年3月11日,据不完全统计,从2007年底开始发生的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案例已达1878宗,遍布中国大陆29个省、市、自治区。无一例外的是,这轮大抓捕都是以保证奥运顺利进行的名义堂而皇之进行的。

在奥运前遭到抓捕迫害的并不止是法轮功学员,还有中共眼中的各种“危险分子”。2007年12月27日,著名维权人士胡佳在北京家中被公安部门逮捕,罪名是“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2008年4月1日,北京市中级法院作出裁决,胡佳在网络发表的五篇文章以及他在两次接受外国记者采访时的言论有罪,判处他三年半徒刑。2008年1月17日,中共当局判处黑龙江富锦失地农民维权代表于长武两年劳动教养。劳教决定书称他组织上访,要人权不要奥运、要土地不要奥运,还接受海外媒体的采访,特别是与有法轮功背景的媒体有联系,因而认为他危害了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构成了劳教条件。

北京不仅是奥运会的主场地所在,更是中国的首都。为了让北京给奥运来宾留下一个“无可挑剔”的美好印象,中共不仅将几百万农民工赶离北京,使他们失去了生活来源,而且还下令北京周围五个省市上万家工厂停工,使无数工人因此陷入困境。

同样悲惨的还有几十万含冤赴京上诉的访民,他们无一例外都遭到押解,被遣送回原籍。就拿位于北京丰台区的“上访村”来说,由于聚集了大批来自各地因征地、拆迁及土地等纠纷而到北京的访民,这里一向被中共当局视为不和谐、不稳定因素。由于“上访村”因陋就简,访民衣衫褴褛,与“新北京,新奥运”形成强烈反差,自然成为北京市强力整顿的重点目标之一。2007年8月,北京当局对“上访村”展开大清查,除勒令所有上访者搬迁,并规定收留上访者的旅店将被罚款2万元人民币。9月下旬,“上访村”在逾百名北京警察、城管部门人员的强制下被拆除,大批公安并持续在“上访村”附近驱赶尚未离开或新来的访民。

保守、封闭、极权是中共留给西方世界的一贯印象,为了打破这一“成见”,展现所谓改革开放后崭新的开明的中国形象,中共还挖空心思地大搞奥运攻关。2007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的《北京奥运会及其筹备期间外国记者在华采访规定》,表面上放松了对外国媒体的限制,试图营造出言论自由的假相。接着,奥运允许“公园里游行”也应运而生。西方有民主自由,“共产党领导的改革开放的新中国”当然也要有。一来“划定丰台区的世界公园、海淀区的紫竹院公园和朝阳区的日坛公园等几个公园作为外国和中国公民和平集会与游行示威的场所,”可以向全世界展示中国不缺民主自由;二来,“同时,集会游行示威活动跟其它国家一样,需依法提出申请”,可以借此让那些“异端”的集会游行示威名正言顺地胎死腹中。与此同时,层层挑选、审察、培训的工作人员、安保人员和志愿者,包围了所有的国际友人和外国媒体,到处游走的都是化装成民众的密探和安全人员,四处可见的都是组织良好的欢呼的人群,在奥运来宾和外国媒体面前,除了微笑和赞美,一切“异议”和“杂音”都消失了。一时间,中国显得空前的“开放”与“和谐”!

然而,正如一首题为《这不是人民的奥运!》的诗所写到的那样:

“这是一个暴虐的春天。
当良心犯们痛苦的呻吟,一如既往的
从牢门背后传来,
拉萨街头的枪声,
竟重演了20年前恐怖的一幕。
在保障奥运的名义下,
又有多少向世人讲述被迫害真相的法轮功学员,
多少坚守信仰的家庭教会信徒,
多少坚持独立思考和言说的知识份子,
多少勇于保护弱势群体的维权律师,
多少敢于维护自身权益的上访民众,
被戴上了冰凉的手铐。
而人民的嘴巴,
依旧被贴着发黄的封条。
所谓改善人权的承诺,
不过是一纸谎言。
这不是人民的奥运,
这不过是独裁者的新一轮暴行!

这是一个疯狂的春天。
为了吸引全世界的眼球,
大陆百姓的生活被置之不理,
独裁者正无度的挥霍着纳税人的血汗,
将大把大把的银子,
从中国撒到海外,从天空撒向大地。
而当奥运到来之际,
等待底层人民的又将是什么呢?
11类43种人被禁止参与同奥运有关的活动,
上百万建设奥运场馆的民工将被“劝返”回乡,
流浪乞讨人员将被强制“救助”,
废品收购、小美容美发等低档行业将被强制挤出北京,
进京人员须出具县级以上证明----
如此“净化”城市,连希特勒也自叹不如。
这不是人民的奥运,
这不过是蒙骗世界的一场政治秀!”

颇耐人寻味的是,与“北京奥运”相比,上世纪三十年代纳粹德国举办的“柏林奥运”简直就是异曲同工。

1936年8月1日,在希特勒的主持下,第十一届奥运会在柏林开幕。

这届奥运采用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仪式——奥运圣火接力传递——由3000多人接力21天,在开幕当天传递到守在现场的希特勒面前。圣火点燃之后,巨大的信鸽群从体育场内飞起,标志着“和平的竞赛”。

格外引人注目的是,当英、法两国体育代表团的官员和运动员们走进体育场时,竟然也伸直右臂,向主席台上的希特勒行纳粹礼致敬。

1932年,国际奥委会将第十一届奥运会会址选在柏林。希特勒上台前,曾十分仇视和反对奥运会,指责奥运会是“犹太人和和平主义者搞的花样”,是“犹太人和共济会信徒的一项发明……是产生于犹太教的一种游戏,在民族社会主义者统治的德国是不可能举办的”,并斥责德国运动员在1932年奥运会上与黑人一起比赛,有损日耳曼民族的尊严。希特勒上台后,由于忙于巩固自己的统治,起初对举办奥运会也并不热心,但很快他就意识到了奥运会的巨大政治潜能,转而决定把柏林奥运会打造成美化与宣传纳粹德国的大舞台,用奥运作宣传工具来强化“雅利安人种优势论”。为此,希特勒让政府拨款两千万马克(合当时八百万美元)资助“柏林奥运”,要求在柏林修建能容纳十万人的体育场,把“柏林奥运”开成一次规模超过以往所有奥运会的政治盛宴。

奥林匹克体育场是希特勒上台之前就已规划设计好的,但他亲自视察场地之后,觉得还不够大,吩咐设计师韦尔纳·马克扩大规模,并要求紧挨着体育场西侧再建一块更大的场地。这就是可容纳25万观众的五月广场,主要用作大型集会与阅兵场地,也可进行体育活动。

占地131公顷的“帝国体育广场”上,除了奥林匹克体育场和五月广场,还有露天游泳场、曲棍球场、德意志体育大楼、奥林匹克广场和按古希腊风格设计的露天剧场等等。体育场和露天空间可以同时容纳40万人。从1934年4月,先后有500家公司2600名工人参与工程,27个月后完工,速度惊人。原本2700万的预计成本到1936年完工时达到4000万帝国马克。

奥运村位于帝国体育广场9英里之外。纳粹政府原本打算把国防军现成的兵营改装一下直接用,但当他们了解到,运动员们还是希望住在象奥运村这样的环境里是,“体育将军”赖兴瑙挑起了这个担子,他选了一块鸟语花香的地方,组织国防军最好的队伍建设。希特勒有令:造价不是问题。

140幢住宅,每幢以德国一个城市命名,相应地,内部装饰就照这个城市的风格来。奥运村里有电影院、购物区、邮局、训练场、桑拿房,运动医院里设备和人员都配备到最好。消灭了蚊蝇孳生地,又专门运来松鼠天鹅诸般动物,美化氛围。国际奥委会一位英国官员显然很满意,开玩笑说:再来几只鹳,简直就成明信片了。第二天,200只鹳鸟从柏林送到。

一家著名的海运公司负责奥运村膳食供应,因为他们为远洋轮上的大量外国客人供餐,经验最丰富。他们进口了大量食材,尽可能保证每个运动员的合理要求都能满足。烹饪设备从5点到24点可以为24000人提供餐食,也就是说所有运动员每天吃5-6顿也够了。

陆军元帅勃洛姆堡下令为每支来访代表队配一名德国军官,会讲对方语言,负责接待、顾问以及奥运村与德国奥委会之间的联络。希特勒青年团成员为各代表队当听差,对任何奥运村访客不论种族宗教,务必礼貌谦恭。

为了在世界舆论面前掩盖其反犹的真实面目,“柏林奥运”期间,纳粹当局甚至把“Juden unerwunscht”(“犹太人恕不招待”)的牌子悄悄从店铺、旅馆、啤酒馆和公共游宴场所取了下来,对犹太人和两个基督教会的迫害也暂时停止了,全国都装出最规矩的态度。1936年元旦,若干反犹法令也暂停施行了。这年冬奥会开幕前不久,希特勒下令清除南巴伐利亚地区一切反犹痕迹,纳粹报纸《先锋报》停止在加米施大区发行,自动售报箱从公共场所消失。该地区的旅馆接到命令,对外国房客不论种族宗教,要给予极大的宽容。德国政府还通告德国新闻业,不要刊发任何可能引起不快的内容,不评论外国代表队的种族和信仰。希特勒深知国际社会密切注视着德国的奥运会,他不想有任何负面报道。

精心筹划的公关和不惜工本的款待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第三帝国的兴亡》中这样描述道:“戈林、里宾特洛甫和戈培尔为外国客人们举行了豪华无比的宴会——这位宣传部长在汪西湖附近福恩宁塞尔举行了‘意大利之夜’的宴会,招待了1000多位宾客,场面之盛大简直像《天方夜谭》中的故事。客人们,特别是从英国和美国来的那些客人们,对所看到的情况印象非常深刻:这显然是在希特勒领导下团结一致的一个快乐、健康和友善的民族。他们说,这跟他们在报上读到柏林电讯时所得到的印象截然不同。”

以希特勒为首的纳粹党由反对转而大力支持举办奥运会,其政治目的是十分明显的。

正如学者赵文亮在《纳粹德国的反犹政策与1936年奥运会》一文中所分析的那样,首先,他们要利用奥运会作为对整个世界播扬纳粹主义尤其是日耳曼种族优越的工具,煽动德国的民族主义情绪。美国驻柏林总领事乔治·迈塞史密斯向国务卿所做的汇报中一针见血地指出:“对纳粹党和德国青年人来说,在柏林举办奥运会已经变成以纳粹主义学说征服世界的象征。假如奥运会不在德国举行,将会是一个最严重的打击,纳粹主义的威信将遭受重挫。”

其次,借举办奥运会报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战败和《凡尔赛条约》之仇,巩固纳粹党的统治。《民族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中的体育精神》一书直言不讳地指出:体育被认为是联系各国的纽带,“但世界所有的体育运动都不可能取消《凡尔赛条约》中与战争责任相关的那些段落”。“我们还想在德国举办奥运会吗?是的,我们必须举办!我们认为由于国际方面的原因举办奥运会是十分重要的。对德国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宣传了”。换句话说,体育是第三帝国报复所有那些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败中从德国获取了利益的敌人的手段,而且奥运会正是德国进行报复所需要的特殊的机会。由于德国人民普遍反对《凡尔赛条约》,希特勒可以借助奥运会的报复赢得德国广大民众的支持。

再次,欺骗世界人民,在世界人民心目中留下繁荣、民主和爱好和平的形象。德国方面估计,在奥运会期间,有超过100万的游客要到柏林来(实际上有370万游客),其中有15万外国人。纳粹党徒们设想,当这些客人到达柏林的时候,他们所看到的是一个模范的城市——愉快、美丽、好客、运作高效,最重要的是没有任何一直被其批评者指责的那种暴虐的表现。迈塞史密斯估计,大约有4到5个犹太人运动员被允许参加奥运会的训练,“提供给世界以证明德国不存在歧视”。他指出:“十分明显,纳粹正在利用奥运会以服务其政治目的。”

最后,给法西斯德国蒙上一层和平的面纱,掩盖其对外侵略的企图和野心,混淆世界视听,在外交上为对外扩张和战争服务。

果然,凭借强大的经济实力和空前的宣传声势,希特勒如愿以偿地将“柏林奥运”变成了向整个世界炫示纳粹种族理论的有力的实验场。无论从组织还是运动成绩来看,这届奥运会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体育场馆建筑的规模和格调是无可比拟的,组织工作是无可挑剔的,运动成绩是巨大的,共打破了27项奥运会和世界记录。一直到20世纪70年代,人们还认为从总体上说这是一场最好的奥运会。正如当时一份报纸所报道的:对德国来说,柏林奥运会已经是“一个无限制的政治上的、心理上的和体育上的成功”。在希特勒的“神助”之下,德国奥运代表队更是大获全胜,获得最多金牌:33金26银30铜;而称雄多年的美国,只拿到24金20银12铜。可见,在这届奥运会上,希特勒和纳粹可以说是出尽了风头。

一九三六年八月,节日盛装般的柏林,到处飘扬着奥林匹克旗帜和纳粹标志。美国记者希尔在《希尔日记》中写到,“那前所未有的宏大运动场面,让运动员难以忘怀;那光鲜华丽的城市,让来访的客人们,特别是大商人们,兴奋不已。”然而,绝大多数游客并不知道,公共场合反对犹太人的标语刚刚被暂时撕下来;游客们也不会知道,柏林的吉普赛人在内务部发起的一场“净化”城市的运动中被赶出市区,关进了郊区的一个临时集中营;游客们更不会知道,戈培尔掌管的宣传部下达了大量指示要求严格审查媒体的报导,绝不让纳粹的反人类罪让世人看出端倪。就这样,在圣火的“神圣”光环下,整个世界被麻痹了,纳粹的反人类阴谋被世界淡忘,当希特勒把战火烧到整个欧洲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热衷涂脂抹粉,惯于欺世盗名,是共产党和纳粹共同的爱好和特长。对比“柏林奥运”和“北京奥运”,一个是第三帝国的“化装舞会”,一个是中共最大的“面子工程”,翻遍整部奥运史,再也找不出比它们更相像的两兄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