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辜负师尊的慈悲救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八日】曾几何时,为我自己与这万古难遇的伟大的大法擦肩而过而懊恼,又为我自己没有珍惜这万古的机缘而痛苦万分的流泪;但当我堕入无底深渊时,我没有一丝对大法的怨言,因为,不是大法放弃了我,而是我曾经放弃了这万古的机缘和辜负了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

我出生在一个高干家庭,自己也曾经是邪党的工具—警察,但我庆幸的是在职期间没有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下任何一点罪。在二零零一年的一天,因为邪党的一贯手段——政治斗争,使我莫名的锒铛入狱,因为当地的公安局长与我的父母在工作上有了冲突,所以给我安了些莫须有的罪名,最后在堂而皇之的审理开庭后,被判罪名成立,在监狱中度过了永生难忘的一段时间。最后又平反了。

在看守所,我首先遇到了法轮功学员甲。他曾是我父亲的同事,也是某单位的一个局长,通过他我了解了法轮功的真相,看了一部份宝贵的经文(在那种环境下全凭同修默写下来),也通过他教会了我五套功法。最后,在那特殊的环境里,我幸运的得到《转法轮》。当时,我迫不及待的一口气读完了第一遍后,就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感觉很舒服,内心觉得非常非常正确,从此我在这特殊的环境里走進了修炼的大门,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由于我的家庭背景比较特殊,所以接见也较容易些,那段时间我都能不间断的看到师父发表的新经文,时间过的很快也非常充实。转眼三年过去了,在这过程中我又陆续接触到了同修乙、同修丙和其他几位同修,在这个特殊的环境里,在师尊的慈悲看护下共同学法修炼度过了这三年的时间。

随着时间的流逝,突然有一天,我接到了改判的通知,我激动的快跳起来了,来不及和任何人打招呼,什么东西都没顾上拿,就冲出了这个非人呆的地方,随着我再次融入这万紫千红、十恶毒世的社会中,把挽救我身心的大法、慈悲的师父忘的一干二净,随着滚滚红尘而去,跳到大染缸里不能自拔。当我偶尔想起自己的身份,想到慈悲的师父,却转瞬就被不好的想法取而代之……

就在我几乎不能自拔的时候,同修乙打通了我的电话——“你现在怎么样,我想去看看你。”当时我还自欺欺人的回答说,“别了,你放心,我很好。”可同修乙说,“我感觉你状态不太好,一定要看看你。”当时我就不加思考的答应了。见面后,同修乙和我聊了很多很多,还鼓励我,发现我微不足道的优点,这次见面还给我带了一整套师父讲法的全部资料、神韵和真相光盘,还和我说了现在正法形势和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

当同修乙走后,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怎么我都堕落到这种地步了,师父还在管我?!我面对师父的法像跪倒在地,合十发愿:如要再对不起师尊再次的慈悲苦度,我情愿形神全灭!

通过这段时间同修乙和同修丙的帮助,我又走回了大法弟子的行列,心里说不出的喜悦和真正作为大法弟子的自豪。

几天后,我和几个朋友开车出去办事中途,突然之间我的腰疼的就象要断了一样,朋友们把车停下,问我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疼的厉害,越来越疼,那种剧痛简直受不了,全身的汗,顷刻之间就把衣服浸透,朋友们看到这种情况,马上把车掉头,“事情别办了,赶紧去医院”。我听到后说“千万别送我去医院,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不是去医院的事儿,求你们了,咱们回家。“朋友们拗不过我,于是几个人把我架回家了(我当时已几近昏迷,自己走不了路了),对我妻子叮嘱了一番就走了。妻子看我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了,只是低声的呻吟,急的说,“你别急,你先趴会,我给你拿师父讲法录音去。”当时我闭着眼,忽然听见师父慈悲洪亮的声音。大概睡了一个小时,当我醒来时,满屋子的亲戚朋友正在议论我,都说快去医院吧,这怎么行呢?我没动心,下地走了几步,动了动腰,一点事都没有了,就象刚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我心里知道,这是师父在替我承受如山如天大的业力后,剩下的一小点摆在我修炼的路上要我过的关,我一边高兴自己过了这关,一边安慰亲戚朋友,说我不会有事的,我有师父在管。朋友们都知道我已经从新修炼大法了。有一个朋友突然说:“我也要学法轮功,你这事要不是我亲眼看见,绝对不信,太神奇了啊……”

经过这次事情,我身边的好几位朋友争先恐后的要看大法的书,有的还走進了大法修炼,他们都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和师父的慈悲。在梦中师父也经常点化我,有的时候关我过得好了,醒来后回想起来自己心里都笑;有时没过好,醒来非常沮丧,说不出的那种心情,感觉就是对不起师父,愧对师尊洪大的慈悲。但师父还是不断对我点悟和鼓励……

对我而言,这开天辟地难遇的大法,我失而复得,我无法用任何语言表达伟大师尊的洪大慈悲,我只能勇猛精進,努力在正法進程最后的最后,尽最大努力,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才不负师尊的慈悲再度。

在这里也是对那些不太精進的同修说一声:奋力精進吧,师父不愿丢下我们任何一个弟子,我们也要不负慈悲伟大的师父,兑现下世助师正法的誓约!

个人体会,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