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河流沙两重天 不同人生路(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八日】(明慧记者郑语焉台湾台北市采访报道)年近六十五岁的张愫幸双手合十,跪在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的法像前,她满怀感恩、泪流满面:“感谢师父伸手救这孩子,这孩子有救了!感谢师父!”

一年半前,也是一样的场景,却是云泥两样心情的恳求:“求师父救救这孩子!我实在已经拿他没办法了。”

在小儿子黄俊华犯案入监服刑之时,愫幸送给他一本《转法轮》,声声叮咛:“《转法轮》你要看,你要救自己就要看,妈妈只有爱你,不会害你。这本《转法轮》你一定要看,对你有好处!”无奈在狱中的孩子心烦气躁,总是翻阅几页就搁下,迟迟无缘得法,愫幸把握每周会面的机会谆谆叮嘱,鼓励他看《转法轮》。一年半时间过去了,二零一零年初,俊华终于能够静下心来真正通读《转法轮》,愫幸感到万分庆幸与感恩。

体弱多病的前半生

一九四六年出生于台湾云林县莿桐乡的张愫幸体弱多病,在父母长辈百般呵护,伴随药物和坊间密方不间断的情况下,迟至二十岁左右才长成适龄的体格。当时,接受六年国民小学教育是“国民应尽的义务”,但是乡村僻壤的观念仍较保守,认为女子读书识字不是顶重要,再者由于体弱多病,请病假在家的时间比到校上课多出许多倍来,因此愫幸有一搭没一搭的上完六年小学,毕业后却是大字不识几个,对于当时积极推动的“讲国语”更是完全陌生,加上日常生活用不着阅览书报认字,愫幸与目不识丁的文盲没什么两样。

愫幸婚后育有一女二男,先生虽有不错的职业,却经常流连于酒色赌的场所。家庭经济,包括愫幸独力支撑的小型针织工厂的营收,全都由先生一手掌握,每月只给固定的限额家用,需要精打细算来支应柴米油盐酱醋茶。有时,愫幸小心翼翼询问先生,钱用到哪里去了?往往招来先生一顿痛打,愫幸说:“为了儿女都吞忍了下来,在我传统观念的脑袋里,压根儿没想过离婚这个名词。”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下来,四十一岁那年,先生突发脑血栓症不治去世,愫幸母兼父职养育儿女,个中辛劳不言可喻。所幸儿女都很乖巧听话,虽然辛苦,也还过得去。只是三十几岁以来严重尿酸导致的痛风,每天打针吃药也只能稍缓,病痛三天两头就患,手脚肿得象馒头,连骨头都痛得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加上严重的偏头疼,以及习惯性咳嗽出暗黄色浓痰等折磨,让她很难安生自在。

张愫悻(前左)修炼大法后身心健康,从目不识丁到独力熟读大法书籍。图为在士林官邸炼功。
张愫悻(前左)修炼大法后身心健康,从目不识丁到独力熟读大法书籍。图为在士林官邸炼功。

从目不识丁到通读所有大法书籍

虽说每人命运不同,可自己为何是这样的人生境遇?愫幸长年吃素,并在宗教中担任义工,感觉在寻找些什么,可又说不上来要寻找的是什么,只知道眼前这些都不是自己所要的。寻寻觅觅的十六年后,机缘巧合的,一位闺中密友修炼法轮功数月,感觉非常好而将大法介绍给愫幸。

一九九九年九月,年已五十多岁的张愫幸,用她非常有限的认字第一次接触《转法轮》,虽然看懂的少之又少,可字字敲進心坎儿里,内心受到很大触动,非常肯定这就是自己在寻找的、所要的东西。她工作时随身听李洪志师父讲法录音,休息时间就捧读《转法轮》,积极到学法点参加集体学法跟读,对照《转法轮》内容,将不认识的字,一字字恭录起来,请教同修。刚开始几乎整本都抄写,渐渐地,须要请教的字越来越少。

愫幸说:“我心里很着急要得法,每次捧读《转法轮》都先恳求:‘师父,我非常喜爱您的法,可我不识字,恳求师父给我智慧,让我能得您的法。’不到半年我就能背《论语》,现在只剩比较少见的难字需要问同修之外,不但每天至少读一讲《转法轮》,各地讲法和新经文也都能看得懂,这都是师父给我的智慧。”

不但识字了,华语也能听讲了,严重的尿酸痛风、偏头疼以及咳嗽等长年病痛,不知不觉的,不药而渐渐减轻,到后来痊愈了。原本一心只想修炼脱离无边苦海的愫幸,没想到修炼法轮功竟能起到这么神奇的功效。她将这稀世珍宝捧到儿女面前,虽然他们还无缘走进修炼,但都已认识大法的殊胜与美好。

愫幸的儿女们都孝顺,女儿和长子分别从专科和大学毕业后,各自拥有不错的家庭与事业,可小儿子黄俊华踏上社会后,因赌误入歧途,几乎毁掉一生,让愫幸忧心操烦甚至心如刀割。

年少懵懂 迷失赌海吟悲歌

俊华年少不识愁滋味,童年印象中的家庭环境很不错,国中毕业后不再升学,家人尊重他的决定,反正“行行出状元”,只要在行业中勤恳努力,总会有自己的一片天。他接受父母的安排,到台北亲戚工厂学技术,资深的同事带他上舞厅,俊华一头栽進花花世界中迷失了。家人警觉规劝不听,于是母亲愫幸将他带回家乡学做木工装潢,觉得心性已经稳定了之后,俊华只身回到台北发展。

社会是个大染缸,俊华说:“我注重精神上的感受,对于钱财一点也不看重。”他错把精神上的感受寄托于赌博。十九岁的俊华轻忽地以为“小赌怡情”没什么关系,闲来无事学会赌博作为消遣,可是越赌越上瘾,很快越陷越深,终致沉溺滥赌而无法自拔。一领到工钱就去赌场报到,直到输光了才去工作,为了赌,偷骗拐的手段都使得出来。母亲警觉俊华执迷堕落,无奈却苦劝不听,周而复始的恶性循环,到后来基本生活也产生问题,日子过得非常穷困潦倒,可是赌虫作祟,“大赌乱性”的事情发生了!二十岁的俊华开始随机向路人抢夺金钱财物,几次得手后暂不再犯。

适巧母亲帮他顶下一间撞球场,生意相当不错,可是俊华一下班,拿起赚得的钱直奔赌场输个精光才离开。白天招呼客人照顾生意,晚上到赌场,每天经常只睡一、二个小时,日积月累导致精神一天比一天虚弱,到后来神志不清,恍恍惚惚总看到有冤亲债主来讨债,他无时无刻不在惊恐害怕的情绪中颤栗,需要求医诊治,依靠药物控制情绪长达十几年,直到修炼法轮大法之后才好转至痊愈。俊华说:“修炼后我明白了很多道理。为什么恐惧害怕会找上我?因为我以前抢夺人家皮包钱财,被抢的人不知有多惊吓恐慌害怕,以前让那么多人承受那样的痛苦,自己也应该遭到这样的报应,有阵子我害怕到不想活了,这就是‘现世报’,不是偶然的,一切都是有因缘关系报应的原故。”

母亲的叮咛:看书救自己

二零零七年前后,俊华失业断了经济来源,因而转向地下钱庄借贷,利息高得吓人,他付不出来。众所周知地下钱庄要债的手段很令人恐惧,俊华深恐对自己和家人不利,于是再度走上抢夺的黑路,不久案发被捕,判刑二年。古今中外已有数不清的例子说明:“毒和赌是最难戒除的瘾癖。”有个小故事这么印证戒赌的困难:有个赌徒切断手指咒誓再也不赌了,可没多久,自残的伤口都还没愈合呢,赌场上又见这个赌徒的身影。心如刀割的母亲愫幸深知,走到这步田地,只有法轮大法能让儿子得救,在俊华入狱服刑之际送给他一本《转法轮》,叮嘱他,要救自己就一定要看这本书。

黄俊华说:“母亲修炼法轮功已经很多年,我也明白大法很好,可惜母亲向我介绍,我一直都不在意。可能是我业力太大、太多的原故吧,在狱中每次看《转法轮》都是翻阅几页就放下,看看停停又看看,一直没能把整本《转法轮》看下来。蹉跎了一年半后,狱中生活作息没什么自由,有时受到狱友的欺负,有次和狱友发生肢体冲突,这是违规行为,被关在禁闭室思过。一个人在禁闭室内,感到很辛苦难过,想要寻求正确的人生方向,因此开始真正静下心来恭读《转法轮》,顺利地把整本看完。出狱后,加上看了师父各地讲法,受到启发,知道如何归正自己,原来生命是这么尊贵,更加明白人身难得的意义,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内心的触动无法形容。”

崭新生命的心声

半年后,二零一零年七月,俊华服满刑期出狱,此身已是踏着坚定步伐,走在正法修炼大道上的新生命。昔日赌友来找,俊华丝毫不为所动,不但不赌,陪他们聊天的过程中,在大法中修炼所体现出来的正念也影响了他们。俊华说:“人在没有目标、没有希望的心境下,就会沮丧和堕落。感谢师尊传出这个大法,救了我。让我得这个大法,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因为真善忍法理的引导,使我从一个非常败坏的心灵,日渐净化心灵转变成越来越纯净、纯正的身心,我感到非常喜悦。”俊华哽咽着说:“是师父救了我,是法轮大法救了我。”

俊华从事木工装潢的工作余暇,他到士林官邸景点讲真相,以他浪子回头金不换的亲身经历举例,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世界需要真善忍。

眼眶泛起闪闪泪光的愫幸说:“感谢师父。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而有个温暖的家庭,师父给我这么健康的身体,有个安定的生活。非常感恩师父救了我这个儿子,他能得法修炼,我比什么都高兴、都放心,不再为他忧虑操心。”

背景简介: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于一九九二年五月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真、善、忍 ”为根本指导。经亿万人的修炼实践证明,法轮大法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炼的人带到高层次的同时,对稳定社会、提高人们的身体素质和道德水准,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这不仅针对法轮功学员的“真、善、忍”信仰,也在试图泯灭所有人的道德原则和精神价值,引发全球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反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