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得法修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一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当时身体有多种疾病,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小时候做过手术,因此嫁给一个很穷的人家。母亲认为家里穷就不会嫌弃自己有心脏病的女儿了。没想到婚后的生活很苦,老婆婆看不起一身病的我,而且又什么活也不能干,又不生孩子,体重只有七十八斤,因此经常生气。妯娌看不起,婆婆经常骂小病妮。只有丈夫对我一直很好,从没有嫌弃过我,精心的照顾我。为了能给家人生个孩子,经常吃药。直到三十岁才生下一个男孩,生活上才有所好转,老婆婆仍是找茬就骂,我忍气不敢吭声,几次想投河自杀。但是想想一直保护我的丈夫,想想聪明可爱的孩子,我才又能够活下来。

终于,在一九九六年一月底一天,我回娘家时,母亲高兴的对我说:“孩子,快看看这本书吧,学大法,只有师父能救你,学了大法就不生气了”。我一听“不生气”三个字,就开始和母亲一起学大法了。学法后才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前几世造的业力促成的恶缘,怨不得别人。

记得一次,我参加一次法会,路上遇到两个骑三轮摩托车的警察在追逃犯。他们迎面把我撞出去十多米远的。当时我就晕过去了,什么也不会说了,但心里很清楚。路上陆陆续续的过来参加法会的同修,围了一大圈,谁也不敢动我。那两个撞我的人吓傻了。当时我想起师父《转法轮》中讲到的那位参加学习班的老太太,我就想老太太都能没事,何况是我呢!可是那时就感觉身体瞬间被分成好几块,心中求师父帮弟子安上,我好去参加法会。

半小时后,奇迹出现了,我能喘气了,眼慢慢睁开了。我打了个手势,告诉撞我的俩人我没事,别把你们吓着,我有师父保护。大概又过了半小时,两个人架着我才慢慢起来。感激师父救命的心情无法言表,泪如雨下。谢谢师父救我!这时那两个撞我的人也松了一口气,非得给我钱。我一分钱也不要,连忙对他们说:“你们走吧,我赶紧去参加法会,一会儿就晚了。”嘴上说没事,可两条腿象木棍儿似的不听使唤。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把腿慢慢的搬上自行车,就去参加法会了。当时在场的人都感动的哭了。法轮功太神奇了,法轮功太神奇了!

就这样,修炼后身体一天一天好起来了。大概一年多的时间,一身的疾病不翼而飞,还经历过很多提高心性的关,生活上和家庭关系上都好了,婆媳之间关系好转了,妯娌们也和睦了。为了参加集体学法小组,我骑着自行车到二十里外去学法。

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铺天盖地的邪恶压下来了,两个同修找到我,问我该怎么办,让我打开电视。我一看,一下坐在地上哭起来。这么好的功法为啥不让炼呀!过了一小会儿,我站起来,借了一百元钱,瞒着丈夫,突破层层关卡来到北京。因为我是农村人什么都不懂,也不识字,可恶警问我什么,我都是对答如流。我知道这是慈悲师父在帮助我们。去的时候我还拉肚子,坚持了十天,只是吃馒头、喝凉水,但身体却好了,不拉肚子了,还一身轻。

那时候什么也不知道,所以在北京待了十天就回去了。回家后才知道家里已经炸锅了。村里的邪党支书和县里的恶人都来找我,我把他们都轰出去了。这还不算什么,可惜的是,跟我一起去北京的两个同修的家属也来找我算账,说是我把他们俩个带去北京的。我把这件事的前前后后都说了,并说我是如何走進大法的,以前是一身病,现在都好了,感动的他们无话可说,就不好意思的走了。丈夫因为看到我学法后身体健康了、心性提高了、家庭和睦了,所以没有一句怨言。只是心痛的看着我,眼含着泪慢慢的说,平安回来就好,平安回来就好。

二零零零年,我找到一位同修,切磋怎样才能证实法。那时没真相资料,同修就用手写或刻字,出去喷,经常和同修一块忙到深夜,凌晨两点、三点、四点都有过。在这里也出现过很多奇迹,是师父时时刻刻都在保护弟子,一次次在做好救人的事后才平安回家。记得一次,出去救人,回家的路上遇见大飓风。风大的人都站不住,很粗的大树都刮断了。我和同修骑着自行车还是逆风。但是我们感觉飓风根本对我们不起作用。眼看着路边被大风刮断的大树,我又一次流泪了,心里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慈悲呵护弟子。

二零零五年正月十五,六点多钟,几个恶警就闯進我家,把我和不修炼的丈夫强行带走,吓得十一岁的孩子直哭。恶人逼我说出其他同修并问我把电脑和打印机给谁了。我坚决不说,恶人就给我动大刑,坐了三次老虎凳,用皮带打,拿手往墙上撞,打耳光,把耳朵打坏了直流脓,我被打得全身是伤。无论邪恶怎么迫害,我也不动心,不掉一滴眼泪,只有一颗坚定的信师信法心,不能说出一个同修,就不听邪恶的。最后邪恶看硬的不行,这时拿师父的法像诱骗我,说师父在国外如何如何等等这些邪恶的话我不能说出口。恶人把我在老虎凳上锁了一夜,还放恶党的电视让我看。我不看,闭上眼发正念,求师父救我,让恶党电视坏掉,不能放。整整一夜,但我感觉时间过得很快就象一个小时一样。身体在老虎凳上锁着也不难受,一身轻,一天没吃东西也不渴也不饿。我心里求师父救我,一会儿奇迹出现了,脚镣手铐都开了,明知道是师父救我,但看着那么高的墙怕我翻不过去,被邪恶抓到再打一顿。犹豫了一会儿,最终没有跑出去,躺床上睡了。

天亮后,恶人又把我拉到老虎凳上,说要动大刑,逼我说出其他同修,还有做资料用的工具的来源。我当时就流泪了,心里跟师父说:“我宁可死在老虎凳上,也不会说出同修的。求师父把我带走吧”。这完全放下生死的一念一出,恶徒说算了,算你过关了,你下去吧。就这样,下午两三点,把我又送到看守所继续迫害,天天审。

在被送往劳教所的路上,我心里十分坚信,邪恶劳教不了我。到了劳教所,医生進行体检。我求师父演化假心脏病,结果医生真是查出有心脏病不能劳教。本地的恶警不肯放人,又把我送到当地监狱,医生检查,结果还是有心脏病,监狱也不肯收。邪恶没招了,威胁家人并勒索现金一万元,监外执行劳教三年。

在家待了一段时间后,找到同修,与同修配合面对面讲真相。一开始发愁自己不会讲。和同修切磋后,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跟同修一块出去了,结果第一天就讲了二十多个,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我们。第二天又讲了四十多个,这下我们对自己更有信心了。每天出去讲,多的时候五十多个,至少也有二十多个。那时也有很多做不好的地方,人心还很多,邪恶见缝插针,利用同修干扰我们俩。无论邪恶怎么干扰,也动不了我们的心,我们以法为师,做好三件事,多救人。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慢慢人心越来越少,救的人越来越多。在师父的帮助下,我们找到了学法入心的状态,神圣美妙。看师父讲法,好像是师父亲身在讲,我们就在下面坐着听,一段法都能悟到很多法理,很想让同修都能進入这个状态,可惜有的同修不理解。因为他没有这个入心学法的神圣感受,有的同修通过我们的切磋能找到这个神圣的学法状态,于是我们的学法小组就成立起来了,经常在一起切磋交流,真实的做好三件事,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