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众生的路上师父呵护我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四月有幸喜得大法的弟子。回忆十五年的修炼历程,我体会到:是师父有序的安排了我们修炼的路,修炼的过程是自己逐步从人走向神的过程,在师父的安排下,我们做的每件证实法的事都是神在人间行神迹。我印象最深的是我在传递真相资料过程中,师父呵护我的两次神奇的经历。

在师父呵护下接运真相资料

在二零零一年以后那一段时间,大陆资料点还在刚刚起步阶段,真相资料紧缺。我拿同修提供的单张资料(真相传单、师父新经文等)到复印社去印,由开始时的少量到逐渐大量印制,使几个炼功点部份同修们做到了资料共享。

在邪恶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最猖獗的日子里,我们大法弟子進進出出都有人监视着,为了避免引起邪恶操纵的常人注意,我進出家门从来不拎包,所以带回家的资料就只能藏在身上,尽量少带,一两天去取一次资料,这次预订下次要的份数和内容,每次二百份左右,以能满足供应为准。无论我步行还是骑自行车,从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和怀疑。但也有自己左右不了的时候。

记得有一次,给我资料的同修说这些日子风声很紧,好象有人盯梢,不要到家去取了。一天约我大清早到某地点去接头儿。到了那儿一看,印出的四百份真相传单让我一次全部带走。我来不及迟疑,赶快接过来收紧肚子别在腰带下。那时正是盛夏,我穿一件丝绸半袖衫和裙裤,放完资料肚子一下子就瘪下去了,腰带也没有紧绷的感觉,低头看好象没放任何东西一样。我想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是师父在帮我呢。我赶快骑上自行车往家赶,骑车双腿运动时只是有硬物卡肋骨的感觉,虽然有些不适但外观却毫无异样,现在想起来还真是神奇。

师父呵护我度难关

如果要给需求量大、路途又远的同修送资料,就只能用包或者纸箱了。我采取了资料就直接送到同修处,不往家中带,而且选在黑天赶路。一般从家出发取回资料再送到同修那儿要一小时左右,再返回家还要二十几分钟。所以每次时间安排的较紧。

记得零二年初冬的一天,我给一位同修送去三、四百份真相传单,同修说这几天又有人向她要真相资料,我给的不够用。这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我想家里还有一些呢,趁着黑夜再给她送一趟。算计来回一个小时,抓紧点争取早点办完,晚上还要学法,明天还要上班。于是我赶紧下楼骑上车往家赶。

我带着一纸箱真相传单快速骑着,再有几分钟就到同修家了。我还要穿过一条较宽的公路,因为我急着赶路,所以对远处来的汽车没有在意。当我正要穿过公路时,突然一辆小汽车快速向我撞来。我急忙向一旁转动车把儿躲闪,但已来不及了,汽车猛烈的撞到我的车前轮上,我被撞飞了。

落在地上的那一瞬间,我的第一念就是真相资料到哪儿去了?你可千万不要掉出来呀!我四下寻找那个装资料的箱子,啊,看到了,正直立在离我二十来米的路边,好象也在急切的等待着我。我想尽快起来,可是怎么也起不来,腰剧烈的疼痛。我想没事,可是就是起不来。这时司机赶过来冲我直埋怨,我只是对他说:快把我拽起来!他看我起不来吓坏了,赶紧把我拉起来了,我勉强站了起来,他还接着抱怨,我只想尽快离开现场,同修还等着呢。可是我怎么也挪不动脚步。我对司机说:你把我的车推过来。他赶紧去推车,前轮子已经撞变形了,推不动了。我叫他把车弄好让我能骑就行,他赶紧把车放倒在地上用力按压车轮,立起来在原地推了两下就交给了我,他让我骑上,我以为修好了,我说你走吧,他飞也似的开车走了。我拄着自行车艰难的挪动着脚步到路边,咬紧牙关用尽力气把箱子弄到车上,继续拄着自行车挪着步子向同修家赶路。同修听到我有气无力的声音、疲惫不堪的样子及异样的表情,很关切的问我怎么了,我敷衍了几句就下楼了。叫了一辆出租车。

回到家快十点了,我花了大约十几分钟才脱了鞋。我开始反思:为什么我出了这么危险的事?险些丢了性命,是因为我有急躁情绪,有完成任务的心,夹杂着欢喜心,让邪恶钻了空子。带着这么多常人心,做这么神圣的事怎么能平稳呢?如果没有师父呵护,恐怕我今晚回不来了。

捱到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我用了好长时间才爬起来,起来后感到腰疼的不那么剧烈了,可是活动不自如。我想同事们看到一定会问怎么回事,不能让别人看出来。当我扶着楼梯扶手下楼时,咦,迈下第一步时意外的感到不那么难受了;当下到一楼时,又让我吃惊:腰活动有些自如了,别人不注意不会看出来了。

这天,我的腰从开始有些不自如伴随连续的小痛,逐渐转为隐隐作痛,后来能坐立自如,恢复了正常。工作没有受到丝毫影响,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下班后我将自行车推到修车处進行了大修。它又伴随我往返于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路上。

正法修炼的十余年来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经历了方方面面的考验,在努力履行自己的历史使命中不断走向成熟。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