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香工街派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位于辽宁大连西岗区香海花园内的香工街派出所,从地理区域上是属于西岗区范围的,但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这十三年中,曾经有段时间越过区域管辖过沙河口区范围,即二零零零年初~二零零三年底改名的华北路派出所,都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但无论派出所处于什么目的改来改去的,有一点是肯定的,所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是逃脱不了的,都将受到历史的审判。

那么,这个(香工街)派出所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都干了些什么?

一、便衣男子尾随绑架法轮功学员盛连英。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五日上午八点左右,盛连英刚出家门不久,有陌生便衣男子尾随并追问:你是盛连英吗?得到答复后,随即她被绑架到香工街派出所。

九点左右,香工街派出所警察方继军与两名香炉礁街道金海社区人员和三名便衣男子,在盛连英家中无人情况下砸坏房门上方的门板,破门入室抄家,劫走盛连英儿子的电脑、其它物品及现金等。

二、大连西岗区华北路派出所,派出所警察连八十二岁的老学员、十五岁的中学生都抓到大连姚家看守所。

三、华北路派出所监视法轮功学员住所,随时叫法轮功学员到派出所报到、并罚款。

自从中共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以后,华北路派出所为了阻止法轮功学员上访,对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要求晚上八点以前给片警挂电话,如果不挂,警察就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经常到学员家敲门妄图绑架法轮功学员甚至随时随地叫法轮功学员到派出所报到。对于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除了送戒毒所、看守所外,还强制收取非法关押在戒毒所的费用和保证金等,罚款五千元钱却不给收据的,甚至送劳教迫害。

四、华北路派出所警察非法劫持年轻教师并分别进行暴力和洗脑迫害。

大连法轮功学员邹德华和妻子魏颜益都是非常优秀的年轻教师,于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五日晚在家中被华北路派出所五个警察强行带走,二十六日中午由于恶警使用电棍迫害,邹德华从派出所楼上跳下,将腰股摔坏,派出所恶警怕担责任,将人放回。魏颜益于二十六日被送到大连黑石礁临海宾馆六楼的洗脑班(所谓的“大连社会思想教育学校”)进行迫害。

五、华北路派出所围困大法学员家达六十七个小时。

二零零一年三月七日下午四点半左右,大连沙河口区华北路派出所的五个警察非法闯入大法学员李巧云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也没有说明任何理由,将其二女儿(法轮功学员)强行带走。李巧云和老伴儿问警察为何抓人,警察没说出任何理由。

约四十分钟后,五个警察返回,再次敲门。李巧云这次拒绝开门,警察开始砸门。砸门声越来越大,李巧云开窗向外喊道:“香海花园的居民们,警察执法犯法,无理把我女儿带走了,现在还在外面砸门哪。”砸门声变小了,李巧云隔着门问他们为什砸门,他们只是说要进来,没说出任何理由。李巧云说:“大法治好了我的癌症,你们不让我炼功,是想逼死我吗?你们将我女儿无理带走,这次不讲清理由决不开门。”他们继续敲门,直到晚上七点多钟,回去三个警察,剩两个警察在门口守着。派出所的罗所长打来电话,让李巧云把门开开,说有事商量。李巧云说:“你们为什么将我女儿带走?你们执法机关也要讲点法律,怎么能闯入人家随便抓人?”罗所长自知理亏,说:“我知道讲不过你,我不跟你讲了。你们家我抄定了!”他们就这样每次两个人轮流值班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在李巧云家门外守着。直到三月十日中午十二点多才走,持续了六十七个小时。

从以上的迫害案例来看,在这些年中,所有的派出所都参与了迫害,而且由于怕追查,派出所名称改来改去的,如现在的泉涌派出所的住址就是原来的西山派出所,但在现有的派出所中,西山派出所就在人们的不知不觉中消失了。可能有人以为这样就可以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血债抹掉。但是,是抹不掉的。

有一点是明摆着的:神目如电,想把这份罪恶掩埋,只是迫害者的一厢情愿,无论站在极权的角度怎么去变换,那在宇宙历史中都清清楚楚的记录着,也是篡改不了的,迫害大法修炼者,是罪恶,是逃脱不了正义的审判的。

就象今年二月以后的王、薄事件一样,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也不是人说了算的。从历史上留下的各种预言人们已经知道;人类面临着最后的大审判,人类所有犯下的罪恶都将得到清算!这一天已经不远了。

奉劝那些被中共邪党当成工具利用的警察们:在大法师父的慈悲救度中、在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救人的关键时刻,静下心来听一听真相,对于你们的未来是受益极大的。明白真相,脱离邪党,善待大法修炼者,弥补过失,一定会有生命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