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胜利油田尹桂芝被非法关押一月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尹桂芝是一位山东东营胜利油田的法轮功修炼者。五月十五日,尹桂芝和同修徐振英在仙河镇以东的西张村附近挖野菜并向人们讲述法轮功遭受迫害的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被河口区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并抄家,在仙河派出所关押一天后,于五月十六日送去河口看守所,但河口看守所以没有女号监为由拒收,后二人被送往东营六户看守所非法刑拘,由六户看守所代为河口区公安局进行关押。

几天后,河口区公安分局向尹桂芝的家人索要钱财(包括所谓的生活费),她的家人掏不出。河口区公安分局没能达到其敛财目的,而后又找到孤东采油厂,孤东采油厂却不出面,并且态度很强硬:“人是你们抓的,你们处理吧,与孤东没有关系。”至今尹桂芝、徐振英二人已被非法关押一个月,现在仍被关押在东营市东营区六户看守所。

尹桂芝的儿媳,马上就要生孩子了,此时的婆婆能够在身边照顾儿媳,是很重要的,况且,尹桂芝的丈夫连自己都照顾不了,也就不用说照顾别人了,更谈不上伺候生孩子的儿媳了。我们紧急呼吁孤东采油厂以及河口政府立即停止对尹桂芝和徐振英二人的迫害,希望周围善良的人们都能给予帮助,能够站出来为她们说句公道话,来制止这场对尹桂芝、徐振英二人的迫害!

修炼法轮功,病痛消失

尹桂芝在修炼之前就是一个勤劳善良、贤良之人,里里外外一把手,在家里可谓是一个贤妻良母,对双方老人孝敬有加,母女之间、婆媳之间相处融洽,对兄弟姊妹体贴照顾,家里加外的一切事情都由尹桂芝一人操劳。她的丈夫是一个淳朴善良的人,忠厚老实,为人正直,是孤东采油厂的一名普通职工。

尹桂芝的娘家住在山东德州的一个农村,生活条件较差,兄弟姊妹中他排行老大。她的父母都是常年体弱多病,尹桂芝为了便于照顾老人,将父母接到自己身边,多半时候都由她来照顾,由于长年累月的劳累,使尹桂芝落下满身的病症,更使她痛苦烦恼的就是妇科病症。长期药物治疗都不见效果,长年遭受着病痛的折磨,生活苦不堪言。

一九九七年的一天,她在与一位朋友的谈话中,意外的喜得大法,走进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中来。炼功时间不长,她发现自己的全身病症不翼而飞,并且在身心等各个方面都发生了极大变化,精力充沛、精神饱满,整天有使不完的力气,原来生活中的一切苦恼、悲观绝望的心情,全都不翼而飞了。在她的影响下,她的父母和丈夫也相继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父母的身体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一天比一天好,再也不为病痛折磨而烦恼。她的丈夫开始修炼后,吸烟喝酒的嗜好也很容易的就戒掉了,原本不识字的丈夫,在炼功点上学法时,别人念法他就拿着书跟着看,不到半年的时间,三百多页的《转法轮》(法轮功主要著作)他自己也念下来了,只是有个别字还认不准。在全家人修炼大法以后,整个家庭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原来沉闷的家庭气氛,从此变得十分祥和,融洽。

坚持说真话遭中共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中共恶首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操控着全部的国家机器,掀起了一场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打压,将上亿善良的法轮功民众推向政府的对立面进行残酷迫害。为了栽赃陷害法轮功,不惜用杀人的方式编造出“天安门自焚”伪案欺骗民众,收集了大量杀人和自杀的案例,伪造现场诬陷抹黑法轮功,制造出了二十世纪最大的冤案——迫害法轮功。

在此情况下,尹桂芝抱着一颗赤诚之心,于九九年十月踏上了去北京上访的路,想向政府谈一谈自己炼功受益的情况。她经过一次次的转车,闯过了层层关卡,历尽艰辛,来到了北京。她顾不上吃饭、喝水、休息,赶往国家信访办,但她所看到的情景却使她大失所望,信访办已经被警察接管了,只要是上访人员去一个抓一个。偌大一个国家找不到一个说理的地方,她正在天安门附近徘徊,被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六一零邪恶人员抓了回来,在孤东治安办非法关押两天一夜,不给饭吃,饿了两天后,被押送进了孤岛拘留所,承受了半个月非法拘留的迫害,在拘留所里被迫强行洗脑,不让亲人见面,吃不饱穿不暖,十一月的天气夜里已经很冷了,也没有被子,夜里冻得缩成一团。这还不算,又对她进行经济罚款一千五百元。还采用了株连九族的方式,她的丈夫被单位撵回了家,长期不准他上班,扣发其全部工资、奖金。丈夫承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巨大打击,不仅功不炼了,又开始用酗酒抽烟来麻醉自己,整日生活在惶惶不安之中。

二零零零年新年来临之际,邪党又把孤东采油厂培训学校变成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许多法轮功学员都被抓进去,进行长期的非法关押,此时,尹桂芝再一次被绑架,长期被非法关押在培训学校集中营中进行强行洗脑,限制一切人身自由,不让亲人见面,和外界隔绝。

被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迫害,家人遭受苦难

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八日(农历正月十六日),元宵佳节的第二天,孤岛海滨公安分局七、八个恶警野蛮的闯进尹桂芝家中,翻箱倒柜,进行非法抄家。并把她绑架到孤东采油厂私自设立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中,再一次进行非法关押、强行洗脑近半个月之久,而后勒索钱财六千余元,将其送去所谓的“山东省法制教育中心”进行洗脑迫害,他们联合“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的邪恶人员,互相配合,采用车轮战术对她进行轮番洗脑,采用各种邪恶手段进行残酷迫害一个多月后,又将其投入“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执行非法劳教一年的刑期,进行更加残酷的非人性折磨。

二零零二年三月,尹桂芝被非法劳教以后,家庭的正常生活全部被打乱,她原本是家庭的顶梁柱,因她被迫害,使其整个家庭也同时遭受了邪党的迫害,从此家中变得混乱不堪、一片狼藉,她的父亲因经受不住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精神上承受不了恶警们的威逼利诱和恐吓,从此患上了严重的脑瘫痪,她的母亲也因恐吓和惊吓,患上了心脏病,并伴随着严重的哮喘病症,常年痛苦不堪,受尽了折磨。尹桂芝的丈夫到处借钱,为两位老人求医问药,久治不愈,在经受了四年多的病痛折磨后,可怜的俩位老人先后于二零零六年和二零一零年间双双被迫害的含冤离世。

尹桂芝的丈夫也因此被扣发工资、奖金,他不仅要为岳父借钱买药治疗脑瘫痪病症,还要借钱供儿子上高中。尹桂芝的被劳教,使儿子在高中二年级期间失去了母亲的关爱和照顾,她的丈夫既不会做饭,更不懂得怎么去照顾别人。并且,孤东采油二矿还隔三差五的在单位上找他的麻烦,或者到他家中进行骚扰。灾难一个接一个的袭来,由于精神打击太大,使他悲观失望,不知所从,使他变得整日泡在烟酒之中。家中生活实在无法维持,只好把岳父、岳母送回了老家去医治,最后,她的丈夫被中共逼迫的几近疯狂。不会做饭就下饭店吃现成的,不给工资就到处去借,“虱子多了不咬人”,每天就是抽烟喝酒解愁闷。可怜的儿子没有人管,过起了流浪生活,今天吃同学,明天混朋友,东家一天西家一顿的煎熬度日,学习成绩迅速下滑。在这邪恶的迫害过程中,原本美满的一个家庭,被邪党搞的家破人亡,不仅将多年的积蓄全部花光,反而还欠下了一万多元的债务。

二零零三年三月,尹桂芝的非法劳教期已过,但劳教所的恶警们并没有停止对尹桂芝的迫害,恶警们又以中共邪党的“两会”为由,继续非法关押,拒不放人,并且变本加厉,加重迫害,不仅不让与外界有任何联系,连打水也不让出门,关在屋里不能离开半步,采用这种方式来磨灭修炼人的意志。在这种强加的说辞中,对尹桂芝又强行维持了十多天的迫害,直到恶警再也找不到任何理由,才放她走出了“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

二零零三年,尹桂芝从“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的遭受迫害回家以后,中共邪党并没有就此停止对尹桂芝一家人的迫害,采油二矿的邪恶之人经常对她家进行骚扰,并且逼迫她的丈夫代替尹桂芝签保证等等,采取各种方式恐吓、威吓,逼迫她的丈夫对她施加压力,千方百计地阻止她修炼,但都没有达到他们的目的。

几年来,尹桂芝始终按照师父讲的“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严格要求自己,在家里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好儿媳、好女儿。勤俭持家,把整个家庭调理的井井有条,大事小事都处理得非常周到,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是一个女强人,无不夸她家里家外是一把好手,夫妻、婆媳、邻居之间都相处得非常融洽,现在儿媳已经怀有身孕九个多月了,尹桂芝也马上要面临抱孙子了,可是就在家中最需要她照顾的节骨眼上,中共邪党又一次将她非法抓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