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了我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九日】我丈夫是个吃喝玩乐之人,家只是他的客栈。他脾气暴躁,动不动就搞家庭暴力。在这种环境中生活,我每天担惊受怕生闷气,有时挨骂都不知道为什么。时间长了,自然就得了一身病:神经官能症、美尼尔氏综合症、心衰、妇女病等等。家务活干不了,活得十分艰难,还轻生过。

九五年八月的一天,遇到了一位市里的大法弟子,他见我病病歪歪的,就说:你炼法轮功吧,这个功可好了,祛病健身有奇效。我听他这么一讲,心情就非常激动,象遇到了救星一样,高兴的说:我炼。

不久,他给我捎来了一本《转法轮》和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当时村里没有同修,我一个人学法,照着书炼功。虽然动作还不准确,可不到二十天一身病全消失了,走路轻飘飘的,干多少活都不累。我按照法的要求做,对人对事的看法、做法都变了。丈夫看在眼里,感动在心里。他对人说:法轮功太好了,你们也炼吧!

我从内心深处无比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这功法这么好,我很自然的就想要把这大法告诉给周围的人。后来县里的同修也到我们乡洪法,我们村陆续有十来个人走進大法。我们经常骑着自行车到外村洪法、教功。我每天沉浸在学法、炼功、洪法的愉悦中,真是变成了另一个我。

九九年邪党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真是天塌一般,气氛很紧张。二零零二年我到一个小城市给女儿看孩子。初来乍到的,一个人也不认识,更别说同修了。大法弟子无论到哪里都要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学法、炼功、发正念能在家里做,讲真相、救人就得出去做了。当时邪恶的迫害还很严重。我去天安门证实法被迫害过,所以听到警车鸣叫心里就害怕,和同修又联系不上,什么资料也看不到,我心里着急,大法弟子不做大法弟子的事,能是大法弟子吗?怎么办?心想那就写信讲真相吧!我买了信纸、复写纸、油笔开始写起来。一次印两张复写纸,可出三份真相信。先给相识的人寄,给机关单位寄,给县委书记寄。又想自己周围的人也该让他们知道真相,就给他们写,写好装在买好的红包里,往楼房送,平房送。

在自己村里、家乡送真相资料,人地熟悉,怕心小;在外地,人生地不熟,有点胆胆突突。天很晚了,人们还走来走去,我也就只好转来转去的,有了机会就送一份。后来发现,天热时,楼上的人爱下来到平房院子里聊天,或到大马路上散步、乘凉,这正是往楼房送真相资料的好机会,于是就利用这个时候去楼房送。时间长了,和人们接触多了,也可以和人们讲真相了。一次碰到了以前学过大法的老俩口,给他们讲了真相,帮助他们从新走回修炼中来。我们一块切磋,共同提高。后来又认识了一位残疾大法弟子,我能从他那儿看到《明慧周刊》了。

一次,女儿、女婿都不在,家里就剩我一人,睡到凌晨快四点了,突然醒来,悟到是师父点化我应该起来把真相资料贴出去救人。我立即下楼走到路边的电线杆,掏出胶水,把写好的真相资料铺在地上刷胶。这时一个骑自行车的人到了我身后,问我干什么的?我站起来,两手松松的捂着资料,怕胶粘住撕不开浪费掉,心里默默的发正念:我是贴真相资料救人的,你不要干扰,走开。心很稳,背对着他,天还不亮,他也没看见什么,骑上车走了。那条小道是人们散步的好去处,每天早上、傍晚,有不少人驻足观看。那张资料贴了很长时间也没人撕。

我对法理的认识与理解较差,但有一点,那就是相信师父,相信师父所讲的一切都是对的,就照师父说的做一定对。师父说:“修炼如初,必成正果。”(《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我要在最后的助师正法中做到更好,修去安逸心、争斗心、怕心、自卑心,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弟子感谢师尊的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