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六年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九日】我今年六十一岁,从小参与“文化大革命”,长大后在北京当了六年兵,复员后参加工作。二零零六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回想起我修炼法轮大法的经历,还得从我妻子说起。

三十年的煎熬 三个月的转变

我结婚后,妻子常年体弱多病,求过几十位医生、让人算过卦、接触过许多民间道门、还练过几种气功、用过多种民间偏方、练太极拳、太极剑等等。轻轻重重,总也治不好,在病痛折磨和艰难困苦中曾几次想轻生,在精神恍惚中,生不如死,度日如年。

我在外地工作,总是惦记家里,真揪心啊。无奈想办法从外地调了回来,想多照顾妻子,使她病好起来。然而事与愿违,无论怎么寻医问药,妻子身体还是每况愈下,整个家庭也失去了生活的欢乐和温馨。

二零零五年,被病痛折磨的妻子开始接触進而学炼法轮功,被我发现后严加阻拦,当时主要是受邪党给法轮功造谣污蔑的欺骗,再加上看到大法弟子被恶警迫害的恐惧。我让她娘家人“做工作”,暗中让儿子帮忙看管,我说劝不听时,还动手打过她。这期间,我有一位同学是炼法轮功的,我去问他:“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告诉我:“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是叫人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修心向善,祛病健身效果特别好。共产党是给法轮功造谣,我原来手指头疼,治不好,吃饺子只能用筷子夹五个,第六个就夹不起来,腰疼厉害,扫三间屋子的地就得等二十分钟才能直起腰来。九七年我炼法轮功后,三个月就完全好了,什么活都能干,这不,我当电工还能登梯上高呢。”

我虽然不能全理解同学说的,但我相信同学不骗我。为了妻子的病,我同意了让她偷着炼。

仅仅三个月她变了,身体健康,脸色红润,家务活自觉的承担起来,脾气也变好了。这意想不到的变化使我高兴极了,毕竟三十年的苦煎熬啊,就三个月,没打针吃药,看看书,炼炼简单的五套功法,所有病就神奇的好了,人就能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开始了反思,我意识到这个法轮功肯定不是一般的气功,这个功太“神”了!从妻子的身上,我开始转变对法轮功的看法。

二零零六年,我带着疑问学起了《转法轮》,我明白了,原来师父讲的都是宇宙的理,是一般修炼人多少年都不可能知道的天法。这是一部让人修炼的书,让人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的原理在常人社会中修心、向善、去执着,返本归真,回到人的本源--天国世界。这是众生千万年亿万年的等待,机缘是从来没有过的,以后也绝不会再有,只有这一次,所以这次得法破迷上青天就是机缘、就是幸运。所以自从认识了法轮功、走入修炼以后就义无反顾,心无二念,相信这是神在救人,主佛在挽救人类、拯救大穹。

破除人生经历中的谎言

回想自己当初对妻子学法炼功百般阻挠和对法轮功不公正的态度,原因很简单,就是从小生活在中共邪党的谎言中,完全是恶党灌输的文化知识,顺理成章的听信着邪党的宣传教育洗脑,对邪党教育宣传的一切根本不动脑去分析。上学参与“文化大革命”,又在北京当了六年兵,复原后参加工作,整个的生活过程都浸泡在党文化中。在邪党的暴力、谎言、蒙骗中,没有反思的意识,也不敢识别对与错,完全成为邪党的驯服工具。比如:邪党为栽赃陷害法轮功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当时在电视上看了,就误认为炼法轮功不好,把电视播放的谎言信以为真。

修炼法轮功后,我学会了正面看问题,知道了用什么标准衡量事物好和坏,标准就是“真善忍”。那“自焚”中王进东被火烧着,那警察为什么不赶紧救人,还在王进东的身后拿着灭火毯等着照像,这不是在演戏吗?警察怎知道有“自焚”的?怎可能拿着灭火毯巡逻?如发现有人“自焚”,到大会堂、历史博物馆、毛贼纪念堂去取灭火器材,来回十分钟是绝对完不成的。自焚者是用汽油倒在身上点着的,十分钟燃烧的人早就没人样了,何况两腿间盛汽油的塑料瓶、毛发怎能完好无损呢?那小孩刘思影被做了气管切开手术、割开喉管还能唱歌,且声音清晰,可能吗?可见恶党造假多么卑鄙、阴险、无赖。到如今还有对法轮功有不好认识的人,没有脱离邪党的人,深思自己是否还有自己的脑子吗?

这正是我们师父讲:“在中共邪恶的宣传中把造谣抹黑法轮功的谎言灌输给了世人,叫世人仇恨佛法、仇恨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弟子。特别是中国人在谈话中、在面对大法弟子时表现的态度,是站在邪恶立场的。如果是这样,那世人不危险吗?”(《讲真相的根本目地》)

法轮大法是佛法。我悟到,我们决不能用自己所看到的、认识到的、理解了的东西来认识大法。大法是超常的,所以学了大法、同化了大法,都可以出现奇迹、超常的变化和现象。

这是自己现阶段的理解和认识成度,如有不足的地方,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