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二斤八两早产儿出生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三日】在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年及又一个“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之际,我给大家讲一个发生在我身边的一个真实的故事。

我的姨侄女小芳,是我二姐的女儿,她结婚不久就怀孕,但流产了。到二十九岁时,她又怀孕了,这回保胎到六个月,没出现什么异样,家里人都松口气,心想这回能保住了。可万没想到,那年最后一天晚上十点多钟,小芳下地取点东西,“唿”一下,胎儿流产了,小芳随即大出血,十分钟后,在地上流成二、三米一片……

就在这关键的时候,小芳的丈夫小宝回来了,他大惊失色,抱起满身是血的小芳,赶紧送医院抢救,医生说再晚一会小芳就没命了。因为小芳的这次流产不是一般性的流产,她怀孕六个月,可胎儿在五个月左右时就死了,死胎在腹中腐烂,发出毒气,随着血液渗透到全身,导致她身体各个功能低下、流产后瞬间大流血。医生说,这家医院建院这么多年,没见过这样危险还能活的患者,这是首例。医生建议:因为死胎毒气重,所以小芳最好几年之内不要受孕。为了安全,小芳一等就是十二年。

再说我二姐,她原先一身病,大病就有胆囊炎、胃病、心脏病、腰椎骨折,小病就更多了。一九九八年,我们姐妹喜得大法,都变得无病一身轻。无病后的二姐整天笑呵呵的,遇人就讲大法好。可是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二姐被非法劳教一年,被中共谎言洗脑了,出狱后不但放弃了修炼,还反对我修大法,看见我炼功就骂。随之而来的是二姐再次疾病缠身,因胃病、肺不张、心脏病、青光眼、腰腿疼,她每年都住好几次院,每年吃的多种保健品有一、两万元。一次她到医院做检查,医生说她心、肝、脾、肺、胰、胆都有病。这些都没能使二姐醒悟。

再说小芳,自那次大流血后过了十二年,才在四十一岁时又怀孕了。她这次怀孕可是全家人重中之重的保护对象。可是怀孕到了六个半月的时候,小芳忽然又出现流血破水现象。这个消息象拉“警报”一样,迅速传遍所有的亲戚,小芳被以最快的速度送到吉林省最大的医院,医生也以最大的努力保胎,但说“也就是保一天算一天吧”。

小芳保胎要在医院卧床,面朝天静躺着,不能翻身,不能动,吃喝拉撒全在床上,需要人照顾。小芳没有公婆,二姐自从不炼法轮功之后体弱多病,自身都难自保,就更别提照顾小芳了。小芳的丈夫小宝忙不过来。我就承担起照顾小芳的全部事情,白天黑夜陪在医院。

可是更不好的消息来了,医生通知:在给小芳做检查时,发现小芳的子宫里有两个瘤,大的十公分左右,比胎儿头都大,小的四公分左右,由于瘤子抢吸营养,使胎儿比正常六个半月的胎儿要小许多,很弱,更严重的危险还有两个,一是如果保胎不成出现早产,新生儿在奔生的同时,两个瘤子也会同时受到挤压,会使本来就很弱的胎儿因挤压而窒息死亡;另外一个危险是,如果挤压的时候瘤子被挤破,就可能引起大出血,那么母子都可能有生命危险,特别是小芳本身就有大出血的病史,又是四十一岁的高龄产妇,后果很难想象。当然还有一个解决办法,就是做剖腹手术,将胎儿和瘤子一起取出。可是也存在很难解决的问题,就是胎儿现在很弱,恐怕很难成活。而且手术后孕妇需要再等四年才能再怀孕。四年后小芳就四十五岁了,那时还能怀孕吗?医生通知让家属作好各种思想准备。

吉大医院是吉林省内的权威医院,医生是家属托人找的权威医生,权威医院的权威医生的权威通知,让全家人都懵了。小芳的丈夫小宝只会双手插到裤子兜里,低着头在地上左一圈右一圈的划圈走。二姐身体靠到病房的门框上,两眼望着天。其他人也都无语,谁也不劝谁,谁也不吱声。

这时我走到二姐身边说:“你不想救小芳母子吗?”二姐瞪着哭红的眼睛问:“怎么救?”我轻轻的说:“求师父救命啊!诚念法轮大法好!”二姐说:“师父还能管我吗?”我说:“二姐呀,你原来身体有多少病,你自己咋好的,你不知道吗?大法的神奇你不是亲身体验过吗?大法救过你的命你怎么忘了呢?大法就是救人的啊!今天权威医院的危险通知,还不能让你清醒吗?你该回头了。”

二姐若有所思,她回家了。后来二姐对我说,她听了我的话后,一出医院门就“扑通”跪在马路上,冲着天说:“师父啊!救救小芳吧!我错了,我不该背叛大法呀!我当初那么多病全好了,却反对师父、反对大法了,求师父慈悲呀!我知错了。”起来后才觉的不好意思,回头看了看旁边走路的人,自语说“我摔跟头了”。她回家后一边哭一边给师父磕头,“法轮大法好”几乎念了一个通宿。

我同时向小芳和其他家人再一次讲了法轮功真相,请大家记住法轮大法好。已经木呆呆的小宝,以前我告诉过他法轮功真相,可是由于受二姐的影响和中共的欺骗,他根本不听。此时,我告诉他:“你诚念法轮大法好就能有转机。”他连连点着头说:“老姨呀!我信啊!我一定念。”第二天他告诉我说:一夜没睡,尽念“法轮大法好”了。

第二天,医生说保胎失败,胎儿要早产。中午十一点二十分,小芳被推進分娩室。此时大家的心情无法形容,但有一点是一样的,那就是每个人心里都诚心念着“法轮大法好”,我静静的求大法师父救救小芳母子。

时间在此时每一秒都似乎过的很久,分娩室的门每响一下都叩着在场所有人的心,还不止是我们家的人,就连其它病房的人也来了,因为小芳的情况特殊,人命关天啊!

下午两点四十分,分娩室的门开了,医生通知母女平安,新生女婴二斤八两,健康打分是八分(新生儿的打分标准是:六分是及格,十分是满分),更神奇的是当新生儿抱出分娩室时,睁着两只黑黑的眼睛看着大家,哇哇的大哭着,这哭声是在向大家报喜哪!大家不约而同的说:这二斤八两的早产儿还能睁眼睛,太神奇了,真没见过!

大家那个乐呀!小宝买来许多苹果分给亲戚、朋友、医生、产妇及家属,同室的一个产妇的家属悄悄的告诉我们说:“你们别去里边的病房了。那里有一个产妇,也是早产,生了一个四斤多的孩子,没活,她腹中也没瘤子,身体还很好,可就是孩子生下来没活。你们家的产妇,四十多岁了,子宫还有两个瘤子,孩子才二斤八两,还能睁眼睛,那个产妇和家属可难过了。咱体谅她们吧。”

是啊,同是产妇,却是不同的结果,同是早产儿,却有不同的命运。为了那个产妇少难过,我们这边的人就尽量“偷着乐”,可是不管是怎样“偷着乐”,这二斤八两的新生儿能睁眼睛是不争奇迹,已不经意的传遍了整个楼层。“法轮大法好”的福音也从二姐、从亲戚、从孕妇、从家属中传开了。

二姐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她给小芳侍候月子、看孩子,上下六楼抱孩子轻快的没事儿人似的。至今她再没吃过一片药,没犯过一次病,没住过一次院。二姐逢人便讲:我闺女要没命了,我们老俩口还能活呀!法轮功救了我们全家的命啊!法轮功不给钱,却能救命啊!我以前咋就受共产党的骗,不让炼就不炼了呢?命不得在咱自己手里握着吗?不得自己说了算吗?好不好自己不知道吗?我咋就这么傻呢……

悔恨的泪水二姐不知流了多少,也不知向多少人倾诉了多少。我劝二姐:你多么幸运啊!今天还有机会能从新回到大法中来,还有多少不明真相的世人在迷中啊!擦干眼泪,往前走吧!

当初二斤八两的宝宝,现在已经满地跑了,谁一逗,小嘴一抿笑了,还有个小酒窝,真是招人喜欢。她走到哪里不但能给人带来欢乐,更能引出一段神奇的故事。

再一次代家人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