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沐浩荡师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三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回首十多年的修炼路,有精進、成功和荣耀,也有懈怠、失败和耻辱,究其原因,都与“信”和“不信”有关。十多年的经历告诉我:修炼就必须信师信法。作为大法弟子来说,信师信法是大福份,是大智慧,是大荣耀,一切修炼、圆满的因素都在其中。

现就我的这方面的经历与体悟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切磋,谬误处敬请慈悲指正。

殊胜的大法修炼

修炼前,我很自负,说我目空一切者也大有人在。所以,人们对我的态度也是“敬而远之”者居多。大法修炼带给我的变化和我对大法、对师尊的虔诚与无限推崇,在我工作的镇政府很有正面影响。一九九八年底,镇长曾提议:找机会把法轮功向全体干部讲一讲。随着邪恶对大法迫害的日渐明显,这提议也只能作罢。

作为“文革”的过来人,我深知九九年“七二零”的邪恶远甚于“文革”。七月二十日進京上访被截回后,我就开始了对邪恶谎言的揭露。告诉人们大法修炼令人道德高尚、祛病健身的殊胜与神奇,用眼前的实例说明大法的超常和大法广受拥戴的原因。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没有怕,基本做到了走到哪讲到哪,没人找麻烦。

迫害之初,邪恶疯狂毁坏大法书籍。一天,警察到我家收书,我一本不给,只给了他们一本《玉匣记》(不是大法书)。他们看都不看,接过去就走。当时,镇党委执行邪党上级的指令,要求大法学员每天交一份“认识”。我交了第一份认识后,主管找到我,说:“你认识的很好了,以后不用再交了。”是的,那是一曲大法的颂歌,他被感动了。在此后的日子里,他一直站在正义立场上维护我,直到我办理“退养”离开单位。

在各大媒体开足马力大肆诬蔑、诋毁大法的日子里,我每次发现报纸刊登了诬蔑文章,都要到各办公室转一转,看到相关报纸就顺便拿走,常常一收一大摞。从来无人说三道四。

我是部门负责人,镇长每次来我办公室,即使门大开着他也要先敲门,没有我的回应他宁肯再敲。这在全镇各部门绝无仅有,在我这里也是从大法和大法弟子横遭迫害后才出现的。零一年七月,镇邪党书记按照邪党中央要求劝我“放弃修炼”,我对他讲了真相并选择退出邪党。

当时,最令全镇上下惊奇的是:无论我在办公室或其它公共场所,人们总是有意无意的聚集在我周围,从民众、普通干部到领导干部都有。那时我的话题主要是谈大法的美好、超常,很少有人当面质疑。面对这些,不少人私下里说:“别看共产党镇压,咱镇最受欢迎的就是法轮功!”

回首当年,我深感在大法中修炼这殊胜和荣耀的弥足珍贵。只要信师信法、真修实修,处处可见大法的无边威德,处处都有师尊的慈悲呵护。

信师信法,正念正行

迫害开始后的头二、三年,是邪恶最猖狂的时期。在血腥迫害下,很多同修躲起来了,人们能听到、看到的只有中共邪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诋毁和诬陷。我坚信师尊就在身边看护着弟子,正期盼着弟子做好呢!在做资料的同修的帮助下,我常常白天上班,夜间骑自行车走村串户,彻夜散发真相资料、写真相标语、挂横幅等等,活动范围涉及七个乡镇,横跨三十多公里。我决心让这片土地上的众生见证法轮大法真理永存、大法弟子永远不倒的事实。

那段时间我工作量很大,常常一干一个通宵。师尊给予弟子智慧和力量,我没有一丝疲劳而且一路顺畅。个别时候由于自己心念不正也曾遇到过意外,也都有惊无险。

零一年中秋节前夕,我用自行车带着七百多份真相资料来到十八里外的甲村,计划从甲村开始往回发。发完五个村天黑了,到达甲村,我在找地方存放车子的时候生出一念:“可千万别被人看见。”此念一出,马上意识到危险,立即发正念否定。意外还是发生了:当我发完资料去找自行车的时候,车子不见了。

我步行回家,一路想:车子没了好说,关键是那些资料,那可是同修冒着生命危险制作的呀!我发正念保护丢失的资料,求师尊把资料搬回家。五天后的一个夜晚,我又带上资料踏上了那条路。在乙村,我刚发了两户就在月光下发现了一份同样的资料。那正是我亲手折叠的!那一刻,我的激动没有任何语言可以形容。眼前的事实告诉我:资料没有丢,而且有人正在发。

零一年秋末,我准备好资料到一个大村去发。这村现有六百多户人家,我姑姑是这村的。路上,我想:从村后向前发,别碰上表兄、表侄们就好。从村后发到村前二排房的时候已是深夜,迎面走来一个人,问:“干什么的?”我答应着,手举资料向前想给他,他却抽身回去了。我继续发。约十分钟后在街口遇一壮汉大喝:“住下!”街灯下可以看清他手握家伙,身后跟一个人。我一惊,立即稳住神,和善的说:“给你们送好东西来了。”手举着资料走过去,那人突然笑了:“表叔!”

在進京证实大法的日子里,我曾困惑过。师尊说:“顶着压力走出来证实法的弟子是伟大的。”(《走向圆满》)進京证实法的同修很多都被构陷。通过深入学习师尊新讲法《导航》,我悟到:是進京的基点不对。大法弟子進京为的是证实大法、助师正法,不是为个人圆满。当时的一个普遍认识却是“不進京正法就不能圆满”。为此,我下了决心:如果自己这颗心还没能纯净到完全为证实大法、助师正法,就宁可不進京。所以,在众多同修相继進京又相继被构陷的日子里,我在问我自己的心……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我们同修四人怀着证实大法、助师正法的纯净之心走上了天安门广场。我们挂横幅、喊口号,从容撤离。见证了大法的神圣,证实了大法。

令我难忘的是:在撤离过程中,我心里萌生了“跑”的念头。当时我是朝西北方向撤的,此念一生,马上看到离我约百米处一个大个子警察瞄着我从南向北直插我的头前。我明白自己错了,毅然扭头直冲那警察快步而行。几乎就在同时,那警察抛开了我,扭头朝东南而去

近年,我常想起那瞬间的变化,越发认识到:信师信法,正念正行,一切都在师尊的掌握之中。

人心是祸患之源

進京证实大法归来,在一片赞扬声中我没有及时总结经验教训,理智、智慧的履行助师正法的神圣使命,而是自我膨胀,生出了“欢喜心”等人心,不理智的给镇邪党书记和镇长写了一封措辞激烈的信,要求停止迫害。零一年底,邪恶以此为借口,把我绑架到“洗脑班”。

当时,我虽然还不会认真查找自身之漏,但正念尚足。我绝食反迫害,要求邪恶无条件释放。

進班第二天,市“六一零”头目和我谈话。面对“转化”的叫嚣,我说:“应该被‘转化’的是你们!”话音一落,一打手就从侧边窜出,对准我的太阳穴猛踹一脚。恶徒的新皮鞋当场断裂,我的头却只侧歪了一下并无痛苦。

为强迫我進食,邪恶野蛮灌食失败,四条汉子一拥而上,一阵拳脚摧残后,一恶徒抓起鸭蛋粗的木棒猛抽我的双腿,棒子断了,我却完好无损,连青肿都没有。

滴水成冰的深夜,我被紧铐在联椅上的手没有疼痛,整个身体绵软、温暖,似睡非睡中我清楚的看到:自己被捧在一双大手里,仰望手指,白皙晶莹。我禁不住痛哭失声,师尊在呵护,在承受!

师恩浩荡!而我,却在一年后为偷生而向邪恶妥协……

整整一年,伴随着九死一生的肉体折磨是更残忍无耻的精神摧残。由于学法不深,我被邪恶从“亲情”打开缺口,使原本就不够理性的正信在种种人心的围攻、蚕食下日渐淡化。反思中,我看到了自己的许多人心:争斗心、仇恨心、欢喜心、侥幸心、疑心等等,这些心从各个方面侵蚀着正信,但它们都不是根本。毁我正信最根本的人心是所谓的“自我”。在重挫面前,我最深切的体悟是:要信师信法就必须破除“自我”。正是“自我”为那颗苟且偷生的肮脏之心提供了立足之地。

师尊在《曼哈顿讲法》中明确训示:“有这么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正念不足不符合法时会脱离法的力量,就会显的孤立无助。即使是做大法的事,也得符合法,否则就没有法的力量。”人心一长,正念必消,这就是在走向“无助”。而无助中又必然滋生人心。这是一条令修炼者被动承受,终至走向自毁的罪恶之路。真修弟子必须时刻警惕,不能疏忽。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真正了却了人心,就是堂堂正正主佛的弟子,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大法徒。是谁也动不了,谁也不敢动的。

实现信师信法的理性升华,同化于法

从洗脑班回家,我发现“六一零”的魔爪已经伸到我家中,学法炼功都受制。面对邪恶局面,我没有正念开创环境,而是软硬兼施令家人“就范”,搞得家庭关系紧张。在证实法的问题上谨小慎微,动辄顾虑重重。此刻,我能意识到这种状态的荒谬,却一时无力摆脱。

“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谨遵师尊教诲,我决心暂时放下一切,用心学法,一步步走上了正路。

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实践中,我体悟到:信师信法要实现从感性到理性的升华,否则,“信”只能局限于片面和局部,缺乏总体协同,难以奠定牢固基础。只有升华到理性的信,才能包容、协同总体各个方面,同化于法,坚如磐石。我常困惑于自己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的低能。细究根源,就是信师信法不够理性。能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这是站在信师信法的基点上了。但一旦对方质疑或反对,就容易动起人心甚至出现争执,无意间就把自己与大法对立起来了。有时一提恶党就愤然心动,这怎能有好成效呢?如果我们信师信法实现了理性升华,从整体原则到具体行为乃至一思一念都严格遵照师尊的教导去做,就会一顺百顺,水到渠成。

香港亚洲电视报道江泽民死讯后不久,我在集市上以询问货摊主人有无鞭炮为切入点大讲真相。我在市场不同方位连讲七个摊点,听者众多。得此信息后,当场就有人表示应该庆贺。事后,我审视此行:效果好的关键在于信师信法的心念纯正、理性。自己只有向大家“报喜”一念,根本不涉及任何负面思维,让正信主宰一切,才充份彰显出大法威德。

我有一辆电动自行车,“启动器”已换过一次,用了一年又坏了。这次我没想再换,只是想:大法弟子的电动车不会不启动的!我关闭后打开,又正常启动了。到今天,这个启动器又工作一年多了,越用越听话。有时,它也重复过不启动状态,只要关闭另开,再启动就一定好。后来我明白了:是凡我在车子上想入非非不象个修炼人,它就会立即停止工作以示警告。它一停,我也就醒悟,即刻归正,就一定好。近三个月来它比较满意,基本无故障。

“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洪吟》〈广度众生〉)。大法就是这么直白,却玄妙异常,都是真机。千万年的等待,我们今天遇到了:缔造无量宇宙的主佛亲自在救度我们,大法修炼一切都是最好的,真修弟子只要做到信师信法就自然拥有这最好的一切。这是怎样的幸运,这是多么洪大的福份呀!又岂容低劣的人心制造障碍,把神圣的大法修炼复杂化呢?

大道至简至易,只要信师信法,就一定圆满功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