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朋友的信:我走的是最正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三日】很长时间不见面了,您一切都好吗?我今天告诉您一个特大的喜讯: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是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也是“世界法轮大法日”,为了感恩我师尊的慈悲救度,我们都在以各种方式做准备,庆祝这神圣的一天的到来,希望朋友也加入。

咱们虽然友好相处多年,只是在为人处事上交心共处,彼此之间都是真诚待人,但彼此之间的经历没谈过,今天我就给好朋友聊一聊吧。

一、生在苦难中

我今年六十六岁,小时候家境贫寒,听老人说,我母亲吃了坐胎药才生了我,在我五、六岁时头上长满了黄水疮,那时家里没钱给我治,就用土方:花椒水给我洗,说是消炎、消毒,也没洗好。父亲兄弟四人,我是长女,母亲重男轻女,在我六岁时母亲生了弟弟,长的漂亮,又是男孩,这时母亲更看不上我这长的丑,满头黄水疮的女孩了,稍不好,母亲不是打就是骂,根本不管我,我是跟爷爷奶奶长大的。八岁时,母亲又把我打成斜眼,这下更难看了。十二岁做了眼手术,到现在脸上还有残。上学时我是男生头型,在学校被同学起外号,挨欺负。我奶奶修佛,于是我也跟着磕头,但不知怎么回事。

随着年龄的增长,成家后,我和丈夫两地生活十三年,母亲白天给我带两个孩子。那时上班很正规,时间也紧,家务事全都是我一人。母亲有病时几乎都是夜里一点多发病,都是我出去请大夫给她看病,药费我花,父母亲稍不顺心就让我交保姆费(我每月的工资都为他们花光了,还得向丈夫要)这都不行。我孝顺,能吃亏让人,好象就是我的天性。

二、得法

一九九七年一月十八日是我一生最难忘的日子,这天去同学家串门喜得大法,并送给我一本《转法轮》,书上写着:“气功就是修炼”哎呀,这就是修炼!我可知道什么叫修炼了。

我和老伴在同学家同时得法前,我俩已练了五年别的气功。我腰疼、腿疼、气血亏、心跳、喝点水就饱,吃不下饭,爱感冒。平时只要一听说哪有庙会,烧香、求财、求保佑平安我就去,不但身体没好,还越练身体越差。假气功真是害人哪!

可是当我读完第一遍《转法轮》时,我无病一身轻,同时还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叫人做好人,做事先考虑别人,不能干坏事,伤害别人遭报应,祛病健身有奇效。心想:这么好的书,我一定要看下去,不止一遍的要看下去。当我看到第二遍时,我又明白了一个道理:遇到矛盾要忍,不跟别人一般见识。

朋友,请你耐心听我讲自己的亲身经历:我父亲在世时在金融系统工作,我们那地方种药材,所以他对药材这方面比较内行。退休后,与别人搞了一个卖药的生意(我婆家在外地,回娘家后听家人说的),开始时是赚钱了(具体多少我也不问,更不知道),于是父亲就今天坐飞机到广州,明天又到哪儿去旅游,说是做药材生意,后来听说被人骗了十几万。一九九五年父亲得了重病,我听说后和老伴每周买一大提包好东西让父亲吃,我和老伴的工资花完了借着花,下月再还(那时孩子们上学),我们尽孝心真是不惜自己的一切。父亲在弥留之际说:我身上一点儿钱也没有。于是,我问弟弟:父亲说他没钱。弟弟、弟媳一听,大发雷霆,弟弟瞪圆了眼,气势汹汹的说:你说他的钱哪去了,你还问我,问你自己。弟媳更是叉着腰,双脚一蹦,瞪圆了眼说:你不问你自己,还问我们,你说他的钱哪儿去了。他们还想打我,我可打不过他们,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我一句话没说,告别了奄奄一息的父亲和满脸愁容的母亲,含着眼泪踏上了离家还有三百多里的路。这突如其来的矛盾,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回家听母亲说,我给父亲买东西的钱他们怀疑是父亲给我的,怀疑父亲给了我不少钱,人得凭良心说话,其实父亲没给我一分钱。

回家后,心里很难平静下来,但我还是每天抽时间学法、炼功。当我学到《转法轮》上说的“我们说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阔天空,保证是另一种景象”时,我想我应该按照书上写的去做,这事虽然不怨我,但我也要忍,我也要退一步,不跟他们一般见识,我要做一个好人。于是,我给他们打电话,心想要是弟媳接就好了,结果真是她接的。我用祥和的口气说:过年的东西准备好了吗?听她的口气也很高兴:准备好了。

朋友,我实话跟你说,我要不学《转法轮》这本书,让我退一步给他们打电话,没门,他们就是给我磕头我都不看他们一眼,是法轮大法打开了我的心结,从那以后,我们和睦相处。法轮大法就是好。

三、洪法

我实话跟你说,炼法轮功前我一身病,炼功后才真正体会到人没病那种走路一身轻的美妙。我没得法以前没三天好日子过,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家庭、单位、老人、孩子真是操不完的心,得法后生活的轻松踏实。同事、邻居、亲朋好友见到我后说,你这身体这么好。我说我炼法轮功才这样,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只要按照《转法轮》这本书上要求的去做就行。法轮功没有形式,没有戒律,五套功法简单易学,博士、文盲、总统、老百姓谁都能学,不分阶层,不分职位高低,不分贫富,上学的、种地的,只要按照书上的去做就受益。我跟她们一介绍法轮功,他们都说:这么好我们也炼。

我们得法受益了,为了让别人受益,为别人好,我和老伴自费买了录像机、录音机,老伴负责给有缘人录李老师讲法录像带、录音带,我负责请书。我们还带着录像机到乡下教功,直到教会他们为止。例如:婶婆炼功前体重二百多斤,走路寸步难行,炼功一个月后,骑三轮车到离家六里路的市里买东西。还有同村的老乡,炼功前每顿饭吃半碗,炼功后每顿饭吃三碗粥,并说:炼功后,我才吃饱饭。法轮大法给人带来的好处一下子传开了,人们奔走相告,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互相见面时,第一句话:你今天学法了吗?你今天看书了吗?高兴的回答对方:法轮大法这么好,我受益了,再忙也得抽时间学,挤时间炼。

我们每天早晨四点还坚持到全市组织的炼功点炼功,挂上条幅,上面写着:法轮功简介。谁愿意炼,我们都是按照《转法轮》书上写的:“你们传功的时候是不求名不求利的,义务为大家服务。”“只要你想学,那么你就来学,我们可以对你负责任,分文不取的。”书上是这样写的,我们也是这样做的。我还骑车到离城里五十里路的地方洪法(辅导站组织的),辅导站还组织全体学员到中直单位大礼堂听学员心得体会,看李老师讲法录像,不定期的组织大、小心得交流会。有一老乡说:以前交公粮把最差的交到粮库,得法后,把最好的粮食交给国家。还有的谈到得法后家庭和睦了,好人好事层出不穷。

四、我见证了“四二五”

朋友,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万人大上访,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想你也不例外,你千万别听中央电视台广播的,那是共产党对法轮功的造谣抹黑,毒害世人,叫世人恨法轮功,恨炼法轮功的人。法轮大法是佛法,炼法轮功的人是修佛的,共产党是无神论,历次运动中破四旧,立四新,文革打砸抢,砸佛像,拆庙等。我们村有一座庙,文革期间,村支书带领几人把庙里的佛像砸了,结果没几天他妻子重病,没几天他也一命呜呼了,象这样的例子太多了。

再回过来我给你讲四二五。当时我们听说天津警察抓了四十多名炼法轮功的,消息在全国一传开,我们就想:我们炼功的是修真、善、忍的,处处做一个好人,炼功后有了好身体,为什么要抓人呢。大家都这样想,所以都想找中央信访局,这是中国人对中央领导的信赖,也是唯一让老百姓能说话的地方。四月二十五日这天,我和老伴都去了。到那儿一看,哇!这么多人。真是鸦雀无声,有的看书,有的坐着吃东西。我站着环视一下,他们是那样的善良,互相之间祥和的小声交谈,只能彼此之间能听到对方说的是什么,手中的垃圾随手塞進准备好的垃圾袋。警车穿梭不息,警察三步一个,两步一个,我们也找地方坐下了。不一会儿,警察跟我们交谈,他说:你们太文明了。我说:小伙子,你也炼吧。他高兴的点着头。到了晚上七点多,刮起了风,乌云压顶,当时我们坐在住户门两边,这时,主人开门好心的说:一会儿就要下雨了,你们走吧。我们说:谢谢,没事。晚上九点多来通知了,问题解决了,明天放人。我们背起了书包,地上一片纸都没有,走在回家的路上。

五、信师信法,坚如磐石

大法的洪传,人们受益无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中国有一亿多人炼法轮功,这一亿多人谁无父母、妻子、儿女、亲朋好友,这一下起了发酵作用。江泽民一看,这么多人炼法轮功,超过共产党人数,他妒嫉,害怕,怕人数多了危及到他的权力。于是他利用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想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制定了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搞垮三大灭绝政策。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开始了全国性的镇压、迫害、抓捕、抄家、烧书,一夜之间红色恐怖笼罩中国大地,好象天塌下来似的,人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共产党又制造了天安门自焚事件,这一下害了全世界的人。王进东都烧成那样了,可两腿中间的塑料瓶好好的,刘思影做了气管切开手术,还会唱歌,记者采访也不穿防护服,警察背着灭火器在天安门巡逻,明白人一看就是制造的假的。这还不算,共产党的邪恶本性,想打倒谁,先造谣,抹黑,制造谎言,利用着它的一切宣传工具不择手段的毒害世人,挑起民愤,叫世人仇恨法轮功、仇恨炼法轮功的人,灌输无神论思想,与天斗、与人斗的斗争哲学,历次运动共产党迫害死了八千万中国人,现在又迫害死了三千五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还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用了很多惨无人道的刑罚迫害大法弟子。

朋友,我给你说,退休之前,我在单位是从领导到同事都公认的好人,我的工作是管手续,掌握钱、物等,但我一尘不染。炼功后有了好身体,于是把大法传给了同事,这样一来,我可“出名”了。迫害开始后,单位领导、同事就天天到我家,说:我们也知道你是好人,没办法,上边让来的,我们不这样做,我们将被开除工作,开除党籍。我说:我受益了,江泽民都干涉不了我,我炼定了,你们这是侵犯人权。他们不做声。后来他们又花钱雇人暗地跟踪我,我发现后智慧的甩掉他们。

我和老伴三次被绑架、抄家,公安局国保大队没有任何证件闯入我家,象土匪一样,翻箱倒柜,屋里被翻的乱七八糟。我们反抗,凭什么抓我们。他们野蛮的说:就是因为你们炼法轮功。他们抢走了我们的手机、书、大法资料。在拘留所、洗脑班,他们给我们戴手铐,不让上厕所,逼我们做奴工。夏天一百度的大灯泡照着不让睡觉,炕上老鼠乱跑,吃的是烂菜,残渣剩饭。夏天在女宿舍换衣服,男监在屋里,我厉声说:你出去,你这是什么行为,你应该自量。他乖乖的出去了。我们都是六十多岁的人,在里面吃的苦是难以想象的。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下,我和老伴还配合着教人炼功,因为法轮大法好,再难我也要把大法传给更多的人,谁都挡不住我助师证实法的路。

六、我是炼法轮功的

有一天我去早市,这边卖西瓜的吆喝十元一箱(六个小西瓜),我想十元一箱也不贵,我问甜吗?答:甜。顺便给我切了一小条,我一尝是甜。这时,我又听到对面瓜主吆喝九元一箱。于是我转身买了九元一箱的西瓜。回家后,我心想:尝了东家的,又买西家的,我是修真、善、忍的,怎么能这么做呢。我马上找到摊主,说了买西瓜的事,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师父教我们做一个好人,做事先考虑别人,我既然尝你家的,就买你家一箱吧。”摊主说:“谢谢。”

我平时买菜,买东西时,摊主有时就多找给我钱,我马上退给人家。一次,我买手电,十四元一个,我给他二十元,他一下扔给我一百零五元,又从包里给我找一元钱,我说:我给你的是二十元,你应找我六元,怎么给我这么多。他一下惊呆了,说:哎呀,前几天我刚遇到一件事,多找给了人家四十多元,还白送给人家一件东西,边说边骂。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师父教我们做好人,不能伤害别人,你们做生意也不容易,我要不炼法轮功我也做不到。摊主连声说谢谢。这样的例子在炼法轮功的人中层出不穷。

朋友,我还告诉你一个消息,那就是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共产党造谣抹黑法轮功,毒害了全世界的人,是共产党把一亿炼法轮功的人推到它的对立面,反过来说我们反对它。共产党就是狠,它干的坏事太多了。你看现在社会风气一日千里的下滑。不用说,也许你比我知道的还多。常言道:朝廷没福,民受害。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是老天爷要灭它了,你也赶快退出共产党的组织吧,大灾大难来了你就能平安度过,否则就当了共产党的陪葬品了。我还要告诉你,无论你在哪个环境,看到、听到、收到大法弟子发的真相材料、神韵光盘,一定要看,要传,你把福音告诉别人,你也是功德无量。

真善忍已照亮了全世界,红潮已到末日,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让我们共同迎接这普天同庆的美好时刻的到来。朋友,让我们共同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