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九天走出魔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三日】我于一九九七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炼功的当天,折磨我死去活来的三十多年的胆结石病,就神奇消失了。在这以后十几年助师正法的修炼中,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每次遇到危险时,都在师父的呵护下有惊无险。下面我就把我在一次讲真相中被恶人构陷,遭绑架,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未花一分钱,九天闯出看守所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的一天,同修来电话叫我去他们那里,下午我乘公交车过去了,晚上在一起切磋交流时,同修说他好几年都没开全工资了,本来是每月二千多元的工资,现在就给开六十多元钱,就因为七·二零去北京上访,被劳教二年回来没写保证书。我说:“师父说哪里出现问题就去哪里讲真相,找你们领导讲真相啊”。他说我不敢去,你能陪我去吗?我说行!

第二天,我随他上班通勤车来到他单位,我们俩来到书记办公室,我对书记说:“我是这孩子的老姨,我想打听一下,我外甥在这工作干的如何”,书记说:“干的挺好!”我接着问:“听我外甥说他每月只开六十多元钱,这是为什么呢?”书记说:“因为他炼法轮功,给我们单位带来很多麻烦和损失。使我们单位评不上先進,奖金也得不到”。我说:“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我还以为是他不好好干工作,给你们生产带来麻烦而造成损失。我说书记呀,炼法轮功的他们都按真善忍做好人,更好的人。做任何事都为别人着想,工作兢兢业业,不贪不占,不迟到不早退,这样的好人受到这样的待遇,书记你说他屈不屈”。书记问我是不是也炼法轮功,我说是,我就给他讲我以前满身的病,得法当天病不治自愈的过程,我接着说自己八、九年了没吃过一片药,连感冒都没有。这时书记说他得开会去了,失陪!于是,我和同修就走出了办公室。

我们来到楼下等有顺道的车好回家(因那是采油场,没有公汽)。不一会他们单位保安来叫我们俩说:“书记叫你们俩回去,还想听你们讲法轮功”。当时我就感到情况不对,我说我不去了,我还有事,我就顺道往前走。刚走出200米,一辆警车开到我跟前停住了,下来两名警察把我拽到车上,我问他们为什么光天化日你们就敢随便抓好人,他们说:有人举报你宣传法轮功。一路上我就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大约走了二十分钟,到了派出所,他们往楼上拽我,走到二楼楼梯口处,墙上挂着一个大镜框,里面有该派出所所有警察的人头像和姓名,我就站那看了起来,他们说你看它干啥?我说:“我看你们都叫啥名,你们无故的把我绑架到这来,我回去好告你们”。一警察问我,你是不是经常出入派出所,我看你怎么一点都不害怕呢。我说:“没事我上派出所干啥呀,我堂堂正正做好人,一不偷,二不抢,我怕啥呀”。

他们把我带到办公室,开始非法审问我:你们找书记干什么?我说:单位给我外甥滞岗多年,每月就给开六十多元钱。我打听一下为什么?我们连五分钟都没呆上,书记说要开会,我出来了,然后就被你们绑架到这来了。以后再问什么我就是不回答。就是发正念,讲真相。他们一看也问不出来啥,就把我的包抢去。过了一个多小时,他们把我单手铐在暖气片上,但过一会我就喊:你们把我手腕铐疼了,赶快给我拿下去,他们说:“你回答我的问题我们就不铐你了”。我说:“你们这么铐着我,我咋回答你?”。他们把手铐给我打开说,这回你说吧。我说:“你把我的包拿来,而且里面东西一样也不能少”。他们说:“包可以给你,东西不能给,书更不能给”。我说:“书必须得给,他就是我的命,绝对不能离开我”。不然我什么也不会说,没办法他们把包里师父讲法、U盘、手机、身份证、钥匙、电话本、还一千多元钱都记在本子上。然后把包还给我。

下午他们采用挑拨离间方式对我说:你看你真傻,你陪他去找领导,他却出卖你。他什么都说了,他说你常来他们这,他就愿听你说话,你说啥他听啥,说你还跟谁谁有联系,还举了几件实例。当时给人的感觉他们什么都知道了,都了解了。但我就不被他带动,我对他们说:人是吃闲盐的嘴,想说什么,谁也管不了,随便说去呗。他们没咒可念了,僵持在那里。

三点多钟一金姓警察進来问我,你哪天哪日陪你们单位李某去你们当地公安局要钱,有这事吗?我没否认他,我知道他是偷偷的复印了我的身份证,到我们当地公安局核实去了。然后他对那些警察说,她真没進去过(指没進过监狱),就小学文化。那些警察不相信说;她那么老练,回答问题滴水不漏。你看她多能说呀,才小学文化?我看她不是大学,也得是中专毕业。这时我对他们说:天眼看要黑了,我得回家了,晚上我还得值班呢。他们说得领导同意才行。我就要他们赶快去找领导,他们说领导开会没回来。四点多钟,他们拿出记在本子上我包里的东西和我去书记办公室所说的话,要我签字,我不签,他们说这不都是你的东西和你说的吗,那你有啥不签的。我说既然是我的东西,我说的,那还要我签字干啥!他们说:“走!带你找所长去,让你回家”。把我带到楼下警车旁让我上车,我马上意识到是要把我送走,我决不能上车。那四个警察强行把我抬到车上,把我送到看守所,打算拘留十五天。

到看守所开始搜身,发现我胸前佩带法轮章,就要摘走。我说这个你们不能摘,他比我的生命都值钱,绝不能落到你们手中。他们就走了。这一宿我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唱大法歌曲,或告诉那些犯人真相,一会又喊值班警察给我拿鞋,我要回家。天快亮时,我也喊累了,就睡觉了。六点起床我也不起来,值班警察气坏了说,你折腾一宿不让别人睡觉,这回你睡,就叫来“四防”( 值班的普犯头)把我被子强拽下去叠起来,我就是不配合他们,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这种安排,这不是我呆的地方,还有多少众生需要去救度,我怎么能被困在这里。

这时我就静下心来开始找自己,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怎么能受这么大的干扰呢?怎么又能干扰的着我呢?回想自己,这半年多来自觉做了几件成功的大事。如带同修上公安局找局长讲真相,要回同修被迫害时索要的罚款近两万元;同修去农村发真相资料,两名同修被送拘留所非法关押,扬言每人拿一万元钱才能放人,我和另两名同修带家属找派出所所长、乡书记、拘留所所长以大法弟子身份公开给他们讲真相,讲我们是如何受益,做好人的,他们明白真相后,同修在师父加持下,出现病业状态,四天无条件放人。大法的事情虽然做了很多,但自我膨胀的心也起来了,同修指出也不服气,心想你这是妒嫉,出现了很多人心,欢喜心、怨心、争斗心、证实自己的心、不让人说的心、还有色欲之心。找到这些不符合法要求的东西,我说你旧势力也不配拿这作借口来迫害我,有师有法归正我。我加大了发正念力度,解体旧势力一切邪恶安排。

我开始绝食反迫害,不承认所谓十五天,哪怕我提前一天回家,也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每天就是把我会背的法从头开始背,然后发正念, 如此反复,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其它什么也不想:只要警察在我监室门前路过,我就必喊他们,给他们讲真相,叫他们找办案单位,我是无辜被迫害,我得回家。

绝食第三天,办案单位来两名警察欺骗我说:“和你有联系的那几个人都抓進来了,你想不想看看他们”。我说:“谁我也不认识, 谁我也不想看”。气的他俩说以后你别再找我们了。

第五天,张所长、李大夫、侯主任又来劝我吃饭,我不吃,他们说:“你来这些天了,你看我们哪一点对你不好了,我们这就象仓库一样,起个保管作用,你不吃饭,出个一差二错的,这责任我们咋负呀,再不吃我们就得给你灌食了”。我说:“把我关在这里本身就是对我的迫害,你们要给我灌食更是迫害,出去后我会上明慧网曝光你们”,他们也没敢灌。

绝食第六天, 侯主任对我说:“你家人打听到你了,托我同学已来两次要帮你办理出去,我同学想要進来见见你,我先没让他進来。你在外面办理,里面我给铆铆劲就行了,并再三叮嘱我,他同学叫什么名字”。我说:“侯主任你告诉你同学,在他权力范围内,他能帮我办理出去,他是积了大德,我也表示感谢!如果花钱的话,你告诉你同学和我家亲人,花一分钱我也不出去,我宁可自己在这里承受, 我也不能让他们造业。谁花大法弟子的钱,业大如山如天,这个罪他是偿还不起的”。侯主任说:你们大法弟子真是的,自己都这样了,还为别人着想。我说:我师父就那样教我们的。

绝食第八天四点多钟, 侯主任来对我说:“起来吧,你家人接你来了,收拾收拾东西回家”。他们把我带到接待室与亲人见了面,然后拿出一张白纸让我在上面签我的名字,你就可以回家了,我就不签,我家人气的说;“你签了能咋地呀”?我说:“那就是背叛”。家人说: 背叛谁了,我说:“背叛我师父,也背叛我的良心”。办案警察说:“就这么顽固,回去就等着劳教吧”。他们又把我带回监室,一路上我就求师父,明天一定让我精神起来,(我知道所长他们明天肯定会说我),我好跟他们讲真相,最起码我得让他们懂得真正做人的道理。晚上我做个梦,在一个屋子里有很多人,我就给他们讲真相,讲着讲着对面屋里就有人喊,谁这么胆大包天,大白天就敢在这讲法轮功, 把她送监狱去。我笑着对他们说不用送了,我现在就在监狱呢,说着我来到这屋,把衣服撩起来,让他们看我胸前的大刀口说:我以前满身病修大法好了,接着就跟他们讲真相,一边讲一边哭,他们也都哭了, 就这样哭着醒来了。

转天,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特别精神,我发自内心的高兴,就教我同室那妹子唱大法歌,背《洪吟》诗, 讲大法弟子修炼故事,她特别爱听,说我回家后要炼大法。那妹子对我说:“我有一事不明白,我在这已呆半年多了,也有炼法轮功的有不炼法轮功在这呆过,这里警察对我们可凶了, 我们有什么事都不敢吱声。我发现打你進来天天就往地铺中间一躺,也不叠被子, 还天天给你送好吃的,你不吃,把我都吃胖了。动不动你还闹要回家, 他们都乐呵呵和你说话,这是为什么呢”?我说,因为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最好的人,我也不怕他们,我师父就保护我,所以他们就不敢对我无理。我们正说在兴头上,正值下午五点钟了,侯主任对我说别唠了,你家人又接你来了,收拾东西回家吧, 这回也没叫我签什么字,就出了看守所。

一路上家人对我说:“昨天你要签了字你不少受一天罪,这么老远我们不也少跑一趟”。我说:“我要签了字你们在上面得写多少诽谤大法的话呀,那我不让你们造大业了吗?这个业你们将来怎么还,所以我才不能签,真心为你们好”。家人说:“怪不得所有单上没有你签字,但你知道吗?人家说你是法轮功大头子,跑到外省活动来了,就因为你没進去过,是第一次,表都填好了,劳教三年,不然的话就判刑了”。我说:“他们说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我这不回来了吗?”。就这样,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我没花一分钱,九天平安回到家中。

我还要说明一点,我们这儿的同修还有这样一种认识,认为花钱营救同修是对的,说如果被非法关押期间被转化了还得掉下去,那不就把同修毁了、这些年不就白修了吗?我想这是站在个人角度的一种狡猾心理,我们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来了,我们的基点是为他的,师父要我们洗净自己的过程不就是去掉私的过程吗?新宇宙中决不能溶入为了保全自己而毁众生的生命!所以,同修啊,我们千万不要因为一时的错念给自己留下永远的遗憾。

以上如有不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