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吴桥县李万庆、于兰琴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三日】河北省沧州市吴桥县法轮功学员李万庆、于兰琴因修炼了法轮功,一身疾病全消。一九九九年七月后,却遭到中共警察多次绑架、关押,备受迫害。

一、李万庆遭迫害、被非法劳教经历

李万庆是河北吴桥于集镇南徐王村村民,今年四十三岁,他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是乡里乡亲公认的老实人。只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功倡导的“真、善、忍”做人原则,却被中共洗脑、非法拘留、非法劳教。

修炼法轮功无病一身轻

李万庆修炼法轮功以前,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就患有心肌炎、脑供血不足的病症,平时浑身无力头晕目眩,不能干重体力活,因此而心情郁闷。自从修炼法轮功后,吃多年药没治好的病,仅仅几个月的时间,李万庆就体验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感受,这更坚定了他修炼法轮功的决心。

被派出所勒索、洗脑、非法拘留

二零零零年当地有法轮功学员上访,派出所为了阻止李万庆上访,借机勒索了他五百元所谓“保证金”。李万庆为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写过上访信,这是每个公民的合法权利,他却因此遭到县国保、当地派出所人员的非法传讯,被强迫到于集派出所写”保证书”。

二零零一年于集派出所所长黄春生领人驱车把李万庆从家中劫持到“洗脑班”,此班是在县二中对面一个进修学校里开办的,强迫灌输给法轮功抹黑的欺世谎言,他在那个限制人身自由、逼迫人放弃信仰的黑窝里熬过了十多天。

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傍晚,于集派出所所长高立杰、警察贾文田等三人由村治保主任张子永引领着来到李万庆家,高立杰让李万庆写不去任何地方的保证书,他说什么也不写,高立杰气急败坏命令手下人搜查,当问高凭什么这样作时,高立杰竟拿出手机在手里摇晃着说:这就是搜查证。他们开始乱翻一通,找到大法书、明慧周刊和十几张法轮功真相传单,因此李万庆被绑架到派出所。高逼问资料来源并哄骗说:只要说出来谁给你的,马上放人。李万庆不说,便遭到一顿拳打脚踢。

第二天一大早县政保股队长王长久就来了,把李万庆劫持到吴桥看守所。一般刚进去的人都会遭到普犯们毒打,李万庆也没躲过此劫,被拳打脚踢一顿。

在看守所里李万庆被逼迫做花(手工活),每天干到夜晚十点,还要轮流站着值几小时的班。里面的伙食极差,早晚两个小窝头,中午两个馒头,十几天李万庆的腿就肿的老高。号头们可以任意挥霍别人的钱,看守所也借机将商品卖高价牟取暴利。

李万庆因为坚持信仰不转化,一个月后,在没有经过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接到被劳教一年零三个月的通知。

在劳教所被迫害致昏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八日,李万庆被送到邯郸劳教所特教大队。那里邪恶的气氛叫人感到阴森恐怖不寒而栗,静的掉地下一根针都能听见。李万庆被强迫在大厅站着不许动,动就遭到拳打脚踢。当天晚上又被犯人黄章年、刘士强扇耳光、被拳脚相加的毒打一顿,李万庆感到头晕目眩。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大队长葛庆习几次谈话逼李万庆写保证、悔过、揭批等四书被拒绝。犹大高金柱、尤玉芳(邢台人)登场劝说,李万庆坚持信仰不为所动。十九日晚六点多被葛庆习、尤玉芳、刘士强带上没人住的五楼,刘士强拿警棍向李万庆的后背猛打,在达到承受极限时李万庆死也不写,用头向警棍迎了过去,神奇的是警棍离他头部不到十厘米处就停住了,也可能是刘士强吓的不敢打了。葛庆习气得一下夺过警棍又向李万庆的后背、两肋狠命的打,穿着皮鞋向他迎面骨、大腿根猛踢。李万庆当时就被打的昏死过去。等他要醒的时候,迷迷糊糊听到葛庆习对刘士强说:明天你该走(服刑期满)了,刚才那一棒要打下去,你最少再呆二年。对尤玉芳说:我看他是不会写了,现在他昏过去了,把他手印扣上算了。尤玉芳说:慢慢来,以后有的是时间整他,我能让他清醒过来写“四书”。听到这里,李万庆又昏了过去,他再次醒过来时葛庆习正用手压他的腹部,看到葛庆习满脸苍白一双失神的眼,说明他也害怕了。葛庆习叫了几个人把李万庆抬回了三楼,当时李万庆一动不能动,一天多才勉强能站起,小腹疼痛难忍,小便一直带血,一个多月后才恢复正常。

进班十几天,始终不能和法轮功学员说话,整天被强迫坐小凳子不许动,上厕所得经过同意才能一个一个的去。在那里能抽烟、会骂人、能把黑说成白的时候算你改造好了。

十月份队里要开揭批(实际是构陷法轮功)会,每个人都要过关。为了达到转化目的,恶警一个个的叫法轮功学员去谈话,用不转化就不让家人接见、延期、酷刑折磨等给学员施加思想压力,李万庆还是拒绝揭批。

恶警高飞把一些学员集合起来“学习”李洪志师父的讲法,故意念得语无伦次,挑字眼,根本目的还是变相的转化学员。由于法轮功学员在高墙里面不知道外面的事情,后来高飞干脆拿假经文(中共为了迷惑学员以法轮功师父的名誉编写了一些东西)来欺骗学员或挖苦学员,妄想误导学员转化。结果被几位法轮功学员先后站起来揭露高飞几年来对学员犯下的罪行:在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非法劳教时,高飞用警棍殴打学员;还把学员吊起来,打完后再拿过来一个钟表放在学员前面,说是让学员在分分秒秒中承受煎熬。高飞的邪恶被曝光,他虽满口狡辩但已大汗满头,从此再没有出来蹦过。

在劳教所里,很多学员一有时间就用功能除恶,使恶警收敛了很多。一次葛庆习安排学员学唱邪党红歌,学员们不唱,普教要打学员,学员一下全站起来了,普教们吓坏了,红歌也就没唱成。

劳教所奴役法轮功学员赚黑钱

十一月份恶人没了办法,把他们认为不听话的学员下放到队里,李万庆在承受了一个多月的身心折磨后被分到二队干绑鱼钩的奴工。当时干的是一批冒牌的“日本鱼钩”,准备出口欺骗国际社会。制造商写着日本字,售价:260元。中共奴役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用他们的血和泪换取暴利。

绑鱼钩这个活不好干,由于都是手工操作,一不小心就会使鱼钩勾进肉里,每天干到晚上十点多,十几天学员们觉的不应该顺从邪恶,干脆就罢工不干了。

十二月份二队为了挣钱,生产盗版书,当时大量印刷《新华字典》。被关押的人员每天折纸3000份,用原始的竹片刮板,手工排页,若是标记对不齐、任务上不去就被拳打脚踢。所谓的执法单位成了盗版书的印刷厂,一印就是几百万本。李万庆作刮叶子的活。一个老学员说看不清,恶警邢研生过来就打,要带进队部进一步迫害,学员们都要去,邪恶害怕了,话语立刻就软了下来。

还有一次两个普教打架,恶警魏邯生叫法轮功学员们每人打那俩人,学员们不打,魏邯生让大家站了三个小时,其中有一个学员被打。魏邯生多次让没有完成任务的普教下跪干活,并说国家规定每天八小时劳动,是说你在八小时内完成任务,完不成还得干。可是任务是凭恶警张口说的,人累死也干不完。

二大队队长薛沛军,恶警邢研生、魏邯生曾多次逼迫法轮功学员劳动时唱邪党红歌,学员们不唱,薛沛军在一次讲话中说:什么是政治,政治就是耍流氓,我就是。

邪恶虽然恼怒但也害怕,恼怒气恨的是:学员不听他们的话。害怕的是:逼急了学员一点不劳动,甚至集体绝食等。

劳教所里的伙食也很差,虽然饿不死人也是活受罪。早晚两个馒头,中午是市场最次的菜做的汤,为了去坏菜的味,放了很多辣椒。黑窝里卖的东西比外面贵很多很多,

薛沛军、邢研生、魏邯生三人先后被调走,换了一个姓孔的大队长,盗版书被法轮功学员在明慧网曝光后被查封,以后每天又被逼迫做花圈。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一日,李万庆在遭受了一年多的非人折磨后,被县里的一个人领着于集派出所的两个警察和南徐王村支书监送回家。

二、吴桥法轮功学员于兰琴被迫害的经历

河北吴桥梁集油坊李村的于兰琴,今年六十岁,曾患有多种疾病,可她自从一九九八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体上的各种病症在不知不觉中都好了,直到今天因为身体健康,十多年没用过一片药,成了一个身心健康的人。就是因为有个好身体而坚持修炼法轮功的一个善良妇女,却被中共打骂、拘留、勒索。

修炼法轮功疾病不翼而飞

我们乡里乡亲的都知道于兰琴以前患有风湿性关节炎,致使膝关节肿大,腿不能弯曲,医院治不好就用偏方,腿不但没好反而使膝关节处向外流脓水达两年;脚麻木没感觉;还有从小就有的胃寒病、脾弱病,也是长年用偏方不管用,吃饭也不怎么吸收,时常感觉身体发冷,整个人面黄肌瘦,浑身无力记忆力差。大夫说就这样的身体到不了太高年龄就会瘫痪。由于身体不好致使她性情暴躁,经常和丈夫对着骂,和邻居也是得理不让人。原来和别人有矛盾时,一年半载的心里放不下,修炼法轮功后整个人变了一个样,身体健康了,和家人及邻居们都和气了,就是有矛盾宁可自己吃亏也不和别人吵闹了。于兰琴的变化乡亲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为法轮功说公道话遭非法拘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一时间犹如黑云压城恐怖至极。作为亲身受益的法轮功学员,为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为了还法轮功师父清白,为了让政府官员明白法轮功真相,于兰琴和曲淑芬、邢淑菊、陈明霞四人去北京上访,她们来到天安门广场,发现二十米左右就有一辆警车,有很多警察手里都拿着电棍。

七月二十日,于兰琴她们知道中共的信访办已被警察接管,谁去上访就会被抓,因此她们在天安门广场外边等待时机找说理的地方。突然中共警察们开始抓人,大量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一中年男子领着孩子被绑架,一对小夫妻被绑架…。她们也被绑架到警车上,警察把她们关到一个地下室里,有个和年轻妈妈来上访的小孩连吓带饿一直哭个不停,大家拿出好吃的东西给孩子吃。学员们为了向政府说明法轮功好就一起背诵师父的法,警察非法审问她们都是哪的人?人们都不说,警察就单个问。

大约被关了半天后于兰琴被带到一个办公室,警察问她来京干什么?她说:我们学法轮炼的做好人,得到了一个健康身体,乡里乡亲的都说法轮大法好,我们上访是为了让政府还我们师父清白。那警察说法轮功这么厉害,有的警察见问不出什么来,就气急败坏的骂脏话,让她站直不准动,时间一长动一点他们就用脚踢,就这样一宿不让睡觉。

到了第二天早上又把她和另俩个不认识的学员一起关到楼上,站在空调下面被直吹,恶人不怀好意故意的冻她们,一恶警说,到这里就走不了,能让你去天安门吗?告诉我是哪的,我把你送上火车,我也算完成任务了,于兰琴哪知道警察还骗人,因她和邻县东光学员一起来的,就说是东光的,结果傍晚被驻京办事处人员认领出来,又正巧遇到东光的法轮功学员陈明霞,于兰琴和陈明霞都被戴上了手铐,把她们带到一个旅馆,把手铐套在暖气片上,再铐住她的两手,既不能坐也不能站,一动手铐就紧一扣,叫谁谁都不管,有半夜的时间。

下半夜东光恶警的车到了,她俩上车后,于兰琴左手被吊铐起来,右手和陈明霞铐在一起,一直到东光看守所,还被非法审问一次。

次日,于兰琴又被送到吴桥看守所,家里人去看她,邪恶又给她戴上手铐。三天两头的提审,在家人被敲诈三千元,请客送礼共花掉四千元之后。于兰琴被非法关押十七天后回家。

多年被骚扰 家无宁日

就是回到家后,在邪党迫害法轮功高峰的几年里,恶党人员经常去于兰琴家骚扰,白天骚扰过五次,夜间被砸门骚扰过三次,非法抄家四次。一次半夜有两辆车二十多人,堵住她家门前的路口,砸门把她叫出去,说是为了看她在不在家,并问她还炼不炼,于兰琴说:我的病是修炼法轮功好的,能不炼吗?那些人说:真好是吗?她说:这是一个人的信仰问题。之后恶人们扬长而去。

还有一次于兰琴回娘家,竟被自己的家人告到乡里,恶人开两辆车把她追回,并把于兰琴的家翻的乱七八糟。

于兰琴的大法书、师父讲法磁带、师父法像,也都被自己的家人合谋毁了。其中有人是被邪党谎言欺骗不明白法轮功真相,有的是为了名和利,法轮功的家人看着一个因修炼法轮功从浑身是病到无病一身轻的活见证还被邪党迷惑呢,何况其他世人呢,法轮功学员揭露迫害讲清真相,就是为了让世人摆脱谎言分清善恶是非,从而选择未来啊!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