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金昌市历经苦难的年轻夫妇再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二零一二年五月九日中午十二点,甘肃金昌法轮功学员高吉银、王玉红夫妇刚刚下班回家,一看家中有六个陌生人,其中一女叫庞艳玲,巡警大队长李玉忠。

原来孩子放学回家,刚开开门,两个陌生的男人从五楼下来,顺势踹门入户,其中一位朱某约四十岁,自称是所长,打电话说:“人已经来了”,随即金昌市金川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李叙和冲进门,就开始抄家抢劫,期间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抢走电脑、大法书籍、移动硬盘、mp5一个、音乐播放器一台,光盘七盘。

恶警强行给高吉银戴上手铐,王玉红不跟他们走,紧紧抱着十三岁的孩子,这时三个彪形大汉强行将王玉红拖走,王玉红大喊:“我的孩子!”恶警朱某不让喊,上去就打了她两个耳光,另一个恶警在她身上还踩了一脚,三个警察倒提着腿,从四楼拖到一楼,孩子哭喊着:“我要爸爸!我要妈妈!”邻居们听到后含泪说:“太残忍了”。

就这样,恶警把高吉银夫妇绑架到金川路派出所,刑讯逼供直到深夜,第二天中午王玉红被送到永昌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天,当体检时,查出有胸膜炎,永昌拘留所拒收,结果金川公安分局局长史文全(原是永昌县公安局局长)打电话说:“要收下”。

高吉银被送到金川集团公司戒烟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金昌市法轮功学员高吉银(男,四十一岁)和王玉红(女,三十九岁)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但是在中共对“真、善、忍”的迫害中,他们被特务、恶警非法监控、抄家、绑架、判刑,在监狱中饱受摧残。 高吉银的父亲在高压恐怖中含冤离世,五岁的儿子饱受惊吓、伤痛。夫妻出狱后,原来赖以生计的商店、住房因拆迁已荡然无存,他们现在居无定所,靠打工维持艰难生活。

一、幸得大法,身心受益

高吉银、王玉红曾住贵阳路八冶公司家属区,是八冶公司职工子女,八冶公司职工长期失业,子女无法就业,他们靠经营商店维持生活。 高吉银、王玉红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道德升华,家庭和睦,身心健康。尤其王玉红修炼法轮大法后,多年医治不好的鼻窦炎、遗传性偏头痛不治而愈。他们做生意以诚信为本,公平交易。二零零三年的一天,高吉银到金昌市汽车站旁的烟草公司批发香烟,回来后发现烟草公司的收款员少算了两百元,高吉银立即骑着自行车去送钱。收款员当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真不敢相信现在世上还有这样的好人。他们多次无偿的给居民修复地下自来水管道。

高吉银的父亲高尚先,吸烟、喝酒成瘾,身体瘦弱,患偏头痛。修炼法轮功后,烟、酒自然戒掉,体重增加,精力充沛。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在高压恐怖下放弃修炼,在儿子、儿媳被绑架迫害后,压力更大,不幸患胃癌,二零零六年六月含冤离世,临终也未能见日夜牵挂的儿子、儿媳一面。

二、非法监控、抄家、绑架

二零零四年期间,金昌市国家安全局特务梁柏(音)等人多次到他们店内,假装找人、问事、假扮成收垃圾的,夏季,梁波开车到商店对面的大院内租房,日夜监视他们。夫妻俩当时不知道他们是特务,遭迫害后才知道已被监控、跟踪很久了。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五日晚八点左右,金昌市“六一零”、国家安全局特务梁波等、金昌市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李新华、李庭琴(女)、郭××(音)、金川路派出所、广州路派出所等恶警十余人闯进高吉银、王玉红的商店,把顾客堵在门外,把整个商店封锁,没有出示任何手续,进行非法抄家,翻箱倒柜,从里到外,到处查抄,当时商店只有王玉红和五岁的小孩。

高吉银从外面骑车刚到门口,未来得及下车,四、五个恶警猛扑上去,把他从自行车上拽下来,拳打脚踢,双手背后用绳子紧紧捆绑,塞入一辆黑色轿车押到十九小区租住的楼房再次非法抄家。王玉红刚喊一声:“警察抓好人了!”一个恶警猛扑上去把王玉红的头发抓住,双手背铐绑架。五岁小孩吓的一声不敢出,呆呆坐着。夫妻俩人被绑架时,家中只有孩子一人,几天无人照看,好心的邻居通知他们老家的父母,才把小孩接走。

当晚高吉银被绑架到金昌市国安局,连续四十八小时讯问逼供,十七日把高吉银押到金昌市看守所非法关押。王玉红当晚被押到金昌市戒烟所,晚上两点多又被押到金川路派出所双手背铐在高低床架上,连续讯问逼供到十六日下午,才被押送到金昌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高吉银、王玉红被非法绑架后,金昌市“六一零”一帮人再次闯进商店,恐吓夫妻俩年迈的父母交出法轮功的资料,诱骗老人说这样能减轻夫妻俩的罪行,同时抄走了夫妻俩的户口簿、身份证、照片。后来家人到“六一零”要证件,他们只退还了户口簿,身份证、照片一直扣押至今。

夫妻俩在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被野蛮灌食,把高吉银拉到医院插胃管,高吉银至今鼻孔还经常流血。看守所所长徐福有、副所长陈国民指使男犯人,把王玉红按倒在地,压住胳膊,用温水冲的面糊强制灌食,连续几天的灌食迫害,使王玉红嘴角被撕裂出血,身体虚弱。

夫妻俩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不许亲人接见,家人送的日用品也收不到,严密封锁消息,企图用高压动摇他们对“真、善、忍”的信仰。王玉红和其他四名大法弟子拒绝照像,狱警陈××(男,已调离)指使男犯狠劲往外拽拉她们,把她们的衣服拽成一条一条的。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三日,金昌市金川公安分局李叙和、樊永明对高吉银、王玉红非法执行逮捕,二零零四年腊月二十八日金川区法院第一次非法秘密开庭二零零五年三月第二次秘密开庭。高吉银被非法判刑五年,王玉红被非法判刑三年。

三、监狱中惨遭酷刑洗脑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日,天下着倾盆大雨,徐福有(音)、陈国民、甘晓兰(音)强制押送高吉银、王玉红到监狱。押送到兰州劳改医院体检,王玉红不配合,高喊:“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徐福有拽着她的辫子,狱医把门、窗关严强行按住抽血后,强制押到兰州女子监狱。三个恶警曾强行压住胳膊在一张纸上按了手印。

王玉红在入监队因拒写“保证书”,被关禁闭。后到四监区又被关禁闭,禁闭室窗户无玻璃,寒风刺骨,狱警强迫她骑在冰冷的铁凳上,双手铐在铁凳腿上,只能弓着腰无法挪动。王玉红来例假,血渗透外裤,沾满铁凳。监狱长段生成(男)进去辱骂她说:“你看你象不象一条狗!”等等脏话,这样折磨了七天后,血压奇高,才让回到监区。监区长文雅琴(女)召集了二百多名犯人,开了文革式的批斗会。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监狱开始了又一轮强制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暴行。四监区教导员侯俊红(女)、狱警杨晓芬(女)叫嚣的最凶,晚上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指使四、五个犯人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刚一闭眼,就推搡、折磨,白天逼迫看诽谤法轮功的碟片。精神和肉体的超极限摧残,王玉红身体极度虚弱,被送往兰州劳改医院(美名曰:康泰医院)。医生检查后说:“你们把人弄成这个样子才送来,再晚就没命了”。

当时医生诊断是肺结核,血色素只有七克。在劳改医院住了二十多天,又被押到四监区,开揭批会,王玉红不配合,身体非常虚弱,双腿无力,杨晓芬恶狠狠的说:“不配合开会,一直站着,看你能挺几天!”这样超强度的持续迫害,王玉红病情恶化,再一次送到劳改医院,诊断为胸膜炎,胸膜已经粘连,动了手术,插了引流管,抽出来的全是脓和血。因为引流管太细被脓堵塞,第二次又插了更粗的引流管。

兰州监狱看到王玉红已经没有生命的迹象,怕承担责任,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五日把她推给了家人。临出狱,兰州监狱、金昌市“六一零”、金川路派出所还逼迫王玉红写“不炼功保证书”。他们断定王玉红回家也活不成。金昌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李叙和都听说王玉红已经死了,曾经问一位法轮功学员:“金昌又死了一个年轻的(法轮功学员),是不是?”王玉红回家后,坚持学法炼功,身体很快康复,再一次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日高吉银被押入兰州监狱,因为不配合监狱的任何要求,十二月三十日被押到武威监狱,十二月三十一日高吉银和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秘密押往酒泉监狱。监狱施行暴力强制转化,长时间不让睡觉,逼迫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狱警唆使心狠手辣的犯人毒打。高吉银的肋骨被踢伤,三个月疼痛难忍,上床都很吃力,狱警唆使犯人毒打软肋,外表看不出伤,身体多处内伤。长期的精神、肉体折磨,高吉银头发花白、语言迟钝、经常失眠,很长时间颈椎疼痛、手指无力。回家后,酒泉监狱还指派当地的居委会进行所谓的“回访”(意即是否还坚持修炼),不时的上门骚扰。

迫害责任人:
孟有柱 副市长主管政法13993583668
金昌市公安局
李兴荣,办公室主任,8396019,13884510998
赵 军,办公室副主任13909456852
王高年,政治部主任8396008,13909458528
吕鹤年,纪委书记8396018,13993560093
金川公安分局


史文全:男,汉族,1962年10月出生,甘肃兰州人,原任永昌县公安局局长,现任金昌市公安局副局长兼金川公安分局局长。
李叙和:金川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
综治办:8225414
赵玉甫 副书记、综治办主任8329099,13830567712
金川路派出所:8213640 8396354
高建平所长8396355 ,13909458083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