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走正回归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三日】我是一名九三年得法的青年大法弟子,三岁时与母亲喜得大法。母亲得法后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再没和父亲吵过一次架,由原来和我奶奶关系不和转变成了和睦的婆媳关系,获得了很多人的赞扬,就连我老家的人都不断的夸我母亲。没过多久,父亲、爷爷、奶奶也陆续得法。我当时觉着能出生在这样一个温暖的得法家庭,真是太幸运了。

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在得法后的不久,师父为我净化身体,我当时虽然难受的流着眼泪,但是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消业,所以一直坚持着并听师父的讲法。母亲说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时,我的眼睛红的就象兔子的眼睛一样;再后来就是耳朵疼。这时母亲就问我,你是选择去医院还是让师父继续净化身体呢?我当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让师父继续为我净化身体,不过再后来我的耳朵开始流脓了,我照样坚持,结果过了差不多一个星期身体全好了。妈妈去学法小组时,给其他同修讲述了我的经历,一位搞医学的同修说:是师尊给了这个孩子第二次生命。因为孩子耳朵流脓时,要是把耳膜鼓破了,这孩子就完了。

“优昙婆罗花”在我房间的玻璃上两次开放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邪恶的污蔑、打压法轮功,从那时起,父亲、爷爷、奶奶因为恐惧中共恶党的迫害,放弃了修炼大法,还一次次的阻止我和母亲修炼;母亲因为進京上访为大法申冤,被恶警从北京绑架了回来,一路上和其他同修在警车内被恶警逼迫着跪了八个小时。回家后,恶警还好几次装作伪善的来监视母亲。

但是不管怎样,母亲依然坚定的修炼大法,没有放弃;可是后来被迫流离失所。父亲就写下离婚书与母亲离婚了。我从那时起失去了修炼的环境。有一次,我看到自己房间内的玻璃上开了一小簇“优昙婆罗花”,因为当时还不知道是“优昙婆罗花”,结果在一次擦玻璃的时候,将这小撮花擦去了(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挺后悔)。

过了一段时间,母亲在某地发放真相资料时,遭人恶告后被绑架到监狱。母亲在监狱里依然坚定对大法的信念,没有一次向邪恶转化过。五年后,母亲出狱回老家了,我得知后每个星期都去看望母亲,师尊也让我在母亲的引导下从新回到了大法中,并且从新开始听读师父的《转法轮》、新经文。

那时我正上着高中,每天找机会给同学讲真相、劝三退。我班里的同学对我的印象挺好的,我每天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严格用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感觉非常的好,头脑中没有任何乱七八糟的思想。结果有一次,惊奇地发现“优昙婆罗花”再次在我的房间的玻璃上开放了,我知道这是师尊在鼓励我,让我精進。

大法音乐在我的耳边响起

有一次,母亲带我出去贴真相标语,开始我有点怕,犹豫了,但是后来我想到了师父在《洪吟二》中的诗《怕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就坚定的和母亲去了,在贴的过程中,我和母亲一路发着正念清理着另外空间的邪恶,一边贴着真相标语,结果越贴怕的物质越少,这时我忽然听见了大法的音乐声,身上也越来越有劲了,我明白了,这是突破了怕心,走出来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师父对我的鼓励。

参加集体学法,溶于正法洪流

在往后的时间里,我参加了集体学法小组、近距离、长时间接力发正念等证实大法的项目,记得在一次长时间近距离发正念时,开始在去黑窝的路上我和其他同修都有点浑身打颤,但我们知道这根本不是我们本人的状态,而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想阻止我们去黑窝发正念、随后我和同修们继续加强正念去除怕心,到达黑窝时我们依然保持着强大的正念解体着黑窝中的邪恶,越发能量场越大心态越稳。

后来邪恶让黑窝旁边的广场上的音响响起了邪党的歌来干扰,当时我无意间看到是黑窝中的邪恶一批批的扑了过来想来迫害我们,清理了一批又来一批,直到邪党红歌停了下来我们才离开了黑窝。

在这次近距离发正念的过程中,我的天目看到另外空间的正邪大战惊心动魄、激烈无比,虽然正神也有伤亡的现象,但是遭到惨败的还是邪恶的旧势力、黑手烂鬼,这使我更加坚定了正念除恶的信心。再后来我又参加了本市的长时间发正念,对大法越来越坚定了。

在此我要感谢师尊对弟子时刻的呵护,感谢师尊对我的鼓励、引导没有让我迷在常人社会中,弟子一定勇猛精進,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圆满随师还。同时,也提醒与我同龄的那些青年大法弟子们,我们一定要精進实修,因为我们是为法而来,别迷在常人社会中,稍一不注意就会被人类社会污染从而掉下去,千万不要将千万年、亿万年等待的机缘毁于一旦,我们要让师尊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劳。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