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塔斯:在中国转型期促进人权,制止迫害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三日】(明慧记者英梓渥太华报道)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日,加拿大国会举办中国政局巨变及影响研讨论坛。本次论坛由参议员蒂•尼诺主持,近二十位国会议员出席了研讨会,场面热烈。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二零一一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大卫•麦塔斯和加拿大英文大纪元副社长杰森•罗夫特斯,美国人权法律基金会高级主管夏义阳,以及人权活动家盛雪应邀演讲。围绕着当前薄熙来被免职、周永康失势以及温家宝政改等中国现状,各位专家从不同角度对中国政坛现状以及社会问题进行了深入分析。

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
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

中国政局巨变及影响研讨论坛在加拿大国会举办
中国政局巨变及影响研讨论坛在加拿大国会举办

麦塔斯以“在中国转型期促进人权”为题,分析了中国面临巨大转型变化的实质是超越权力斗争的围绕价值观的角逐,并建议加拿大等民主国家在中国转型期促进人权、制止迫害法轮功

薄熙来——十三国诉讼的被告

麦塔斯说:“我知道薄熙来。即使从未见过他,但我知道他是谁。因为我是安大略省一桩针对他的诉讼案中酷刑受害者的律师。全世界还有其它类似的针对他的诉讼案。在旅途中,我曾见过其他起诉薄熙来的原告和他们的律师。”

他接着说,薄熙来是太子党。他的父亲曾是中国副总理。从一九九三年到二零零一年,他被任命为辽宁省大连市的市长。从 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四年二月二日他是辽宁省的省长。他在辽宁期间,薄熙来因迫害法轮功的残酷而臭名昭著。

麦塔斯说,二零零四年二月薄任商务部长期间周游世界谈贸易的旅行也给受害者机会向他提起诉讼,要求他为在辽宁省迫害法轮功所起的作用负责。在十三个不同的国家的诉讼中就包括麦塔斯接手的诉讼。

麦塔斯引用二零零七年十二月,美国驻上海领事馆写给华盛顿国务院的信,称:“……薄熙来一直谋求升职副总理。然而,温家宝总理援引大量的起诉薄熙来的诉讼反对其升迁,这些起诉来自澳大利亚、西班牙、加拿大、英国、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法轮功成员。温家宝成功地辩称,在国际上重大的负面曝光,使薄熙来不合适代表中国参加更高国际水准(的事务)。”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薄成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并从商务部部长调任重庆市委书记。

参与数千例活体摘取器官的王立军

麦塔斯向与会者介绍,从二零零三年到二零零八年,王立军是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OSPRC)的头目。他进行的研究是执行注射死刑后,延长时间,以便允许在注射后死亡前这段时间,从人体移植器官。他的进一步研究是防止接受囚犯器官的病人因接受注射药物引起不良反应。

二零零六年九月,他因这种致命的注射方法的研究和试验获得“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王立军在演讲时,他谈到了他和他的工作人员参加了对“数千”个被注射毒药犯人的现场器官摘取。他说:看到有人被杀,看到这个人的器官被移植到其他几个人的身上,深受震撼。

麦塔斯认为王立军的话,使他可以和以“人体实验”臭名昭著、人称“死亡天使”的德国党卫军纳粹军官、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军医”约瑟夫•门格勒做类比。

他接着说,二零零三年和二零零四年,王在辽宁省在薄的手下工作。二零零八年,薄从北京搬到重庆后不久,王被薄从辽宁省带到重庆。王在重庆市公安系统任多个不同职位,二零一一年,成为下薄熙来手下的副市长。

中国的权力体系

麦塔斯在发言中详细解读了中国的政治结构,他说:“中国有两个并行的权力体系:共产党体系和国家体系。党的体系控制着国家的体系。每一个省从上到下的系统,从中央到地方的国家政府系统都有一个平行的党系统,是党的机关指挥与其平行的国家机关。”

他接着谈到“六一零”和政法委,“从人权的角度,常委中最重要的成员是负责政法的政治局常委。正是这个人主要负责压制自由、法治和违反他们的人。”

“六一零办公室,负责打压法轮功的办公室,是一个中共体系的办公室。六一零办公室指挥警察、监狱、检察院和法院对法轮功的打压,是归政法委的管辖的。”

他说,当前政法委书记是周永康。从二零零二年到二零零七年,周永康从公安部部长到政法委书记,被认为是权力提升,由此可以看出中国的权力结构的性质。作为政法委的头目,周负责指挥他的公安部和他的继任者——公安部长。

周永康延续迫害

周永康生于一九四二年十二月。今年十二月他将到七十岁。所以他是今年秋天即将退休的七个常委之一。他在去职之前,本希望将代替他的人是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

麦塔斯说:“五年来,在这届常委任职期间,法轮功和活摘器官的话题已经在中国被冻结。当外界抗议中共官员迫害法轮功时,得到的回答是对法轮功的诽谤。当外界提出活摘器官的问题时,得到的回答是:器官来源只是被判死刑的囚犯,不管怎样他们也会被处死,给我们时间,我们最终将设法找到足够的时间修改它。”

据海外媒体报导,三月十四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中南海内部会议上说:“不施麻药,摘活人器官,还拿去赚钱,这是人干的事情吗?这种事情发生多年了,我们要退休了,还没解决……”“现在出来王立军这件事,全世界都知道了,借处置薄熙来把法轮功的问题解决了,应该是水到渠成……”第二天,中共宣布薄熙来被免去重庆市委书记的职务。

对此,麦塔斯评论:“中共在闭门会议上发生了什么,由于中共的本质,这并不是公共记录可以验证的。但是可以被每个人看到的是,这个时候法轮功被活摘器官的消息被解禁了。二零一二年三月下旬,官方认可的中文搜寻引擎百度在器官移植的搜索结果中,显示大卫•乔高和我做的工作——《血腥的活摘器官》和王立军参与活摘器官的内容。”

他说:“很难让一个魔鬼只是一点点地走出瓶子。真相在传播,即使在中国这个存在审查制度的社会。选择性泄露和提及中国国内的权力斗争中涉及活摘器官的那些人,注定会在权斗范围之外产生影响,也对活摘器官产生真正的影响。”

他接着说,“反之亦然。活摘器官事件对中国的权力斗争也在产生真正的影响。”

“在党的体系内,没有人按我们想要的方式采用和促进人权。真正的中国人权活动家要么流亡在外,要么被关在监狱里。中共从灰色的色调变为最深的黑色。在与中国打交道时,我们要帮助那些正在推动人权的人们,远离那些正在以侵犯人权建立其自己的人权记录的人。”

中国政局是超越权力斗争的价值观的角逐

麦塔斯说:“温家宝总理和薄熙来并不只是两个人,他们代表着派别和党内观点。他们的不同有可能成为影响这些派别之间权力斗争的因素。问题不是温家宝或薄熙来作为个人的胜利。薄熙来现在已经被边缘化。然而,其他人还和他有类似的观点。派系和权力斗争,在中国不会随着当前的常委的重组而停止。”

现在,迫害法轮功和活摘器官已成为中国权力斗争的一部份。一边的目的是犯了罪,希望逃脱惩罚;另一边是用(揭露)对手的人权罪行而令其名声扫地。

麦塔斯认为,权力斗争的背后总是围绕价值观的角逐在起作用。他说:“薄熙来的一边是害怕和嫉妒受人欢迎的道德和精神信仰;温家宝总理的一边是赞赏法轮功所代表的古老的中国传统,并珍惜其道德理念。”

他认为,加拿大不应该是一个沉默的旁观者。他说:“中国内部权力斗争虽然通常只在关注内部的事项,迫害法轮功和活摘器官是关乎全人类的。那是反人类罪;反对我们的罪行。我们应该利用这个机会支持制止迫害法轮功和结束活摘器官。因为民主、自由、人权这些是加拿大必须追求的理念,当前中国面临的转型,对加拿大也有利害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