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信师信法 神迹才能展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三十日】我是企业退休职工,今年七十五岁,是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十三年来,我在证实大法的路上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在师尊的呵护下走到了今天,同时也出现了一些神迹。使我感受最深的是大法在我身体上的神奇展现。现把我及其他同修在这方面的修炼情况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得法见神奇

我得法前是有名的“老病号” ,患有胃病、肝病、骨质增生、关节炎、痔疮等多种疾病。中药、西药、偏方用了无数,总不见效。病痛害的我整天吃不好,睡不好,精神不振,工作困难,真是活得累。九七年三月二十八日,经朋友介绍我有缘去了法轮功的炼功点。说来也真神,往那一站就舒服,第一套功法还没学炼完,我的胃就不疼了,越炼越好受。心想法轮功太神了,这么好的东西花多少钱也买不到,于是,第二天我把老伴也带来了一起炼。

后来,学了《转法轮》了解了一些按“真善忍”做人修炼的法理,使我坚定了修炼的决心。炼功后,神迹大显,几十年没治好的病,炼功不到两个月竟不翼而飞。什么冷的、粘的、酸的、油腻的都能吃了,真是吃啥啥香,半年时间体重增加二十多斤,头一次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高兴之心无以言表。有一次集体学法,我正在念书,一位同修严肃的说:“学大法怎么还戴眼镜呢?”我猛一惊,对呀!要神起来!当即我摘下了戴了 400 度的老花镜。第二天学法不戴眼镜了,可我念《转法轮》时,字越看越大,比戴镜子还清楚,有时每个字还闪着金光。当时我太激动了,高兴的流下了眼泪。心里不住的念叨:谢谢师尊!谢谢大法!并下了决心:大法我是修炼定了,刀压脖子上我也要修炼到底。

二、真信才能显神迹

我和老伴同修十三年来没吃一片药,身体却越老越强壮。亲属和认识我们的人从我们身上看到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我们就顺便讲真相救人,有的还走入了大法修炼。然而二零一零年五月初,我突然感到浑身发冷,流鼻涕,咳嗽,象得了感冒似的。当时没拿回事,只是加强了学法炼功,发正念清除干扰,三件事照样做。可是,时好时坏断断续续两个多月过去了,发展到:发高烧,肝胃疼,咳浓痰,喘不过气来,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体重降了十多斤。这可把常人孩子们吓坏了,买了一些药逼我吃,硬要把我送医院。可是我是清醒的,这不是病,是假相,是旧势力钻了我的什么空子加重了迫害,我绝不去医院,我比他(她)们还硬。又让我去检查一下,试试体温,量量血压。我说,检查就是找病,求病,更不行,我都拒绝了。他(她)们拿我真没办法了,只好狠狠地说:“再给你十天时间,再不好,就不能听你的了!”我不加思考的说:“不用十天,马上就好!”

说到做到,人神一念,有师在有法在有过不去的关难。决不能因我被干扰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甚至给大法抹黑毁了无量众生。这都是旧势力安排的,所谓的考验我,迫害我,都是假相,都不承认。我可能是哪里没做好,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于是,我在同修(有的同修几乎每天帮我学法切磋,在此感谢!)的帮助下向内找。我在长时间身体时好时坏情况下,产生了急躁心 ; 在身体非常难受时,在常人促使下运用了和姜汤热水烫脚发汗来退烧;吃冰糖煮白萝卜止咳的常人办法,明显不在法上,是人心。又联系生活实际找到了很强的争斗心(讲真相有时讲成了“大辩论”) ,挑别人毛病的心(家里活老伴都干了,我不干,还总找毛病) ,执著钱的心(家里没人限制我花钱,可我攒了个一千多元的“小金库”) ,还有嫉妒心,要面子心,自高自大心,色欲心等。我汗颜了,修了十几年了,怎么还有这么多人心没去呢?找到了,我要彻底清除它,我打坐反复默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三十分钟后,我出了一身汗,不发烧了,身体轻松了,当晚顺利的炼了一遍动功,睡了一个安稳觉,第二天醒来病状全没了。又一次展现了神迹。“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师尊把我拽回来了,再一次谢谢恩师!

三、真信才能过好病业关

能否破除病业干扰,是对信师信法的检验。只有真信不掺假,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动摇,不怀疑,才能过好关,才能出神迹。

现把我周围九九年七.二零前得法的老年同修破除病业干扰的情况略举几例:

例一 :我老伴同修七十多岁了,前年夏天突然背上长了一个背疮,长到鸡蛋那么大,呈紫红色,据说名叫“手够” ,俗话说:“病怕无名,疮怕有名” ,有的因此疮常年卧床不起,有的丢了性命。可他说干什么干什么,“三件事”不误,有时疼的睡不着觉就背法。“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洪吟》<苦其心志> )不离嘴。她做的好,也没人逼她上医院,连消毒水都不用,只用温开水擦洗患处,她说:“信就不能掺假” 。一天夜间睡梦中背疮破头开放了,脓血流了一大堆,马上不疼了,慢慢封口好了。大家都说“太神了!”

例二:同修 A 近七十岁,每天参加小组半天学法,半天讲真相,做的很好,去年秋,突然出现严重的病业干扰。同修帮她切磋,向内找。可在她昏迷中被子女送去医院,做了手术。在全身插了六根管子的昏睡中,醒来就背法,坚决不走还要救人,请师父加持她。在下了三次病危通知的情况下转危为安,很快出院,连医护人员都说:“奇迹呀!”

例三:同修 B 在 二 零零零年第二次進京证实法时被绑架,押回当地关押。家人交了一万元钱出来了。出来后被家人关在家里不让与同修接触,封闭起来。以后出现脑血栓症状,被家人送医院,出院后仍被家人控制,与同修隔离,闭门自修,被常人左右,偏离了法,缺乏正信陷在人中怎么能神起来呢?至今仍在病魔中。

例四:同修 C 八十多岁,九六年得法,学法、炼功、教功、弘法、讲真相一直做的很好。由修炼前的外号“死人幌子”变成了健康人。七二零前,他曾在东北的严冬零下 30 多度的寒天,露天炼功打坐晨炼不戴帽子不戴手套,一坐就是两三个小时,显示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此事在当地轰动一时,传为佳话。可近几年,他身体好了,不是用于讲真相多救人,而是热衷于常人的开荒种地,同修们多次提醒,他都听不進去,信师信法冷漠了。于是在前年秋天,独自一人去收割黄豆时,躺在了豆地里,走了。

同修们,特别是老年同修们!该清醒了,神起来吧!神起来吧!我们修了十几年了,可修炼是严肃的,修炼的路越走越窄了,稍一走神就出问题,神迹难显,就会给自己,给大法,给无量众生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只要做到真诚的信师信法,师尊的每句话都毫不怀疑的不折不扣的用心去想照做,旧势力是不敢动你的,什么关难都挡不住你,神迹就真能出现。同修们,精神吧!时间不多了,让我们真正以法为师,真正神起来。多讲真相,多救人,不辜负师尊的慈悲呵护,紧跟师尊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